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河西区电视剧爱好组

谍战剧卷土重来,《风筝》《红蔷薇》能否重现《潜伏》的收视热度?

传媒大眼 2022-06-21 16:24:37


传媒大眼导读

谍战剧《风筝》《红蔷薇》相继播出,在延续现实主义“套路”的同时,是否也意味着谍战剧的热潮将卷土重来?

作者:徐陆   策划:张颖

来源:传媒大眼影视测评组


在经过“大女主”剧、现实题材剧、,2017年末的电视荧屏终于归于“平静”。《那年花开月正圆》《楚乔传》《醉玲珑》等“大女主”剧逐渐令观众审美疲劳;剧二代《琅琊榜2》首播双网收视仅0.5%令人唏嘘。


与之相比,倒是现实主义题材剧开始呈现上扬之势,不断带给观众新的惊喜:国内首部聚焦于猎头的行业剧《猎场》生动演绎了商场、情场如战场的尔虞我诈;《生逢灿烂的日子》独辟蹊径,书写70后“灿烂狂放”的生活片段……适逢电视剧大战的收官之际,谍战剧《风筝》《红蔷薇》相继播出,在延续现实主义“套路”的同时,是否也意味着谍战剧的热潮将卷土重来?而这些剧作的创新之处体现在哪里?又能否实现对经典的全面超越?



承继类型剧优良血统,这样的《风筝》至少飞过了及格线


说到《风筝》的最大看点,显然非柳云龙莫属。这位集导、演于一身的“谍战教父”,在这一类型剧领域颇有建树。从已经播出的内容来看,不仅各个人物间的关系已初见端倪,人性的内心挣扎也表现得收放自如。在首个危机爆发后,引发的一系列正反双方间的较量,都让观众真实感受到了“编剧的智商在线”。值得一提的是,《风筝》将谍战剧与反特剧(二者以1949年为界线)融为一体,所以剧中既有《暗算》中的“制服诱惑”,也包含《无悔追踪》中的“一生博弈”,可以说是谍战剧中的集大成者。


同时,《风筝》还在强悍的情节设计与密集的信息轰炸中从容转换,既保留了谍战剧该有的紧张情节和跌宕人物命运,同时也将间谍对自我身份的认同与纠结恰到好处的展现出来。郑耀先的一句“十年了,我已经分不清自己是红是白,是鬼是人。这样下去,敌人不收拾我,我自己也要崩溃了”,已经把特工所要面对的有关身份的撕裂感传达得淋漓尽致。而这种人物的多面性,也恰好是大多数谍战剧在塑造人物形象时最容易忽略的细节之处。


严格说来,《风筝》早在三年前就基本完成了制作。可就是这三年的时间,电视剧市场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大IP、小鲜肉迅速占领市场,电视剧集越来越长,重视皮相而忽略剧本的乱象丛生,戏剧长度失控导致剧情密度下降,叙事能力大不如前……


而《风筝》的可贵之处就在于,它还是能让人看到经典电视剧时代传承下来的一些优良血统的:重视剧本的先决意义,拒绝注水;在剧情冲突、桥段设计上不落俗套;既有宏观的社会背景,同时具备深邃的世界观命题,再辅以生动的人物形象与情感,几方面因素加在一起,才可能成就一部不折不扣的谍战好剧,这也正是为什么三年后再看《风筝》毫无违和感的原因所在。


当然,《风筝》也不是没有瑕疵。和“柳云龙出品”的其他谍战剧一样,人物设置上的刻意化以及剧情设计方面的巧合度等问题,往往会成为人们对这位“谍战教父”有所微词的地方。比如《暗算》在叙事上的三段体,看似围绕同一主题,可彼此的衔接却总是给人牵强生硬之感。好在《风筝》的剧核部分足够单一化,已经不需要用如此带有设计感的技术手段去嫁接故事了,但人物及剧情的铺排上依然没有彻底摆脱“巧合度”的存在,这就等于是人为拉开了与经典间的距离。



独辟蹊径关注个体命运,让《红蔷薇》成为“不一样”的另类谍战剧


说到《红蔷薇》的幕后班底,无论是耀客传媒还是作为导演的金晔,显然都没有担任艺术总监的郑晓龙名头响亮。金晔此前是郑晓龙多部剧的剪辑师,此番郑晓龙与金晔师徒联手,无疑为《红蔷薇》的制作品质上了双保险。更为难得的是,这对师徒组合不仅在制作上极富“工匠精神”,还能够在谍战中开掘新的创作思路,让《红蔷薇》成为一部“不一样”的另类谍战剧。


它独辟蹊径地主打多元成长主题,专注于呈现人物的命运走向,打破以往谍战剧事件先行的惯有模式,转向关注个体命运的成长与变化。关于这一点,郑晓龙曾表示说,“《红蔷薇》讲的是人的一生,只是他们的工作恰好是间谍而已。”该剧纵贯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新中国成立这三大时间段,在一个相当漫长的时间跨度里展开一场关于信仰和选择的人生画卷。


从男性打天下的谍战剧情中跳脱出来,《红蔷薇》另辟蹊径地扛起女性英雄主义的大旗,以一个女性地下工作者的成长作为推动剧情发展的核心,完成了谍战剧在类型创新上的突破。而该剧在人物性格命运的展现上也是别具一格,在生与死的博弈间,将人性的高尚或卑微展现得淋漓尽致。


以富家小姐夏雨竹和她的丫鬟顾霜菊为例,夏雨竹在历经磨难后蜕变为坚定的革命者,而出乎人意料的是,出身贫苦的顾霜菊在经历坎坷后却走向了革命的对立面,狠辣果决令人心惊,鲜明的对比下,也寓示着那个纷乱年代的家国命运走向。


作为谍战剧,《红蔷薇》以人物成长为主,以谍报工作为辅,在反映真实历史的同时,去捕捉一群地下工作者在面对国家利益与个人安危间的真实情态,这就从剧核的处理上显现出与众不同的地方。但创新总是有风险的,仅就目前已经播出的剧情与反响上来看,似乎并不乐观。


人设方面除了陈晓的角色足够鲜明外,包含杨子珊在内的其他人物就显得平淡很多,这种重人物而忽略情节的做法,往往会对演员的发挥空间造成某种局限,其表现力自然会随之大幅度降低。实际上,充满张力的情节设计只是谍战剧具备的先天优势,剧情与人物间的互相作用与反作用,才是让观赏性进一步得以提升的关键所在。从这一点来看,《红蔷薇》的“独特优势”反而又成了“拖后腿”的劣势。



市场风云巨变,《风筝》《红蔷薇》能否超越经典还需保持期待


说起谍战剧,最早要追溯到1981年的《敌营十八年》。作为国内首部谍战剧,该剧在播出时就风靡一时,并为这一类型剧的创作奠定了一个良好的基础。但真正能够称其为谍战剧春天的开山之作,恐怕要数2005年柳云龙执导并主演的《暗算》了。其高智商的烧脑情节不仅吸睛力十足,也在观众当中引发了广泛热议。之后的《黎明之前》《借枪》《潜伏》让谍战剧市场“更上一层楼”,其中《潜伏》更是被奉为谍战剧的巅峰之作。


纵观这批早期涌现的谍战剧,都有着一个共同的特质,那就是在演员选角上多以青年演员为主,姚晨、孙红雷、柳云龙便是其中的佼佼者。而主角的人设,也往往会塑造出丰富立体的个人形象,拥有家国情怀却也具备各种瑕疵,真实而全面。至于在剧情设置方面,人物的身份往往扑朔迷离、剧情的反转更是难以预测,编剧充分尊重观众的智商。


而随着审查尺度的趋紧以及市场风向的变化,令以往纯粹的“高智商”烧脑谍战剧更多地变成了融情感、伦理等元素在内的“混搭剧”,并非只唯“强情节”。主人公告别“高大全”,开始走小人物路线;随着剧网融合度增强,市场口味和观众的年轻化凸显,“高颜值”成为当下不少谍战剧的主要标签。


纵观《解密》《胭脂》《麻雀》等近期褒贬不一的谍战剧,“言情化与颜值化”的确符合当代年轻观众的普遍口味,但毫无亮点可言的人设以及乏善可陈的剧情设置也饱受诟病。与之相比,《风筝》确实是近几年来难得一见的好剧。或许距离经典还存在差距,但该剧对于经典谍战剧血统的继承与延续,却值得赞赏。


但就是这样一部具备了大剧潜质的作品,却曾经遭遇过被积压三年的窘境,再看如今几大卫视正在播出的如《爱人同志》《过界》《破晓》等剧作,其播出效应并不明显,究其原因不外乎同质化现象严重,没有足够鲜明的风格特质,决定着这些作品很难在第一时间抓住观众的眼球。


那么,谍战剧如何能够被观众及时捕捉到位,成就现象级爆款呢?回望曾经大火的谍战剧,在《伪装者》中,一开始男性角色的塑造就干净利落,简单的情节铺垫,整个剧的人物脉络就清晰起来;《北平无战事》中,对人物与剧情的展开不疾不徐,丝丝入扣,虽然一开场没有直白的人物交待和足够明确的戏剧冲突,但一言一行、你来我往间却始终暗潮汹涌,全剧行云流水般的叙事节奏,确实担得起大巧不工的况味;至于作为谍战剧巅峰之作的《潜伏》,剧情走向上更是开类型剧之先河,翠平在家长里短的絮叨中就把民族大义说了个清清楚楚,还多了一些难得的戏谑和小幽默,如此出挑的叙事风格自然让观众有种停不下来的感觉……


如果用一句话作为总结,那就是谍战剧的形式可以千变万化,可以适当的加入些创新元素以求突破,但作为类型剧核心与精髓的属于谍战的惊险刺激与烧脑推理,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有所偏颇和废弃的。



不可否认,在风云巨变的谍战剧市场,《风筝》与《红蔷薇》都让观众感受到剧中想要传达的人物内涵、情感变化以及一份隐藏其中的价值观,这就达到了“精品剧”的硬件标准。尽管也多少存在一些瑕疵,但在那些只顾颜值与流量却难逃质量扑街的所谓谍战剧的衬托下,还是让观众看到了智商在线的诚意之作。至于是否能够超越谍战剧的巅峰之作《潜伏》,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天津河西区电视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