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河西区电视剧爱好组

蔷薇楼的花事

睡前故事板 2021-04-04 08:55:16

图/xuanlocxuan




 

女人接过花后,颤颤巍巍的探过鼻子闻着,少顷,笑了起来。脸上可怖的伤痕在面纱下,依旧狰狞,却也因这一笑,明媚起来。

 


1



市中往西,一个小时的车程,便是沪城曾经最为繁荣的地带——罗口区。

 

这里不仅有大大小小的店铺摊位,还有沪城当时最大的棉纺厂和面粉厂,仅是工人,便有浩浩荡荡千人之众。工人们携家带口,为自己谋生的同时,也带动了罗口的繁华。每逢夜色降临,华灯初上,这里便是一团热闹,叫卖声,玩闹声,无奇不有。一时之间,罗口被称为“沪市”小香港。

 

除了热闹,罗口的姑娘也是出了名的漂亮。许是借了这天时地利人和的罗口宝地,罗口的姑娘个个生的美艳动人,不施粉黛,也能叫人移不开眼。

 

然而,罗口的这一切,毁于十年前的一场爆炸。

 


2



因操作不当,面粉厂惊天一爆。大半工人葬身火海,而九死一生活下来的人,也因火势汹涌,毁了容貌,伤了腿脚,而这其中,大半皆是女工。

 

面粉厂老板惊慌而逃,活下来的几十人,要么家人蒙难,要么惨遭抛弃。一无所有的她们,无依无靠,只能没日夜的哭喊着,听过这哭声的人都说,那声音里是一场浓得化不开的噩梦。

 

渐渐的,罗口有人传言,废弃的面粉厂有厉鬼索命,传言伴着女人们的哭喊,格外狰狞。久而久之,伴着新区拓荒,老区衰败,罗口人离开了故乡,留下的老区,除了曾经满目繁华的影子,便只剩毁容女工们,日夜不止的哀嚎。

 

为了方便领取补助,互相间也能有个照应,毁容残废的女人们渐渐住在一起。时间尘封了过往的火海噩梦,留下了女人废墟一般的灵魂和生命。每日做做手工,打打麻将,大家都在心照不宣的捱着日子。唯一还透着生机的地方,便是她们将自己住的那栋小楼,命名为蔷薇楼。

 


3



“这是今日的花。”

 

送花的小伙子,满头大汗。一边将大大小小的花束从车后座卸下,一边和围在一旁的女人说着。

 

“小伙子,我们这儿,真没,真没人订花,你可别送错了啊。”女人小心说着,布满右脸的伤疤跟着微微颤抖。

 

“都说了,这是别人送的,你们只管放心收着。”

 

“谁送我们啊?”女人声音娇嗔。围观的其他人哄堂大笑,旋即,便静了下来。大家都在彼此交换着眼神,是啊,谁会给一群与世隔绝的丑八怪送花呢?

 

而且,还送了不止一日。

 


4



日落时分,小伙子带着一身花香,回了家。

 

烟雾缭绕之间,男孩已将三炷香插在面前的香炉里。黑白照片里的男人,慈祥而安静的注视着他。

 

“父亲,您放心。蔷薇楼,就是那些毁容女工住的地方,我一直在按照您的嘱托做事。她们收到花,都,都很开心。”

 

照片里的男人依旧那般笑着,男孩低着头想了一会儿,继续开了口:

 

“她们现在的状态好了很多,今天,很多阿姨,都摘了面纱,和我说了好些话。对了,其中一个,还托我帮她下次,稍只口红回来。”

 

香气氤氲,白色的烟揉裹着男孩的话音,在房间消散。男孩微微弯下腰,反复三次之后,他轻轻叹着气。

 

“父亲,你当年真的不该逃啊。”

 


5



半月后,风清日丽。男孩比以往都要早一些到达蔷薇楼。不同的是,女人们早早的在楼外等着。

 

“阿姨,今日怎么都下楼来了。喏,非洲菊和银边翠,喜欢吗?

 

“喜欢,小伙子,劳你给我们送花这么久,今日留下吃顿便饭吧。”

 

男孩诧异,不及反应,便被女人们拥着上了楼。小楼被打扫的一尘不染,处处飘着女人身上的肥皂香和花香,大大小小的编织品在阳台上随风摇摆,除了没有任何镜子外,这里和寻常人家并无区别。

 

饭菜简单而可口,一人独居的男孩,很久没有如此大快朵颐。酒足饭饱后,男孩擦着嘴角的残羹,仍不死心地追问:

 

“阿姨,今日究竟是什么日子,要请我吃饭?”

 

“你长得像极了一个人,”坐在男孩对面的一个女人,终于开了口,“十年前的今天,他的工厂爆炸,让我们成了如今这副鬼样。”

 

男孩顿时不敢说话,立马垂下脑袋,如坐针毡。

 

“恨过,但如今,也释然了。换作我们,出了那么大的事情,可能都会被吓跑,又何况,这也不是他一人之过。”

 

说话的女人摆弄着瓶中的银边翠,眼睛扫向房间里其他女人,看着大家或是淡然或是平静的微笑,顿了片刻,悠悠细语:

 

“告诉你父亲,我们不恨了……蔷薇楼的日子,该开些花了。”






图片作者:xuanlocxuan

图片来源:https://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mode=medium&illust_id=60649535


Copyright © 天津河西区电视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