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河西区电视剧爱好组

《红蔷薇》:难得有一部女性视角的谍战剧,还不落俗套

珞思 2020-07-28 08:02:45

文|七号(珞思影视研究组)


如果用一种颜色来形容国产谍战剧,黑色或许会是多数人的选择。因为,每一个故事,都发生在黎明之前的黑暗里,每一位地下工作者,都潜伏在隐蔽的角落里,上演一次又一次的惊心动魄。剧中人物,无论是“余则成”、“刘新杰”这样具有强烈个人色彩的一人之勇,或是类似“明家三兄弟”的男性群像,都由男人戏占主导,硬朗、质感也给谍战剧加上了一层黑色滤镜。


当黑暗之中开出一朵艳丽的“红蔷薇”,被脸谱化、符号化的女性面容逐渐清晰起来,便显得它是那么独特。


正在江苏卫视热播的谍战剧《红蔷薇》,集结了艺术总监郑晓龙、导演金晔、编剧赵冬苓以及杨子姗、陈晓、毛林林、谭凯等一众实力演员的豪华阵容。该剧打破谍战剧男人戏为主导的套路,通过深入女性的精神世界,用女性的视角来呈现战争的残酷、革命的斗争以及个人的成长,浓墨重彩的笔触之下,是对女性信仰的描摹、对人性的剖析。



一反男人戏套路,国产谍战剧有了大女主


作为国产剧里的经典款,谍战剧永远不缺观众。不过,细数曾经风靡荧屏的《暗算》、《潜伏》、《黎明之前》、《悬崖》等作品,又或是近两年火爆的《伪装者》,不难发现清一色都是男人戏为主导。谍战剧里的女性角色,无一不脸谱化、符号化,她们似乎只有服务于男性角色感情线的唯一功能。


这两年影视圈迎来“大女主”的天下,敏锐如《红蔷薇》,也寻找到了新的谍战剧视角——让女人一跃成为中心人物。而且不同于那些“强势”的大女主戏,杨子珊饰演的千金小姐夏雨竹并非出场就是开挂的天才少女,但也不是傻白甜。


夏雨竹出身大家闺秀,家境优渥、备受宠爱,满脸都写着“单纯无公害”五个字。然而,哥哥夏恒煊为了营救共产党员任致远(谭凯饰)慷慨赴死,使得夏雨竹第一次感受到了战争的残酷,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她都意志消沉。这一阶段的夏雨竹完全没有主角光环,即便遇上陈晓饰演的男主角肖君浩,也没有玛丽苏情节上演。


夏雨竹出场时一脸天真


在夏雨竹萎靡不振的时候,另外两个女性角色也逐渐丰满。一个是夏雨竹的丫鬟顾霜菊,主仆情分、姐妹情深成为残酷斗争中的一抹亮色。另一个是夏恒煊的女友肖成碧,她留“男人头”穿西服套装,在第一集就掷地有声扔出一句话:“生在这个时代,我更希望我是个男人!”


剧中,肖成碧的确像男人一样战斗,也活出了男人姿态,难怪任致远夸赞她:“现在是新的时代了,女性要自立自强,看看成碧,她就是榜样。”


据说顾霜菊、肖成碧后期都会黑化。不过黑化之前,她们更多的是承担描摹坚强女性色彩的重任。


顾霜菊身为丫鬟,不被夏雨竹视为“下等人”,反而将她送往无线电学校学习,这是在那个时代对人人平等的权利追求;夏雨竹萎靡不振,对工作也兴趣缺缺,肖成碧鼓励她“要做一个有思想,勇敢坚强的新女性。女性要独立,第一步就是走向社会”,这样的台词,放在今天也同样适用。



在笔者看来,观看《红蔷薇》就是走入不同人物内心世界的过程。夏雨竹最终如何从不谙世事的千金小姐成长为信仰坚定的共产党人?当一部剧从女性奋斗、乐观、矛盾中逐渐推动女性的意识觉醒与女性的精神独立,并最终造就和见证一个女性的成长,这才是“大女主戏”应有的样子。


这部特工成长记里,能够看到人性和命运


早年谍战剧专注寻找“谁是卧底”,主打烧脑和悬疑。如今,将情感、伦理等多种元素融入已然成为谍战剧的“新配方”。《红蔷薇》里,既有不可缺少的革命信仰,也有友情、亲情、爱情等各类情感元素。


接受采访时,担任艺术总监的郑晓龙就表示想做出不一样的谍战剧:“《红蔷薇》这部剧跟以往的谍战片有所不同,主要讲的是人生,讲一个人有价值的一生。而这个人的工作恰恰是卧底,这个就特别有意思。这样就能在谍战的过程中塑造出几个有血有肉,有时代代表性的鲜明人物,所以我就对这个特别感兴趣。”


《红蔷薇》可视作一部特工成长记。当我们看人物成长的时候,在看什么?其实就是人性和命运。


导演金晔介绍称,剧中的感情冲突集中在夏雨竹、肖成碧和顾霜菊三个女人身上。将革命道路走到底的夏雨竹,代表人性中的坚定;顾霜菊出生卑微,对权利和欲望有着近乎变态的渴望,造就她“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性格;肖成碧则是人性演变的集中表现,她曾是夏恒煊的亲密恋人,有着共同的革命信仰,但在经历恋人死去等诸多现实社会的打击之后,最终走上了反派之路。



三个人三种命运,背后无论是权利欲望的挣扎、因爱生恨的无奈,都关乎人性。女性角色笔墨如此之重,并不代表男性角色被弱化。肖君浩、夏恒煊、任致远等一众男性角色都具有鲜明个性,同样身上也具有宿命感。


夏恒煊坚定的革命信仰以及如飞蛾扑火般的意志,一封信就立住了他的形象:



被称为“精神导师”的任致远出口成章,一句“追求真理的道路不是平坦的,偶尔的跌倒不算失败”堪称“革命鸡汤”:



肖君浩玩世不恭的外表下隐藏着真实的自己,他在夏雨竹耳边留下一句“眼见未必为实”留下悬念:



动荡时代下,每个人的命运各不相同,但每个人都心怀炙热的理想。想来也很是有趣,今年在江苏卫视播出的热剧《那年花开月正圆》中,陈晓饰演的沈星移向往革命参加变法,没想到剧情竟与《红蔷薇》“无缝对接”——沈星移变身肖君浩,终究还是投身了革命。


反派不是纸老虎,被对手打压才能成长


因为题材火爆,谍战剧有过很长一段时间的野蛮生长,观众审美疲劳的同时也疯狂diss,主要原因就是很多谍战剧剧情简单粗暴,满眼漏洞。比如,有些主角不经任何训练就开挂,靠着光环一路战斗到最后;还有一些主角拥有“最强大脑”,剧情BUG多到令人发指。这些主角的对面,还都站着一群智商不在线、行动跟不上的反派。


好在《红蔷薇》里没有弱鸡对手。就目前已播出的剧情来看,以陈得道为首的“反派”可不是纸老虎,而是凶猛的野兽。


剧集开篇国民政府“变脸”逮捕地下党员的剧情中,陈得道一个阴狠的眼神出卖了他的野心。想上位,便使出小人手段害死夏恒煊;抓住顾长发对其用刑,竟让夏雨竹来记录,逼得顾长发说出了任致远的下落。属下问陈得道为何三两句话就让人招了?陈得道说:“这世上人,营营逐逐,急急巴巴,跳不出七情六欲关头,打不破酒色财气圈子,瞅准人、摸准脉,就没有攻克不下的人心。”



暗黑狡诈的陈得道“人挡杀人,佛挡杀佛”,实在可怕。不过,正因为有这样的头号反派在,才能增加电视剧的节奏感,让谍战博弈一路升级,让夏雨竹在“打压”下迅速成长。因为,黑暗时代的命运裹挟,挡不住热血蔷薇的炽热绽放。



不难发现,这是郑晓龙打造“大女主戏”的独特之处。从《甄嬛传》到《芈月传》再到《红蔷薇》,郑晓龙作品绕不开“人生”一词。首次接触谍战题材,他对《红蔷薇》也提炼出“谍战人生”的特别定位,而这也是整部剧的精神内核。


谍战世界里的人生必然面临各种危机、挫折,一路披荆斩棘都是为了心中信仰。这部好看又特别的《红蔷薇》告诉我们,每个人的成长都与众不同,所以可以个性独立;每个人的成长都何其相似,所以才会互通共鸣。



责编|攻主   排版|厂长   图编|七号

Copyright © 天津河西区电视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