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河西区电视剧爱好组

朋友圈都在听这个男人唱歌:春天该很好,你若尚在场.

全网小说在线搜 2021-04-03 06:54:46




哥哥,好久不见,最近好吗?


又是一年4月,外边的花都开了,春天该很好,你若尚在场。


只可惜,自你离去,已经过去15个年头。15年,5000多个日日夜夜,按理来说,忘记一个人,应该很容易吧。但好奇怪,你的音容笑貌,好像从没离开过。


还记得那年,你在告别演唱会上有点孩子气的问歌迷,“你们会不会很快就忘记我?”台下一片尖叫声,说不会。


你看,15年了,我们真的没有忘记你。


这些年,很多事情都变了,我们从年少轻狂的孩子,变成了为生活奔波的大人。


可有些事情没有变,比如喜欢你。


音乐软件上喜欢的歌手换了一批又一批,只有你的歌,永远单独列一个歌单,放在那里。找一个时间,单曲循环上几遍。


每天清晨拥挤的地铁上,夜晚加班回家的公交车上,是你的歌,慰藉了一颗颗疲惫又孤独的心。


失意的时候,想放弃的时候,就听听那首《我》。




快乐是

快乐的方式不只一种

最荣幸是

谁都是造物者的光荣

不用闪躲

为我喜欢的生活而活

不用粉墨

就站在光明的角落

我就是我

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天空海阔

要做最坚强的泡沫

我喜欢我

让蔷薇开出一种结果

孤独的沙漠里

依然盛放的赤裸裸

多么高兴

在琉璃屋中快乐生活

对世界说什么是光明和磊落

我就是我

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天空海阔

要做最坚强的泡沫

我喜欢我

让蔷薇开出一种结果

孤独的沙漠里

依然盛放的赤裸裸


快乐是

快乐的方式不只一种

最荣幸是

谁都是造物者的光荣

不用闪躲

为我喜欢的生活而活

不用粉墨

就站在光明的角落

我就是我

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天空海阔

要做最坚强的泡沫

我喜欢我

让蔷薇开出一种结果

孤独的沙漠里

依然盛放的赤裸裸

多么高兴

在琉璃屋中快乐生活

对世界说什么是光明和磊落

我就是我

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天空海阔

要做最坚强的泡沫

我喜欢我

让蔷薇开出一种结果

孤独的沙漠里

依然盛放的赤裸裸






听到那句,“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瞬间打满鸡血,感觉还能和这操蛋的世界大战三百回合。




听《当年情》,想着那段和兄弟们在一起的热血青春,一个人在陌生的城市打拼,好像也不那么孤独了。


听《当爱已成往事》,告诉自己,不论生活还是感情,“真的要断了过去,让明天好好继续......”


初闻不识曲中意,再听已是曲中人,不说了,还是听歌吧......

这个茫然困惑少年

愿一生以歌  投入每天永不变

任旧日路上风声取笑我

任旧日万念俱灰也经过


我劝你早点归去

你说你不想归去
只叫我抱着你
悠悠海风轻轻吹冷却了野火堆



红像年华盛放的气焰
红像斜阳渐远的纪念
是你与我纷飞的那副笑脸
如你与我掌心的生命伏线
也像红尘泛过一样明艳 


是错永不对 真永是真

任你怎说安守我本份

始终相信 沉默是金


哥哥你知道吗,有很多95后,00后的孩子们,通过你的歌,认识并喜欢上了你。你一定很开心吧,这就是你歌曲的魅力吧。



除了歌曲,这些年,把你的电影看了一遍又一遍。每看一遍都忍不住感慨,从前看的是电影,现在看的是人生。


要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我等了三年,就是要等一个机会,我要争口气,不是想证明我了不起,而是要告诉别人我失去的东西,我一定要拿回来!

《英雄本色》


我听别人说这世界上有一种鸟是没有脚的,它只能够一直的飞呀飞呀,飞累了就在风里面睡觉,这种鸟一辈子只能下地一次,那一次就是它死亡的时候。

《阿飞正传》


说的是一辈子!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

《霸王别姬》



一直以为我跟何宝荣不一样,原来寂寞的时候,所有的人都一样。

《春光乍泄》



时常在想,如果你还在,会是什么样子?


按照你的性格,或许早已离开了演艺圈,到一个没有人认识你的地方,开一家咖啡馆,和心爱的人,就这么幸福的度过余生吧。当然,偶尔和朋友们小聚,过年的时候,叫上王菲,刘嘉玲和林青霞一起在家搓麻将。


说起这些好友,你一定很想念他们吧,其实他们也很想你。



前些年梁朝伟在纪念你的演唱会上,拨通了你的电话。电话那边传来你的留言声,“你好,我是leslie,有事请留言。”


你知道吗?听到这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多少人眼眶湿润了......

梁朝伟说,他曾经留过这样一句话,“不如我们从头来过。”末了,他又问你,“你呢,如果有留言,你有什么想同我们说?”


还有刘嘉玲,她也一直没有忘记你。


还记得你送她的那颗桃树吗?那年她事业和感情都不顺,你就在一家花圃里买了两颗桃树,一颗留给自己,一颗送给了她。


此后每年过年的时候,刘嘉玲都会去那家花圃定桃树,放到家里后在桃树面前留影。



她说,“哥哥,我想告诉你,那桃花开得可漂亮了。还有,我想你了。”


还有你疼爱的红姑钟楚红,前些年她去欧洲旅行的时候,特意去了你们曾经的拍摄地缅怀你。



而你一生的挚友唐先生,会在4月1日这天发照纪念你。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曾经看过这样一张照片,令人动容。


商场里,一位老奶奶盯住放着你影像的屏幕,久久驻足,她在手上似乎写着什么东西。拉近一看,才发现,她写的是,“想念你给我们的快乐。”



时过境迁,曾经年轻的姑娘变成步履蹒跚的老太太,岁月带走了很多东西,但带不走的,是你给她的快乐和感动,或许这种快乐和感动,藏在一首歌里,一部电影中,你的一颦一笑.....


我想这也是所有人,不会忘记你的原因吧。


《寻梦环游记》里说,“死亡不是终点,遗忘才是,只要有人记得你,就会有鲜花指引你回家的路。”


15年了哥哥,我们从没忘记你,真好。在往后的岁月里,我们也不会忘记......

 此刻林语嫣身边围着好几个女设计师,现在快到午饭时间了,大家也有些放松了。
“不会是你老公送的吧?”
“都结婚了,你老公还送玫瑰花真有情调啊!”
那些不合时宜的话不断传来,林语嫣心一横说道:“你们误会了,不是我老公送的,我已经离婚了……”
为了避免以后还会听到这种话,林语嫣索性将真相说了出来。
听到真相的女同事们个个面色复杂,场面一时有些尴尬。
这时不远处的白雪走过来主动为她解围,她笑道:“语嫣的老公婚内出轨,真不是个东西!咱们语嫣这么年轻漂亮有的是资本,看,追求者都把花送到公司了!”
几句话就让周围八卦的女同事了解的七七八八,她们分别安慰了几句林语嫣后就各自回座位上了。
因为她们看到总监顾不凡就站在不远处,虽然距离午饭时间还差五分钟,但坐回去装装样子也好。
白雪冲林语嫣投了个和善的笑意后也回到了座位。
此时,刚把玫瑰花放下的林语嫣才看到了顾不凡的存在,她的眼神有些不自然,想起她和他上次在咖啡厅的不欢而散,林语嫣至今有点害怕面对顾不凡。
如果不是冷爵枭坚决不同意她辞职,而她又想做设计,不然真不会选择重回设计部。
顾不凡只是神色平常的看了她一眼就径直走回总监办公室了。
林语嫣重新落座想着顾不凡的那一眼,心里隐隐有些不是滋味,虽然和他可能再也做不成朋友了。
但如果只是简单的上下级关系也不是不好。
想通后她也不再纠结于过去了,她看了地上的玫瑰花一眼,这么一大捧要是放在桌上还真放不下,而且也太碍眼了。
玫瑰花签收时她已经看到了对方的署名,上面写着:你的大宝。
虽然白雪对其他女设计师说不是林语嫣前夫送的,可事实上这个叫大宝的男人正是萧毅然。
这是萧毅然的小名,是张美凤从小叫他的乳名。
这个乳名也只有林语嫣知道。
因为无法拒签,刚才快递人员说即便是要丢掉也得她本人自己丢,他们鲜花快递公司只负责把花准确无误的送到。
林语嫣拿出手机给萧毅然发了条微信:以后不要再给我送花了,在公司太招摇。
很快萧毅然就回了:语嫣,明天是你的生日,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我想为你过生日。
看到他回的信息,她才想起明天是8月8日,是她身份证上的阳历生日。
可这一天也是当年她父母离婚的日子。
就因为这个理由,她再也不想过自己的生日。
在大学里认识萧毅然后,她才又重新过起了自己的生日,但那时有爱情的存在怎么样都可以冲淡父母离婚的阴影。
可笑的是她和萧毅然也离婚了。
林语嫣黑眸里是满满的失落,她快速回复道:谢谢你的好意,我不想过生日况且明天我还有事情。你不用再为我花这么多心思,我的决定不会改变。
当坐在自己总裁办公室里的萧毅然看到她的这条信息时,深深呼出一口气,无奈且无力。
自从他和陆小桃又发生关系后,他已经将陆小桃介绍去别的公司上班了。
他承认心里有些心虚,就怕有一天林语嫣来他公司看到陆小桃的存在,那他就算有两张嘴也说不清。
林语嫣迟迟不肯原谅他,萧毅然意识到这会是场持久战。
但好在GT的董事长冷祁山已经回到S市,他相信这和他偷偷匿名发出去的邮件有关系。
他心里明白像冷氏这种大家族是永远不会接受林语嫣的,她无权无势无地位,豪门之间只会强强联手,就算是婚姻也会和利益有关。
萧毅然手里盯着那条信息回复道:语嫣,妈这几天病已经好了,但就是特别想见你,不知道你什么时间有空可以回家一趟,看看她老人家好吗?
他的怀柔策略他一直相信对林语嫣有效,什么苦肉计亲情戏,只要有效果他都会用。
想起冷爵枭这个拥有一切的男人,萧毅然的内心深处就嫉妒的发狂。
如果连他的前妻都给夺走了,他会觉得自己真的很失败!!
‘笃笃笃’的敲门声响起,萧毅然收起手机:“请进。”
办公室的门被一位三十几岁的男人推开,他是新来不久的男秘书董云。
“萧总,前台处有位姓陆的小姐找您。”
一听来人萧毅然的眼眸顿时有些不耐烦,他说道:“告诉她就说我很忙现在不方便见她。”
“好的萧总。”
董云很快又关上门出去了。
他一走,萧毅然有些懊恼的将手机往桌上一丢,自从那晚他主动去找陆小桃后,这个女人就像苍蝇一样黏上了他!
想彻底划清界限他心里又有点舍不得,至少在没追回林语嫣之前,陆小桃确实可以偶尔帮他解决下生理需求。
但陆小桃的转变让他觉得头疼,好像这个唯利是图的女人开始真的爱上他了……
这就变得有点棘手了。
……
时间到了下午五点,冷爵枭和穆天一起乘专属电梯去地下停车场。
早上一大早老太爷冷国宾就打来电话,让冷爵枭晚上回老宅吃饭。
爷爷冷国斌的要求,只要冷爵枭能够答应他一般都会做到。
等他们都坐上车后,穆天看了眼后视镜不远处的一辆黑车,他道:“冷总,这辆车已经跟踪我们有一段时间了,真的不需要处理吗?”
冷爵枭正在闭目养神,他随意道:“萧毅然既然这么相信私家侦探,就让他跟着吧,他玩不出花样来。”
“是。”
“萧毅然和那个陆小桃彻底不联系了?”冷爵枭忽然问道。
说到这件事,穆天握方向盘的手都有些激动:“冷总,你果然料事如神!萧毅然前几天已经去找过陆小桃了,他一直待到第二天上午十点才离开。”
冷爵枭倒是丝毫感觉不意外,他忽然睁开讳莫如深的黑眸,语气颇为讽刺:“像他这种偷吃的男人,有过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林语嫣这个蠢女人要是念旧情难免会心软,必要时只能拿出证据才能让她死心。”
论手段穆天只服冷爵枭,也许他不太知道怎么讨好林语嫣,那是因为冷爵枭从来都是被别人讨好。
可要是论实战玩心机,萧毅然这种初次茅庐的商业菜鸟,冷爵枭从未放进眼里。
“冷总,据线报,董事长很可能这几天就会找上林小姐,看来又会是过去那一贯的方式。当初你找过的那些女人,董事长都派人用钱重新打发了一笔,难怪那些女人没一个敢来再纠缠的。”
穆天内心很是不解,总觉得董事长的手伸的有点长,就连自己亲儿子的私人感情都要管。
冷爵枭的黑眸望向车窗外,车刚驶离地下车库开上马路,一道刺眼的阳光折射过来。
他微眯着眼说道:“我倒是有些好奇,不知道林语嫣会如何应付我家老头子……”

Copyright © 天津河西区电视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