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河西区电视剧爱好组

蝶恋花:游行人间的蔷薇 第十章 皇家之事

若竹婉春 2020-09-15 07:57:35


第十章 皇家秘事

“姑娘,我们到了。”

闻声,苏天婉才艰难地抬起早被晃得七荤八素的眼皮开始打量此处。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竹湘馆”三个黑色大字,用隶书书写;其次,青灰色的拱形门两边挂着一副早已被岁月侵蚀的对联,苏天婉艰难地看了一会儿才依稀认出写的是“竹舞轻裳报春晓,湘帘泪雨话东风。”

慢慢走入院内,入眼之处无一不透露出冷清、萧条。光秃秃的树干直立小路两旁,树下堆满金黄的银杏叶和白色的雏菊花瓣。远远望去,确实挺好看。但却揭示庭院早已荒废,无人打扫。

苏天婉不用猜测都知道屋内定灰尘满地。心中无限哀叹:一个人好难打扫!

“姑娘,这本书有交代西巡事由。麻烦姑娘熟记于心。奴才们告退。”

嬷嬷简单地交代完,才直接从袖口处取出一本书塞到苏天婉手中。最后带着其他人头也不回地离开。

“嬷嬷,我还有事没有……”话还没有问完,几人的身影就消失在苏天婉的眼中。苏天婉掂量着手中很有分量的书,不满地嘟囔:“又不会让你们帮我打扫屋子。有必要逃得那么快吗?算了……反正今天先收拾一间屋子出来住吧!”

随手将书仍在石凳上,深呼一口气,苏天婉挽起袖子开始做打扫工作:开门窗换气、晾晒被子、拍打被子、扫地、给水、清洗帕子、擦拭桌椅等。

苏天婉如火如荼地进行着打扫工作,而沐香君那边的阴谋诡计也开始逐渐登场。

“这次西巡事由,面上是考察当地官员的政绩,实则是考察你们两位皇子的应变能力。你的能力我们都是有目共睹,但子君……”

沐香君若有所思半刻,才赞誉道:“龙先生果然是聪明人,不仅猜测出皇帝的真实想法还能看出子君的不同寻常之处。正如你所说,子君明面上与我关系甚好,实则有自己的盘算,也是不愿意放弃皇位之人。在我看来,我们不仅要考虑子君的威胁,还得考虑与苏家交往甚密沐远君。”

“沐远君?婉公主的长子?”

“恩。虽不是父皇的亲子,却甚得父皇喜欢。他的母亲沐婉一直被父皇所宠爱。即使出嫁,父皇也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欺负婉公主。因此沐远君才能受到父皇如儿子般的器重。”

龙先生漆黑的眼睛散出光亮,他竟有些惊讶道:“我虽平时听闻此人如何备受器重,可没有想到还有这层原因。但,皇帝这次西巡并未派他去,应该是没有将他列入继承者的考虑范围。”

沐香君摇了摇头,长袖一挥,站在旁边的侍女和侍卫纷纷站离三尺远。这才安心地将自己打探到的消息如实地告诉龙先生。

“据以前当差的宫女说,当父皇还是一位皇子时,曾想放弃皇位作为迎娶婉公主的条件。但太上皇却提前得到消息将婉公主嫁出去。因而父皇一面憎恨太上皇却不得不阿谀奉承他,另一面暗地里诸多帮助婉公主。等父皇成功继承皇位后,依旧想将皇后位置留给婉公主。后来不知怎么的,婉公主死活不同意。父皇这才放弃。但这放弃仅仅是明面上的放弃,他依旧有自己的谋划。”

龙先生第一次听到这般震惊的信息,久久找不到自己的语言去继续这个话题,只得跟着沐香君的节奏询问着:“什么谋划?”

“自他登基,父皇就开始修建陵墓。”

“自古皇帝都是这样。这陵墓与他的谋划有什么关系?皇帝的下葬在皇陵、而公主的下葬在皇陵以北的陵园。难道……”摩挲着下颌,龙先生脑海中有个大胆的想法,偏偏他不能说出口。

撇了一言若有所思的龙先生,沐香君点了点头:“你的猜测没错。父皇打算将来让公主下葬于皇后墓,而皇后葬与公主墓!这样便能与婉公主天长地久。”

一向淡定如斯的龙先生,忍不住大呼:“这太震惊了!这是偷梁换柱、狸猫换太子!”

“嗯哼……还有更让你震惊的事实:皇后墓是按照婉公主出嫁前的公主府构造建的,而里面的陪葬品都一一按照公主的喜好而做!”

“这是变态!”

抿着一口茶,沐香君才看着大惊失色的龙先生笑道:“当初我听到这个信息时的反映与你并无二致。先不说这道德伦理,就凭父皇对婉公主的所作所为,这沐远君也是一威胁!”

“你这么一说,我现在才想起来。记得婉公主的驸马并不是皇亲国戚,怎么她的儿子姓沐呢?难道这其中又有什么缘由?”

“龙先生猜得不错。沐远君之所以姓沐倒并未因父皇,而是因为驸马在沐远君出世前就离开人世,太上皇怜惜他们母子特意让他姓沐,赐名远君,远去之君。”

“哦,原来这般。”                                        

“故事还未讲完,父皇后来所生的孩子都姓沐,子某君。你不觉得这有什么异曲同工之处吗?”

“难道皇帝是幻想沐远君是他与婉公主的儿子吗?”

“是的!”香君嘴角有一抹苦涩,他的名居然是因为其他人,而非父皇爱他才赋予给他的。

“这……这……”龙先生不知如何言语,高高在上的皇帝居然还有这么不为人知的一面,令人震惊更多的是恐怖!为了一个女人,一个玩物,一个女仆,居然做那般!他到底有多愚蠢!他究竟还能为那个女人做多少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事情?

想到这般,龙先生顿感道一阵无力,他所学的、他所经历的好像并没有帮助他理解皇帝的这般作为。他面色暗沉、有些不悦地道:“香君,我想先回府理一理思绪。等理好了,我们再商议西巡事由。”

“好。西巡事由我们可以书信商议,给那些人一些把柄。”

龙先生与沐香君心意相通,两人心照不宣地点了点头。

 


Copyright © 天津河西区电视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