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河西区电视剧爱好组

炒鱿鱼面谈官 | 讲究依照法规来处理事情,但还不至于迂腐到不知变通

职场人间浮世绘 2022-01-10 16:35:52



炒鱿鱼面谈官(九)

文/邱晓峰

高级人力资源管理师;心理咨询师;编剧


    

靳辙陪着韩麓,穿过长长的走廊,来到二楼的休息阳台。由于大楼结构是封闭式的,依靠中央空调换气,因此整个大楼内部都是禁烟,只有在露天的地方才能抽烟。二楼的抽烟点,就是这个面向停车广场的阳台。

 

靳辙自己点了一支烟,又分了一支递给韩麓。韩麓从兜里掏出一个ZIPPO,点上之后,重重了吸了一口。烟,实在算不上是个健康的东西,但对男人而言,却不失为一把打开话匣子的好钥匙。

 

“二哥,到底怎么了?”靳辙明白,这个时候他应该先开口。

 

“是个挺硬的骨头。”韩麓用左手扶了扶眼镜,“这个张师傅原来是长途交运公司的,家就在千禧新城的五期项目。”

 

“那是个动迁的小区。”靳辙接口道。

 

“没错。”韩麓弹了下手里的烟灰,继续说道,“原来家里住在市区的石库门,那年地铁沿线市政动迁,分到千禧新城来的。他家里情况确实不太好,他老婆四年前就下岗了,女儿今年刚刚考上大学,家里基本都靠他一个人养活。”

 

“可是我们这次给的条件还算不错,我之前准备资料的时候也觉得有的谈啊。”

 

“是啊,我把基本情况向他做了说明。起初谈得还好,但是提到离职协议的时候,他就显得非常激动。似乎他之前可能就知道消息。”韩麓一边回忆一边对过程进行重演。

 

“确实有这个可能,我本来就预料到他可能会比较麻烦,因此把他放在最后。”靳辙拍了怕脑袋,似乎发觉了自己的疏漏,“可是我忘记了,即使我们之前对消息封锁得再好,上午谈完了六个师傅还是可能把消息漏出去,这样就会让下午的谈判变得被动。”

 

“是啊,我看他显然是打电话咨询了法律援助的。他一会儿搬出停工医疗期,一会儿又说自己工龄超过十年。看上去是东拉西扯,但每一条似乎也都对得上法律条文。”韩麓掐掉手里快烧完的烟头,掏出烟盒,又点上一支。

 

“不会吧,我看过,这批驾驶员,即使加上楼盘看房的时间,最长的不超过六年。”靳辙斩钉截铁地回答。

 

“是的,但是他之前从公交公司转到千禧的时候,并没有以辞职的形式结束前一段关系,而是签署了一个‘义务承接协议’——千禧地产答应承接公交公司对他的一切劳动关系义务。他拿出一份当年的协议,我粗看了一下,应该不是造假的。”韩麓眺望着停车广场,又吸了一口烟,“签订时间是2007年,也就是《劳动合同法》实施之前。我估计当时双方都忽略了新法实施之后这份协议会造成的影响。如果最终这份协议认定有效,那么他在公司的工龄已经超过十年。”

 

“那他岂不是可以要求签订无固定期限合同了?这样的话,即使企业经营情况发生重大变化,他还是可以优先留用。”靳辙似乎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对的,几乎是一块‘免死金牌’啊。”韩麓用手挠了一下自己的鬓角,“绕了几乎有一个小时,我想探探他的底,直接让他给个心理预期。我向他解释了一下,如果他坚持不合作,他目前的合同大约还有三个多月到期,最坏的情况也只能拖到三个月后,到期不续签,这样的话离职补偿金只能从2008年开始算。不过,即使这样算下来,还是比现在要多两个月。我们手上实在没有更多的预算了。”

 

“都怪我自作聪明,把二哥坑苦了。”靳辙有些懊悔了。

 

“自家兄弟,这是什么话。”韩麓拍了怕靳辙的肩膀,“回去再谈看看,说不定他肯松口呢。”

 

说着,韩麓把手里剩下的小半截烟头掐灭在烟灰缸里,转身回到了大楼里。

 

靳辙赶紧把烟头也掐灭了,快走几步撵了上来。

 

穿过走廊,回到谈判会议室的门口。两人发现门开着,房间里的灯还亮着,但里面已经空无一人——不见了张师傅,连萧雪也没了踪影。两人面面相觑,不明所以。

 

“兴许是走开了吧。二哥你先进房间去等着,我去找一下。”说着靳辙沿着走廊的另一个方向走去。还没走两步,就看到萧雪一蹦一跳地从拐角处走来。

 

“小雪,你看到张师傅了吗?”靳辙指了指空着的房间问道。

 

“他已经走了!”萧雪瞪着眼睛,笑着回答道。

 

“走了?”韩麓和靳辙互相对视了一眼,赶紧追问道,“去哪里了?怎么就走了啊?”

 

”就是啊,谈判还没谈完,怎么能让他走呢?”这下靳辙也有点着急了。

 

“已经谈完了,当然可以走了啊。”萧雪噘了噘嘴,眼珠咕噜咕噜转。

 

“已经谈完了?谁谈的?”靳辙心念一转,心中默念:难道是老大回来,轻松把张师傅说服了?以老大的功力,说不定还真能轻松摆平。他心里这么嘀咕着,眼睛却还紧紧盯着萧雪。

 

只见萧雪眼珠一转,咯咯地笑开了:“当然是本小姐亲自出马,一下子就搞定了!”

 

“你?一下子搞定了?”韩麓瞪大了眼睛,都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是怎么搞定的?”靳辙显然也对萧雪使了什么招数非常好奇。

 

“这个嘛……本来是本小姐的独门秘籍,看在你们这么想知道的分儿上,我不妨就告诉你们吧。”萧雪一脸得意地在走廊里踱开了方步,“我心里盘算着,你们两个出去半天也不见回来,想必也没什么好办法。我就拿起了协议,直接问张师傅到底有什么要求。这张师傅,其实挺爽快的,人家无非就是家里困难,想多要一点补偿嘛。我盘算了一下,也就差了两个月的工资,一个月三千来块,总共也就五六千块钱。于是心里一琢磨,不就几千块钱的事情,于是我就对张师傅说了,只要他立马签了这个协议,我就自己掏腰包补给他这五千多块钱,可是他要是拖过了五点,我就只能给一半了。要是过了五点半,这个事儿我就不管了。结果你猜怎么着,他二话不说就把协议签了。这房地产公司就是好,你看这二楼楼梯口还有提款机,我直接拿了钱补给他,他大概是怕我后悔吧,连声说了好多拜年的话,直接就走了……”说着说着,萧雪还真有些嘚瑟开了。

 

“啊?”靳辙还等听完就瞥了韩麓一眼,心里说话,这小丫头胆子有多呀,这样的事儿也敢干。

 

“你,你,你……”只见韩麓骤然发急,说话都有些结巴了,“你这大小姐,胆子也忒大了。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的行为,在法律上是很严重的。如果这是个刑事案件,你这样的行为可能涉嫌妨碍司法公正,这个可是刑事罪,要坐牢的。”

 

“凶什么凶嘛……”萧雪大概是被韩麓突然的爆发吓到了,她似乎也没想到平时沉默寡言的韩麓会这么凶她,“谁叫你这个木头人,绕来绕去都不切主题。我一看,要是再耽误下去,今天难免要加班,岂不是要耽误了本小姐的生日派对。再说不就是我自己出钱嘛,犯得着这么上纲上线吗?还司法公正,还坐牢……”说着说着,萧雪的声音越来越小,都透着哭腔了。

 

“所以,你觉得有钱就能解决一切了吗?”靳辙话说得比较冷静,但语气同样犀利。

 

“呜呜……你们自己谈判没效率,就会欺负我!”萧雪小嘴噘得老高,满脸涨得通红,看起来更像个红苹果了。

 

“你们怎么都站在走廊里啊?谈判结束了吗?”熟悉的声音从走廊另一侧传来,夏治和柳春芬走了过来。

 

“夏叔叔,柳姐姐,你们来得正好!他们两个太欺负人了!”红苹果好像看到了救星,一下上前拽着柳春芬的胳膊,第一时间开始告状。

 

哇!大小姐的傲娇病犯了!

 

“老二、老三,这怎么回事儿呀?”夏治是个兼听则明的人,自然要先问个缘由。

 

于是,靳辙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简单做了个介绍。夏治听完之后,微微一笑,却没有表态,只是淡淡说了一句:“案子已经都谈完了,不如我们去吃饭吧。今天小雪过生日,咱们一定要去捧场的。赶紧收拾一下文档,抓紧时间出发吧。”说着他拍了拍靳辙和韩麓的肩膀,把板寸头凑到两人的耳边,轻轻说了一句:“咱们男人,可别和小姑娘计较哦。”

 

夏治做出了安排,大家便没有再说什么。夏治让靳辙和韩麓乘坐在他的GLK上,而萧雪的极光上则载着柳春芬和王小嫚。

 

韩麓是个目的清晰的人,虽然他讲究依照法规来处理事情,但还不至于迂腐到不知变通,更何况最后问题被解决了,心情也很快会平复下来。折腾了一天,也确实有点累,便倚靠着后排的头枕闭目养神。

 

反倒是靳辙,总觉得有一股嘀咕声在心里翻滚。这丫头到底在想什么呀?好奇怪的思路,从来没见过离职谈判还会有面谈官自己掏钱的。嘿,这个富家大小姐,兴许也就是图个一时高兴吧,这算是为别人考虑吗?他甚至自行脑补了一下萧雪拿钱来砸人的情境,想象她居高临下的表情浮现在那个红苹果似的小圆脸上,就憋出一肚子的火。

 

想到这里,靳辙对晚上的活动失去了兴致,他甚至想要告个假回家,但是冲着夏治的面子,他还是忍住了。

 

车子开出去有半个多小时,停在离目的地还有一百米多的停车场。透过绿色的树荫,靳辙可以看到背后有一栋二层的小楼。这是一个私密的小酒吧,门口是一个小花园,一边摆满了各种烧烤的炊具,另一边则是围成圈的餐桌和椅子,中间则是一条铺满鹅卵石的走道。

 

绕了好大一圈,才找到围栏的正门。从这个角度可以清楚看到酒吧间里已经人头攒动。

 

萧大小姐已经提前到达,和柳春芬一起做着准备工作。按照计划,她包下了酒吧一楼露台的两个长桌,一个留给天成的同事,另一个则是安排给她的几个同龄朋友和同学。晚餐准备的是各种海鲜烧烤,酒吧台预留着各种酒精饮料和软饮料,吧台的边上还有一个小型的舞台,大约是用作各种表演的。

 

“夏叔叔,这边坐吧。”萧雪远远看到夏治,就挥手招呼他过去。而当靳辙和韩麓跟着夏治,从萧雪身边经过的时候,就见萧雪朝他俩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

 

嘿,这个大小姐!靳辙假装没看见,找了个最靠近草地的位子坐下。

 

靳辙平日里并不太喜欢这种过于热闹的场合,选了一些简单的海鲜原料,在就近的烧烤炉上找了一块区域,慢慢开始烹饪自己的晚餐。

 

“喂,讨厌鬼!来干一杯吧!”

 

靳辙抬头看了一眼,只见苹果脸两个手各端了一杯色彩斑斓的酒,把左手的这杯递到了靳辙的面前。

 

“哦,谢谢,我喝这个就可以了。”靳辙指了指手边那个标有Ginger Ale的易拉罐。

 

“什么嘛!我过生日,你还喝什么干姜水?”萧雪不依不饶,把那个五颜六色的杯子又向前递了递。

 

“咳咳,我真的不喝酒。”靳辙一副很坚决的表情。

 

“你……”大概是被驳了面子,萧雪有点急了。

 

“小辙有酒精过敏,你就别逼他了。”可能是声音大了点,柳春芬听到后,赶紧过来打圆场。

 

酒精过敏?真的假的?显然大小姐对此半信半疑。

 

“嗯。我从来不喝酒,一旦喝了皮肤就会过敏,直接红到脖子根。”靳辙觉得应该给这个大小姐一点面子,于是就端起手边的易拉罐,冲萧雪一笑说道,“生日快乐!”说着主动用易拉罐碰了一下萧雪手里的杯子,仰起头喝了一口。

 

“哼,真没劲。”萧雪嘟囔了一句,“好吧,那我找别人玩去了。”说罢萧雪转身到另外一桌去寻找生日派对的疯狂感觉了。

 

涂上酱料的海鲜烧烤,称得上是油腻的食物,尽管香气诱人,却并不适宜多吃,而且很容易产生饱腹感。靳辙吃了几口,便觉得饱了七八成。平时这个时间,靳辙应该会选择饭后到楼下会所去游泳,或者去听楚叔讲京剧故事。可是此时此刻,竟然会在这里参加无聊的应酬……总之,他觉得有点闷了。

 

到处走走吧。

 

想到这里,他迈开步子向院子里走去,准备去人少的地方透透气。

 

“怎么了,觉得无聊吗?年轻人不是应该会喜欢这种热闹的派对吗?”

 

顺着背后传来的声音,靳辙扭头一看,发现夏治从身后慢慢走了过来。

 

“嗯……我找不到热闹的感觉,大概是因为不喝酒的关系吧。”靳辙微微一笑,略带自嘲地回答道。

 

“呵呵,那就一起走走吧,房间里面确实有点闷。”夏治扶了扶眼镜,说道。

 

萧雪的处理方式解决了问题, 

但在靳辙心里还是算个疙瘩, 

面对从高到低的赔偿手段, 

夏治会有什么判断?明天继续!


扫码回复“获取海报”查看活动详情


 

浮世绘











职场人间




360度窥探行业风云

投稿邮箱:renjianzhichang@126.com

来稿请注明是否首发和联系方式


Copyright © 天津河西区电视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