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河西区电视剧爱好组

划重点!以下是我们从朋友圈学习到的制播年会精神

电视剧行业观察 2022-01-28 08:45:07

对于文娱产业从业者来说,今天无疑是十分充实的一天,早上还在聊苏芒离职、广电机构改革,吃过午饭朋友圈刷屏的已经变成了两会上最耀眼的女记者┑( ̄Д  ̄)┍



不过,对于和小电一样爱学习爱生活的小伙伴来说,更具意义的可能还是今天的SMG制播年会,每年此时,王磊卿主任都会对一年来电视剧行业的热门现象灵魂发问,并指出来年新的创作风向。那么接下来小电就带各位看官回顾一下,今年王主任都讲了些什么。


谈东方卫视的2018:要做都市剧第一播出平台


王磊卿表示,相对于前两年网台竞争的讨论,2017年更像一个岔路口,电视剧和网络剧进入了AB卷考试模式。在共同追求品质的新起点上,以及审查制度趋同的大环境下,台网融合又有新的基础请回答,、新的契机。


电视剧的成功是合家欢模式的成功,其特性在于家国情怀、聚焦民生、全年龄覆盖、生活质感、现实主义。而网络剧的成功是分众的成功,选题小而精准、突出新人面孔,同时不缺品质与口碑。两者虽然在大剧版权上有争夺,但电视媒体覆盖面高,传播优势还在,唯有台网共同主推的剧才能成为现象级爆款。



2017年,东方卫视成绩卓著,城市网全数据收视成绩居全国地方卫视第一。除了资金雄厚、精品自制等优势外,东方卫视还胜在定位精准,风格突出,连续播出《欢乐颂》《我的前半生》等爆款都市剧(今年的《恋爱先生》《美好生活》也很能打)。


2018年,东方卫视的选剧定位依然是“都市气质、大剧品相、新鲜多元”,要打造中国精品剧、都市剧第一播出平台。此外,其地面频道黄金时代,将在原有基础上扩充为四大剧场,对精品内容的内容需求扩大。



他吐槽了“两长一短”“三套路”,这些剧中枪了!


在肯定2017年成绩的同时,王磊卿也指出了前行路上的几点小遗憾。


首先,剧名长。国产剧片名从两个字的简短名词,进化成各种三个字的“者”字满天下,又进化到动宾词组的各种“来了”,再进化到加逗号的复句,可能是因为还嫌不够长,又进化到了带转折关系的长句子,不够简单易懂,掩盖戏核。



其次,集数长。为了应对制作成本整体上涨,电视剧剧集“像兰州拉面一样”越抻越长,没有个七八十集不敢叫大IP,随之而来的就是剧情注水、副线盖过主线、最终烂尾,导致观众失望,收视后期往往也会走向疲软。



此次王磊卿明确表示,观众需要50集以下不掺水的干货剧,市场需要30集左右全新快节奏的创新剧,电视剧必须瘦身【敲黑板】!


第三,粗放式经营,孵化时间短。国内IP剧几十集的剧本常常在五个月里速成,相较之下,一般的美剧十二集剧本却需要耗时六个月左右。如此压缩时间之下,剧本早就变成了脱水的压缩饼干,只见套路,不见灵感,更难有文化底蕴。


除此之外,王磊卿也指出了三点更为具体的“套路”,提醒行业需警惕。


套路一,谈判都去华尔街,恋爱都去巴黎秀。电视剧开始流行扎堆去海外拍摄,不用往远看,只看今年开年几部剧,《谈判官》《美好生活》开场在美国,《一路繁花相送》在米兰,《老男孩》在澳洲,尽管主角很可能第二集就回国,但第一集一定要撑起国际范儿。



套路二,打枪都去唐人街,开炮都去索马里。随着《战狼》《红海行动》等主旋律电影的大火,一大批电视头部资源闻声而动,但要警惕抗日神剧“借尸还魂”。王磊卿表示,当下需要的“新英雄剧”,应当做到展现大国崛起的民族自信和气度,面对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担当,还有要有追求和平的价值导向。


套路三,大女主满街走,帝王嫔妃多如狗。这一点直指这两年的“大女主戏”,讲述女性成长的初衷是好的,但很容易陷入玛丽苏套路,人设YY,剧情浮夸。不过小电觉得,只怕树欲静而风不止,即便现在收手,已拍完或已启动的大女主戏都有十好几部,而且明星多、颜值高、强情节的这一类剧集往往很有市场。



他表扬了这四部爆款,认为历史剧、创业剧和话题剧应该这样拍


王磊卿指出,2017年中国电视剧产业蓬勃发展,走向良性循环,走向品质升级之路。他重点提及了《那年花开月正圆》《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鸡毛飞上天》《我的前半生》四部爆款剧,从中可看出,品质爆款剧的特点包括:主流价值+热点话题+符合当下审美的超级人设+经典戏剧叙事模式+精美制作。


《那年花开月正圆》摆脱了帝王后妃的窠臼,讲述了一个普通女性的奋斗历程,达到了历史氛围的真实;《军师联盟》踏准了正剧回归的时代主流,既满足了观众的历史想象,又让历史剧有更多的符合当下审美的历史认知价值。古装剧不等于历史剧,两者之间需厘清分界。



内容深度加上文化内涵,是古装历史剧的精品之路。除了帝王将相、后妃佳人的权谋文化和后宫文化,五千年的灿烂文化中还有书香文化、商旅文化、海洋文化、农耕文化、游牧文化都可以挖掘、展示和海外输出。


《鸡毛飞上天》反映了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历程,带动了创业剧题材的影视和热潮。创业剧是最具当代中国特点的商战剧,故事应兼具传奇性和真实感,主人公大起大落的人生应凸显出社会变迁、文化嬗变。



《我的前半生》显示了社会话题剧的爆款力量,引起观众对剧中人物,乃至婚姻、职场等热点话题的讨论。未来如何在影视创作中寻找新的话题?话题源于现实、源于思考,比如生存观念的碰撞、婚姻观念的碰撞、社会阶层的流动、代际差异、审美差异、文化差异……对接90后、00后年轻观众的审美需求的二次元文化,也能在碰撞中引爆话题。


另外,现实主义剧不等于当下题材剧,一些貌似发在在当下,但与当下中国人的生活、生存和情感毫无关联的悬浮都市剧,并不是真正的现实主义电视剧。



新军旅剧、品质科幻剧、文物保护剧……他呼唤了这几种新类型


除了总结一年兴衰,王磊卿每年也会分享看好的几种新题材,今年提及的这几种类型,画风更为主旋律。


一、新军旅剧,张扬热血脊梁,弘扬民族自豪、文化自信。


二、科幻剧,不仅仅是外星霸总剧、特异功能剧,要是品质科幻剧。



三、文物保护剧,把握好文物鉴宝和科学考古的度,寻宝、鉴宝、主人公为了保护文物而战。


另外还有其他类型剧方兴未艾,如聚焦现实话题的房产话题剧、教育话题剧、金融话题剧,含有强情节元素的环境保护剧、面向2022冬奥会的冰雪竞技燃情剧、打开新视觉的民国热血青春剧等等。


不难看出,除了科幻剧是全新物种,其他类型均可视为一些传统题材的进一步细分化,或者正能量化。举个例子,都是传统文化混搭动作探险,退一步是盗墓,进一步是护宝,后者自然是更稳妥的选择。



作为电视剧行业风向标,王磊卿在制播年会上的分享,,也一向指引着片方的开发方向。所以经过小电这次的梳理,未来该拍什么题材、什么导向,大家心里有数了吗?


Copyright © 天津河西区电视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