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河西区电视剧爱好组

情人节快乐:一首歌,一座城,一部《昙华林》

武汉中艺画苑 2020-06-28 08:21:10


其实,这是一件2018比情人节早到一天的礼物,2月13日特别值得纪念的日子......           

             

 

两个月前,武汉。

即将大学毕业的唱作人杜星萤,坐在我的对面。

这个1995年的小姑娘,因为在《中国新歌声》里出色的表现,而被许多人熟知。此刻的她,还不知道我刚刚决定要为纪录片《昙华林》打造一首主题歌。

我们的对话极其简单。

“嗯……写一个小调儿,特简单那种。没有时间限制,有心情了就琢磨琢磨,然后发微信哼给我听就行。”

“简单的?大概哪种感觉?”

“新写的,但是让人听了要觉得是老歌,特熟悉那种。”

“那唱上有什么要求没有?”

“不要炫技,不要高音,越舒服越好。”

 

(杜星萤 ,1995年7月28日出生于湖北武汉 ,就读于武汉音乐学院中国好声音第四季学员。)


十几天后,元旦。

远离北京的琐事,我陪妻儿去云南歇了几天。

小杜发来一条30秒的语音。简单的哼唱调子,伴着西双版纳的新年夜色,我只让自己听了一遍。

 

所有凌驾于虚空之上的创作,看似宏大叙事,其实大都是死板且呆滞的。

我渴望微小的视角,切身的体会。

每一部纪录片的诞生,都应该透着人的体温和呼吸。城市究竟是什么?见仁见智。对于个体而言,只有城市里的故事才是真的血肉。

但写故事的人,未必就是有故事的人。这或许是唯一的遗憾。

 

 

时间回溯,20167月。暴雨让武汉进入了“看海模式”。

那时我正在卿姐的团队里,大家一起忙活着新的节目。也就是后来的《朗读者》。夜里老朋友黄导打来电话,邀我去武汉弄一个新的纪录片。

洪水过后的第一天,我踏上武汉的土地。阳光普照,刺眼。

 

“你在夏天来到武汉,大雨淋湿七月。”

一切就是简单的讲述。那时我并没有意识到,这座城市会带给我什么。

 

中国很大。历史很长。

北有天津,一座五大道街区,九国租界,那有许多故事。

南有武汉,一条昙华林老街,四国租界,也有不少传说。

 

2014年我住在天津,写出了九集的纪录片《五大道》。

如今,又到武汉,来写这部名为《昙华林》的六集纪录片。

这其中像是有着某种约定。

 

 

此后一年半的时间里,再忙的节奏下,我几乎每个月都会出没于武汉几天。

街道连着街道,江水连着江水,酒杯连着酒杯,机房连着机房。

我住在东湖里的酒店,没完没了的看素材,没完没了的开创作会。

夜晚的湖边,只有风声。悄悄收集那些白昼留下的碎片,开始试图构建整部片子的框架。

“时间呼啸而别,浓浓夜色,东湖边,谁在秋水顾盼。”

 

 

 

我开始喜欢上武汉,开始喜欢吃热干面和豆皮。

昙华林百年老房子屋角上的风铃声,似乎和百年前一样清脆悦耳。

一座城市的寒来暑往,四季分明。就如同这里人们的性格,火热中有无限的温婉。

结交了许多好朋友。文艺老青年长平,写书法的姚博士,细心的龚群,与我碰杯的刘军……正是这群人,不声不响地托起了城市的名片——纪录片《昙华林》。

 


 

好像也没什么征兆,我一口气写出了歌词。

小杜唱一段发来。

我调一点回去。

她再唱一段发来。

我又调一点回去。

优秀的音乐人,都是上帝的宠儿。

小杜这个路子,是对的。

 

差不多了,直接录音吧。

一般情况下要做点什么事,基本都是先拿自己哥们儿“开刀”。反正大家也习惯了。

这一次,我决定麻烦正午阳光的王宝老师。

《红蔷薇》的美里有着凛冽,《我开始摇滚了》的酷里有着决绝,甚至《吉祥三宝》的通俗中都闪烁着狡黠的幽默。

宝哥是全能的音乐制作人。

但最重要的还是熟。麻烦他,我不会觉得不好意思。

 

(王宝,中国著名音乐人,“正午阳光”乐队主唱,代表作《红蔷薇》。)

 

2018129日晚,北京,巨冷无比。

关了录音棚里的空调,小杜开口唱出了第一句。

一切很顺利。

感谢哥们儿王友奉献了前奏美妙的口琴。

他是杨乐先生的高徒,一流的音乐人。

 

 

《昙华林》的纪录片已经到了尾声,同名主题歌先出炉。

我知道在这个时代,没有任何一部片子,或者任何一首歌,能再如愿的去打动别人,我们难以让人们欢笑,或是落泪。

但还是表达吧,还是记录吧。

 

“万古长空”究竟在哪里?不正是由无数个“一朝风月”慢慢组成的吗?

暂且先不去理会世界的万古长空,好好感受自己的一朝风月,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就挺好。

 

一条路,一首歌,一座城。

这是许多人的故乡,也是许多人的他乡。

也许有一天,我愿把你们的故乡,也当作我自己的故乡。

 

感谢画家尚杨先生为《昙华林》的题字,还有被我忽悠来的设计师陈晔先生的平面设计。

这首歌算是今年情人节的礼物,写给昙华林,写给武汉,写给爱。


把我那假洋鬼子朋友肖宏,做出的神翻译放在结尾吧。

城市究竟是什么模样?

每一个人的答案,都对。

 

万古长空,一朝风月。

江城落满了梅花。

The eternalsolitude, An occasional scent

The plumblossoms are blowing in the wind

A city on theriver is covered with the regret

 

 

 

                                               李亦燃

                                         2018213

PS:我想每一位中艺学子,都对昙华林有一种别样的情怀,小编在此找到了另一首《昙华林》,也很好听,大家一起来欣赏一下吧!最后祝大家节日快乐!


END


Copyright © 天津河西区电视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