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河西区电视剧爱好组

国军名将率军坚守孤城47天斩杀4万日军,弹尽粮绝被迫投降,狼狈逃回重庆却受到英雄礼遇!

历史开讲了 2020-08-10 08:33:48

商务合作QQ:780422505、6240132、3123811904

1944年8月8日,负责保卫衡阳的国民革命军第10军军长方先觉,前往日军68师团部与负责围攻衡阳的日军将领横山勇会面,正式洽谈第10军余部的投降事宜。

横山勇亲自出来迎接方先觉,并将他和一众随行人员迎进了早已准备好的谈判地之中,眉头紧锁的方先觉并没有和横山勇多废话,进屋坐定,提出了6条投降条件:

1. 要求保留第10军建制;

2. 要求日军入城后不杀害俘虏;

3. 要求日军对受伤官兵给以人道待遇;

4. 要求日军立即停火;

5. 要求日军派飞机送方先觉到南京去见汪精卫;

6. 眷属送到安全地带。

横山勇对于这个顽强阻击十倍日军47天的将领和这支军队充满敬意,但是方先觉的这6项条件,他的回答是:一条也不行

方先觉听了横山勇的回答,既不生气,也不觉得意外。

他明白,毕竟此时的情形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提出这些条件只是不想让第10军的官兵们知道,自己不是汉奸卖国贼,自己为了保住第10军官兵们的性命,是如何的忍辱负重。

时间退回到47天前,方先觉带着第10军在衡阳城阻挡日军攻击的时候,是带着一种必死的决心开始的。作为黄埔三期最早晋升军长的学院,方先觉不论是在北伐时期还是抗战初期的上海,都是一位战功卓著的青年将领。

在常德会战之时,因为和上级薛岳在指挥上的一次冲突,方先觉被薛岳在阵前撤职查办,但会战结束后军委会总结到方先觉第10军有功,蒋介石亲自给这位黄埔三期的学生官复原职,还送了他一块“忠义表天地”的牌匾。

方先觉将这块匾带到了衡阳城。确实也给第10军的将士们带去了信心。

战前,蒋介石亲自打电话给方先觉,问他信心如何,方先觉的回答是“本军不惜一切牺牲,战至最后一人,我准备与敌决一死战。”

同样,第10军的将士们也信心十足,军内有这样一个说法:第二次长沙会战前,第10军军长李玉堂也是撤职后又复职,忍辱指挥打了大胜仗;这次日军又来衡阳,方军长也是撤职后复职,定能大功告成!

虽然没什么科学依据,但是仍然激励了全军上下日夜兼程的抢修工事,热情高涨地准备迎敌。

衡阳会战,是日军被迫集中兵力的一场豪赌。

1944年夏天,欧洲的德军 ,已经呈现了被盟军两面夹击的态势,美军已经进逼德国边境,苏军也在东线反击;同时,美国在太平洋上对日军的优势日益显现,麦克阿瑟鬼魅的作战方式,让本来就依靠海上补给线的日本忧心忡忡,看着自己的海上通路即将被切断,日本军部制定了一个庞大的计划,准备从武汉南下,从广东西向取广西,打通路上南北通路连接东南亚日军。这就是抗战史上著名的豫湘桂战役。

为了保证这个日军“一号作战”的顺利实施,日军就调集了大军和所有重型火力、飞机数百,以便对中国军队保持绝对的战略优势,作为对湘桂作战的指挥官,横山勇指挥了整个抗战中最多的日军——共8个师团2个旅团,对国军发起冲击。

1944年6月,横山勇率军大举进攻此前三次未夺取的长沙,国军指挥官薛岳死板地使用天炉战法,被横山勇所败,一溃千里。

第九战区主力国军收到了毁灭性打击,横山勇急不可耐,接下来面对小小的衡阳,他派遣了第68和116师团进攻,试图一举拿下这个南下路上的障碍,完成横穿中国的伟业。

但衡阳守将,是方先觉和他的第10军。

1944年6月23日,日军开始强渡耒水,第10军190师第1营沿河阻击,衡阳会战正式打响。

起初日军明显过于轻敌,不做侦查,不做编组,乘着十几条木船径直渡河,在行至河中心的时候,突然遭到国军将士的阻击,渡河日军顷刻间倒毙成堆,木船也被炸毁。

遭受了如此突然的抵抗,横山勇也对守城的第10军重视起来,68师团首先调集了重炮对国军阵地进行了密集的火力打击,伴随着隆隆炮声展开冲锋,国军士兵面对这密集的火力打击毫不畏惧,迎头还击,日军又一次渡河不成。

此次阻击战,国军官兵伤亡50人,而日军阵亡和落水溺毙的超过300人,阻击任务完成后,全营后撤12里,日军也没有再做进攻,第一天的战事结束。

第二日,横山勇派遣多路日军迂回到衡阳东西,并加速行军,准备围歼国军城外据点,方先觉收到侦察消息后,将所有外围阻击部队拉回城内布置防御阵地。

25日清晨,日军渡河进逼衡阳城外五马归槽至湾塘一线,对衡阳城内展开大举炮击,方先觉也命令炮兵还击,随后日军开始快速冲锋,成为的国军士兵也用密集火力回击,不久后两军空军分别前来助战,战斗进入了高潮,鏖战到午后,日军兵力加强,国军放弃第一阵地,后退到第二阵地。

日军进攻的这前两天,横山勇认为进度不错,遂命令对国军防御的城西南主阵地展开突进,但是防守这一面的预备10师防守顽强,面对数倍敌军一点不露怯,日军冲锋数十次都被击退。

眼看步兵伤亡增加,横山勇只能再次调动炮兵进行攻击,同时调来了飞机对国军阵地进行轰炸和扫射,而国军炮兵也居高临下奋勇还击,黄昏时战斗结束,中央阵地固守如常,日军在两处据点丢下近600具尸体撤退。

进攻屡屡受挫,横山勇暴怒至极,又调集了两个师团围攻衡阳,此时进攻衡阳的日军已近10万之中,而方先觉的第10军1.7万人,仍然是守卫衡阳的一只孤军。

随着兵力和炮火的悬殊,守卫衡阳的国军渐渐力不能支,但是全军将士没有一个愿意投降,依然在坚守城池。

27日,日军展开围攻衡阳后的第一次总攻。坚守141高地的30团遇到了日军的疯狂进攻,团长陈德坒向将士们大喊:“记住!看不见不打!瞄不准不打!打不死不打!”,士兵们应声称是。

随着太阳升起,只见日军30人一族,瞧瞧地向枫树山高地靠近,负责防守的第一营营帐萧维让官兵们不要做声,等日军走到半山集体迅速扔出手榴弹,鬼子们躲闪不及,接连丧命。

午后,日军展开了全面的攻城战,步兵、炮兵。空军联合对第10军阵地展开了猛攻,战至黄昏,守军阵地赫然耸立,日军进攻毫无结果,只能在损坏阵地前的障碍物后退去。

28日清晨,日军将大举兵力转移到了停兵山据点,对守军阵地进行猛攻,守军第30团7连官兵冒死奋战,和鬼子展开肉搏,最后只剩下一个碉堡和四个士兵,他们在打退了日军最后一次冲锋后,全部手持刺刀冲下据点,最后全部壮烈牺牲。

当日最大的收获,在枫观山据点。

负责驻守枫观山的28迫击炮连连长正在阵地前用望远巡查,发现了南方约800米的一个高地上,有十几个鬼子正在瞭望,看年纪和军装不像是士兵,很像高级军官。他当机立断命令8门迫击炮齐射两轮,这群日军瞬间被炸飞。

而这位连长击毙的可不是一般的鬼子,而是日军68师团的是团长佐久间中将,日军进攻不力他心急如焚,于是冲到阵地前亲自指挥,没想到被国军士兵发现。这一次突袭后,这位中将被炸成重赏,直接送回了长沙救治,整个68师团的指挥系统瞬间瘫痪了。

日军的第一次总攻历时三天,不仅没有取得任何战果,还损失了一位指挥官,伤亡上万人。

这样的战损,让横山勇恼怒不已,他决定继续发动大规模的进攻,而城内的方先觉也在坚持固守,等待援军的到来。

29日,日军再次展开了总攻,此次的方向选择在了衡阳火车站背后的张家山,守备阵地的是第10军预备第10师的葛先才师长。

在张家山的221高地上,10师和日军展开了十多次反复争夺,各营营长更是亲率部队上阵和日军肉搏,一直搏斗到了夜半时分,将所有日军消灭。

日军不久后又利用黑夜冲了上来,和国军士兵混战在一起,两军士兵打到最后都默不作声,生怕暴露位置。

国军将士们听不到声,就用手去摸,摸到粗布衣服的,就是自己人,摸到光滑军装的,就一刺刀给过去,就这样扭打了一夜,到了天亮看得清,国军的增援也冲了上来,一句赶跑了日军。

就这样一直真多到7月2日,日军突然向张家山释放了毒气,守军防备不急失去了知觉,日军也趁机冲杀上来,萧维营长闻讯率军增援上来,但因为毒气的作用没法恢复阵地,将报告打到了师部,师长葛先才亲自拿着防毒面具亡阵地跑,并命令炮兵团向张家山一侧进行炮击,阻断日军增援。

师长亲自上山,其实果然不同,国军将士们斗志如山,奋起喊杀,工兵,传令兵、炊事员各个上阵和日军扭打在一起,经过40分钟的战斗,葛先才和官兵们将突入的敌人全部歼灭了。

经过一场大战,葛先才热的至发汗,就将军装脱了去,赤膊带着官兵巩固阵地,这一片段被几个参谋看见,传出了一个葛师长“赤膊大战张家山”的英雄故事,蒋介石因此还嘉奖了第10师将士,并授予他青天白日勋章一枚,随他大战的将士们更是一人奖忠勇勋章一枚。

几日激战下来,衡阳城虽然未被攻破,但是日军的包围一直在加强,横山勇一直以为指日可待的衡阳城,如今却成为了一颗烫手山芋。

他现在能做的,只能是继续补充兵员再进行总攻,而城内的国军,虽然损失不大,但是伤员众多,只能苦苦支撑,军长方先觉一直苦盼的援兵,却还是没有到来。

7月12日夜,日军在调集飞机进行轰炸后,再次发动步兵漫山遍野地发动总攻,各阵地将士则忍着伤痛和缺粮端水的绝境顽强抵抗,张家山阵地再从成为争夺的焦点,日军一波一波的进攻,国军也一次又一次的阻挡,阵地多次丢失又再次夺回,多名连长、营长甚至团长在面对打光了的阵地和冲杀而来的日军选择引爆身上的炸药和敌人同归于尽,战斗之惨烈惊天地泣鬼神。

在此期间,日军不断地对阵地进行空袭、炮击,还拼命地释放毒气,很多官兵因此昏迷牺牲,战至16日下午,张家站阵地丢失,此时的方先觉已经无兵磕掉,衡阳最重要的屏障自此丢失,外城被彻底攻破。

为了集中兵力固守,方先觉放弃了所有的外围阵地,将仅存的兵力改守内城的二线阵地。

此次总攻,国军损失不小,日军的损失更是惨重,除了夺取张家山和市医院阵地外,日军依然没有任何进展,两个师团的大队长已经所剩无几,只能由士官指挥,横山勇也只能硬着头皮发动最后的攻击,和国军全年争夺二线阵地。

方先觉孤军守城,迟迟等不来援兵,但其实国军的援兵,已经距离衡阳咫尺之遥。

在衡阳保卫战打响时,蒋介石就急调第62军和第79军驰援,并用飞机为城内的方先觉空投了手令,在战斗最激烈的7月17日,62军已经抵达了距离衡阳不远的白鹤铺车站,却在这里被鬼子一个中队阻隔了一天没有攻下。

于是62军151师长林伟涛决定分兵绕过车站救援,大部队继续攻击车站,但是横山勇已经得知了国军增援的消息,他已经派68师团兵力占据了国军62军必经的谭子山,就是这样一座山,成了增援国军始终没能迈过去的坎,一直到衡阳丢失,62军151师都没有跨国座增援的必经之路。

围困之中的方先觉,心急如焚地盼望着友军的出现,但是根据侦察士兵的探查,62军依然寸步难行,日军反倒用上了围城打援,从衡阳城外调集了部队去打增援的62军,经过一周激战,62军151师最终没能顶住,全线撤退

没有了外援的方先觉,有遭遇了日军的第四次疯狂总共,只剩4000作战士兵的国军丢失了二道防线退守中央银行附近的五条街区,方先觉面对弹尽粮绝的局面。发出了衡阳守军的最后一电:

委座钧鉴:

我军现已弹尽粮绝,敌今晨从北门突入,我已无可堵之兵。生等决死已报党国,不负钧座之育之至意,此电恐为最后之一电,来生再见。

学生方先觉、孙鸣玉、周庆祥、容有略、葛先才、饶少伟等敬叩。

当夜,日军再次发动总攻,剩余士兵和日军战来残酷的拉锯战,敌军飞机来回轰炸,城内的通讯已经彻底被切断,衡阳城陷落了。

面对衡阳失陷的结局,方先觉只能失声痛哭,当初带着蒋介石嘉奖的牌匾入城,带着第10军将士们的期望,最后还是完全落空了,他曾经准备自杀,但是被副官在最后一刻抢下了手枪。

横山勇付出了10万日军的代价,耗时47天终于进了衡阳城。他一反常态的停止了进攻,排除了侍从官去请方先觉谈判,走投无路的方先觉犹豫了。

他可以突围,但因此城内的4000将士呢1.3万伤兵们,就要将生命永远的留在衡阳城,他战败牺牲是他的命运,但是自己死不足惜,将士们的生命谁来保证。

最终方先觉还是走向了日军的指挥所,提出了自己的条件却被横山勇拒绝,衡阳城所有的国军放下了武器,被横山勇整合成了“先和军”,而方先觉等诸位黄埔出身的将领们,被横山勇软禁在了衡阳城外天主教堂。

两个月后,在伪衡阳县安保司令王伟能等人的帮助下,方先觉等将领陆续逃回了重庆。

迎接他的,是重庆各界英雄版的礼遇,和第36集团军中将副司令的待遇,但是最后那段内心的挣扎依然伴随了方先觉一生未能解开。

衡阳会战,方先觉坚守47天,远远超过了10天的任务范围,1.7万热血男儿面对近10万日军,让侵略者们吃尽了苦头。

这是抗战史上最大的一场城市攻坚战,被西方媒体誉为“东方的莫斯科保卫战”,其实冠以这种名称很让人厌恶,中华民族的反侵略战争,没有必要拿这种词汇生搬硬套,

对于方先觉,有人说他一投降就被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汉奸的帽子是摘不掉了。历史君在这里不像辩白什么,投降确实是投降,为自己生存也好,为数万将士的生命也罢,都不能帮他摘掉这个大大的帽子。

但是当人们提到衡阳会战的时候,不是应该关注那些英勇牺牲的普通将士,那些无法名留史册,甚至尸骨无存的中华儿郎吗?

Copyright © 天津河西区电视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