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河西区电视剧爱好组

他的行事作风没有辜负他的长相.——《镜中蔷薇》5

君子以泽 2021-04-05 07:04:39

《镜中蔷薇》前文连接:1 2 3 4


《镜中蔷薇》5


  有一个太了解自己的哥哥真是讨厌。她缩着肩膀装傻,静候对方的回答,直至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镜子里。谢修臣靠在卧房门前,低头摘下蔷薇袖扣,衬衫是一片腊月初雪。就这么一个随便的动作,都跟经过培训似的潇洒又优雅。


  谢修臣的长相一点也没有辜负他的父母,他一直以来的行事作风也没有辜负他的长相——他的眼神总是温柔深情,自带电流,任何女人与他对视几秒,都会觉得他此生非自己不娶。他身边的女人总是在换,尽管没一个能得到他的承诺,但她们无怨无悔,甘愿为他和劲敌大战几百回合。因为从小就只能接收到来自女性的善意,他对她们也如此体贴,从不会拒绝任何女性的要求,不会对任何女性冷脸相向,除了对自己妹妹。


  作为外貌协会的会长,谢欣琪到现在还没看够他的脸,但“要能有跟哥哥一样帅的男友就好了”这样的想法,往往会在他管教自己的那一秒戛然而止。这不,他又开始了:“你跟King打算在哪里见面?”


  她硬着头皮说:“海边。”


  “欣琪,你撒谎的水平是不是该好好练练了?”


  她只卸了一只眼睛的妆,还是大小眼的样子,扯了扯嘴角,把卸妆液倒在棉片上:“跟你撒谎,我至于吗?”


  “真可惜,你是昨天去的四十六楼。如果是今天去,大概就能骗过我。因为,King明天一天都会在四十六楼。”


  这下谢欣琪是真的懵了:“……什么四十六楼?”


  “还装傻?”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哪里的四十六楼?”她转过身来,莫名地看着他。


  “你是我妹,就算戴了面具,我也能一眼看出来。”


  “我真的不懂,你好好说话行不行?什么面具?什么看不看得出来啊……”


  谢修臣抬头看着她,俨然道:“甄姬王城四十六楼。我都逮到你了,还装?”


  “你不是知道我最讨厌的地方就是甄姬王城吗?我就去过一次,那一次我在那里输了三十七万美金!而且,参加一个面具舞会,我有必要瞒着你吗?不要这么自以为是好不好!”


  看见妹妹表情越来越愤怒,谢修臣停止了辩论。因为他突然想起,欣琪所有裙子都性感修身,很少穿素色。那女孩穿着水蓝长裙,裙身线条如流苏,走路时飘逸如仙,被那朵花牵引着摇摆一样,不是妹妹的风格。这么看来,前一天真是遇到了和她相似的人?


  谢欣琪真的生气了。平时她对他总有畏惧感,现在不管他是走到她身边,还是低下头来看她,她都垮着脸,不愿和他有目光接触。他轻轻笑了一下:“我们欣琪果然是美女,就算是一只眼化妆,一只眼素颜,还生气撅嘴,也还是那么漂亮。”


  这招对她完全没用,她还是板着脸,望向地面。


  “这么漂亮,得拍下来。”他从兜里掏出手机,用镜头对着她。


  “不!不准拍!!”她急了。


  “那笑一个。”谢修臣哄孩子般望着她,见她还是拉长了脸,又认真严肃地举起手机,“还是拍一张留念好。”


  “不可以,不可以!!”她跳起来抢他的手机。


  他也没有勉强,只是任她抢去手机,望着她低低笑着。她本想继续发火,但再也气不起来了,露出想笑又偏要怒的别扭表情:“……哥真是超烦。”


  初次从苏嘉年那里听到Edward的名字,洛薇只知道他在为苏嘉年代言的钢琴做装饰,完全没把他和著名设计师EdwardConno联系在一起。直到接到他的名片,去他那里面试并且通过,她才终于相信,自己真的成了EdwardConno的助理。


  他外表和在杂志上差别不大,五十五岁,是个发际线后移的中德同性恋混血儿。这个设计鬼才的眼睛就是一双4D相机:看见枯萎的花,他能设计出有颓废的胸针;看见破洞的蜘蛛网,他能设计出割裂感十足的月长石项链;就连看见雨后马路上的轮胎印,他都能设计出独一无二的银饰纹理。他从不像别的设计师那样到处取景拍照,因为对他来说,温度、味道、情绪,也是设计的一部分。遗憾的是,他的天赋有多高,脾气就有多暴躁。从开始干活的那一刻起,她就在他各种暴躁的唾骂中呼吸,等从他的工作室出来,整个人都快被榨成了肉干。


  晚上九点四十分,宫州北岛的夜生活才刚开始。北望宫州天际,那边高楼林立,立交桥上车辆飞梭,甄姬王城如同一座红桃空心的城堡,谱写着彻夜辉煌。不知不觉,洛薇走出地铁站,一个人去了最近的海边散心。那里空无一人,就像是属于她自己的海岛一样,任由她留下长长的足迹。最终,她站在码头上,面朝大海舒服地伸了个懒腰。


  看着眼前海上生明月的画面,她想起了还没读书时的一段往事:一天,小辣椒看了灵异节目,约小伙伴儿们半夜翻窗出来去海边抓鬼。晚上过了十一点,有小石头砸在洛薇家窗子上。推开窗一看,站在下面的孩子是小樱。他扔了一条绳子上来,让她攀着它下去。跳到地面的那一刻,她对小樱露出了大大的笑脸。小樱性格一向很酷,只伸出食指和拇指,在她额上弹了一下,率先走到前面去。想想抓鬼,洛薇还是有些害怕,三步并作两步地追上小樱,牵住他的手。他呆了一下,拧过头去,脖子红了一截。就这样,两个人手拉手去了海边。没想到小辣椒是发起者,自己反倒迟到了。于是,洛薇和小樱在海边玩起了焰火。


  当时,她和小樱就蹲在从这个码头能看到的沙滩上,点燃了一个又一个焰火。她被焰火光辉吸引,聚精会神,连话都忘了说。小樱看了她一眼:“洛薇,你好像很喜欢发亮的东西?经常看见你玩发夹上的水钻。”


  “对啊对啊,我喜欢水钻,我喜欢亮晶晶。”她奶声奶气地说道。


  他被她花痴的样子逗笑了,又点燃了一支焰火,递到她手里:“那长大以后,如果我变成了水钻商人,你会不会嫁给我?”


  焰火跳跃,金光在小樱的脸颊上隐现。他的脸盘很小,两颊鼓鼓的,看上去可爱极了。而且,他鼻尖微翘,右侧有一颗小小的美人痣,就像是一叶归舟,点缀了一整幅潇湘水墨画。妈妈曾说过,小樱这孩子长得好看,尤其是鼻子,长大不知道要迷倒多少女孩子。她当时就觉得奇怪,明明是一群肉包子,妈妈怎么评判出谁好看谁不好看?近距离观察后,她终于懂了,妈妈说得没错。只是,小樱可是女孩子,两个女孩可以结婚吗?


  小樱看着她的眼睛,静候答案。他眼睛深黑又明亮,又一次吸引了喜欢亮晶晶的她。她终于不再犹豫,用力点头:“好啊,小樱和水钻我都喜欢,那以后我嫁给你!”


  “那就这么说好了,我长大会成为水钻商,然后洛薇就变成我的妻子。”


  “好!”


  “说好了不可以反悔,来拉钩。”


  “好,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那是洛薇第一次与男孩子牵手,也是有生以来,第一次与别人许下约定。孩童时的记忆果然是七彩的泡泡,有着转瞬即逝的梦幻美丽。那种见到小樱就不由自主仰望、期待的感觉,也只有大学以后对着入江直树花痴时才有过。这么说来,跟小樱这一段算不算是初恋呢?两个肉包子的初恋?这也太滑稽了一些。想到这里,洛薇忍不住一个人呵呵笑了起来。


  这时,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她吓了一跳,转过身想去看是什么人。还没时间看清状况,后颈已被什么东西劈中。她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迷迷糊糊中,洛薇听见了电流兹兹跳动的声音。有蓝光照在眼皮上,身体原已神经麻木,更因此彻骨冰凉。她闭着眼,极度不适地打了个哆嗦。随后,有女人在离不远处宣布道:“恭喜X256先生,加利福利亚州长情妇的情报是你的了。”


  昏迷好像只是一瞬间的事,怎么一恢复神智,就听到这么离奇的对话内容?她觉得头很疼,想伸手去揉一下脑袋,却发现双手被冰冷的金属铐住,抬不起来。费力地睁开眼睛,连眼睛都被黑布罩住。四周有蓝光照来,令她有一种变成医学小白鼠的错觉。这是怎么回事?她……被绑架了?她用力摇晃脑袋,也无法把黑布甩下来。


  四下古丘般安静,只有那个女人带着愉快的口吻大声说:“接下来,我们要展示今晚的压台赌注。这是一个生机勃勃的美丽礼品,是你做梦也不会想到可以拥有的东西。女士们先生们,你们准备好了吗?请看——”


  马戏团风格的音乐响了起来,然后是开锁声和重物抬起的声音。即便眼睛被蒙着,洛薇也能感觉周围明显明亮了很多。另一个男人接道:“你们猜猜看她是谁?等等,不可以偷看笼子上的字哦,这是犯规,哈哈!好吧,现在我再向你们证实一下,你们看到的,确实不是幻觉!”


  有一个东西勾住挡住洛薇眼睛的黑布,一下把它拽了下来!顷刻间,明光进入眼睛,她无法抬手,只能低下头,条件反射地眯上眼睛。一对身着奇装异服的男女站在她面前。男人穿黑色公爵服和翘头长靴,眼睛四周被扑克黑桃花纹盖住;女人穿着高领曳地红裙,唇上画着一颗小小的红心,俨然一个活体版红皇后。


  洛薇被铐住双手关在金属笼子里,置放在高高的展览台上。台下有黑白方格的大理石地板、巴卡拉机、名贵桌椅、红茶洋酒,以及满堂穿着考究的面具赌客。红皇后雀跃地宣布:“没错,你看到的就是谢氏地产的小公主——谢欣琪!”话音刚落,底下一片议论纷纷。


  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这个地方,不是甄姬王城的四十六楼吗?为什么自己会被关在这里?洛薇晃晃脑袋,细想红皇后说的话,终于恍然大悟——她在码头散步时被人当成谢欣琪敲晕,带到这里来当赌注卖了!


  “等等!等等!你们弄错人了,我不是谢欣琪!”蓝光管子温度很高,逼得她不敢靠近,她只能静坐着大声辩护,“拜托,请相信我,我知道自己和她长得很像,周围很多人这么说,但我绝对不是她……”


  “真没看出来,谢小姐还挺有幽默感的。”黑公爵带着大家笑了起来。


  “我可以对天发誓,用我和我全家人的生命作担保,我真的不是谢欣琪!我的手机上有我和家人的照片,你们可以打开……”


  不等她说完,红皇后转过头来,朝她身后丢了个眼色。然后,石块般的冰冷物体顶在她的背上。她慢慢转过头去,一个穿着黑西装的黑人正用电棍指着她。见她转了脑袋,他往前轻推了一下电棍,朝人群偏了偏下巴。大脑的血液都已经凝固,她头皮发麻,嘴唇微微发抖,也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像幽灵一样。她重新转过头去面朝人群。


  这群恐怖的人……什么非法勾当都做得出来,恐怕杀人也是小菜一碟。不,如果买她的人是谢欣琪的仇家,她恐怕会被折磨到生不如死……为、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


  “怎么样,是不是很意外呢?这份惊喜我们保密功夫做得很好,可是连我们的头号贵宾都不知道呢。”红皇后微笑着,摊手指向对面高空的地方。


  她和所有人一样,抬头往空中看去。那里有一个室内悬空阳台,上面有一个欧式四角红沙发和茶几。茶几上放置着一堆高脚杯,一瓶罗曼尼·康帝和一瓶路易十三。沙发长而宽大,大约可以坐五六个人。周围站了一群面具男子,坐在沙发上的却只有一人。


  那是一个相当引人注目的男人。他戴着银紫相间的国王面具,身穿黑色西装和马甲,手表也是正式的皮带款,但里面的紫衬衫却有些性感地解开了两颗扣子;胸口叠放着黑白格纹方巾,就像是这里的大理石棋盘地板也在烘托他。


  这个男人暴露在面具下方的下颚瘦削,嘴唇微薄,从肤质上看,年龄没破三字头。但他翘着腿,一只胳膊搭在沙发靠背上,一只手懒洋洋地撑着额头,唯我独尊的坐姿更不像是二十几岁的人。


  很显然,红皇后是在对他说话。但他别说搭理她,连坐姿都没变一下,只是一双眼睛透过面具,朝洛薇冷冷地扫了过来。


  




知道这是谁吗?(手动doge)


《镜中蔷薇》更新速度是固定的,每周周一、周三、周五更等不及的娃也可以直接等六月底书出版,单本完结有结局。

就知道你们这帮小妖精追连载会急着看后文,所以不让连载时间和出版时间隔太远了,我机智吧。^_^




Copyright © 天津河西区电视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