天津河西区电视剧爱好组

编剧夫妻档畅聊《谈判官》: 不是行业剧也不是偶像剧,我们关心都市人的情感和生活(1429期)

编剧帮 2020-06-23 08:00:01

 点击↑蓝字即可订阅

 文丨了想、西君

 

都说编剧生活没规律,甚至“昼伏夜出”,然而,费慧君说,她写东西就像上班族,白天上班,晚上下班。她甚至会跟她的制片人说,没事不要找我吃饭,我得早睡早起。

 

有的时候,片方留给编剧的时间会非常少,这个时候费慧君就会开启“速度模式”,可是往往这样写出来的人物和场景会比较毛糙。这个时候,丈夫李晓亮就得上场了,在取笑费慧君台词不够精致的同时,他通过与演员的接触,将演员本身的灵动与角色的性格相契合,这样一个被大家喜欢的角色,就在编剧的巧妙编创和演员的精彩演绎下诞生了。两人就这样笑着闹着,就把本子改完了。


编剧费慧君、李晓亮

 

当然,手速飞快的费慧君也有写不下去的时候,甚至还想给制片方打电话准备撂挑子不写。这时候,李晓亮就会像对孩子一样跟费慧君说:“来来来,你过来,告诉我你的问题是什么。台词不够顺?人物个性不够突出?结构不够扎实?…….”李晓亮简直是费慧君的“剧本剪辑师”,他们在审美一致的创作道路上磕磕绊绊,却越发“相爱相亲”。就像采访的时候,大多数时候李晓亮都在倾听,必要的时候才会补充两句,给费慧君充分的“舞台”。

 

这就是“80后”编剧夫妻档的创作和生活,他们的生活就是创作,创作就是生活。

 

讲述冷门职业从业者——高级谈判官童薇与华人世家继承人谢晓飞因缘相识、相爱故事的《谈判官》是他们的新作。两位编剧试水都市情感偶像剧,口碑不俗,两人生活中的欢乐、趣味,也成功投射到笔下的人物身上。“蠢萌”“霸道可爱”“有趣的灵魂”……网友对谢晓飞的喜爱溢于言表,这是对编剧心血的最佳回报。《谈判官》里有他们的真诚和探索,有他们对于行业剧和现实主义题材的认识,有他们寻找人物的痛苦和努力,也有他们创作思考的结晶和愉悦。



慢慢地挖到墙角,想办法让你崩溃

 

编剧帮:我们知道“谈判官”是目前国内非常罕见的职业。而我们了解到本剧在剧情的设计上利用了很多经典的商业谈判案例。二位是如何根据这些案例去准备创作素材的?

 

费慧君:我以前认为谈判就像分蛋糕,你分的多,我的就少了,两个人是你退我进的关系。后来听了很多行业谈判的案例,咨询了很多专家后才发觉,其实谈判真的是像我们的宣传片里所呈现的那样,双方不是敌人,而是同盟。写完这个戏给我最大的感受就是学会怎么跟别人交流,因为编剧不像演员有很多的经纪人,编剧需要自己承担很多经纪事务,写完《谈判官》后,我变得更加会跟资方聊事情了。我觉得生活中的谈判是无处不在的,比如说我跟李晓亮是夫妻,我跟他说周五我们俩出去逛街,如果没写这个剧的话,他就会直接说Yes或者No。写完这个剧之后,他就会换成一种我更加能够接受的说话方式。

 

李晓亮:其实我们作为编剧,生活中没有太多机会和别人面对面谈判。写完之后,我们了解到,谈判并不是针锋相对,更多的时候是考虑怎么为对方着想。谈判是从会场设置就开始谋篇布局,从姿势表情、穿着打扮这种细节上慢慢地挖你的墙角,想办法让你崩溃。

 

编剧帮:在写剧本的时候,怎么去呈现谈判的过程?


费慧君:我们不会真的去讨论一个商业项目的细节,我觉得这个太枯燥了,我会问自己讨论什么是观众要听的。比如有一段男女主角为了明天的谈判讨论战术,战术就是一个扮白脸,一个扮黑脸。这对观众来说,生活中是用得着的。但我毕竟不是这个行业里的人,我能做的就是把这些事儿都弄明白,找到好的角度写进去。至于那些专业性很强的东西,我们编剧得去做关于剧本语言的转译,然后再呈现给观众。

 

李晓亮:这个问题我理解就是作品的看点。比如费慧君刚才讲的是一个人扮黑脸,一个人扮白脸,观众可能会说这个我也懂,你这叫什么谈判官?这个思维大家都懂,但是它的看点在于两个相爱的恋人,一起去实施这个工作,在这个过程中,他们说的一些话、互相产生的化学反应,包括这件事对他们俩关系的影响等等,最终还是要落到人的情感上来。好看的地方是在于这个过程,并非(谈判)策略本身。  

 


找人物是非常痛苦的过程

 

编剧帮:高级谈判官、隐秘而富裕的继承人,这样的人设乍一看并不独特,对此二位有什么看法?

    

李晓亮:人物有一些固定的类型是讨巧的,观众一眼就能明白,不用去解释太多。虽然我们有的时候也要去套这些标签,但是我们还是想要翻出很多新的桥段和新的思路。其实我们在创作的时候,更多会去想“一个人在他最落魄的时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谢晓飞在经历了大起大落之后,找到真实的自己,然后以自己喜欢的方式,重新崛起。这在我看来是一个人真正的成长。

 

费慧君:王子和公主的人设是很常见,但人物的“三观”一定是新颖的。比如说以前我们写一个女孩子失恋、失业,会把她写的痛哭流涕,甚至失去自我。但是现在我们会希望一个女孩子无论遭遇了什么,第二天依旧要漂漂亮亮走进公司去工作。因为爱情只是生活的一部分。

 

男主的人设一开始确实比较普通。但是有一次我听见我父母假装嘲讽地跟我儿子说,是不是你最聪明啊?我儿子扬起头不假思索地说“是啊”。我突然意识到一个点,就是“中二”。我之前一直在问自己这一代年轻人有什么特质?你会发现很优渥的环境下长大起来的孩子很自信,他甚至听不出你在嘲讽他,这种自信,来自真诚,是很讨人喜欢的。所以我一下子就抓到了这个人物的特质,他就是一个逗比的、中二的、傲骄的霸道总裁。所以他在表白遭拒的时候会说,我们从上到下,从左到右都配的很。谢晓飞这个人物,在中二气质下的少年气是我们最喜欢的。目前看来,也受到了观众的喜欢。

 

编剧帮:写作和谈判面对都是“人物”,对编剧而言,找人物是否是一个痛苦的过程?

 

费慧君:其实我觉得写作比谈判痛苦多了。写剧本的时候搭结构很重要,但是搭结构的这个过程中,我反复地写、反复地推翻,都是在找人物,找人物是非常痛苦的一件事情,你去尝试写很多的细节、写很多的人物动作,把他放在这个事件里面。我找这个人物的时候会问自己,是不是老天没有把这份幸运给你?人物没活起来时,会很绝望。但一旦人物立起来了,我突然会觉得写戏的时候不是我在写,是这个人物在拽着我的手写。编剧终于经受住了老天爷的考验,他把这个人物托付给我了。这是一个从0到1的过程,但是一旦找到的时候,人物就会自己“说话”。

 

李晓亮:因为这个人物不存在,你没办法去了解他,我今天和你谈判,我可以去做工作,我可以了解你所有的东西。但是你要写的这个角色不存在,是你创造的,你是在一个虚空当中在胡乱挥拳,想要去找到这个人。

 


现实题材更新升级

 

编剧帮:《谈判官》横跨了很多电视剧类型,对此,二位有什么想说的?


费慧君:首先《谈判官》定义为行业剧或偶像剧都不够准确,我更倾向于它是有行业背景的都市情感剧。我们要透过现象看本质,不论什么类型,观众期待的是这个故事要让人产生共情,这个人物要让人看得进去。

 

李晓亮:观众觉得某个剧不好看,大多是因为剧本的剧作、结构、方式有问题。对于《谈判官》,我们在谈恋爱和行业的交织上做了很多工作,我们希望他们的情感走势和他们事业上的走势是同步的,带给观众不一样的情感剧体验。

 

编剧帮:《谈判官》是现实题材作品,二位对现实题材影视剧在市场的发展有怎样的期待?

 

费慧君:早几年都是古装玄幻大IP的时候,大家说现实主义题材式微了,我认为不是现实主义题材式微了,而是没有一部让老百姓能够产生共鸣的现实主义题材。就拿去年特别火的《我的前半生》来说,为什么那部剧特别火?很多人说它狗血,也有很多人说它后面是中年玛丽苏,但是就凭一点,这个女主失婚了之后,她的整个大的走向是她重新去找到工作,重新找到自我,哪个男人都没有选,自强自立。这么一个人物走向就决定了它是2017年的现代剧,而不是2007年的。在五年、十年前传统价值观的引导下,她很有可能会跟她的前夫复合。

 

到了现在,现实主义的核心矛盾已经发生了变化,以前我们一写现实主义的题材都是人与人的矛盾,但是《欢乐颂》出现后,它的矛盾就变成了人与自我的矛盾。有一个细节我印象特别深,曲筱绡、安迪、魏渭和赵医生在一起打牌的时候赵医生突然发觉曲筱绡特别笨,因为赵医生是高学历,所以打完那次牌他们就分手了。你就会意识到现实主义题材剧的情节质感、矛盾内核都转移了——从人和人的矛盾,转变成人和自我的矛盾,更往里走。这是一个审美升级。这十年,我们的社会走得很快,但是我们的电视剧没有完全反应过来,当中可能就有一些题材掉队了。

 


没有什么可失去的东西,你在害怕什么?

 

费慧君、李晓亮意识到目前国内现实主义题材创作的“掉队”,恰恰意味着他们的思维不仅没掉队,而且很超前。

 

不过,走上职业编剧的路,对费慧君来说,却颇费了些波折。费慧君说:“刚毕业那会儿,没那么多机会,需要熬。我以前比较传统,害怕过不确定的生活,于是选择了上班。”所以,当初夫妻两人从上海戏剧学院毕业后,就成为了普通的上班族。在这个过程中,李晓亮还做了婚礼摄像,电视编导、剪辑、摄像等等。所以听到有“编剧没上过班还敢写职场剧”这样的言论的时候,费慧君挥舞双手开心地说“我们上过班”。李晓亮则说:“这绝对是一种误解。如果这样说的话,很多人上了一辈子班,不是也写不出一个剧本吗?”

 

曾经,上班、结婚生孩子、去各地旅游……这对“80后”夫妻努力地享受人生。直到有一天,孩子呱呱坠地,很多的现实的问题扑面而来,更重要的是,他们发现,自己最擅长的还是创作。他们重新考虑是否要回到自己喜欢的行业里来。可是改变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费慧君说,当时的自己特别害怕做这个决定。

 

直到有一天,著名编剧贾鸿源老师向这对夫妻抛来的橄榄枝。李晓亮认为这是一个特别好的机会,他劝说费慧君:现在的我们,一无所有,转行失败,也是一无所有——没什么可失去的东西,为什么要害怕?

 

于是在三十岁来临之前,两人走出自己的舒适区,回到创作领域。骨子里的不安分,也伴随着他们编剧生涯。他们从不喜欢在同一个题材上重复。费慧君告诉我们,作为编剧,他们接项目最重要的一点是,不重复,要有挑战性。在写《谈判官》之初,曾经有许多质疑的声音——他们能写好偶像气质的都市剧吗?但制片人的信任和周围人的帮助,让他们成功解锁了新领域。

 

我们通常会问一些小有成绩的青年编剧:“你是如何获得第一个创作机会的?”我们也听到了很多种关于创作的“第一次”。可是很少有编剧提到自己选择这个职业所产生的“担心”与“害怕”。

 

在编剧行业站稳脚跟的费慧君和李晓亮,仍然记得当初踏出第一步的忐忑与焦虑。这似乎回到了《谈判官》谢晓飞所面临的一个问题:“一个人在他最落魄的时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

 

答案是一样的——轻松勇敢的人。我(们)的确是什么都没有,我(们)为什么在害怕?



E N D 

公司、项目合作 ◇ gangqinshi01

项目、影视宣传合作  rene0602

影视公司合作 ◇ zqy24680

编剧合作  ◇ dongmeijuan3274

回复“我要加入分会”加入编剧帮全球分会

投稿  yunying@bianjubang.com


已同步入驻以下平台

今日头条 | 搜狐自媒体 | 一点资讯

界面 | 企鹅媒体

Copyright © 天津河西区电视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