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河西区电视剧爱好组

梦墨斋 | 关于行走,关于爱——《蔷薇岛屿》

四川大学锦江学院锦江青年 2022-01-12 09:32:13


“我写这本书,是为了纪念,纪念我们曾经走过的长路,最终的虚无。”

这是安妮宝贝写这本书的前序。

在这个为利奔走的物质世界,她记录下每一段已知的旅程。一切美好和难忘都被捕捉,捕进印在湿润泥土上踩踏过的脚印里。而有些美好被封闭在一个塞满空气的背囊里,只要在背囊上戳破一个小洞,就变成了巨大的空瘪。


这几年网络里总流行着这样的一句话。“想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大多数的我们看到这句话的第一眼都会向往这份洒脱与豁达,内心憧憬的力量也因而涌上心口。而大多数我们又用着大多数的时间来幻想通往前方的路途,忘记了粘连思想的空旷与虚无。最后也没多少人能真的来一场真走的旅行。


安妮宝贝她穿越人海,她去未知的彼岸,用这本《蔷薇岛屿》来奉承关于“旅行,爱,和生死。”她笔下的故事。



我记得她在会安小镇里独自醒来,沿着临街紧密拥挤在裁缝店,灯笼店,河边的酒吧和餐厅亮起织锦灯笼,她坐下来,碗里是用芭蕉叶蒸的鱼,翠绿鲜嫩的叶子是一道最佳的土产野菜。晚饭后在顺着河流走过渔船,农民的炊烟,浓绿的椰树林边。

我看到这里,仿佛穿透时空,置身于喧嚣的都市久违的平静纯朴,是简单,是安宁。


我们很多时候常常在繁华里迷失,黑夜的都市里隐隐约约浮着一层荒芜,于是我们总想找到出口,总想逃脱,最后都被捆绑得越来越紧。

她在中环看到了顶级名牌的旗舰店,一双缀着银圆片的细跟凉鞋,它只属于踏在厚实的地毯上,而非尘土飞扬的马路。于是,她只进了街边的一家小店,要了面包和核桃露。




我们的人生或许总是这样,随着人流总想去繁华热闹中的顶尖,到最后终于攀登到顶尖,却又总想着从屋檐下蔓延到窗边的一朵白色的蔷薇花。于是又一步一步的爬行,却一路残喘。


在旅行里,我们想用相机多拍下一些照片。可当我们路过一个贫苦的村落时,最终我们几乎无法拍照片,因为不愿意用镜头对准那些苦难中的人。施舍也不可以。所以我们大多数选择了沉默离开。


“可是在回到都市里,偶然看到在大街上路过的一家餐馆,看到一大帮乞丐涌出来,显然刚刚吃饱了饭,并且手里拿着一包旧衣服被子之类的礼物。有数个衣着摩登的人混杂在其中,显然他们组织了这次表演,并用DV尽数拍下。他们一直在拍,拍着这帮可怜的人盲目欢喜的样子”。她这样写到。


她愤慨:“那是一些真正的无家可归,身有残疾,在生命线上挣扎的人。”而我们很多人,把这种轻视的虚伪当作痛苦的艺术。


这样的贫穷,几乎如同空旷的精神宿命一般。



所有挤陡在一起的虚假在一张破草席上摊开。或者蜷缩在墙角稀释的泥巴里。

充满正义,善良,纯朴,坚持生活的简单纯粹。我想这是安妮宝贝在这本书里最想告诉我们的吧。


我很深刻的是在书里提到的对于爱不同定义的两个人。只是因为在旅途里遇到过的人。他们都清晰的记下了对方的衣着,猜测对方的喜好,我们注视着彼此,接过手机温热的茶,只是在此后的这个晚上的所有时间再未交谈过一句。甚至没有告别。所以在很多年以后,阳光刺出天际,他长出了白发,也望着远方。想找那个人说说话。


生命的相遇大抵如此,错过也是如此。在她所看到的他的光,是他早已经出发的旅程而已。她明白得太晚。只好微微一笑,转过身下了电梯。总有太多的往事没有温度只有记忆。


读安妮宝贝的字,能感受到的是她对这盛荣的悲情世界里的抒怀和感慨,更有她对遗憾的从容。


在《蔷薇岛屿》里她都记下了那些难忘的地方,在她的笔下有村落里和谐的美好,邻里都坐在一起吃饭,不分你我分享快乐;在有干净的小城生活,在大雨中光着脚踩水,在宽敞的家里一边吃冰淇淋一边看诗集;有浓厚停歇的爱情,他对她说他们会去很远的地方,在他们最相爱的时候他却选择了离开,没有去远方却走到尽头,一面墙壁与外界边缘用一扇透明的玻璃隔开;有孤单寂寞的人迹,在大片林立的高楼里只有一个人走出去,压抑而绚烂的朝霞,层叠地蔓延和堆积。有在不同的地方里遇到的不同的人们汇集的不同的故事。




关于旅行、爱和生死的故事。

待时光荏苒,我知道你一定会在这本书里找到也关于你的故事。


THE END


Thanks For Watching

       

  文字 | 谢婷

 图片 | 来源于网络

 编辑 | 易春莲

 主编 | 黄臻锟

责任编辑 | 黄李渝晋

Copyright © 2017 团学全媒体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right © 天津河西区电视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