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河西区电视剧爱好组

男人对女人的新鲜感有多久?真相太可怕……

私密情侣二三事 2020-09-14 16:22:09

第1章 你也值一亿?

帝都的夏天,总是雨多,沉闷的天空降下雨水,没有清凉,反而显得闷热,院子里的红色蔷薇开成一片,花瓣在雨中被打落在地面,凄楚又美丽。

顾以在床上,转脸看着一地的红蔷薇,似乎连眼眶都有些红了。

“专心点,就你这伺候人的功夫,也值一个亿?顾家这皮条拉的,可真是赚钱呢。”低沉的男声有一丝沙哑,悦耳的犹如大提琴的低音,可那语气,是有冰冷,又嘲讽。

顾以转过头,白皙无暇的姣好面容因为羞耻,红的快要冒出热气,那双黑亮的眼睛,却也同样带着嘲讽的笑意,“嫌我伺候的不好?有本事你自己来啊。”

萧景漂亮的丹凤眼微微眯了起来,带着危险的凶光,他下半身不能动,可手还是可以的。

顾以还没反应过来,人就被抱了起来,萧景忽然松手,她掉了下去,痛苦让她身躯狠狠一颤,这种羞辱的承受,让她忍不住溢出了生理泪水,可那双眼睛,却像狼崽子一样凶狠。

“萧景,有本事你站起来弄死我,不然我下次一定先把你绑起来!好好逞能吧,就这一次了。!”

萧景冷嗤一声,看她的眼神仿佛看一样垃圾,“顾以,你知道吗?你现在的样子,就像个妓子,不,是比娼妓还要贱。”

一场粗暴的房事结束,顾以下了床,即使一丝不挂,她的背脊也笔直的很,只是浴室的门一关上,她就忍不住瘫倒在了地上,打开莲蓬,借着水声,顾以低声的哭了起来。

她很后悔,非常后悔,她恨不得穿越回三年,拉着曾经那个醉酒驾驶的顾以打一顿。

可没有如果,三年前,她醉驾,撞了萧景,临城首富,满清是贵族,到现在还是人上人上人的萧家少爷,临城万千女人心中的白马王子,就这么被她撞成了植物人。

而她,在酒醒后,就在愧疚跟萧家盛怒的逼迫下,跟成了植物人的萧景,领了证,成了夫妻,一转眼,已经过了三年了。

她内疚,也悔恨,三年来,即使萧景昏迷,她也耐心的每天给他按摩梳洗,照顾他,两个月前,奇迹出现了,萧景醒了,坏消息却是,他的下半身却依旧瘫患着。

顾以没有得到萧家跟萧景的半点的感激,萧家对她的怒火更上了一层,萧景对她,更是恨不得掐死她。

也是应该的,谁能睡一觉起来就发现,毁了自己人生,造成自己残废的人,成了自己的妻子?这个妻子还如同娼妓一样,在发现他生理机能还在之后,就拼命的跟他行房事,还扬言想要弄个孩子出来坐稳萧家少奶奶的位置。

简直恶心到了极致!

顾以抹去脸上的热水,撑着身子站了起来,她也恶心这样的自己,可她能如何?

萧景醒来发现自己的人生被毁了,暴躁的如同困兽,不肯的配合做复检,萧家老太爷下了死命令,要么怀上萧景的孩子,要么让萧景站起来,不然,她也要赔他两条腿。

第2章 顾以真是让他把屈辱尝遍

顾以知道,这不是威胁,她现在就是萧家老太爷萧乾坤手上的一只蚂蚁,要卸她两条腿,不过是碾下手指的问题。

可要让萧景做复检?真的还不如强上他怀个孩子来的快。

顾以苦笑了一声,不过看萧景恨她的那劲头,说不定,这么气着气着,萧景还真的能蹦跶起来也不一定。

洗完澡,顾以裹着一条浴巾出来,就直接进了衣帽间,萧景蕴含怒气的声音传了进来,“顾以,你是想死吗?”

顾以拿着衣服的手一顿,面上悲从心来,语气却是嚣张的很,“萧少爷什么意思呢,你不是恶心的我碰你吗?我这不就躲的远远的了,按钮就在床头,你要是起不来,就叫佣人过来帮手好了。”

萧景抬手就砸了床头的台灯。

他现在下半身不能动,顾以还把被子踢到了床下,他就这么光着下半身叫佣人来?她当谁都跟她一样没脸没皮?

窝囊,愤怒,羞辱,真是他二十七年都没体会到的情绪,顾以就的这么一次性的全都给他尝了个遍了啊。

顾以从衣帽间出来,眼角撇了一眼地上四分五裂的台灯,就转身朝门口走去。

“顾以。”萧景的眼神淬了毒,盯着收拾好的顾以。

不可否认,顾以长得真的很漂亮,穿着一身C家的白色套装,她前凸后翘的身材,跟那接近一米七的个子,气质不输名模,那张脸偏瘦,鹅蛋的形状却更显得精致,大眼睛,轻巧的笑唇,带着江南女子的温婉。

温婉?呵,那只是她的伪装罢了。

顾以转身看着脑门上青筋怒跳的萧景,唇畔微扬,“我饿了,先去吃个饭,再来帮你。”

说完她不顾萧景如刀子一样的视线,大步出了门,还贴心的把门给关上了。

房内又传来一声巨响,不知道萧景又砸了什么,顾以靠在门上,疲惫的叹了一口气。

她整理了一下情绪,准备下楼,身边却传来一声无比嘲讽的呵笑,顾以转过头去,看着萧还珠从的转角走了出来。

萧还珠是萧景的妹妹,但顾以觉得,萧还珠一定是捡来的。

萧景是上流世界少有颜值与气质同时在线的贵公子,连一个眼神,都是带着矜贵傲气的,而萧还珠,她长得很普通,更可怕的是,一身限量版的高定,都能被她穿出地摊货的感觉。

这差距,已经不是云泥之别了。

“三楼是我跟萧景的卧房,你不会不知道吧?”顾以声音清凉,不算质问,却带着一股子的严厉。

萧还珠愣了一下,画着精致妆容还掩饰不住平凡的脸随机露出了一万分的嘲讽,“怕什么?怕我听到你像个娼女一样非要伺候我哥?说错了,技女都是无奈才给人上,你是想方设法上人,真的非常厉害呢。”

顾以沉了脸,垂在身侧手有些微颤。

这种嘲讽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她这个导致萧景瘫痪的罪魁祸首,在萧家,地位可是比佣人都不如,大小姐肯教训她,还是福分呢。

顾以自嘲着转身,手却被萧还珠用力的拽了回来。

“今天是二叔家过来给爷爷请安的日子,爷爷让我提醒你,记得本分。”萧还珠鄙夷的看了顾以一眼,迈腿走在了前面,

顾以跟在她身后下了楼,要进饭厅之前,才狠狠的深呼吸了一口气,露出了会心的微笑,才走进去。

饭厅里,能坐下二十个人长桌上,已经坐好了人,为首的位置上,自然是萧乾坤,他今年已经八十三了,可依旧童颜鹤发,眼神精明,浑身都是上位者的霸气。

第3章 每天都在演戏

左边的一排,第一个位置上,是萧景的母亲方芳,貌美肤白的贵妇。

右边的第一个位置,就是萧景的表叔,萧圣诚,旁边是他的妻子张琴,再往下点,就是他们的独子,萧景的表弟,萧卿云。

看见顾以走进来,萧卿云轻笑着跟她点了点头。

若说萧景是一柄锋利惹眼的利剑的话,萧卿云就是岁月静好的美玉,一样出挑的五官因为带了一副金丝边的眼睛,显得温和又文雅,嘴边时常带着的笑意,能让人感受到什么叫如沐春风。

在萧家,萧卿云是为数不多,对顾以态度算好的人。

顾以走了过去,一一问好,萧乾坤才发话让她入了坐。

萧家尊卑规矩,那是比阶级统治的时候,都半点都不差的。

“萧景怎么样?”

顾以落座后,萧乾坤开了金口。

顾以露出了笑意,笑的眉眼弯弯,“他很好,就是复检太累了,还是会发点小脾气。”这话听起来,似她跟萧景有多甜蜜一样。

即使整个萧园上下谁不知道,萧景恨不得砍死她,可在外人面前,萧乾坤却要她做出一副夫妻恩爱的模样,即使那些人心里有数,看顾以就像是看个笑话,顾以也要这么演着。

萧乾坤点了点头,也露出了一丝笑意,“你辛苦了。”

顾以笑上甘之如饴,“应该的。”

张琴笑着看向顾以,“小以真是我们萧家的福气,要不是她这三年来无微不至的照顾,萧景哪能这么快醒来啊。”

话落餐桌上寂静了下来,萧圣诚赶紧轻咳了一声,张琴意识到说错话,笑的有些僵硬。

真正的外人是不知道萧景成了植物人就是顾以撞的,他们只当顾以是赶着巴结萧家,守活寡也要享受荣华富贵,这种话听的多了,她一时间都忘记了真相了。

“可不是吗?顾以照顾人的那手法啊,真是一般人比不来的,三婶婶要是想学,改天让顾以教教你啊,保证三叔以后无病无痛呢。”萧还珠斜插了一句话进来,说的天真可爱。

她帮张琴缓解了尴尬,却刺的顾以浑身都疼。

萧乾坤沉了声,“叫什么顾以,没大没小,她是你嫂子。”

萧还珠吐了吐舌头,平凡的脸都看起来有了三分的灵气,“我跟她差不多大呢,叫嫂子不是把她叫老了吗?顾以你说是不是?”

她能说不是?

“还珠喜欢叫什么都可以。”

萧卿云似掠过一般的看了顾以一眼,她有些微颤的手,让他眸色深了深。

佣人们端着菜鱼贯的放在了桌上,顾以还没来得及吃一口,楼上巨大的声响就轰隆隆的响起,顾以心底叹了一口气,笑着站起身,“我还不是很饿,我先去照顾他吃饭吧,他运动量大,饿的快。”

萧乾坤没反驳,佣人端来了萧景的营养餐,顾以接过,上了楼。

楼上

顾以刚打开房门,就看见萧景摔在床边,他已经穿好了裤子,虽然有些不规整,可对于他现在的情况来说,已经十分不容易了。

床头柜子已经被他搬到了,碎玻璃砸了一地,还划破了萧景的手。

顾以连忙放下餐盘,拉过轮椅,把他扶了上去。

这三年来,她别本事没感觉道长进,力气倒是大了很多。

萧景坐在轮椅上,伸手就想推她,顾以早已料到,闪身躲开了,萧景一张俊脸更是阴沉的可以吓死人。

顾以翻出药箱,过来蹲在他身边,帮他处理伤口,萧景还想故技重施,顾以淡淡的说,“你二叔在楼下呢,你闹吧。”

萧景的手硬生生的顿住了,他睡了三年,可没睡傻,萧家的产业虽然嫡系分明,个不干扰,可他成了植物人之后,还是有些旁支动了不该动的心思。

第4章 你嫂子照顾的好

他爸早死了,不可能再生,那些人的眼睛,都盯着他的位置呢,萧景醒了,还有个恩爱的妻子,这信息就是告诉那些人,他萧景就是废了,也轮不到他们动心思。

萧乾坤也跟他谈过很多次,萧景就是在暴怒,也不能打了他爷爷的脸。

萧景收回了手,轻轻的碾着手指,讥笑道,“你不去做演员,真是娱乐圈的一大损失。”

顾以回了他一个受之无愧的笑意,起身去收拾残局了,弄好了又回来,帮萧景整理衣衫,搬柜子扫地,她白皙的额头都沁出了一层薄薄的汗,贴近萧景的时候,萧景能感觉到她身上传来的热气,还有一股若有若无的清浅香味。

就像是雨后的蔷薇花的味道,每次顾以被她折腾的不行的时候,这股香味就会变得明显。

萧景脑海中忽然冒出顾以在床上的模样,一时间不受控制的起了反应。

顾以正在帮他整理裤子,一下就发现了不对,她倏的一下抬起脸,连耳根子都红了。

萧景觉得恼火又丢人,先发制人的开口,“顾以是有多贱?这种事时候还要勾引我?刚才没喂饱你吗?这么饥可?”

鬼才勾引你!

顾以气不打一处来,冷笑道,“是吗?在我看来,是萧少爷你饥可了吧?这么想跟我上床?有句话怎么说的?嘴上喊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

萧景气的眼睛都红了,一把掐住了顾以的脖子,收紧了手,“顾以,你是真的想死吗?”

顾以被掐的干呕了一声,她抬手去拉萧景的手,正欲开口,外面却传来了萧卿云的声音,“景哥,我可以进来吗?”

萧景眸色沉了沉,瞬间变成了那个高深莫测的萧景,他甩开顾以,顾以摔在地上,疼了也不能出声,她只能狠狠瞪了萧景一眼,起身去端萧景的饭。

见顾以已经准备好了,萧景才出声,“当然可以。”

萧卿云的脚步声渐渐接近,萧景才发现自己的生理反应还没过去,他伸手,一把将顾以拽过来,拉着她坐在了自己的腿上。

顾以吓了一跳,慌张想站起来,萧景的手却如同铁臂,让她动弹不得。

萧景撩开她的头发,在她耳边说,“不是想做萧少奶奶吗?这样对你百利无害啊。”

顾以冲他微笑,小声回敬道,“你是怕你表弟看见你这幅饥可的模样吧?”

萧景嘴角沉了下来,顾以觉得自己的腰都要被萧景掐断了。

萧卿云走到门口,看着两人你侬我侬的模样,眼底闪过一丝暗光,他顿了一下,才走了进来。

“景哥好点了吗?”萧卿云站定在两人三步开外的地方,浅笑问道。

萧景睡了三年,轮廓分明的俊脸,只是消瘦了些,反而更显得那双眼睛深邃的过分,没有了稚气,变得深不可测,捉摸不透。

萧景装似亲昵的轻靠在顾以的肩膀上,语调含笑,“你嫂子照顾的好。”

顾以害羞的笑了笑,只觉得自己的腰肯定被这个混蛋掐青了。

萧卿云抿了抿唇,忽然抬脚,走过来从顾以手里把碗接了过去,另一只手还把顾以给拉了起来,语调沉了一分,“让我来吧,景哥还在做复建,顾小姐这么压着他的腿,不好。”

萧景微微眯了一瞬眼,萧卿云叫顾以什么?顾小姐?

萧景冷声呵斥道,“你觉得你一个男人喂我吃饭就合适了?”

萧卿云半敛着眉看他,“你是我表哥,没有什么不合适的。”

这话,说的很是正常,可萧景就是敏锐的嗅到了一丝火气,他转眼看向顾以,然后哼了一声,转动轮椅转身,“过来扶我去洗澡。”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Copyright © 天津河西区电视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