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河西区电视剧爱好组

时光流转1-指间戒(13)

alice影 2020-09-15 16:26:57

时以宁的婚纱不是订做的,如今这个时间,订做显然来不及。那几套婚纱是张芸根据时以宁的身材气质,直接在VW下单订购的成品。

 

梅雨从时以宁口中得知她要试婚纱,直嚷着一定要跟去。

 

婚纱是从美国VW的纽约仓库空运而来的,没有直接送到齐家,而是寄放在了VWA市的分店里。

 

梅雨心急,在时以宁和齐格到达之前,就提前等在VW店里了。店员上前问她有何可以帮助的,梅雨笑嘻嘻地摆手道:“不是我啦,是我的一个朋友,她待会儿过来。”看到玻璃门外下车的两人,笑容更盛了,向那两人大挥双手,又跟婚纱店的人说:“看,他们来了。”

 

齐格推开玻璃门,让时以宁先进去,才放开手跟着迈入。梅雨第一次见到齐格,注意到他刚才的绅士动作,对这人的印象还不错。本来还想着媒体上经常隐射的这位绯闻男主,会是如何的纨绔模样,没想到今日一见,竟十分顺眼。

 

提前预约过,店里的经理见到贵宾前来,亲自接待:“齐先生,时小姐,欢迎光临!请这边走。”

 

齐格和时以宁,一个习以为常,一个云淡风轻。倒是梅雨这个来打酱油的人,在走廊上一路左顾右盼,两眼闪闪,就跟看时装展览会一样,嘴里还时不时地咋舌哈哈。

 

经理带他们到VIP接待室。里面早已等了一人。经理介绍道:“这是我们VW的时装设计师Jane小姐,若是两位对礼服有什么不满意的,或是有什么不合适的,尽管跟Jane说。她一定会改到两位满意为止。”

 

双方问候介绍。经理退出去之前,让店员送来了果汁,还有一瓶法国红酒,托盘上准备了高脚杯。

 

Jane是华裔设计师,一头利落短发的年轻女孩,从美国帕森设计学院毕业,原先在纽约总部工作,几个月前才被调到中国,很有礼貌的一人,脸上总带有一抹让人舒心的微笑。时以宁跟着她走到衣架旁,只听她道:“时小姐,齐太太一共订了四套婚纱,你看你先试那一套?”

 

时以宁伸手抚摸起婚纱上的轻薄花纹蕾丝,手工真精致!一时不知该如何选择。

 

梅雨在提议道:“反正都要试,干嘛要选呢?直接从左边第一套开始不久行了。”

 

Jane抿嘴微笑。

 

时以宁同意,说:“那就从左边第一套开始。”这是一套白色抹胸婚纱,款式不是很新颖,不过腰间曳地三尺的深赭色丝绸带上999朵如硬币般大小的手工白蔷薇刺绣着实亮眼。

 

时以宁在试衣间穿上后缓步走出来,站到镜子前看是否合适。

 

“哇,真漂亮!”梅雨惊呼。

 

Jane站在一侧,看看镜子中穿婚纱的美丽女人,又看看真实的时以宁,“时小姐身材瘦,穿上这件婚纱很漂亮。”触手摩挲那些白蔷薇,手感光滑整齐,“这是我们VW的资深设计师Lily小姐亲自手工绣上去的,是她的蔷薇系列当中最精致的一件。Lily说白蔷薇代表了纯洁的爱情。”

 

蔷薇,白蔷薇!时以宁知道,它不仅代表了纯洁的爱情,亦代表了冷漠与优雅。

 

说起来,蔷薇品种繁多,多半的花语中都带有一丝忧伤。

 

不过,凝视镜中的自己,时以宁心里由衷地微笑。

 

Jane帮她理了理婚纱裙下摆的层次,“到时候把腰部和肩膀的尺寸再改改,就真的是完美了!”

 

原本只有自己的镜子里又多了一个人,时以宁回身,恰和齐格四目相对。男人的礼服永远是西装,变来变去没什么花样。

 

梅雨拉着时以宁跟齐格笑道:“新郎官,新娘子漂亮吗?”

 

齐格身子笔直,一动不动,仿佛呆住,漆黑的眸子直直地盯住对面的女子,过了好久才展开一个淡淡微笑,眨了眨眼,轻声道:“漂亮!”

 

试完四套婚纱,仍是觉得第一套更合心,朴素中透着惊艳。Jane重新整理架子上的婚纱,把每个褶皱都打理好,另一面又记下各处要修改的地方。

 

即使在VW婚纱店的VIP室,梅雨亦是不拘小节,口渴了,往高脚杯中倒入一大杯红酒,咕咚咕咚地喝下,有如喝白开水一般。反正是花齐格的钱,不能浪费好东西啊!

 

齐格道:“这红酒后劲有点足,梅小姐这样喝不怕醉吗?”

 

 “放心,她酒量好得很,没事的。”时以宁站在Jane旁边,看她对婚纱修改的记录。Jane在美国多年,早已习惯用英文做笔记,时以宁看了也是一知半解。

 

梅雨把这杯红酒喝得一滴不剩,最后还很豪爽地扯了一张餐巾纸抹抹嘴,憨笑道:“还是以宁了解我。唉,对了,这婚纱已经试好了,他们改改也容易的。你们什么时候拍婚纱照?”

 

“我们不拍婚纱照。”时以宁说。

 

“啊!你们这样也可以啊!”梅雨张口叫出了声。

 

“我们时间紧,平日里又要忙工作。”齐格跟着解释道。

 

梅雨不接受这样蹩脚的借口,努努嘴,“又不是没钱办婚礼,哪有这么省事儿的?两个人能走到结婚这个环节,多不容易!你们俩怎么不珍惜每一个步骤呢?”

 

“珍惜婚姻的每一个步骤。梅小姐说的真好!”Jane记录完婚纱修改事宜,听到梅雨方才的话,不由地出言赞赏。

 

齐格和时以宁,听这两个旁观者对婚姻,尤其是对他们俩婚姻的相关意见,面面相觑,尴尬。

 

室外阳光普照,里面却像是下起了细雨,飘在每个人的脸上,凉凉的,湿湿的。

 

不比Jane,梅雨对他二人的情况还是知道一些的,瞧气氛都被自己说僵了,连忙扯笑打哈道:“人各有志。结婚的是你们俩,以后一起过日子的是你们俩,你们都没意见,我们敢有什么意见啊……趁着今日你俩都不忙工作,不如拍张照片,留个纪念吧!”说完,又跟齐格和时以宁道:“你们两位,谁贡献一下手机用用?”

 

时以宁不动。齐格迟疑半会儿,才动作缓慢地从口袋里拿出自己的Iphone递过去。梅雨接过,打开屏幕,点到拍照模式,“你们俩别站那么远,靠近一些才能拍合照啊!”

 

两人依言走近了些,不过站得直直的两人怎么看也不是一对。梅雨盯着手机屏幕上的两人,即使不到三十厘米的距离,也足可以说明这对新人之间的千山万水,跺了跺脚,提高嗓音,“再靠近一些,齐先生你就不能伸手揽着以宁吗?”

 

齐格目光盯在前方的水晶花瓶上,咬牙,伸出右手臂揽在时以宁肩上,明显地感受到对方的一怔。梅雨无奈,快速地按了拍照的键,不能再拍下去了!这种距离,这种疏远,这种表情,连拍个合照都能扭捏成这样。他们能做夫妻?真是感叹……见过别人貌合神离的,这回她梅雨看到的可是貌不合神不聚的一对。

 

唉,今天是这样,结了婚铁定是同床异梦。

 

梅雨把手机还给齐格,“真应该把小辰叫来,让他站你们俩中间,一家三口拍张全家福说不定更妥当。”

 

时以宁拿眼瞪她,示意她别再添火加柴了,本来气氛融洽,相安无事,被她这么一搅,都成什么样了?




请关注alice影的空中楼阁小世界


Copyright © 天津河西区电视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