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志- 记忆里的甘青川,你还是少年

2023-05-10 14:56:27

这是一篇老文。

如果说年少的自己最喜欢的地方(可能现在也是排名前三的吧,主要是现在更喜欢舒服一点的旅途了),一定是甘青川那片土地。就很喜欢开阔的地方,天高地厚的感觉让人一下子坦然而豁达起来。

前前后后去过五次西部,比起新疆和西藏,我所定义的西北,想特指甘肃、青海、四川交界的这一块土地。从兰州出发往北到敦煌河西走廊,西宁青海湖张掖小环线,还有甘南川北直到郎木寺扎尕那,分了好几次慢慢走完。

每一次似乎都是在人生的某个节点上去了西北,也总是能够从那里汲取能量,每次回来,都觉得成为了更好的自己


文章和配图来自2015年,离开E记之前。那年和E记的小伙伴们走了甘南、也是第二次环青海湖和第二次张掖,有旧地重游也有新的际遇。诸多感触。。

今天看到一篇小伙伴写的西北的纪行,就被勾起了念想。很想和大家分享一下,我心里关于甘青川的记忆。

------------------


前前记:因为文章本来有了前记,只好叫前前记。那年我还是个话很多很懒不爱放图的宝宝,所以文字很长。配图是这次新添加的,但是没有新修图了。

过了几年,觉得从前的自己,无论是文字还是修图的风格,都已经不是如今的自己了。

那年真是突出一个文字矫情以及色彩鲜明啊。。。果然就是,鲜衣怒马的少年记忆


十一日的西北写在前面

还没有开始这次旅程的时候,我便想过要写这样一篇文字,也给它设想过很多种<当我再次来到西北>式的开头。大约是西北这块地方对我的重要意义,我总是想着自己该如何感慨这种<故地如重游月圆更寂寞>的怅然。然而,当我真的再次踏上兰州的土地的时候,心里空白一片。那日兰州的天气很好,大巴带着我开过长长的高速,白花花的阳光晒着街道,略微有点儿犯困。那些曾经以为会有的情绪,消散不见。
隔了四年又来到这座西北重镇,蘭州。重逢她和她的夜市、马子禄、西瓜,却一切都是崭新的。

在西北的十一日,这一个十一天长的故事,又或许跨越了好几年。
我试着慢慢写,慢慢写。大约这会是一篇很长的文字吧,所以特地写了这样一段类似前言的东西。好几年没有好好写过什么了,希望不会写成流水账。
我想,我一定是和这片土地有缘分。
我在这里重新遇见了你和自己。


兰州

我是大学毕业那年第一次来兰州的。一直以来对这个城市感到熟悉而亲切,其实是因为一个故事的开头。这几年我始终惦念着她的夜市尤其是一种叫做牛奶鸡蛋醪糟的美味,并对火车站出站口第一个路口左转弯的马子禄印象清晰深刻。不过认真说起来,作为一个标准中转城市的兰州,并不曾给过她很多的时间。

再至兰州时,飞机代替了绿皮车就如同记忆被洗刷了一遍。车子从中川机场摇摇晃晃进入市区,只能对那些名字比如<正宁夜市><马子禄>熟悉可辨,却很难再有其他什么具体的印象。

在黄河边看窄窄的源头,传说中的羊皮筏子像一只只烤小猪,在夜市感受熙熙攘攘的人群,西北的气息扑面而来。每个摊主都大力推荐自己的美食,烤羊肉,羊杂汤,羊头,椒麻鸡儿,洋芋,土豆饼,逛吃逛吃逛吃。最赞的牛奶鸡蛋醪糟冠上了舌尖上的中国的名字,长长的队伍排起来。大大的西瓜看着好好吃却不便宜。来一罐黄河扎啤,嗨,干杯。
牛奶鸡蛋醪糟不再是记忆里的感觉,曾觉得太腥膻难以下咽的羊杂汤如今却倍儿棒。
来放一首<董小姐>吧,唱到<请给我一支兰州>的时候就入眠。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就挣扎起床出发,早起追牛肉面——对马子禄的爱绵绵无绝期。
我们像个熟练的当地人一般递给大师傅票子,三碗二细一碗二宽!
以满足的牛羊肉作为开头其实也是很不错的一种方式。

现在想来,这场从兰州开始的旅途,似乎从一开始便被我们许以哲学和禅意的味道。从哪里、以何开始,便从哪里、以何结束。
这代表了什么呢。
佛家似乎有种说法叫做轮回。
而西北原本就是个容易发生故事以及充满了故事的地方吧,各种意味都无妨。

川北甘南,郎木寺
甘南带给我的第一概念居然是……高反。
郎木寺的海拔3300,直逼拉萨了……加上这几年的身体是真的有点虚。
车晃悠悠的一路向南,穿过草原和羊咩咩,白团子点在绿色间,尕海远远的探了个头。天气突然就冷下来。兰州的三十度阳光随着海拔每升高一千米降低六摄氏度。
七小时的路最终到了甘肃和四川的交接,默念自此我是不是也可以说是去过四川打卡了……白龙江分隔开甘肃郎木寺和四川格尔底寺,以及两座藏传寺院中间非常神奇的还立着一座清真寺。据说几个寺院之间经常还会有僧人闹事儿火拼,讶异之余只好感慨修行之人原来仍然心有纠结,想真正走出十丈软红并不容易呢。
因为高反,一路都头疼眼涩,直到推开窗子——
酒店窗户的对面便是白色的佛塔,有重重叠叠的黑色屋檐飞扬起边角,佛寺外围是白墙和明黄色的木门,傍晚的风清清冽冽,藏族的老阿妈弯腰扫着地。
我看见一片清静。

趁着还没日落出门随意走走,街上是裹着深红色僧袍的僧人,林林总总的客栈,街边的小店卖着各式各样的藏饰。寺院已经关门停止接待游客,有不知名的鸟儿落在白龙江的浅滩上。
满足的喝酸奶吃洋芋和苹果派,虽然并不知道苹果派为什么会成为这里的特色。改良的酥油茶已不大能喝出西藏的味道。甘南似乎正在成为类似于丽江这样旅行圣地的地方吧。我们在便签上写话,sign-off,然后钉在墙壁上。
不知道会有人重新再走这条路,来找回它吗?

在郎木寺的第二天,天气好的不可辜负。西北特有的高高的蓝天,云朵绵绵。
抬头就是高远。

走上长长的山路,看参差的佛塔和殿堂,他们有着金光闪闪的屋顶,晃恍了眼睛。回头看昨日住的地方,一大片小小的屋子飘起袅袅炊烟。依旧遇见大群的羊,身侧铺开了草原。


爬上山顶去寻访天葬台。漫天飘扬的白幡和蓝天下一缕一缕的白云相互应和,有鹰和兀鹫盘旋,地上偶有羽毛和碎骨头,空气里带一点腻人的尸腐味。这一场藏族人心目里最崇高和神圣的仪式。

生命……从哪里来,便归向何处吗。

我也只是站在天葬台边上,闭上眼睛,双手合十,心里默念一念。
虔诚的老阿妈则带着小儿子,在长长的山路上五体投地。走过传经廊便是念一句心中的祈愿。
 

川北甘南,唐克
离开郎木寺继续往南,唐克。
窗外的草原开始变得浓厚,满目都是windows桌面,点缀着白团子羊群和黑点点骏马。

行前便对唐克的日落有很大很大的期待,一天的好天气也心中暗自开心,可却在五六点钟转阴直至飘起了雨,心绪跌宕。
我一直到旅途接近尾声的时候才慢慢恍然,其实所有的期待都是缘分。而所有的机遇,不到最后一刻也都不知道究竟几何,之前的情绪都只是自己勘不破的纠结罢。
我们沿着长长的栈道向上,走累了就回头看看那黄河十八弯。
好像并不知道可以用什么词语形容当时的感受。
每次的回头都有片刻的恍惚。
天地有大美。

阳光从厚厚的云层里透出微芒,丁达尔现象层叠开来,泛出七色光。黄河在草原上夸张的打着一百八十度的弯儿,一重又一重。我们一路往上走,在很高很高的地方,看远方的山和草原,看脚下蜿蜒的流水。风很大的呼啸,阴天的草原是深翠色的,河水静静,天气丝毫不能影响那一刻的感受。

除了壮阔,还是壮阔。

我在山顶竟然脱口而出一句我靠……抱歉那一刻除了这不太文雅的词儿我竟然没办法表达自己的心情。枉为伪文艺女青年那么多年。

而最最关键的是……某一刻,突然的,天晴了。
太阳出来的一刻整个栈道都沸腾起来。一层金光迅速拂上了草原,阳光下的九曲黄河像亮起来的孩子的眼睛。

闭上眼睛仿佛就能回到那个傍晚,三千八百米的海拔上,我们径直奔上山顶,倚在栈道边大口喘气。风呼啦啦的吹着经幡,经幡的一角飘过谁的脸颊。

我想,从此以后,如果遇到什么闹心的事儿,只要想起那一日的落日,一切便都不算什么了吧。
晚霞弥漫,金光镶边云彩与河流。
太阳慢慢沉下去,暮色深沉。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川北甘南,若尔盖
对花湖的向往完全是因为阿跳的一张照片。
而如果说唐克的期待让我觉得惊喜无比,那不得不说在花湖受到了莫大的惊吓。
主要因为休假休得忘记了那居然是个端午小假期。阿跳去的时候是日落时分,并没有别的游客,想想就很赞。
排队消耗了太多的期待了……
好在天气给力,于是蓝天映衬下的花湖也是美丽的,湖畔和湖心开满了花。
即便,我也只能写一句:
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花湖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
都是缘分。


川北甘南,夏河
头一晚抵达夏河的时候,便对这个小城有着莫名的亲切和好感。
一个仿佛以拉卜楞寺为中心建起的小城,寺院占了很大很大的面积,沿着河有无数的佛塔,僧院,殿堂。不愧是藏传黄教六大寺之一的拉卜楞寺呢。街边的小店无一不是依照了佛寺的风格而建,深红的门楣和明黄的木门,瓦若琉璃,古朴而充满的宁和与悠远感。店名也一一以藏文和汉文两种文字书写,街上随意的走着着僧袍的僧侣,穿藏服的阿妈和孩子,带着高原红的脸笑起来羞涩又明亮。
据说这里的出租车就是公共交通,一共四条街围成环,过一条街一个票价。
这样的小城,真的很让人喜欢。
简单而熙攘最是安宁啦。

次日拜访拉卜楞寺时是个雨天。
虽然前一晚明明有漫天的星空,我们手拉手在桑科草原上跳舞,唱歌,抬头就遇见北斗七星,木星和金星坠在月亮边——只是我好像再也没有遇见过天目山那样一条夺人心魄的银河了。夏河的星空也很美,之后的几天走过的卓尔山的星空也很美,却总是少了曾有的震撼和感动。
我们走过拉卜楞寺的院墙,地上有墙壁颜料在雨水冲刷下氤出的浅红色,边玛草在窗边轻轻摇。


听僧人给我们讲那些典故和过往,每一个神圣的殿堂都弥漫开酥油的香味。在酥油花殿里则彻底被这样的香味网住不想出来。

寺中的藏药店小院里,蔷薇花本开的正好,被雨水打湿了一地的落花。


也许是此行和等身像有缘,恰逢拉卜楞寺请了大昭寺的十二岁等身像,于是分分钟想起在西藏的日子来。依旧能清晰的忆起在扎什伦布寺听讲经,六道轮回的壁画,贪,嗔,痴。

勿忘初心。
 

青海,青海湖
抵达同为黄教六大寺之一的塔尔寺时,我们已经到了青海境内。
在甘南绕了个圈回到兰州,与其他的小伙伴分别,小分队四人组继续走下去。买了足够的水酸奶八宝粥和氧气瓶之后就雄(xin)赳(xu)赳(xu)的出发。据说盘山公路弯弯绕还有4120的海拔垭口等在前方呢,我的胆小一如既往。
自驾这件事情,其实,一开始,我是拒绝的,我和大家讲,我拒绝,是因为实在对路线没有信心。后来小伙伴们说,黄师傅的车技,duang!带你玩耍带你飞!
……
事后证明黄师傅驾驶技术确实很是酷炫,三小时的路飞一飞一个半钟头就能到。一路的公路大片非比寻常。
这是后话啦。深深的感谢黄师傅带给我们的美好。

西宁也是第二次来了,三年前曾从这里出发,沿青藏线去往拉萨。那也是一段感悟颇多的路途呢。
对于西宁……记忆的标签上写着酸奶和羊肉。
走过塔尔寺,走过日月山,天空低低的云和两侧漫开的万丈草原。走进青海就开始有了更多的绿色,草原比甘南要更加繁茂,一眼看过去茫茫的青翠。羊群牛群马儿和狗分布其中,星星点点。
路上没有什么车,完美的公路感。


我们从日月山取道高速直奔茶卡盐湖。
走入茶卡的时候已经接近日落,游客并不多,沿着铁轨走进湖心,薄薄的一层水面便是天空的镜子。像一个360度的球幕电影,苍穹和它的倒影就那么直接的摆在眼前。
真的是天空之镜啊。
一颗心都化了。

我们在盐湖上拗造型,摆四小天鹅,跳跃,瑜伽式,以及……掉进坑里……

想起小时候写作文常写的一句话,天很蓝,白云像大大的棉花糖。

第二日绕环湖西路往北,阴天飘着小雨,青海湖的缎带也失了色彩。中午落脚刚察,美美的黄焖羊肉来一大锅。
(忍不住要加一句。。。3年后的今天,我仍然对这锅黄焖羊肉念念不忘。。。@2018/3/11)

吃完饭出来即将离开青海湖时,天意外的晴了。
立即掉头往南,一路行到青海湖北岸边。仙女湾。
还记得三年前来青海湖时恰逢好天气好时候,湖水湛蓝湛蓝的沁人心脾,有大眼睛双眼皮的牦牛与人合照,还有写着青海湖的石碑,是湖边的牧民自己立起来的。高一点儿的石碑合照十块钱,矮一点儿就五块钱……湖畔开满大片的金黄,油菜花绽放的时节。
而这一次,湖边几乎没有什么游人,沿着木栈道一直走进去。只有我们一行四人,和扑棱着翅膀的鸟,成双掠水的鸟,浮在水面岁月静好的鸭子,悬停在空中忽闪着翅膀,瞄准了再俯冲下来抓鱼的鸟……风呼啸而过——青海湖青海湖,便是如同海一样望不到边,风也似海风般凌冽。
虽然和常见的、以及记忆里的青海湖都不相同,却是一样浩瀚的蔚蓝。
站在这样安静的青海湖边,沉默的想想心事,也是甚好的一种感受。

(这张图是原片,果然现在的自己,就很喜欢这样淡淡的色彩了,真实而温和:D @2018/3/11)

一路向北,一路风雨。然而到达卓尔山脚下时,天色又一次放晴。
透过玻璃窗就看见牛心山清晰的出现在眼前,阳光笼着山顶未化的雪。入夜,大片的星星眨着眼睛。
所以,如果一切都还不够好,那是因为还没到最后。

甘北,张掖
从祁连继续向北,是张掖。
四年前的旅途里,本想去的山丹阴错阳差到了张掖,满足的逛了个夜市。也还记得那一年张掖丹霞的日出,快乐得奔跑和快要饿死在栈道上。

我们在张掖的第一站是马蹄寺,三十三天石窟和画上一模一样,佛像却几乎破坏殆尽。


而最大的收获,却是和金塔寺的偶遇。
如果不是恰巧听说有这样一个特窟,恰巧能够临时预约到,恰巧又有一点点闲余的时间,我们也不会翻山越岭来看你。
两小时居然是石子铺就的、折了无数个180度弯的山路车程,下车以后再步行一小时穿过大片原始森林,然后再爬上一百多阶台阶。回头看过去就是茫茫茫茫的树尖,凌空看原始森林的感受,再也不曾忘记。


因为路途遥远,也因为并没有大规模向游人开放吧,这里得到了很好的保存。

大约有三人高的石窟,中心石柱上满满四面的浮雕,飞天,释迦摩尼,弥勒佛,宗喀巴大师,等等等等。四面墙上和石窟顶都绘满了壁画,五代十国,唐朝,清朝,一层一层的描绘过几千年,多少年代的风风雨雨。

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
古人诚不我欺。

应该曾有许多文人墨客跋山涉水的到访吧,墙壁上留下了各种各样的字迹,由此可知<到此一游>并不是现代人的专利。仿佛最早的留言板一般,有唐代留下的<某年某月到此,甚舒吾怀>,又有<康熙某某年至此,见墨迹所污,有此文采何不去考状元也>的回复,也有<民国某某年,谁谁谁谁谁谁谁七人相携而游>……在又过了那么几百年的今日,当我也来到这里,站在这些经历了千朝万代的文字前,眼前便有了一种非常奇妙的画面感。仿佛老电影泛黄的镜头,有竹杖芒鞋的古人攀上高山,青衣宽袖的站在我面前,手握毛笔,挥毫,惊叹。透过这些留下来的墨迹,似乎穿越了时光,可以与几百年前的人,对话长谈。
记得余秋雨<文化苦旅>里有篇写莫高窟的文字,当初真的去莫高窟的时候并没有深刻的感受。而在这金塔寺的石窟里,对比马蹄寺三十三天石窟的空空荡荡,却好像突然懂了那句,<我好恨>

张掖另一个很赞的地方是平山湖大峡谷。说起来,好像我们选的都是还未被大规模开发的地方呢。
敦煌附近有个叫做雅丹魔鬼城的地方很壮观,也很出名,去过敦煌的游人应该都会去。而平山湖大峡谷,游人很少却比雅丹更为震撼。三百六十度的一望无际。

如今的我,对天高海阔的爱越发厚重。


丹霞大约是唯一一个还真真切切记得的地方罢,故地重游,却不寂寞。
当我带着茶卡留给我的脚伤,一瘸一拐的走上彩色的台阶,隔了四年再次站在丹霞地貌前,看着那些层层叠叠不同深浅的赤橙红。那些调色板也晕染不出的混色,有着夕阳的一点点余晖。

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似乎回到这里,有些故事就可以有了一个好好的,正式的告别。
那些缱绻了几年的美好,永远美好在我心里。与过去纠缠不清,却是一件最最愚蠢的事情吧。那些没来及好好收尾的故事,彼此安好,便是晴天。
愿后来一切都好。

归途,西宁,兰州
油菜花。
回西宁的路是大片油菜花,六月底还没有开到盛放,稀疏的金黄很安宁。


在西北走了那么久,混着一点儿疲惫,各种感触仿佛一顿视觉大餐需要时间来慢慢消化。许许多多微小的感受弥漫上心头。
途经门源的归途恰好是一路安静的回归。出走,不正是为了更好的回来吗?

在兰州的最后一晚,依旧是夜市,牛奶鸡蛋醪糟,西瓜。
在兰州的最后一日,依旧早起追牛肉面,马子禄,二宽。
从哪里、以何开始,便从哪里、以何结束。

在兰州,和西北道一声<再会>
也许我真的还会再回来看你。
携手问斜阳,青山苍苍。


后记
兰州-郎木寺-唐克-若尔盖-夏河-拉卜楞寺-兰州-西宁-塔尔寺-茶卡-黑马河-祁连-马蹄寺-张掖-平山湖-丹霞-张掖-门源-西宁-兰州
十一天里的两次西宁三次兰州。
这些地名在做过无数攻略和实实在在的脚步丈量之后变得熟稔。
回上海以后的日子里,总觉得很难找到一个入口来梳理这段日子里太多的片段和记忆,然而不写下来,又总是怕会遗忘。断断续续写着改着,写了许多天。终于写完的时候,距离从西北回来,已然过去了一个月。
写下这些的时候,电脑放着周董的老歌,便仿佛回到西北的山路上,左手掠过大片的雪山,右手是间或的油菜花田,绵绵延延的草原飞快得向后奔去,偶遇一团一团的羊和面露凶光的牦牛群,牧羊的大叔对我们挥手笑,说,<欢迎,欢迎>
黄老板稳稳的方向盘开着车,偶尔哼两句歌儿。雷雷在副驾上导航并顺手拍起公路片。史蒂芬妮坐在右边,悄悄睡着了。
而我,窝在后座上裹着黄老板的外套取暖,在颠簸的路上,给小伙伴写明信片。偶尔一个刹车,字就飞出去。
窗外,日光倾城。


只盼有一日,再与你们同游。
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


2015.07.29


-------------------------

近几日过的有点suffer。

看到小伙伴发了一篇西北的纪行,就想起那年的天高地厚来。。。那一刻那种心胸开阔而豁达的感受,随着这几年的世事变化,渐渐淡了。

不过翻一翻老照片,就还是想的起来。

发这篇旧文,希望自己没有弄丢几年前的勇气。

不要忘记了来时的路。


2018.3.11@Shanghai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2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天津河西区电视剧爱好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