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河西区电视剧爱好组

我之美酒,人之毒药 | 无花的蔷薇(十三)

信安古意 2020-07-27 12:18:45

写在前面

  石若虚首部长篇小说《无花的蔷薇》已正式连载,每周一、三、五晚更新,敬请关注。

  欢迎转发。

第十三章


    换了一茬邻居,也就换了一茬朋友,而班级里换了座位,也会新生出朋友来。新学期座位调整,徐若木因为身高的成长速度追不上班里的一部分同学,只能无奈地从最后一排往前挪位,三年级已经挪到了倒数第三排,同桌也从老搭档舒晓换成了新朋友叶晏。话说叶晏长相颇具个性,一双内勾外翘的丹凤眼抢走了其余五官的所有风头,仿佛西班牙圣家大教堂的彩色玻璃拼花窗一样耀眼,身材匀称,皮肤略黑,在东方人的审美里算不得漂亮,却处处透着健康向上的气息。没当同桌之前,徐若木对叶晏的唯一印象就是能跑能跳,时常看到她穿一件橘黄色长袖在水亭门的人行道上练跳远,校运会还报名参加了大多数女生望而却步的八百米长跑项目。同坐一张课桌后,才发现对方也是班里的后进生,发下来的试卷必须遮遮掩掩地塞进书包,一下子就拉近了彼此之间的距离。虽说成绩中下,可叶晏却不甘落后,时刻不忘激励自己,有时候还顺道鼓励徐若木几句,就像永不认输却没有机器猫的康夫。徐若木还是老样子,天天跟同桌吹嘘自己有多厉害,不过他在吹牛界的业务水准早就脱离了刚上学那会儿漫无边际,一戳既破的粗放型特点,现如今吹起牛来是细节针针到肉,情节跌宕起伏,完全符合技术密集型产业的特点。

    叶晏与范宇凌、刘木杏子交好,放学后形影不离,徐若木既跟叶晏成了患难之交,也就和她们成了朋友。范宇凌不如一般女生娇小,脸蛋的曲线像家里特别能装东西的搪瓷大罐,因此被徐若木戏称为“胖子专家”。范宇凌作风硬朗,能言善辩,完全对得起她彪悍的长相,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刘木杏子是地道的衢州人,各摘父母一姓创造了一个新复姓,“杏子”这个名字看上去却是典型的日本名字,班里一直传言刘木杏子的爷爷是日本人,家里的装饰风格都是日式的,合页门里放着榻榻米,进门还得穿上木屐。从小看着抗日电影和日本动漫长大的徐若木对日本这个国家的态度很暧昧,谈到民族大义,侵略战争,顿觉小日本真不是东西,人人得而诛之,说到经济发达,生活幸福,又觉日本是先进文明的国度,身不能至,心向往之。当时班上同学的心理和徐若木差相差无几,没人主动向刘木杏子求证真实情况,传言虽说是传言,却成了唯一合理的解释。刘木杏子留齐肩短发,刘海蓬松,一张小嘴配上雪白的皮肤,就像一块加了樱桃的奶油蛋糕,性格恬静,爱好作画,经常穿着日式校服式样的蓝色套装,更加坐实了传言的真实性。

一日,作文课,徐若木的命题作文《小猫过河》获得了九十八分加两个五角星,将当作范文贴在教室后排的作文角。还没来得及四处显摆,孟老师的批评就接踵而至,“文章写的不错,字却实在太难看,回去将作文重抄一遍,不然是不可能当作范文贴在教室后面的。”吃一口萝卜挨一大棒,徐若木心里老大不愿意。

    放学后,作文还未抄好,徐若木垂头丧气地收拾书包,混在欢天喜地的回家队伍里。一转眼,队伍已来到剧院门前的空地,王俊德的眼神特贼,一下子就发现了梧桐树下被踩得很脏的版画。元晨露一眼认出这幅画是刘木杏子的作品,说道:“奇怪,这不是刘木杏子的画吗?我前几天亲眼看到她把这幅画放进书包,当时画还没有填上颜色,但轮廓确实一模一样。”徐若木这才从沮丧中清醒,一下子将自己的那点小情绪抛至九霄云外。徐若木不懂绘画,但他的理念里已经萌生了模糊的艺术创作概念,就像自己写了几段被孟老师划上波浪线的句子,心里的暗爽虽不被人所知,却是其他任何感觉都无法取代的。朱明峰说:“刘木杏子的画怎么会到这里来,她的家不就住在天妃宫的对面吗?现在这幅画踩得这么脏,再还给她估计她也不会要了。”徐若木却并不认同,说道:“我们还是把这幅画给她送回去吧,她看到这幅画肯定会很感激我们的。”这句话像一头怪兽,惹得大家下意识地往后避让,此时队伍离天皇巷已远,天色也渐渐由鸡蛋黄变成鱼肚白,再折回去还画,肯定得天黑才能到家。徐若木见众人反应,就知他们心里的答案,故意激将道:“你们不敢晚回家的话,那就我一个人去还吧。”队伍里的女生们无所谓,王俊德和朱明峰可受不了激,这时候认怂,无异于当众抽自己几个大耳刮子。


    行在暮色里,越见月分明,太阳还未落尽,勾月已经迫不及待地爬上蓝天。徐若木走在晚风里,像一只刚赢了对手的斗鸡,鸡冠血红,趾高气昂,他认定自己正在做一件意义重大的好事,细究起来,甚至可以和冒雨送大娘回家的雷锋同志掰掰手腕。徐若木一直想当老师口中的好孩子,既然金榜题名这条道怎么也走不通,就只能在道德品质上做文章了。在道德品质方面,他一直觉得自己做的不错,从不出入“三室一厅”,捡到失物如数上交,积极参加学校组织的学雷锋做好事活动,有时在记忆里将这些琐事事串起来晾一晾,他甚至会觉得自己像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花。但是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无论是藏着兜里的阿咪奶糖不肯与人分享,还是与人打架没轻没重将对方打出鼻血,亦或是沉迷电视不写作业然后第二天跟老师撒谎这些事时常也会浮出水面敲打他的灵魂,弄得他五脊六兽,从天上回到人间。徐若木倒是懂得安慰自己,成大事者不拘小节,那些上不得台面的事,肯定就算在小节里了。可平淡的日子里想做一些能发出动静的好事,也不是天天都有机会,今天碰巧赶上了,那可就是吃到嘴里的肉了。

    徐若木的自我意淫可传播不到朱明峰和王俊德的脑海里,他们两人都是为了证明自己不怕晚回家而来,眼见天色渐晚,心里忍不住骂娘。好不容易走到天皇巷与水亭街的交汇处,王俊德终于憋不住了,一捂肚子蹲在地上,满脸通红,断断续续说出肚子疼要回家的意思,马上就一瘸一拐返回来时的路。天色完全黑了,巷子里已点起多盏昏黄的路灯,正是因为灯光闪耀,那些没照到的罅隙就愈见暗淡,黑暗顺着沿途的墙壁缝隙攀爬,像一只四脚灵活的壁虎。徐若木和朱明峰精神高度紧张地盯着对方,却也庆幸此时没剩下自己一人。徐若木心里有独属于他的“伟大”,而朱明峰只是为了“男人的面子”苦苦支撑,心境自然不同,徐若木嘴里还能哼着不知名的小调,朱明峰的心里恨不得赶紧走完这段漫长的路。终于,沉默的天妃宫出现在眼前,而它的对面,就是刘木杏子住的高楼。

    徐若木此时才想到一个关键的问题:“你知道刘木杏子住在几楼吗?”

    朱明峰一脸疑惑地反问:“不是你说要来还画的吗,现在你问我?”

    徐若木两手一摊道:“我只知道她住二单元,到底住几楼,我还真记不清了。”

“那你一脸积极非要给人把画送回来是什么意思,你暗恋她啊?”

    徐若木故意顿了一顿,才用充满鄙夷的语气说道:“你以为谁都跟你似的,看人家长得漂亮才帮忙,我的思想品德一直优秀,要不是学习成绩不行,早就拿三好学生了。”

    朱明峰一脸坏笑地说:“废话,我要不是成绩不行,也早就拿三好学生了,三好学生品德差的多了去了,最终还不是拿学习成绩说话。”

    徐若木眼珠一转道:“要么我们在楼下喊她,她听到有人叫她名字自然会下楼来的。”

    朱明峰道:“要喊你喊,我可不好意思。”

    徐若木清了清嗓子,却始终没喊,他也觉得不好意思。

    朱明峰道:“你到底喊不喊,不喊我可就回家了。”

    徐若木眼珠又一转道:“我好像记得她家住在四楼,要么我们上去问问?”

“要去你去,我在楼下等你。”

    徐若木没办法,只能独自一人走上狭窄灰暗的楼梯,原本只想做个好事感动自己,如今却面临骑虎难下的局面,真是令其始料未及。此时要是没有朱明峰等在楼下,徐若木可能早就选择知难而退,将踩脏了的版画往楼道里随意一搁,灰头土脸地回家了。

    轻轻敲了敲402的门,里面竟然传来了脚步声,徐若木心脏像是被谁捏了一把,跟被抓了现行的小偷一样紧张。大门打开,徐若木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刘木杏子面无表情地出现在门口,手耷拉在内侧的门把手上,仿佛之前知道他要来。徐若木说明来意,并将那副踩脏了的版画还给刘木杏子,对方还是面无表情,既没有表达谢意,也没有邀他进门,静静地盯着他眉飞色舞,依旧一脸恬淡。话毕,刘木杏子拿着版画回了屋,轻轻地说了声再见,又轻轻地带上了门。幻想过无数种可能的徐若木却怎么也没想到是事情会以如此草率的方式结束,刚才还在怪罪朱明峰不讲义气不跟他上来,此刻内心却是说不出的庆幸。

    下了楼,见了朱明峰,却不敢露出窘态,将原本计划好的一番说辞倾囊倒出,然后就陷入了一种特别粘稠伤感的沉默。老师只教过徐若木要学雷锋做好事,却没有教过他万一那些接受雷锋帮助的人对雷峰态度冷淡,甚至认为一切都理所应当应该怎么办。徐若木脑海里突然闪出一个疑问,如果雷锋活到现在,他会如何看待现在的世界呢?踩着斑驳的影子走在回家的路,天色已完全黑透,却填不满徐若木心里的黑洞。

    一夜沉睡,负面的情绪已完全消去,毕竟年纪尚小,伤心和失望记不了太长时间,徐若木觉得如果有机会,他还会义无反顾地选择做好事,毕竟大多数时候,他需要营造一种自我感觉良好的和谐氛围。



新晋网红

石若虚

兴趣广泛,尤擅扯淡

超忆症患者,人狠话也多

非著名公众号作者


新浪前排网友:

@一只离经叛道的卷毛:我很厚脸皮地将分组选择了同学

@有谁不服本公主:好担心他看不懂评论里的梗。

@楚枫大大:关注了您的公众号我感觉连接了宇宙


Copyright © 天津河西区电视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