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河西区电视剧爱好组

蔷薇开出的花朵没有芬芳、想念一个人、怀念一段伤、不流泪、不说话.

免费阅读看小说 2020-07-31 11:30:17

第一节红裙女郎1

话说这世上有两类人最苦闷,一类是怀才不遇,一类是怀春不遇。而我属于怀才不遇,外加怀春不遇的那一类人!

我原本在一座小城市有份还算体面的工作,但造物弄人。首先是我相恋四年的女友抛弃我跟一个秃顶的老男人跑了,然后我又失去了工作。如今只身来到这座陌生大都是,蜗居在一个三十平米的廉价出租屋内,没有朋友,找不到工作,惶惶犹如丧家之犬!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经过几轮激烈地角逐,我终于接到了那家公司的聘用通知!在接到聘用电话的那个晚上,我坐在廉价出租屋的房顶上,喝着劣质酒,抽着劣质烟,望着远处城市的灯火,我在想我的人生要重新出发了!

抬头仰望漫天星辰,唱着那首熟悉的伤心情歌,在酒精的催化下,我再次为离我远去的那个女孩流下了我的热泪。

我发誓这是我最后一次想她,最后一次为她流泪,从此以后,我将抛弃过去,我要迎接我崭新的人生!

次日,我搭上一趟票价一元不带空调的巴士车,热风从车窗外吹进来,心中莫名地躁动!

我现在是要去一家服装公司报到,听说这家服饰公司是个美女如云的人间天堂!

远处的高楼大厦,眼睛被玻璃幕反射回来的炙热太阳光线,耀得我有些睁不开眼……

下了巴士,我背着单肩包,快步向座落在市中区的“旭光大厦”走去,“旭光大厦”第十五层就是“丽人服饰”的总部!

站在几十层高的旭光大厦楼下,仰头看了一眼耸入云霄的大厦顶层,我心中暗想:“顾阳!你二十四岁也老大不小了!给老子杀进去!”

今天是我来这家公司报道上班的第一天,之前的一个礼拜时间里,我先后来这里参加了三次面试!同我一样来参加“丽人服饰”面试、同样我一样来竞争这个普通职位的待业青年就有十几个!

我想我之所以能击败其他十余名竞争者,顺利应聘成功的原因不外乎两个:一个是因为我那些广告文案获奖证书,一个就是因为我时来运转了!比我学历高的人多如牛毛,比我工作经验丰富的人也一抓一大把!我想很可能是我那一段慷慨激扬的演说词打动了面试官,至少打动了其中一名面试官!

据说“丽人服饰”服装公司成立才三年时间,但因为服装设计理念大胆创新,标新立异,深得年轻消费者的喜爱与追捧!很快就在滨海市开拓出市场,攫取了属于自己的市场份额,赢得了服装领域的一席之地!

我一路小跑,奔进了一楼大厅,奔向电梯间。

“旭日大厦”是一座高档写字楼,楼上都是各大公司的总部所在地,现在是下午上班时间,电梯间虽然没多少人,但是有三四个穿着蓝色搬运服的男人抬着两只大纸箱子进了电梯间,也不知道那纸箱子里装的是什么东西,却占据了电梯内的大部分空间。

我最后一个进入,为的是第一个出来!电梯门徐徐合拢……

就在这个时候,随着“咔咔咔”地一阵急促的高跟鞋敲打大理石地面的声响,由远及近,一名身着红色连衣短裙的妙龄女郎出现在电梯口,她的双手塞进正在合拢的电梯门,飞快地闪身进入……

什么什么?竟然是那位开火红色法拉利跑车的妙龄女郎?莫非她也在这栋大厦里上班?似乎是因为吃了交警的罚单,她十分生气,进电梯时都是低头蹙进来的,并没有发现就立在她身后的我……

我却如立针毡,方才用太阳镜砸我,如果她发现此刻我就立在她身后,她会怎么对待我?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会这么巧啊?

电梯徐徐上升,我收肩并腿,屏声静气,想离她身后远一些,只可惜我身后就是纸箱子,根本无法再后退半步,只好在心里祈求她不要回头,一定不要回头,千万不要回头……

早知道她也在这座摩天楼里上班,我刚才在巴士车上就不那么闷骚地去惹人家了!

刚才就是这红裙女郎驾着一辆红色敞篷法拉利跑车以赛车的速度,狂按着喇叭从巴士车后面闪出来,几乎擦着巴士车的车厢疾驰而过,车上响着热辣的英文DJ,将正在走神的我吓了一大跳,赶紧把手臂从车窗外缩回来,然后那跑车就像一阵红色旋风似的,“轰隆”一声超越了巴士车,一路绝尘而去……

而在前面的十字路口,法拉利跑车被两个身着警服的阿Sir逮了个正着,一个阿Sir在同她对话,一个阿Sir手拿纸笔低头在写着什么,好像在开罚单……

我心中一乐,心想你不是目中无车么?你不是当这是赛车道么?你以为你驾的是宇宙飞船啊?开得跟光速一样!

此时,当我的目光落在红裙女郎身上时,我的眼睛即刻就被点燃了!毫不夸张地说,这是

她穿一袭枚红色超短连衣裙,她身材高挑,玲珑有致,皮肤皙白。老实说,她绝对算得是一个极品美女!无论从外貌、气质,还是穿着打扮都绝对出彩!我等人长这么大,也只是在电影上才见过这样的大美女!美貌、气质、穿着在这个红裙女郎身上实现了完美地结合!

一头披肩秀发,微卷,有几缕杂焗成栗红色,秀美的鼻梁上架一副大边框茶色太阳镜,挺直的鼻梁,微翘的红唇,很容易让观者猜度出她性情方面的傲慢与不屑!

红裙女郎和两位阿Sir的争吵声,将我从YY中硬扯了回来,只见她一手叉腰,一手挥舞着从鼻梁上摘下来的太阳镜,冲两位阿Sir大声说着什么,那架势就像好斗的公鸡似的!

单从气势上而言,红裙女郎似乎还压倒了阿Sir!

超速了,还能这么跟阿Sir拽,这么嚣张的气焰我还是头一次见到,脑海里蓦地又记起前不久的新闻报道,说是一个富二代女架着宝马跑车超速伤了人,人家要她道歉,富二代女二话不说,从钱夹抽出一搭钞票撒给那伤者,还不屑一顾地说“你不就想讹我钱么?老娘有的是钱!喏!这些钱够你在医院躺一个月了吧!”

事实如此,有钱人违法交通规则撞死了无辜受害者,使点钱就可以打发,TMD的这是什么世道啊!简直是草菅人命啊!穷人的命就那么不值钱啊!

红裙女郎初入我眼帘的那惊鸿一现,已经大打折扣,我有意气气她……

“嗨!美女!”我趴在车窗上,冲那红裙女郎喊了一声。

同时将手臂伸出车窗,竖起大拇指,然后大拇指朝下指了指……

红裙女郎蓦然回头,怒视我,当着两名阿Sir和巴士上一干男女老少,倏地冲我抬起手臂,竖起中指骂我说:“Fuckyou!”

“噢!”坐在我前后左右的几个男人同时发出惊愕声。

我嬉笑着看着她,抬起右手在掌心里用力亲了一下,然后将手掌摊平,对着掌心留下的吻痕,朝她轻轻一吹,将我的热吻飞给了她……

红裙女郎气得一跺脚,扬手将手中的太阳镜向我砸了过来,还好我反应敏捷,脑袋一偏,太阳镜从车窗里飞射进来,掠过我鼻梁,掉落在巴士车内……

我回想起那一幕,心脏似乎跳得更厉害了!我不停地抬头去看电梯上变幻的楼层数字!

那不可一世的红裙女郎此刻就立在我面前,近在咫尺!我怕我的呼吸稍微重一点,呼出的气就喷到她颀长的脖颈上了!

她的发梢刚好到我鼻翼的位置,如果说人的脸长大概是二十公分的话,那么从鼻翼到额顶也就是十公分,那么可以推算出她的身高就是一米六八,因为我的身高是一米七八!

她不停地扬脸看向跳动的楼层数字,一手拿着手袋,一手抬起微微扇了扇鼻翼,似乎生怕电梯里的污浊空气将她污染了似的!

十层了!快了快了!丽人服饰在十五层!再忍忍!再忍忍!最好她所在的公司在十五层之下,这样她就将先行我离开,也就不会发现我!万一她所在的公司在十五层之上,我就拿阿玛尼包包挡住脸,捏住鼻子怪怪对她说声:“美女!借过!”

到十三层时,电梯突然猛烈地晃动了一下,顶壁上的灯光也忽然一闪,变得幽暗了!我被身后的人猛地撞了一下,身体向前撞去,结结实实地撞在了那红裙女郎身上——

电梯里有几个女人发出恐惧地尖叫声,同时被我猛然撞倒的红裙女郎也失声“呀”地叫了出来……

这股惯性还很巨大,我将她撞在电梯门上,她失去了重心,娇嫩的脸蛋紧贴在电梯门壁上!我本能地伸出手拉住了她,怕她跌倒似的!只是情急之中,我的双手拉错了地方!

我心中一个激灵,完了完了!这下彻底完蛋了!


第二节红裙女郎2

电梯稳住了,灯再次亮堂了起来,我本能地说声对不起,飞快地离开了她,稳住了身体!

红裙女郎果然猛地回过头来,紧盯着我,恼羞成怒,还带些愕然,似乎是没想到那个在巴士上调戏她的男青年此刻就站在他身后,还趁电梯动荡之际,浑水摸鱼?

愣了两秒钟,她扬手给我了一个大大的嘴巴子!横眉怒目地骂道:“死流氓!敢吃我豆腐!”

我瞪大眼珠看着她,试图为自己辩解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她一只手迅速抓住我的衣领,使力往前一扯,尔后猛得一抬膝撞向我,我“啊”地一声惨叫……

“噢!——”电梯里的男人们同时发出一声惊叹,愕然地看着我和红裙女郎!

这时候电梯已经到了十五层,电梯门徐徐打开,红裙女郎怒视着我骂道:“早看出来你不是什么好东西!别让我再遇到你!否则我踢你个不能生育!”说着甩手踩着那高于5公分的高跟鞋“咔咔咔”地奔出电梯……

女人们都掩嘴看着我,不知道是什么表情?是憎恨,窃笑,还是可怜呢?男人们都一律无比同情地看着我,我身边一个男的望着红裙女子的背影叹道:“美女凶猛啊凶猛!”

“哥们!你没事儿吧?撑得住么?”我身后一个好心男拍拍我的肩膀问候道。

我伸手捡起地上的包,一手还捂住下身,回头给了那好心男一个淡定的微笑道:“还行!就是不知道碎了没?谢谢哈……”

我一定是粉碎性骨折了啊!电梯为什么会在13层癫痫小发作呢?MB的13果然不是一个吉利的数字!

在电梯门徐徐合上的瞬间,我才意识到十五层已经到了!我忙不迭地扑过去,挡住合上的电梯门,摇摇晃晃地跌撞出去!我无比“蛋疼”地心想,莫非这“法拉利”跟我在同一个楼层上班?——要命了!

我扶墙前行了几米,见廊道边上就是卫生间,想都没想我就奔了进去,我需要抚平伤痛,调整状态后才能去公司报道!第一天上班就这么狼狈地跌撞进去,至少给就不能给前台的漂亮小美眉留下好印象!

过了好一会儿,痛感才慢慢退下去,我对着小便池,却怎么也尿不出来!莫非真地被那一膝盖撞坏了?我提起裤子,心里恨恨地想,法拉利啊法拉利!要是今后不能生育,你就等着给老子代孕吧!

走到卫生间前面的镜子前,看着镜子里那个熟悉而英武的男青年,如果不是因为嘴角还残留着一抹痛苦表情的话,我想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镜中的青年男子绝对是英气逼人!

下身是一条米黄色休闲裤,上身是一件白色圆领T恤,身形虽算不上彪悍,但也还算强壮吧!肩上的棕色阿玛尼包包,更使得我看起来很有范儿!虽然这包包是我昨天晚上花了几十块从地摊上掏回家的!

从卫生间出来时,正好碰上了挽着手提袋,快步走过来的白琴。白琴是“丽人服饰”企划部主管,也是我面试时的主考官之一,我前面说的力排众议,极力推荐录用我的人就是白琴!这个三十岁上下的少妇,人如其名,美丽得让人想入非非!

“白主管!你早!”我顿住脚步,脸上挂满了笑容,就像我从来都没被那法拉利踢中下身一样!

我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少妇身上都有一种慑人的魅力,但是白琴身上肯定有这种魅力!

从见到她的第一眼我就喜欢她,到她极力举荐录用我后,我对她的好感就更升级了!当然我猜她对我也有好感,否则也不会在十几个应聘者队伍里单单挑出我来!我可能知道是我哪里博得了她的青睐,但是我不确定到底会不会就是那样?!

“早啊!小顾!”白琴也顿住脚步,微笑地看着我。

她穿一身白色职业套装裙,小西装里是一件紧身的黑色圆领内衣,身材玲珑有致!

“白主管!我先去傅经理那里报道吧!”我对白琴笑了笑,有征求她意见的意思,她亲切的微笑让人产生一种令人信赖的魔力。

白琴点点头,温言细语地叮嘱我说:“小顾!记住了!傅经理不喜欢别人把他的姓和职位连起来叫!你直接叫他经理就行!还有,他坐着的时候你别站着,他站着的时候你别坐着!这些他都不喜欢!”

我点着头,一边听白琴的叮嘱,一边心想,傅德志架子怎么这么大?不就是一个企划部经理嘛!架子搞得比公司老总老大!不过我也只是在心里这么一想,毕竟我是新人,现在白琴这么耐心细致地教我,我就该乖乖记住这些不成文的套路!

等白琴叮嘱完了,我非常感激地对她笑笑说:“白主管!谢谢你!那我先去报道了!”

“去吧!小顾!其它事情等你报完道回来我再给你说,先看看傅经理有什么安排吧!”白琴向我轻轻挥了挥手,微笑地目送我离开。

我一边向公司门口大步走去,一边心想我要是有一个这样的姐姐该多好啊!这么漂亮这么耐心这么温柔!

走进公司门口,来到前台,前台值班的果然是一个十分标致的女孩儿,鸭蛋脸,细眉,大眼睛,睫毛一眨一眨的,仿佛都会开口说话!

“你好!我是企划部新来的文案策划!”我对那大眼睛女孩子笑了笑道。

大眼睛女孩蓦地抬脸看向我,嫣然一笑说:“我知道!我知道!你叫——顾阳吧?”

我看着她,愣了一下,笑道:“你怎么知道我名字哈?”

大眼睛女孩看着我,嘻嘻一笑说:“天机不可泄密喔!先不告诉你!——我叫邢敏!私下里你可以叫我敏儿!”说着还正儿八经地伸出一只白皙的小手要跟我握手。

“敏儿,”我笑看着她,重复了一句,心里把玩着这句敏儿,同时毫不客气地捏住了她那只温软的小手。

邢敏笑着点头,然后伸手往公司里一指说:“喏!——你从这里直走,穿过大办公室的过道,左拐,就可以看见企划部经理办公室了……”

哈哈哈!我都有点舍不得松开她的手了!我掩饰般地笑了笑道:“谢谢你了!邢敏!”说着转身向大办公区走去,心中邪恶地想,来日方丈,来日方长啊!

穿过大办公区的廊道,左拐,是一排横向分布的独立办公室,我开始走错了方向,只依次看见两个副总经理的办公室,最里头是总经理办公室!我只得退回来,朝相反的方向走去,穿过一个大会议室,终于找见了部门经理的办公室,依次看见了市场部经理办公室、销售部经理办公室,第三间才是企划部经理办公室。

站在企划部经理办公室门口,我顿住脚步,稳了稳心绪,这才抬手轻轻敲响了门。在听到一声粗暴地吆喝“进来”之后,我才小心翼翼地推开门,走了进去……

难道这就是企划部经理傅德志吗?这个身材极度发福的中年矮男人就是企划部经理吗?我立在门口愣愣地看着他……

傅德志正窝在大班台后面的黑色皮转椅里讲电话,冲我不耐烦地招招手,示意我别傻站在门口!

我呡唇朝他笑了笑,轻手轻脚掩上门,轻手轻脚地向大班台走过去。走到大班台前面立住,不知道为什么,看他梳着“地方支援中央”的发型,我有想笑的冲动!我脑子里想到的第一个词就是矮冬瓜!

十八岁之前,这厮一定是竖着不长横着长,才长成了今日的圆球状!我从不嘲笑他人的身体缺陷,但是这厮的确长得有点滑稽,长得有点令人哭笑不得!请原谅我对未来直接上司的不敬吧!

突然想起白琴的叮嘱,于是我悄然在傅德志对面的会客椅上老老实实地坐下,正襟危坐!耐心等他讲完电话!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挂了电话,很奇怪地看着我道:“你谁啊?”

我笑着自我介绍道:“经理!我是公司新聘用的文案策划,今天来向您报道!我……”

“谁叫你坐下了?”傅德志盯着我道,他的眼睛很小,此刻正眯眼看着我,总让我觉得这厮有些阴险,还有些色迷迷的。

我哑然,慌忙从会客椅上蹦了起来,恭恭敬敬地立在他面前。

傅德志点上一支香烟,用力吸了两口,这才眯眼盯着我道:“你叫什么?”

“顾阳!”我忙笑脸接口道,“顾城的顾,阳光的阳!”心想,也不知道这厮知道不知道顾城是谁?知不知道顾城就是那句“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的!”的始作俑者!

“工作经验几年?”

“快两年了!”

“学营销专业的么?”

“不是,经理,我大学读的是中文系!”

听我这么一答,傅德志那两道稀疏的眉毛就拧了起来,很气愤地骂了一句道:“他妈的朱元章!我说了我要营销专业的,又给我招来一个中文系!”


Copyright © 天津河西区电视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