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河西区电视剧爱好组

民国新媒体大咖的“猛虎与蔷薇”||诗与远方

听筝读诗 2022-01-11 06:42:31


已 经  置顶  了 我




发现生活之美

唤醒古典诗心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听筝读诗创始人:筝筝

与你共享美好诗意生活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英]西格里夫·萨松



英国诗人西格里夫·萨松(Siegfried Sassoon)的这句诗:“心有猛虎,细嗅蔷薇”声名远播。诗人萨松,把极刚的虎与极柔的花并置,在冲突中显大美。

这个周二,听筝读诗不是要为大家送上“老虎专题”,也不是“动物世界”,而是照旧要为大家带来“诗与远方”的内容分享,只不过今天“诗与远方”要提及的人物多多少少与“猛虎”相关。


今天我们要带领大家行走到的远方是百年以前的民国,要聚焦一位出生于“137年前的今天”的一位大咖——章士钊。

如果说,“章士钊”这个名字太陌生,那么他的千金——章含之,大家或许熟悉得多。,曾经红极一时。而若要提及这位章老师的千金——洪晃,自不必说,便有更多人认识。

说回今天的主人公——民国先生章士钊,为何他与“老虎”有干系?这就不得不提及章士钊的身世以及他做的一件重要的事。

作为民国时期的“连续创业者”、新媒体大咖,章士钊三次创办《甲寅》杂志,每次主旨都不同。


自1914年《甲寅》(月刊)的创刊,再到1917年《甲寅》(日刊)和1925年《甲寅》(周刊)的创办,章士钊操刀的《甲寅》三易其身,从不易名,可见章大咖的“品牌意识”之强。

为了更加巩固《甲寅》在人们心中的地位,其封面多年沿用“怒吼的猛虎”,令人过目不忘。后人把前两次的《甲寅》称为“进步”刊物,把这时的刊物叫做“前期《甲寅》”,而相应地,后期的《甲寅》则叫“后期《甲寅》”。

章士钊尽管极为睿智地把“怒吼的猛虎”当做封面,。

20世纪初,恰逢新旧交替之际,。剑走偏锋的陈独秀审时度势,开创了针对大学生、青年群体的“新媒体大号”《新青年》,一举把“主张调和”“中西交融”的《甲寅》甩开半条街。

不论对新青年还是老干部,不论是对西方文化还是传统文化,“老气横秋”、“稳中求进”的章士钊都主张“调和”,和平相处。保守的态度在1922年以降的“后期《甲寅》”尤为明显。

从那时起,章士钊走上了更加“复古守旧”的道路,在寻求救国的道路上,他把希望更多地寄托于中国传统文化之上。彼时的他出任段祺瑞政府的司法总长兼教育总长,大力倡导复古,反对新文化运动,反对白话文运动……

“长江后浪拍前浪”,后浪《新青年》迅速以其革新的面貌赢得了青年群体的追捧,而《甲寅》几易其身,却不曾换来大满贯。

值得注意的是,同样作为作为新刊新报的《新青年》与《甲寅》,都踩在时代浪尖上“开风气之先”,都关注文学作品;而更加值得注意的是,尽管章士钊、陈独秀所持理念不同,但是对于“经世济国”之人才确实同样的器重。

早在前期《甲寅》时候,《甲寅》第1卷第10号就发表了章士钊为胡适回复的一封信,并在“记者按语”中说:

胡君年少英才 ,中西之学俱粹,本年在哥伦比亚大学,可得博士。

——章士钊

章士钊爱才惜才,更是希望“胡博士”多写“ 吾国社会所急需的论政论学之文”。

不过,胡适之自因《甲寅》章士钊器重而又结识陈独秀主导的《新青年》,则可另说。

就在《新青年》上,胡适写下了这样的诗篇(白话):

我的儿, 我二十年教你爱国, 

———国如何爱得! 

……

你莫忘记这是我们国家的大兵 ,

强奸了三姨, 逼死了阿馨,逼死了你妻子, 

枪毙了高升……

你莫忘记:

是谁砍掉你的手指,

是谁打死你的老子,

是谁烧了这一村……

哎约, ……

火就要烧到这里,

———你跑罢, 莫要同我们一齐死!

——回来!

你老子临死时, 

只指望快快亡亡给[哥萨克],

亡给[普鲁士]

———都可以

——总该不至

———如此! 

胡博士假借“胡说”说出了“我的爱国心”,而民国先生章士钊也多年守着一份《甲寅》巴望着托举一些仁人志士“救国济世”。这是那个时代的诗篇,用最蹩脚的语言吼出最真实的心声,只是懂得听的人通常最初都不多。


而这不太多的人之中,章士钊就算一个。一个顶一万个。



撰稿 | 筝筝

校对丨小照


▼点击悦读▼

我老了怎么办?!那我也依然爱你…||诗与远方

文章丨诗歌丨音乐丨读书会

福利丨沙龙丨话剧丨公益课


听筝读诗出品丨转载请注明

部分图文材料来自网络公开资料


Copyright © 天津河西区电视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