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河西区电视剧爱好组

历史上的今天!中国不会亡,你看那八百壮士孤军奋守东战场!

抗战军魂 2020-09-14 16:33:11

“中国不会亡,

中国不会亡,

你看那民族英雄谢团长;

中国不会亡,

中国不会亡,

你看那八百壮士孤军奋守东战场。

歌八百壮士

歌八百壮士

四方都是炮火,

四方都是豺狼,

宁愿死不退让,

宁愿死不投降。

我们的国旗在重围中飘荡,飘荡……

八百壮士一条心,

十万强敌不敢当。

我们的行动伟烈,

我们的气节豪壮。

同胞们,起来,同胞们,起来,快快上战场,拿八百壮士做榜样。

中国不会亡,

中国不会亡,

中国不会亡,

中国不会亡……

不会亡,不会亡,不会亡……”


这首名叫《歌八百壮士》的经典歌词,是由云南省曲靖市沾益县菱角乡黎山脚下卡郎村的一个回族农民家庭出生,名叫桂涛声的音乐词人创作的歌词。它歌颂在淞沪会战中,为了掩护主力部队撤退,奋力抵抗日本侵略者的中国军人——谢晋元副团长率领的第五二四团第一营官兵英雄事迹……


歌八百壮士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全面抗日战争爆发,8月13日,淞沪抗战打响。10月26日,日军突破大场防线,企图切断闸北、江湾中国军队的后路,形势万分危急。中华民国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命令该区所有军队撤出,防卫上海西部郊区。同时命令第三战区代理司令长官顾祝同让精锐的第88师单独留守,这样做的目的,一是可以拖延日军的进攻速度,二是向国际社会表明中国抵抗日本侵略军的坚决态度,以此赢得国际社会对中国的支持,此时,九国公约签字国正好将于当年11月6日召开会议。


出于个人情感,顾祝同不愿意让88师留守,因为他曾是这个师的指挥官,但又鉴于蒋介石的命令,顾不得不打电话给88师师长孙元良。孙听了顾的说法,也持强烈的反对态度。他派出自己的参谋长张柏亭前往距离前线20公里处的司令部,与顾祝同反复协商。


日军侵入上海市区后,在闸北开始了3天的焚烧,浓烟布满了天空。占领四行仓库后,日军重新插上了太阳旗。

无论顾祝同还是孙元良或张柏亭,他们当然不可能违抗委员长蒋介石的命令,但孙元良通过张柏亭向顾祝同建议,既然此举更多的是出于政治目的,那么,留守闸北的部队就可多可少,因为,兵力再多也是牺牲,不妨做到最小牺牲。顾祝同听了,十分同意他俩的观点,88师可以只留一团的兵力,留守地点则自行处置。


张柏亭匆匆赶回其时作为88师师部的四行仓库,向孙元良汇报了顾祝同的决定,决心以四行仓库作为留守部队的固守据点,但觉得留下一团兵力仍然过多。当88师最后撤离之前,孙元良又作了一个决定:只留一个加强营。这个加强营便是国民革命军524团第一营,它们将由黄埔四期生、中校团副谢晋元,少校营长杨瑞符率领。


留守部队军官:

第八十八师第524团团副陆军中校谢晋元;

第524团一营营长,陆军少校杨瑞符;

一连:连长,陆军上尉上官志标;

二连:连长,陆军上尉邓英;

三连:连长,陆军上尉石美豪(负伤);

连长,陆军上尉唐棣;

机枪连:连长,陆军上尉雷雄。


谢晋元和第一营四位连长

四行仓库是位于上海闸北区苏州河西岸的一座混凝土建筑,在新垃圾桥(今西藏北路桥 )西北沿。是四间银行──金城、中南、大陆、盐业共同出资建设的仓库,所以称为“四行”,建于1931年,占地0.3公顷,建筑面积2万平方米,屋宽64米,深54米,高25米,是该地区最高的建筑。由于先前被当作第八十八师师部,因此仓库中贮存了大量食物、救护用品及弹药。


当时上海治安不是太好,由于是中国最发达的地区,该市盘踞着各路黑帮分子众多和众多全国流窜的劫匪。当时上海市内经常有武装抢劫案发生,甚至在后来日伪控制时期还出现公开抢劫运钞车黄金的案件。四行仓库作为银行的仓库使用,自然首先要考虑防匪防盗,所以建筑物修筑的非常坚固,墙壁也非常厚实。


需要说明的是,四行仓库的位置很特殊,他仅靠苏州河边,跟英美控制的租借近在咫尺,仅仅相隔一河。



四行仓库外观

这个第一营,也曾是88师的主力加强营,本来满员时候一个营官兵高达800多人。经过2个多月激战后,该营伤亡殆尽,经过几次大补充,也仅仅达到以往一半的规模。


这就423人中,还有约200人是新兵,其中湖北籍的新兵最多。


湖北保安5团是最近一次补充的部队,这个保安团里面基本都是77事变后刚刚参军的新兵,当时服役还没有满半年。


虽然没有太多战斗经验,但湖北佬也好,江苏佬,广东佬也好,他们战斗意志都非常旺盛,也都是自愿来到抗日战场,此战是有心硬拼的。


在当时,他们也确实有硬拼的条件,88师在撤退时候特地给他们留下了大量弹药,还有27挺捷克式轻机枪,4挺马克西姆重机枪,几门82迫击炮和多达数百箱手榴弹。


当时全军已经大撤退,谢晋元接到命令以后,立即通知少校团副上官志标和少校营长杨瑞符,让他们分别率领部队赶往四行仓库。


而此时由于通讯大部分被日军破坏,各部又撤退的很急,最终只有1连和2连联系上了,这两个连立即赶往四行仓库。


而3连和机枪排,一连3排此时已经跟随大部队后撤,一时联系不上。


在被传令兵追上的时候,这1个连又2个排的战士们本来已经撤出了危险区,就要上火车撤到南京去了。


但在接到命令以后,这几百战士立即回头,一个人也没有做软蛋,全部回到如炼狱一般的闸北战场。


可以说,这是既不容易的,因为当时任何一个人都知道,留下殿后是九死一生的。


最终400多人都到达四行仓库,开始4天激烈的防御。


当年四行守军的照片

当时日军还没有打到这里, 谢晋元随即将三个连分散到仓库内四面防守,将仓库周围房屋烧毁用来扫清射界,还在外围埋设了炸药。


四行仓库的库门巨大,几乎无法堵住,谢晋元他们用仓库中堆积如山的一袋袋羊皮,小麦将库门堵死。


第二天上午开始,中日两军开始接触缴获。先是10多名日军侦察兵大摇大摆的走过来,由于认为国军已经撤退,他们根本没有准备,被国军1挺机枪扫射,死了4,5人,余者赶忙逃走。


由此,日军也知道四行仓库有国军,从下午开始,日军开始一股股的向仓库发动进攻。


先是50多人和在外面埋设炸药的第三连排长尹求成等十几人遭遇,双方互射一通,日军火力较猛,尹求成排长赶忙带着部下退入仓库。


之后日军连续以连为单位(中队),连续冲击四行仓库。


第二股日军冲到四行仓库外围就被埋设的炸药炸死不少,被迫退了下去。之后又有第三股,第四股!


国军依靠坚固建筑死守,双方激烈交火,国军有防御工事掩护,伤亡不大,日军进攻部队四周没有掩护,被国军机枪一顿痛击。


“八百壮士”奋起抵御日军进攻。

激战中国军三连连长石美豪面部被三八式步枪当场射穿,但他并不下火线,继续指挥战斗直到腿部再次中弹,流血不止,才被迫下去包扎。


其实石连长要感谢三八式步枪的设计者,如果不是它的子弹威力小,他早就去阎王爷那里报道了。


激战中,一股近百人的日军拼死冲入四行仓库正面,但撞不开仓库大门,又赶忙冲入守军的射击死角,并且试图攀爬到楼上去(四行仓库一楼没有窗口,所有窗口在楼上)。


仓库中的国军急忙爬到屋顶,向正准备爬楼的日军头上扔了十几颗手榴弹和几枚迫击炮弹,


当场炸死炸伤数十人,余者仓皇逃走。


当日国军仅有6人伤亡,日军伤亡数十人。


第二日也就是10月28日,日军已经明确知道四行仓库是国军在闸北掩护撤退的唯一支点,必须攻下。


但让日军指挥官头疼的是,四行仓库非常坚固,如果不用重炮和飞机重磅炸弹轰炸,恐怕无法将其击毁。如果单单靠日本步兵上去冲,就等于和只有轻武器的国军装备一样,没有任何优势了。日本兵虽然嚣张,也是爹妈养的,身体也挡不住子弹,肯定会伤亡惨重。


不过如果日军用重炮和飞机打击的话,四行仓库离英美租界仅仅隔一条苏州河,仓库后面就是洋人的住宅区和租界的煤气供应站。一旦打不准,炮弹就打到洋人头上或者击中了煤气供应站,那就不得了啦,肯定会造成很大伤亡,造成严重的国际事件。


现代复原四行守军战斗时情景

当时日本政府尚且不敢跟英美法等主要列强翻脸。之前由于伏击蒋介石,结果将英国大使许阁森的坐车炸翻,将许本人炸成重伤。为此英国方面极为震怒,日本大使出面再三道歉,并且赔偿一切损失,勉强止住了英国人的怒气。这件事情刚刚结束,日本政府自然不敢再去摸英国佬的老虎屁股。所以日军指挥官犹豫再三,决定不用重武器,仍然只用步兵部队强攻。


这样一来,四行仓库防御的国军就有了一定的优势,四行仓库可以有效抵抗日军任何轻武器的打击。


当日,一架日军飞机飞到四行仓库上空,但不敢投弹,被守军重机枪朝着空中一顿扫射后赶走。


上午,日军先是派出一支部队试图偷袭,被国军守军发现,国军用重机枪一顿痛击,丢下十几具尸体仓皇逃走,没有能够接近仓库。


这次战斗中,谢晋元团长亲自用步枪远距离阻击,也击毙日军一名(谢晋元是个有名的射手)。


见强攻偷袭都不行,又不能用重炮轰击,日军决定用小口径平射炮试试看。


上海市民在苏州河南岸关注着四行仓库战况。

下午,日军占领了附近的交通银行大楼,并且在房顶架起4,5门平射炮和几挺重机枪。可惜小口径平射炮威力太小,前后轰击了整整两个小时,只在仓库墙壁上轰出一些大小不等的缺口。


反而日军重机枪火力很猛,子弹从四行仓库各扇窗户射入,对国军威胁很大。


谢晋元下令将重机枪赶快搬上楼顶,从上向下射击日军。


由于四行仓库比交通银行大楼地势高,日军完全被国军机枪压制,被密集的子弹打得无法站住脚,非常狼狈的推着火炮和重机枪逃出大楼。


当日,日军进攻也完全失败了,再次伤亡数十人。


经过这两天的战斗,上海市民得知四行仓库还有国军。他们对这支子弟兵十分支持,他们通过电话和大声喊话,问守军需要什么。在得知守军粮食不足,租界的上海市民蜂拥捐款,一下子就捐献了整整10卡车的粮食和慰问品。


当日在日军进攻间隙,3辆卡车冒着极大的危险,将补给运送到四行仓库内,并且将这两日受伤的10名伤员运走!


搬运物资期间,卡车被日军发现,他们立即开枪射击,3名国军战士当场殉国。这些卡车在接受完全部伤员以后,也赶紧撤走了。


日军随后恢复了射击,整日整夜进行拦阻性射击,封锁四行仓库四面,还派出几艘汽艇驾着轻机枪沿着苏州河巡逻,封锁河面。


租界老百姓再也无法接近仓库。


但这不能阻挡所有人的爱国热情。


四行仓库的屋顶被日军的枪弹打得千疮百孔

当时整个闸北除了四行仓库全部被日军占领,仓库附近建筑都插上了日本的膏药旗。谢晋元为了鼓舞士气,很想在四行仓库顶上升起中华民国国旗。但当时紧急赶赴仓库,官兵都只带了武器和弹药,顾不上带国旗。


正在抓耳捞腮中,让谢晋元他们没想到的是,当天晚上22岁的少女军杨慧敏(女童子女)将中华民国国旗青天白日旗裹在身上,冒着日军枪弹渡过苏州河,送到四行仓库里面。


可以说,在当时,即使最有战斗经验的老兵也不绝对敢随便在这样的战场上移动。因为日军四面包围四行仓库,而日军中有一批射击非常准确的射手。像杨这样,其实随时都可能被日军击毙。杨慧敏这个小姑娘真是非常有勇气,让人钦佩!


一路上杨慧敏几次被日军射击,几次卧倒爬行,好在当时是深夜,日军视线不良,加之朝租界方向开枪不敢太猛烈,杨最后侥幸跑到了仓库内。


勇闯火线,为四行守军送旗的女童子军杨惠敏。

由于奔跑猛烈,心情紧张,杨慧敏将裹在身上的国旗解下来的时候才发现,他的汗已经将内衣外衣和这面国旗全部浸透了!


第二天也就是10月29日早上,上海市民发现四行仓库楼顶升起一面中华民国国旗,由此军民士气大振。由于杨慧敏只带来了国旗但仓库内没有旗杆,因此守军用竹子和草绳临时制作了旗杆。守军中只有一小部分人参加了升旗仪式。 而苏州河对岸聚集的群众据说超过三万人,他们欢呼“中华民国万岁!”


上海“童子军”给前线抗日部队运送物资。

日军气急败坏开始对中国国旗发动空袭。由于密集的防空炮火同时顾忌误伤公共租界,日军飞机没能摧毁中国国旗就撤退了。经过两天的战斗四行仓库外的防御工事和仓库本身都遭到了破坏。


而此时杨慧敏也带着一份名单,在仓库守军火力掩护下拼死游回租界,名单里面记载着800个姓名。


童子军本来是世界上一种对青少年进行简单军事和野外开拓训练的组织,主旨在于锻炼青少年的体魄和意志。但中国童子军在抗战中往往为国家效力,参加诸如救护,宣传,慰劳,募捐,运输等无需战斗的次要任务,类似于中共的儿童团。杨慧敏是其中的代表性人物,他敢于在日军火力封锁下前往四行仓库,是很了不起的,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杨本人后来去了台湾,林青霞翻拍电影《八百壮士》时候跟她的合影。


林青霞翻拍电影《八百壮士》时候跟杨慧敏的合影

据著名中医陈存仁在《抗战时代生活史》一书中回忆:“突然一名女童子军杨惠敏,很勇敢地用油布包了一面大国旗,在枪林弹雨之下,跳入苏州河,泅水到达对岸。把她带的一面国旗送入国军手中。”这种说法最具英雄主义与浪漫主义色彩,却似乎缺少现实可行性。而据一位英国工程技术人员回忆:当时连接苏州河南北两岸有一根直径达75厘米的管道,是他亲自带着杨惠敏通过管道爬行到对岸的。这段回忆由英国记者海默写成稿子,配上杨慧敏的照片,刊登在当时的《时代周刊》上。而在曹聚仁与舒宗侨合著的、影响很大的《中国抗日画史》中写道,“女童军杨惠敏送国旗不是游苏州河过去,而是经由隔壁大楼凿开的墙洞过去的。”


后来杨慧敏在武汉发表的《自述》中说:“当我负着神圣的使命走到垃圾桥附近时,被一英军阻止了。经我多番辩论后,我终于在这英兵的许可之下爬过了铁丝网,随又匍匐在地,爬过了许多沙包堆,约二小时之久,我终于爬到了四行仓库,将国旗献给了谢团副和杨营长。”当谢晋元与杨瑞符从这位10多岁的小姑娘手中接过国旗时,都情不自禁地向她行了一个军礼!杨惠敏问谢晋元今后的打算,在场的军人齐声回答:誓死保卫四行仓库!当小姑娘问及你们还有多少战士?谢晋元回答说:800人。而杨瑞符回忆,之前送出的重伤员也被一一告知:若外界问起仓库中还有多少守军时,统一回答说800人。这就是“八百壮士”的由来!


其实其中300多人是虚构出来的!为什么虚构呢?主要是谢晋元试图迷惑。他宣扬有一个团兵力,就可以让日军出动更多兵力围攻四行仓库,以牵制他们的大部队。


不过由此,八百壮士的称呼就传开了。


知道四行仓库升起中华民国国旗,并且上了西方各大媒体新闻以后,日本上海派遣军总司令松井石根恼羞成怒,他立即下令集中日军主力强行硬攻,限当天攻占下四行仓库。


由于觉得丢了面子,日军开始不管不顾,也管不了洋鬼子的死活。



美联社摄影记者海蓝·李昂在苏州河南岸公共租界拍摄的四行保卫战的场景。

从11月30日开始,日军使用了较大口径的平射炮,并且出动坦克配合步兵攻击。


30日这天日军攻势是这三天以来最猛烈的,尤其日军的坦克直接开到四行仓库下,用车载机枪扫射国军。


四行守军根本没有反坦克武器,无法对付,一度被日军坦克完全压制。


在日军坦克火力的掩护下,一股日军步兵强行冲到仓库墙根处,并且搭起几个梯子,蜂拥向二楼的窗口爬去。


而此时二楼国军人数不多,又被日军坦克机枪打的无法抬头,情况一度非常险恶。


这就这个关头,谢晋元亲自带着一个连部队冲上二楼,扑向日军攀爬处。刚刚冲到窗口,冲在最前面的谢就看见一个日本兵双手已经按住窗框正准备进来。谢抬起一脚揣在他胸脯上,那个日本兵大叫一声,跌下去摔死了。


紧接着第二个日本兵也爬了上来,他的钢盔也就在窗沿下了。谢晋元随即抬手一手枪,这个日本兵手臂中弹,也滚了下去。谢身边的几个士兵一起用力,一脚踢翻这个梯子,还在梯子上的几个日本兵哇哇叫着摔倒了地上。其他几个梯子,也都被国军战士掀翻。


见一时冲不上去,楼下的日军还不死心,又从其他地方攀爬。国军赶快转移阵地,随即扔下大量手榴弹,炸得日军不敢靠近仓库四周的墙壁。


看见日本步兵冲不进去,日军坦克没有办法,开始用力撞击仓库大门,试图将它撞开!


连续撞击了几次,仓库大门已经松动,眼见就要被撞开。


就在这个关头,楼顶上一个中弹受伤的国军士兵将手榴弹绑在身上,拉响后从楼上奋力跳了下去。


可惜他离得太远,手榴弹威力不够,并没有炸坏坦克,却炸死了楼上的20多个日军士兵,当然,这个战士自己也殉国了。

现代四行仓库

不过见国军这样拼命,日军坦克一惊之下不敢再撞,赶忙调头撤走了。


双方这样又激战一整天,日军始终攻不进去,又丢下一地尸体退了下去。


这一天的战斗中,上海的老百姓给了四行守军极大帮助。


因为租界的建筑物地势更高,可以看到整个闸北区的情况,一些老百姓爬在房顶上观察日军动向,然后大声向国军守军喊话。


可是当时枪炮声像放鞭炮一样,响彻云霄,喊话根本听不清楚。一些老百姓灵机一动,用大纸板和大号毛笔写字,然后举起来给守军看。


这样四行守军对日军的一举一动都很清楚,日军从这边冲,守军从这边拦,日军从那边冲,守军从那边拦,日军自然无法攻进去。


10月31日,得知30日没有能够攻占四行仓库,日军师团长被松井石根痛骂了一顿,严令今天一定要攻占四行仓库。


日军在这一天开始了最猛烈的强攻!他们集中各种平射炮,猛烈轰击四行仓库。炮击最高潮时期,平均每秒钟发射一发!


四行仓库整栋建筑在高强度的炮击下受到一定的损伤,主体结构也一定的损坏。




四行仓库墙面的累累弹孔

仓库里的国军战士仍然坚持防守,由于有了前一天对付坦克的经验,他们想出了用集束手榴弹炸坦克顶部的办法。


这一天也算日军倒霉,他们没有使用坦克,而是用了防御力更弱的装甲车,结果一下子被国军炸毁两辆。


整整一天,进攻日军被如雨点般的手榴弹砸的四处乱蹦,实在无法靠近仓库,进攻又失败了。


日军见白天无法攻占四行仓库,迫于松井石根下的军令状,无法向师团长交代。他们一改不夜战的常规,当晚用探照灯照射仓库,然后用火炮连夜轰击四行仓库。


战至10月31日,日军前后6次大规模进攻,几十次小规模袭击全部失败,日军伤亡200多人,四行仓库国军伤亡37人。日军始终无法占领四行仓库,日军尸体凌乱的躺在四行仓库四周。


而此时闸北国军已经全部撤退,那么四行仓库的死守也就完成了任务,继续守下去已经没有军事上的意义。


而此时,英美租界的洋鬼子们开始出面调停。


为什么他们出面呢?一方面他们认为国军英勇防守,值得钦佩,另一方面战斗过程中,虽然日军一再小心,仍然有几发炮弹落到租界,对英美法的利益造成一定的损失,这让他们坐卧不宁。


最终由英军将军斯马莱特出面,联络日本上海派遣军司令松井石根,和上海警备司令杨虎谈判,试图让守军离开四行仓库,返回泸西的88师作战部队去。


当时蒋介石也认为四行仓库的死守已经没有价值,让这300多名战士死守牺牲没有太大意义,随即同意四行守军撤退。


日军指挥官松井石根原以为四行仓库至少应该有一个旅,二、三千人的兵力,因此他答应了让中国守军撤退。后来当他从报纸上获悉,造成他的第三师团阵亡200多人的四行仓库守军不满800人时,脸上立刻挂不住了。他当即要求英方:当谢晋元部撤退到英租界后必须全部缴械,并限制行动自由。否则,这支部队退到哪里,日本皇军将追击到哪里……


命令下到谢晋元处,当时谢和大部分官兵都不愿意走,愿意留下与仓库同存亡,一些战士还声泪俱下的原意自己留下。


但杨虎认为此时战死和死守已经没有意义,以上级的身份下令让立即四行守军撤到租界。


谢晋元他们作为军人,最终决定服从命令。


四行守军撤退后,日军占领四行仓库

1937年11月1日,谢晋元的八百壮士(其实还剩376人)分批通过新垃圾桥撤入公共租界,约有十人在撤退中被日军机枪打伤,到凌晨2点,守军全部进入进入公共租界。


一向瞧不起中国军人的大英帝国军人,在目睹了这场置于死地而后生的四行保卫战后,对中国军人表示出了由衷的敬意与友好。英军驻上海总司令少将斯马莱特,亲自来到苏州河新垃圾桥边,指挥英军压制日军火力,掩护勇士们撤退。


英国士兵热烈欢迎了谢晋元和他的部队,英国准将亚历山大对泪流满面的谢晋元说:“我从来没有见过比这更壮烈的场面”。


四行仓库保卫战绘画作品

国际舆论也广泛同情和赞颂我军的英勇牺牲精神,一外籍人士署名“崇拜者”投书《泰晤士报》,热情歌颂八百壮士“为中国战士争光荣,为中国主权争保卫,为民族生存而奋斗,是为人道而战,为文明而战,为和平而战。全世界的青年人均知此八百壮士为盖世的英雄,执干戈以卫社稷的将士,则视为军人之模范”。目睹孤军英勇战斗的租界军官甚为惊叹,赞赏“中国士兵的骁勇善战和坚毅不拔的精神”。公共租界英军司令史摩莱少将说:“我们都是经历过欧战的军人,但我从来没看到过比中国‘敢死队员’最后保卫闸北更英勇,更壮烈的事了”。


英文《大美晚报》发表社论说:“吾人目睹闸北华军之英勇抗战精神,于吾人脑海中永留深刻之印象,华军作战之奋勇空前未有,足永垂青史。”英国伦敦《新闻纪事报》发表社论说:“华军在沪抵抗日军之成绩,实为任何国家史记中最勇武的诸页之一。”更为难能可贵的是,华裔摄影师王小亭冒着被流弹击中的生命危险,用电影摄影机拍摄下当时“八百壮士”反击日军进攻的全过程,这成为中国抗战史上最为经典的一段影像。


谢晋元率部退出后,南京国民政府发令:所有参加四行仓库守卫战的官佐、士兵一律晋升一级。谢晋元从中校团副上升为上校团长,并授予青天白日勋章一枚。


四行仓库保卫战是“淞沪战役”的最后一仗,也是打出了中国军人壮烈、英勇奇迹的一仗。


1938年7月,重庆国民政府中央电影制片厂拍摄了《八百壮士》的电影,在前线和后方公映,在当时中国引起非凡反响,影片上映时“观众拥塞于途,购票不可得。”看过这部电影的“莫不兴奋异常” ,纷纷表示:“我们今天看了八百壮士,我们敬仰他们的气节,崇拜他们的勇敢,我们要以他们的精神来保卫大武汉!”《新华日报》认为这部影片:“气壮山河,节风千秋,悲壮激昂,可歌可颂!”


1938年版中国拍摄的电影《八百壮士》剧照

《八百壮士》不止在中国抗战区各大城市热映,在香港、菲律宾、缅甸等地放映也引起极大的轰动。这部影片还在法国、瑞士召开国际反侵略大会时放映。八百壮士的壮举无不影响振奋着中国人民的抗日决心和热情。谢晋元已成为中国人眼中的抗日偶像、民族大英雄!“八百壮士”是抗战期间舆论宣传战的一个重大事件和成功范例。


谢晋元率领剩下的376名国军战士退入租界,却没有想到,这次撤退却是悲剧的开始……


(篇幅较长,明日继续)


抗战论坛kz1937com

历史可以原谅,但不能被遗忘!抗战论坛公众号,以理性、客观、兼听为宗旨,为抗战研究者搭建交流平台,打造有深度,有高度,有态度的抗战史公众号!更多内容http://www.kz1937.com


Copyright © 天津河西区电视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