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河西区电视剧爱好组

世界依然——叙利亚启示录(略长图文)

耕读世家庄园 2020-07-04 13:20:13

最近这些天,一张照片在网上火得不得了。嗯,就是这张。

叙利亚驻联合国大使贾法里先生。

(Bashar al-Jaafari)

孤寂的侧影与窗外明媚的阳光,反差是如此的剧烈。以至于无数人报以同情的目光和慨然的叹息。

又有网友拿出了百年前中国的驻外大使顾维钧先生的图片,不禁感叹,原来,世界并没有什么不同。

众所周知,1919年的巴黎和会上,中国作为一战战胜国,却遭受了战败国的屈辱——战败国德国在山东的权益竟然被转让给了日本,而不是归还中国。

历史在这里做了一次百年大讲座。


一、时间之城,大马士革

“人间若有天堂,

大马士革必在其中;

天堂若在天空,

大马士革必与它齐名。”

——古阿拉伯谚语

远古时代,大马士革就就因大片的麦田、果园与菜地而闻名于世,因此得名“大马士革”,其来自于阿拉米语Dar Mesheq,意为被灌溉的土地,与今日通行的阿语名字Dimashq同根同源。

这座城市位于西亚的“十字路口”,东可至两河流域与波斯湾,西可达黎巴嫩与地中海,南下可到埃及与阿拉伯半岛,北上可抵小亚细亚,进而过博斯普鲁斯海峡达到东欧。

无比优越的地理位置,让这块土地萌发了极早的文明和超前的文化、工艺。实际上,“大马士革”一词就是希腊人用希腊文记录下来的阿拉伯语,意为“手工作坊”——就像大马士革刀,原本是印度的矿石,却用了锻造工艺的发生地“大马士革”命名。

享誉世界千年的大马士革刀

当地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

有一天,伊斯兰教的先知穆罕默德来到大马士革的郊外,从山上眺望大马士革全城,顿时被城市绚丽多彩的景色所感动,观赏良久后却没有进城,而是转身向后往回走。随从者惊讶不已,忙问其原由。穆罕默德解释道:

“人生只能进天堂一次,大马士革是人间天堂,如果我现在进了这个天堂,身后怎能再次进入天上的天堂呢?”

就这样,先知穆罕默德未能进入到大马士革城中。

曾经繁华的叙利亚

好地方,就会有好多人来抢。就像中国的襄阳、洛阳一样,大马士革从来都是“四战之地”。

公元前10世纪,大马士革是亚美尼亚王国的都城。之后经过巴比伦人、埃及人、赫梯人、亚述人和波斯人.......大马士革被马其顿大帝亚历山大征服;

公元前64年,罗马人占领了大马士革,大马士革变成罗马叙利亚省的一部分;

公元636年拜占庭帝国军队失败后,大马士革被穆斯林占领;

公元650年开始100年间,在倭马亚王朝统治时期,大马士革成为一个庞大帝国的都城。

倭玛亚清真寺(Omayyad Mosque)最早是罗马帝国时期的朱庇特神殿,后来改为圣约翰大教堂.。公元705年,倭玛亚王朝的哈里发瓦利德一世接收了这座教堂, 将其改建为清真寺。

阿尤布王朝建立后,萨拉丁大帝(萨达姆的老乡)正是在大马士革集结了他所有的军队,于1118年从十字军手中夺回了耶路撒冷;

1516年,大马士革又作为叙利亚重镇被奥斯曼土耳其人攻占……   

直到1963年,阿拉伯复兴社会党——也就是现任总统阿萨德的老爹,老阿萨德那个党才夺了权。

这回总算是稳定了一段时间,民生繁荣了许多。


二、天下熙熙,皆为利来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史记》第129章“货殖列传”


quid est quod fuit ipsum quod futurum est quid est quod factum est ipsum quod fiendum est.

(往昔所有,将会再有;昔日所行,将会再行;太阳之下决无新事。)

——圣经-传道书第1章第9节

人间的争斗是永远存在的,似乎真主也不打算让大马士革人,或者说叙利亚人太过平稳。于是,各种势力一直在盯着这块美丽的土地。

世界老大美国认为伊朗—叙利亚—黎巴嫩轴心(什叶派之弧)一直是中东地区反对美国和以色列的顽固堡垒,而叙利亚是该轴心的中枢——所以一定要控制;

双头鹰俄国认为叙利亚是自己立足中东、影响世界能源市场乃至进入欧洲及地中海的最重要支柱——所以一定要控制;

英国、法国、伊朗、沙特、埃及、以色列....无不为了各自的利益纷纷下场。

然而——

人必自侮而后人侮之。

  国必内乱而后贼入之。

  乱自内起。

2011年,仇视阿萨德政府的经济国有化政策的叙利亚地方势力开始搞事情。没说的,民主和人权那是必须的大旗。

2012年6月美国中央情报局特工进入土耳其南部,向叙反对派团体提供武器。就这样,一步步导致叙利亚内战的爆发。

当然,大家都没闲着。2016年俄国人帮着叙利亚政府军打下了阿勒颇,就俘虏了与恐怖分子合作的西方顾问团——其中包括22个美国人、16个英国人、21个法国人,7个以色列人以及62名土耳其人。

等等,等等.....

可怜的叙利亚,总共只有2000万人。6年多的战乱下来,1100万人成为难民。

400万人的武装分子,分成28个派别,军阀混战,个个都有外国势力支持。

  美国:打击独裁,打击恐怖主义——炸他!

  俄国:打击恐怖主义——炸他!

  英国:打击独裁保护人权——炸他!

  法国:保护民主人权——炸他!

  伊朗:保护什叶派教友——炸他!

  沙特:保护伊斯兰大兄弟——炸他!

  埃及:当我不存在吗——炸他!

土耳其:库尔德,库尔德,你到底哪伙儿的?再闹我就在叙利亚炸你!

以色列:你们先上,我等等哈!

中国:哎呀~~大家别打啦别打啦!孙贼,不听话是吧,毛子哥,给你钱,炸丫的!

ISIS:曾经,我因为宗教而存在,后来为民主的金钱而存在,后来作为恐怖主义而存在,今天,我因为你们这帮流氓的分赃而存在....啊,俺是多么的惆怅!

.......

可笑的是,上面那段梗里,只有ISIS说了实话。

新华社记者杨臻曾经介绍说,在难民营看到过一位小女孩儿,大概就三四岁的样子,瘦得皮包骨头,但是眼睛很大、很漂亮。刚刚到难民营的时候,小女孩看到水和大饼后说的第一句话——“妈妈,我们这是到天堂了吗?”

杨臻把一粒从国内带过去的大白兔奶糖递给小女孩,她拿着端详了半天,然后把它含在嘴里,突然躲到她妈妈身后大哭起来。

“我当时不明白为什么,就问小女孩的妈妈”。

小女孩的妈妈告诉杨臻说:“你知道吗?在交战区里,一包白砂糖标价超过100美元,我的孩子从出生到现在,还不知道甜是什么滋味。”

(在叙利亚,这样的一个小女孩,只卖一包烟的价格。卖儿卖女,用不着穿越回古代,这就给你看)

(这样的,只需要400约旦第纳尔,差不多4000人民币就能买回家——请注意,是买,不是娶)

  伟大的大马士革,富庶的叙利亚,自己没有被搜出任何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却已成全世界精确制导武器的试验场和各国特种部队的训练场。

  所有的军阀、所有的势力,没有一个是为了叙利亚的人民而战。

从波斯人到马其顿人,从亚历山大大帝到特朗普,从对手到盟友。

中国有句老话:

宁为太平犬,不为离乱人。

什么是炼狱,这就是炼狱。


三、强权逐利,民主遮羞

劳劳车马未离鞍,临事方知一死难。

三百年来伤国步,八千里外吊民残。

秋风宝剑孤臣泪,落日旌旗大将坛。

海外尘氛犹未息,请君莫作等闲看。

这首诗,传说是清末使臣李鸿章的绝命诗。

真假不论。

不知是因为顾维钧先生参加巴黎和会的时候正当风华正茂的而立之年,还是陈道明老师把顾先生演得太帅,云开的思绪总会避开顾先生,想起李鸿章。

陈道明饰顾维钧(《我的1919》

也许只因为,顾维钧先生那时年轻,毕竟还有国人的声援,毕竟后来还看到了中华兴起。

贾法里和李鸿章却同样是苍苍老人,同样的孤立无援,有着同样的绝望。

李鸿章与“铁血首相”俾斯麦

好多人不知道,美英法联军空袭叙利亚的那一天,是贾法里先生的60岁生日。

一个孤悬海外的六十岁老人,过生日当天,万里之外的祖国被狂轰乱炸。悲愤之下,别无选择的他在联合国的会场上发起了一个人的冲锋!

“This commission didn't find anything after 18 years of investigation or examination. They didn't find any chemical weapons. They didn't find Coca-Cola or Pepsi Cola.”

(经过18年的调查和检测,联合国特别委员会什么证据都没找着。 他们没有找到任何化学武器,也没找到可口可乐,没找到百事可乐,啥都没找到。)

然而.......

有谁会关心他的话吗?

没有。

即使留在场内的人也没有,更何况压根没打算听他发言的列强代表。

没错,在轮到贾法里先生发言之前,英法美代表就已经退场了。

我们讨论在你的国家发生的战争,但是跟你的国家没有任何关系!

更有中国外交官介绍,由于美国政府的故意刁难,贾法里大使虽然贵为叙利亚常驻联合国的高级外交官,但是他常年被美国限制在曼哈顿岛的半径25英里以内范围活动——这意味着大使本人其实被美国半软禁在纽约——对一个高级外交官而言,这是什么样的屈辱?

在这场160多分钟的辩论里,贾法里前前后后用了近半个小时怒斥三国无耻的“侵略”行径。

但是,面对贾法里的慷慨激昂,列强置之不理。

你再看看美国人,就算把化学武器用这么个破试管带进联大会场,谁敢走开一步?

美国前国务卿鲍威尔

老天爷啊.....真要是化武样本,就算在实验室里也要穿上防护服,进行严密的自我保护好吗?

这点玩意够弄死全世界的联合国代表了!

那么委曲求全,就有用吗?

时间回拨到1895年。

《马关条约》协商的谈判正在进行。最后一天,73岁的李鸿章已是疲惫不堪。

他与伊藤博文讨价还价:“再减少5000万,行不行?”

伊藤博文严辞拒绝!

“5000万两不行,再减少2000万总行吧?”

拒绝!!

“无论如何再减少点儿,就作为老夫回国的旅费吧!”

拒绝!!!

日本人非常坚决的拒绝了大清太子太保、武英殿大学士、直隶总督李鸿章的所有要求!

而这时的李中堂,放下了所有的国格和人格,就像一个在菜市场买菜,讨价还价的孤独老人。

卖国贼吧?

无能透顶吧?

可是,可是啊!

李鸿章绝不是历史书上讲的那么废柴昏庸的人物啊,那是带过兵读过书搞过洋务运动的大才!

手下将领都能打得法国人屁滚尿流的淮军统帅、帝国重臣第一人,会真的惧怕洋人么?

就算不要国朝的面子,难道连自己的面子也不要了么?

不是啊.....

国势衰微,个人再强又能怎么样?

绝望啊....真的绝望啊.....

贾法里先生在绝望中坚持。

李鸿章也不是没有个人坚持的。

1896年,巴黎万国运动会。开幕仪式上,各国国旗伴着国歌依次升起。轮到中国时,却只有黄龙旗在一片寂静之中缓缓升起,自始至终,没有音乐声,没有掌声,没有国歌。


过了一阵子,在场的所有人开始大笑——他们嘲笑偌大的中国,竟然连首国歌都没有!

在一片嘲笑声中,一位年过七旬的老人拄着拐杖站起来,迈着步子走到黄龙旗下。他挺直腰板,神态毅然,满怀深情唱起家乡小调《茉莉花》。

没想到吧?

外国人认知的中国的第一首国歌,竟然是安徽的《茉莉花》。

这个老人就是签署了无数卖国条约的大清权臣、大贪官——李鸿章。

然而,坚持到最后,贾法里先生的话依然没有人听,李鸿章中堂也没有把《马关条约》的赔款降下来。

1895年4月17日,《马关条约》签订,73岁的李鸿章带着一身疲惫和那颗耻辱的砂弹启程回国。船离开日本土地那一刻。李鸿章忽然对随从官员说:

“老夫此生不再踏上日本国土!”

看了叙利亚现状,想起了以前的中国,突然想流泪——那时候,我的同胞过的到底是什么日子?!

可惜啊!

就国家和民族这个层级而言,所有的民主、自由、人权、法制统统都可以拿来做抹布。

就算是联合国秘书长,也一样只有哀嚎的份儿!

(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

记住吧!

一切的一切,都在于利益;

一切的基础,都在于实力!

100多年前,李鸿章曾经拜访的俾斯麦就曾经说过这样的话——

能保护我们每一个小民利益的,不是龙应台那样的玛丽苏文人嚎叫的“我不在乎大国崛起 我只在乎小民尊严”——大国就是不崛起,欺负你个小民也是分分钟的事儿。但是小民想要真正的尊严,只能靠大国崛起!

龙应台港大卖私货,全场齐唱我的祖国

什么叫真理?

美国射向大马士革的105枚巡航导弹就是真理!

你能把他怎么样?

俄罗斯屠灭反政府武装的战机就是真理!!

你能把他怎么样?

中国的疯狂暴兵就是真理!!!

你,能把我怎么样?


没有这些托底,就算你纯真、善良、勤劳、朴实、勇敢、有知识、能赚钱......也统统是这样的下场——

怀璧其罪。

80年前,中国有一颗东方明珠,他被称为“十里洋场”,那是中国最现代化、最发达的地区,有钱人的汇聚地,冒险家的乐园。

那时候,他是远东的金融中心,香港跟他比,屁都不是。

那就是上海。

猜对了,这就是上海。

那一天,侵华日军轰炸了上海,父母早已化为灰烬,孩子浑身是血在地上大哭,重度烧伤。

像吗?

普世价值的民主在哪?人权在哪?

争官求利的文人在哪?财主在哪?

文人去“无问西东”了——俺们骂完街要躲得远远的,别管我躲到东洋还是西洋——无问西东;

财主避难去了——这事儿跟俺没关系,真的没关系。你敢说有关系就用钱砸到你说没关系。

民国大师多如旱厕后面的狗尿苔,有骨气者也不过一个朱自清。

说不领面粉就不领面粉——虽然谈不上饿死,胃病死了。

靠民众么?

你是打算靠这样的民众,

(叙利亚难民潮)

还是这样的民众?

不是蔑视群众,而是乌合之众永远是做奴才的种子,被宰割的对象。

抗日战争时期的百万“皇协军”算是一个证明;

自己烧祖宗牌位改日本名的的台湾人算是另一个证明;

(现在知道为什么台湾人那么亲日了吧?那就不叫“亲日”)

再看看这个表,云开敢说大多数人都不知道。

7月15日,日寇攻占福建云宵县城;

7月15日,日军洗劫浙江金华县;

7月19日,日军攻陷江西万安县城。

7月20日,日军攻陷福建诏安县城。

7月21日,日军攻陷江西吉水县城。

7月23日,日军攻陷江西泰和县城(江西省国民政府所在地)。

7月24日,日军攻陷广西凭祥县城和镇南关。

7月27日,日军攻陷江西万载县城。

7月29日,日军攻占江西吉安县城。

7月30日,日军攻陷江西上高县城。

8月1日,日军攻陷江西奉新县城、高安县城。

8月2日,日军攻陷江西峡江县城。

8月3日,日军攻陷江西新淦县城。

8月6日,日军攻陷江西清江县樟树镇。

8月7日,日军攻陷江西清江县全境。

8月8日,日军攻陷江西丰城县。

一直到8月12号,国军还丢了一个县城。

这一年的8月15日,连克国军18座县城的日军居然表示——“你们太厉害了,我无条件投降”.....

与此同时,八路军和新四军玩儿命的反攻,一个月里也只打下16座日军占据的县城而已。

嗯,日本人还是赢了。

国军的机动能力实在是太强了!

说到这里,云开想起60多年前,中国人民志愿军“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保家卫国的历史。

他们中有些人牺牲得非常惨,但是他们为整个国家的几亿人实现了地缘战略目标,这是多么了不起的功绩。

我们这些今天依然享受“和平红利”的一代人,有责任和义务向前辈和先烈们,致以崇高的敬礼。

说了这么多。到底要说什么?

无论是封建帝国还是金融帝国,无论是社会主义还是资本主义,无论是小民还是皇帝,逐利都是必需和必须的。

区别只是你有没有这样的实力。

80年前,我们连骂街的胆子都没有。蒋总裁只敢在日记里骂日本人、骂美国人、骂胡适;

20年前,我们只有骂街的实力。面对遥远的攻击,云开这一代大学生都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摧心之痛。

好在,如今,我们已经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保护小民的生命。

还能捎上几个铁哥们。

导弹就对着你的国土,战舰护卫的是我大国国民。

(2015年也门撤侨)

哦对了,号称“亚洲民主灯塔”的台湾,并没有一艘船过去,也没有一个民主兄弟拉丫的一把。

几个台巴子嚷着“同胞”混上了中国的战舰。回到台湾以后就表示“痛心疾首”——竟然上了专制独裁的船。

可见民主这玩意,跟婊子的胸罩差不多少。

你个穷屌丝硬往下扯,她就嚷嚷你强奸;

你一把票子甩过去或者一把刀顶过去,她立马有话好说。

站在小家的层面,我们必须努力赚钱。

站在国族的层面,我们必须期望这个国家强大!

民主的本质一样是谈利益。


四、风云将起,泯灭微尘

“Give back to Ceasar what is Ceasar's and to God what is God's”

(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

——《圣经-新约》


说说知识分子吧!

这里说的知识分子,不是演几年戏信了教,搞到脑残那种微博知识分子;

也不是罔顾事实,疯狂抹黑中国人的那种北姑知识分子;

更不是中国公民的楷模、中国民主标杆、中国唯一说真话的人、上海滩天才作家、天才历史学家、天才车手、天才导演、天才厨子、天才歌星、中国80后的领袖,中国青年代言人....那种全能型知识分子。

说的是真的在研究和批判中坚持的知识分子,哪怕立场不同,包括认认真真觉得中国应当“被殖民三百年”的那一类。

一请有点节操

这句话不是革命先驱李大钊说的。

大钊同志把“辣手”改成了“妙手”,后来被黑手张大帅杀了。另外一个爱吃辣的先驱者觉得辣挺好,终于成了大事。

这句话的出处是《杨忠愍公集》,作者是明朝名臣杨继盛——不是那个拿“少增加了3000万人”当“饿死三千万”还有脸写书的杨继绳。

极有骨气的一个人,被严嵩搞死的。

杨继盛算不得个有办法的人,做事似乎还比不上严嵩。然而中国传统的知识分子总是有“兼济天下”的梦想,那么贯彻实践也不错。

明朝的党争最为激烈,据说已经有点民主内阁的雏形,然而虽说背后其实都有大财团的指使吧,多少还有点节操——就是不怕死,打屁股打脊背老虎凳辣椒水都不怕。活着干,死了算。

等到了末期终于等来了钱谦益这一帮江南的才子佳人,基本上跟现在活跃在传媒台子上的知识分子们一脉相承。

钱谦益先抗后降,不取决于人美活儿好的柳如是,也不取决于大明朝给他什么官儿,取决于钱家是江南文坛领袖,“江左三大家”之一,家里工坊鳞次栉比;

现在的知识分子说什么话办什么事,不取决于国族利益,取决于谁给他项目资金,取决于能忽悠多少青年人帮自己出力效命。

拿钱我来,送死你去——这也算知识分子们让人瞧不起的一大根源。

二请认清位置

“我至多再需要他一年,桔子汁挤干了,就得把果皮扔掉。”

——腓特烈二世评伏尔泰

“总之,政客既要做官,又要讨钱,而特别要以‘独立学者’身份标榜其清廉不苟之态度。甚叹士风堕落,人心卑污……”

——蒋介石日记,1958年5月10日

“大局问题,不是知识分子决定的......”

——毛泽东

之所以连列三条,要说的就是一个主题:

对于知识分子阶层,无论古今中外,无论立场如何,所有的领袖人物的认识都是共同的——可用,要用,但不可让其影响全局。

也就是说,知识分子这个阶层,一直就是一个依附性的阶层,不会像工、农、商、兵那样或者直接创造价值养活自己,或者直接有足够力量保护自己。

明智的知识分子,没有物质生活支撑,日子虽然过的清贫,但可以选择精神高贵。别人为了名利,去做违心的事,知识分子可以选择淡泊,独善自身。显达之时,也可以选择为他人奔走,承担社会责任。

这就是——

达则兼济天下

穷则独善其身

历史上,穷困潦倒如颜回,位极人臣如诸葛亮,近现代如张伯驹、杨绛,都算是明智的代表。

有一个大知识分子登顶了搞了个改革,粉身碎骨——

高祖兴,汉业建。至孝平,王莽篡。

很遗憾,大V到专家,百家讲坛到长江学者,头顶官帽脚踩铜钱的实在太多,蒋先生所言不虚。

三请识些大体

有这么一个说法:

一等国家下棋,

二等国家当棋子,

三等国家做棋盘。

什么是棋盘?棋盘就是战场,战场上就是尸山血海。

谁的血?

谁的尸?

大家的都有,但是下棋的可以跑掉,棋子也好跟风,生活在棋盘上的人肯定最倒霉

就像日俄战争在旅顺开打,死的最多的是中国人一样。

现在死的最多的是叙利亚人。

照理说,知识分子的使命是:坚守和批判。

那么拿什么坚守?用什么批判?

有的知识分子批判汉武帝独尊儒术是钳制思想。他就没想过,当时国家需要的是什么。

公元前134年,被匈奴侵扰到无法忍受的汉武帝求国策,只有人家董仲舒提出了“大一统”理念,提出了“推明孔氏,抑黜百家”——其实汉武帝一点都不信儒家那一套,但是它适应了国家战略的需求。

五年后,地位终于巩固的汉武帝北击匈奴,消除了边患,更重要的是为后世子孙留下了尽可能大的发展空间。

“汉唐雄风”,说的是汉武帝,跟高皇帝刘老三没什么关系。

用云开耕田时候的话说,我这着急要解决胯骨轴子的问题,你给我提城门楼子的意见,还非得拽着我我立马解决,不揍你揍谁?

何况,在万民的利益和千秋基业之下,你那点“思维”和“批判”还叫事儿吗?

当今之世,中国已经没法再闷声大发财了,以前的机遇期逐渐结束,那么战略就要有所修正。关于这个,之前也有提到。

萨德:大国杀局(干货多图)

在这个时候,该做研究尽管做研究,该提建议尽管提建议,但是靠着阴阳怪气,企图让大战略跟着某些财团的意愿走,恐怕是做不到了。


不算结尾的结尾

正如文头《定军山》里黄忠唱的那样,大战当前,你该吃饭吃饭,该上厕所上厕所,但是只要进了搏杀场,进退都要听令号,违令难免吃一刀。

有胆的,尽管自己蹦,不忽悠傻了吧唧的中二青年就值得佩服。

只不过,

云从龙,风从虎。

万年不变的道理。

不是龙虎的小文人掺和进来,少不了化作微尘。

冤死了你又如何?

尔曹身与名俱灭

不废江河万古流

无需惊诧,并非只有中国如此,世界依然。


点击链接推荐阅读

告诉你多读书!多读书!

嬴秦氏,始兼并。传二世,楚汉争。

逞千戈,尚游说。 始春秋,终战国, 五霸强,七雄出。

周武王  始诛纣  八百载  最长久  周辙东  王纲堕

夏传子,家天下。四百载,迁夏社。

萨德背后:对等文化的利益冲突

耕读奇谈——倾城笑(8-完结)

有连山,有归藏。有周易,三易详。

分我一枝珊瑚宝

耕读奇谈——游人只合江南老

有些事情,真的是细思极恐

体系化的知识才是你的

摘下满天星


关注国学传承    关注耕读世家


Copyright © 天津河西区电视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