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河西区电视剧爱好组

他的头发开蔷薇

秦小兽 2021-09-19 15:40:26

点击蓝色文字关注我们吧!

§§

图/网络

文/于筱筑

 


1

世界上最性感的左脚

 

在看到罗纳尔多破门一球后我把酒瓶重重地掼在桌子上大叫:“靠,气死我了!”可是周围的喧哗声喝彩声淹没我。我看到方摩卡在烟气袅绕中笑得烟火味十足,妩媚得像妖精,我歇斯底里 地一声尖叫。继续看比赛的时候,隐约觉得旁边有一个人。他轻轻拍我,我转头。

 

“姐姐,好歹注意一下形象啊!”说话的是方摩卡带来的小厮。

 

我注意到我的腿撂到前面的椅子上,这样子实在是不太雅。我应该感激他的提醒,可是脸上实在有些挂不住。

要知道,这小厮是方摩卡今天才带来的。以往他们拼酒的时候我不喝,她们抽烟的时候我也不抽,还彻底把自己扮成个淑女,可是现在,我这样失态。

我连咳两声,收腿坐好,眼睛在这小厮身上转起来。

 

他把手插在咖啡色的多袋裤里,T恤蓝得很好看。眼睛亮亮的,干净地笑却痞痞的样子,可爱极了。最吸引我的是他的头发,跟漫画里的人一样,长长短短,参差不齐,拉到前面来足以遮住眼睛。他蹲下身,我却把弄他的头发。

 

球赛完了的时候,我的手放在这个男生的腿上。方摩卡摇晃着走过来“咯咯”地笑:“巴西队还是强啊。”我不甘示弱地回敬:“小贝的左脚真是性感。”她扫一眼我的手,道:“是啊,苏宁的左腿也很性感。”天啊,我的脸一下子红到脖子根。我发誓我完全忽略了自己的手还在他的左腿上。

 

这该死的女人非得叫我来看球赛,说人多热闹,说再不和我争罗氏和小贝谁更有魅力,骗我来,然后叫我出这么大的洋相。我不原谅她。

 


2

没有什么哇

 

我想沉睡着不醒来。可是电话陡地响起,我按掉电话,它继续响。它这么顽强,除了阿卡还有谁?

 

我没好气地拿起电话,果然是那死女人。


“美丽的小柱你在干什么啊?”


我作口齿不清状:“睡觉啊。”


她在那边继续酥酥地说:“今天周末你晚上要来看球赛哦,你最好的姐妹开的俱乐部怎么能没有你啊。”


我说:“好啦,待会儿再说好不好?”我对这女人实在是没有办法了。


她临放电话之前还说:“左腿也会来喔。”

 

左腿是谁?迷迷糊糊放下电话我想。靠,这坏东西,还取笑我。想起昨天自己的失态,我把头缩到被子里去。

 

九点十分,电话开始催命地响起来。我收拾停当,准备出门。去就去,反正这么多年,我从来就没有一次成功摆脱阿卡纠缠的先例,谁叫我有这样的死党呢。再说,反正今天也没有小贝的比赛了,我也不会再失态。

 

走进包厢里的时候,我立马后悔了,但是我不能把我的脚缩回来。

 

我看到胡卫权坐在沙发上,有个女孩子小鸟依人地在他旁边喂他苹果。天哪,在场的哪位兄弟不知道我喜欢了他那么久啊。我不知道我该有怎样的举动,说怎样的话。


阿卡走进来,也愣了一下,然后拉着我:“我给你点了一首歌。”

 

恨台上卿卿,或台下我我,不是我跟你。

 

我忍住到卫生间里才哭了起来。可是哭着哭着我又发现我旁边有一个人,我回头看他:“你进来干什么哇?”他说:“我来安慰你。阿卡姐在门口看着。”

 

我抹着眼泪,“你那么高,我够不着你的肩膀。”

 

他望着我学我的腔调:“没有什么哇……”


然后把我的头蹭到他怀里。

 


3

我这样的小孩

 

我坐在办公室里无端想起一个叫苏宁的男生。送我回来的路上,他说:“姐姐,只要你认认真真地去喜欢一个人,你就会有你的幸福的。”我说:“你懂什么啊?你这个小孩。”

 

昏黄的路灯下青石板路上有紫荆花的香气,他举手拉弯树枝。“可是那天看球的时候谁老是问我贝克汉姆的事?谁把头靠在我的胸前哭来着喔?”

 

我不说话。上楼梯的时候,他突然跑在我前面。

 

“你干嘛跑那么快?”我问他。

 

“我帮你拍灯啊。”站在门口他不进去。


转身之前他轻轻说:“姐姐,你好小喔。你在我怀里的话我就可以把你整个包起来。”

 

苏宁,你这个坏小孩。

 

苏宁,你这个小痞子。

 

我打电话问阿卡要苏宁的电话,放下电话后我很久很久不说话。这小痞子家里根正苗红,这小痞子是学影视表演的,这小痞子刚刚和女朋友分手了。

 

这小痞子只有十九岁。

 


4

头发开蔷薇

 

我和阿卡在星巴克里喝半杯咖啡。她咬住吸管,头放在桌子上,看我。我说:“你看什么看?”她说:“我在想你和你性感的左腿。”我故意装蒜道:“我的腿不性感。”

 

阿卡到处飞媚眼。良久定下性来,拿着我的手机。“其实我也喜欢小贝。谁不喜欢漂亮的呢,连梅艳芳都那么喜欢他。可是,我不想让自己做没有把握的事,我不喜欢干那些很笨的事情。”

 

我愣一愣。我知道我和阿卡大学的时候就一起哼《似是故人来》,我却不知道她其实喜欢的也是小贝。

 

我笑她:“你看这次世界杯大卫的发型多帅啊,那么多小辫子一起整齐地贴在头上。林夕的那句歌词得改,什么叫‘不要以为他的头发开不出蔷薇’啊。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事情不可能呢。”

 

她不接我的话,却说:“或者苏宁,能够让你忘记一些人一些事。但是别太投入,自己要对自己好一点儿。”

 

阿卡开着鲜艳的宝马送我回家。车厢内开着大大声的《长藤挂铜铃》。梅姐激越地唱着“长藤好比我,铜铃好比你”。我在想,其实阿卡说得也对,幸福的方式有很多种,身边有个很爱自己的人是幸福,开着宝马车浑身珠光宝气何尝又不是另外一种幸福?

 

下车的时候,阿卡跟我说,我把苏宁的手机号码储你手机上了。

 

坐在空空的房间,突然发现很多的时候我会突然想起那个眼睛亮亮的小痞子。

 

夜色深沉,我发短信给他:“苏宁你在干什么?”


他回一个笑脸:“姐姐,我在看书啊。”


我说:“姐姐可能要离开这个伤心的城市了。这一个月你能照顾我么?”


他回:“当然可以。”


我很认真地按键盘:“那我有一天舍不得你了怎么办?”


他回过来:“姐弟恋啊?”

 

呵呵。姐弟恋。梅姐和赵文卓不是?不好不好,他们说他是负心人。那王菲和小谢啊,他脸色明媚,他的头发上开出蔷薇。她唱你不反对,谁敢反对。

 


5

似是故人来

 

那天我给苏宁打电话,叫他下午下了课和我一起吃饭。然后我们就天天见面,他会出来看我,我偶尔去找他。我们过得很安静。他像一个听话的孩子,很乖。他叫我姐姐,姐姐。

 

周末的时候,阿卡打电话给我,我和苏宁正坐在公车的最后一排。他的头靠在我的肩上。我合上电话问他:“晚上俱乐部有个朋友订婚,你想去玩么?”他看我:“你想去不?你想去我就陪你去。”

 

我知道会闹到很晚。十一点半的时候苏宁问我,“姐姐你回去不,我送你回去吧。再迟的话学校就要关门了。”大家都开始起哄说不准走。胡卫权大声叫道:“今天我真的很高兴,谁也不准走。”阿卡也摇晃着走过来说:“苏宁你不许走!大不了不回学校了,有小柱你还怕你没地方去?”我说:“阿卡,你喝高了。”然后,觉得后面有一双臂弯在扶着我。

 

我觉得我幸福得快要飘起来了。

 

从俱乐部里走出来的时候,是凌晨三点。送我到小区门口,苏宁要转身离开,我拉住他,说:“这么晚了,你能到哪里去?”他笑一笑,“你不用管我的,快回去吧。”

 

我看着他,然后低下头,“跟我回家吧。”


他笑起来,轻轻抱我一下。我拖起他的手,到附近的便利店里,挑两只小小的天蓝和粉红色的佳洁士牙刷放到他推的车子里。

 

偌大的便利店里很空很安静,只有我们两个人。整个世界仿佛只有我们两个人。

 

回到家,帮他把热水放好。然后在房间里听一首歌。凌晨三点的天空,悠蓝空旷。

 

梅姐在唱:断肠字点点,风雨声涟涟,似是故人来。呵,似是故人来。



6

金色的海岸线

 

我和苏宁每天拉着手一起回来,像两个孩子,可是我不想理会任何眼光。大家都知道我和苏宁在一起了。大家都知道我跟着苏宁唱光良的《第一次》的时候,我老是靠在他的肩上,把他唱的你改成我,把我改成你。

 

“第一次你说爱我的时候,第一次我躺在你的胸口……”

 

我躺在他胸口的时候,他握住我的手,说:“老婆,我们在一起好不好?我一定好好对你。”我的眼睛湿湿的,这个小孩,这个小痞子。他叫我老婆,老婆。

 

可是我想起阿卡说你别太投入,要自己爱自己,伤心了不要半夜三更披头散发来找我。

 

我跟他说,我担心。

 

他轻轻说,你担心什么呢。感情就是我们两个的事啊,你把我当成你,把你当成我,我们对彼此好,不就跟自己爱自己一样么。

 

我们一起去一个叫白沙门的海滩。我离开这个城市之前,我不想要自己有遗憾。蹲在海边的时候,我在沙滩上写他的名字,他也写我的名字。海水冲过来,留不下任何痕迹。我拼命地写,我想让它留住,我不想让它消失。海风吹起来,海水浸过我的腿。他很温柔地跟我说:“坐下来,老婆,让我抱抱你。”

 

海水深蓝色。我突然想起Music video里光良对萧淑慎大声喊一句“我爱你”。我转过头看他,说:“你对着大海说你爱我好不好?”他笑起来。他不愿意。

 

我开始跑,在很远的地方,我转过身来问他:“王光良爱谁?”他笑得可爱极了,对着我喊:“萧淑慎。”我歪歪头:“那,苏宁爱谁?”他哈哈大笑,像个小狗,眼睛就眯成一条缝:“呵呵,于小柱。”

 

我又开始跑,他过来追。王光良爱萧淑慎。苏宁要爱于小柱。

 


7

你别挽留我啊

 

青色的月光下又有紫荆花的味道。他走在我的旁边。我跟他说:“苏宁,我要离开了。”

 

“我知道啊。”

 

“如果这是在北方,这个时候天上应该飘着大朵的雪花。我们两个人应该穿着厚厚的冬衣,戴着帽子,在厚厚的雪地里走。”

 

他笑一笑,很淡很淡地说:“幸好这不是北方,不然那多冷啊。”

 

你别挽留我啊,你别挽留我啊,你留我的话我就迈不开我的脚了。

 

他一个字都不说。

 

我很愤怒地说:“你不爱我么?你怎么都不留我。”他还是不说话,看着我。

 

回到家了,天要亮了,我不说话了。我们两个人坐在阳台上他靠着我的腿看天上的星星了。他说:“我们分手吧。”我说:“为什么啊。”他就流眼泪了,说:“你为了他要离开啊,而且我给不了你想要的。你老是喜欢问我爱不爱你,会爱多久。你老是喜欢在假设之后再假设,老是喜欢试探我。我也不能忍受每次出去都是你埋单,我是个男人啊。”

 

这个小痞子,他不要我了他却哭了。他是学表演的。他轻轻地开门,轻轻地走了。

 


8

你帮我把他找回来

 

凌晨的时候,我终于给阿卡打电话。我说:“你来啊,我快要死了。”阿卡来的时候眼睛红红的,说:“我说过要你好好爱自己。”我盯着她不说话。她继续说:“梅艳芳死了。”

 

我呆了一分钟,然后开始哭起来。梅姐死了。她那么坚强,她前次还在说她会和癌病抗争到底。可是今天阿卡说她死了。

 

阿卡抱住我。我歇斯底里地哭:“苏宁不要我了。他那么好,他昨天还在和我说他爱我,可是他今天就和我说分手了。”

 

阿卡说:“他的前女朋友来找他,他们和好了。”

 

“阿卡,我不甘心。我对他那么好,我有什么不好。你去跟他说我什么都愿意,我什么都可以改,我实在是不能接受他和别人在一起啊。阿卡你帮我把他找回来好不好?”

 


9

冬天走的前一刻

 

我去到有很多紫荆花的疗养院里看他,可是不管我怎么跟他说,不管我说什么,他的回答都是:我给不了你永远。

 

阿卡那天给我打电话,她说,那小子再不会和别人在一起了。我的眼皮陡地跳起来,我放下电话赶往医院的时候,苏宁正躺在医院的急救室里。

 

那是一场无法解释的车祸。我再也无法原谅自己。我在机场跟阿卡说,我们是有罪的。

 

我终于在冬天离开了那个城市。离开,或许是自己太想救赎自己。在飞机上打开电脑,网上有消息说,萧淑慎为情自杀了。那一刻,我突然想念起那个眼睛亮亮,笑起来干净落拓的小孩子。我那么想念,想念得恨不得这飞机即刻失事让我掉下去永沉海底,想念得几乎让我再也无法活下去。

 

其实我也没想过永远。永远那么远,我在要求他怎么样的同时,我自己未必可以做得到。只是有些事情真的是我们无能为力的。一念之差,我们就可能永远不会再幸免。

 

我在另外一个城市坐在电视机前看皇马的比赛,小贝的头发在阳光下发出金色的光。

 

我想起他说,姐姐,注意一下形象啊;我想起他帮我拍灯;想起蔚蓝的大海边他叫我老婆,老婆。我想起梅姐的葬礼上赵文卓的挽联上写着:此生至爱,一路好走。然后我看到我手机上存着的短信息:如果再见到你,我可以抱抱你吗?

 

我怎么可以哭?我怎么可以不哭?

 

我那么小。我在你怀里,你就可以把我整个包裹起来。 

多家杂志撰稿人,

写悬疑恐怖、写都市爱情,写少儿文学

本身却是个逗比单身狗

养狗,因本人智商不高,经常被欺负

你想看的故事,这里都有


Hello,伙伴们

长按二维码就可以关注我们啦!

往期回顾

听说,爱情不再回来了

我的梦里没有长沙【下】

我的梦里没有长沙【上】

年华老去,你曾是我的谁

许你一场春暖花开

宾得KX配不得三公主

维多利亚公主今年大婚

没关系,做一个花瓶就够了

尼泊尔,像情人一样永不分开


Copyright © 天津河西区电视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