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河西区电视剧爱好组

《东岭路37号》连载之二十四 ‖【带美女赴宴】

光阴素描 2022-01-09 12:33:13


二十四.带美女赴宴


没心没肺的日子过得真快,转眼就到了十二月底。期间102宿舍发生了一件不愉快的事情,胖旭和三水不知是什么原因起了争执,动手打了起来。虽然很快就被大家拉开劝和,但这是两年宿舍集体生活中唯一一次闹不愉快,宿舍里的气氛变得有些怪异。小强也越发泡在教室里,玩自己喜好的东西,也不亦乐乎。

学生会不知出于何种考虑,提前在阶梯教室组织了一次元旦歌唱比赛。新年级的同学兴致很高,积极踊跃报名参加,而老生们大都变得老油条起来,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呆在一旁冷眼旁观。

由于阶梯教室的特殊性,可供表演的空间狭小,只有讲台前的一小块空地。所谓的空地,其实就是一条走道而已。虽然不适合舞蹈之类的群体表演,但对动口不动手的唱歌来说就不受影响,反而带有封闭性质的空间,有聚拢提升音质的效果。

歌唱比赛一开始,先由阿毛和老翁表演霹雳舞热场。这狭小的空间也难为他们了,伴随着劲爆的迪斯科音乐砰砰奏响,他俩踩着音乐里的拍子节奏,身体各部位有韵律地扭动起来,模仿各种动感十足的机械木偶动作,模拟在月球漫步的太空舞步,热情奔放地展现出青春特有的躁动与洒脱,立即就把全场的气氛带热带嗨。

随后参加比赛的同学,按各自号码顺序逐一登台演唱。然后由坐在台下第一排的评委老师,依据比赛选手的现场表现,以及自己的欣赏品味,给出不同的评判分值。分数是1到10分,去掉一个最高分和一个最低分,其余分数取平均值即为该表演者的实际获得分数。

台上表演的同学尽心尽力,打分的评委老师尽职尽责,台下观看的同学热情高涨,为各自喜欢的选手加油叫好,全场一片欢声雷动。

随着比赛的进行,88会统班的一位松溪籍的男同学,高大而黝黑,抱着一把吉他,大大咧咧地上台表演。别的同学都是演唱耳熟能详的歌唱,唯独这位看似外表粗旷内心却极度自我的大汉,宣称要自弹自唱一首自己作词作曲的歌曲,这把大家给惊着了,评委老师都连着追问,真的吗真的吗?他自信满满地回答说是的,言语中似乎瞧不上别人的歌曲。于是,大家都充满期待地看着他的表演。

只见他调了调琴弦,对着话筒“哦哦哦”了几声,测试音量的大小。在他都觉得OK的时候,开始在吉他上弹奏过门曲,叮叮咚咚几个和弦后,他唱起了他的歌谣。欧耶,全场一片哗然,声音混沌吐字含糊不说,还音不着调,调也不着音,这让小强想起了《琵琶行》里的一句诗“呕哑嘲哳难为听”。还没唱两句他突然就停了下来,大家都以为是他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唱了,谁知他很严肃的对着大家说,这破音箱太差,无法表现出他的音乐律动,他退出比赛。欧耶,全场再次一片哗然,见过自信的没见过如此自信的。连评委老师都忍受不住,齐刷刷地一致打零分,想退出没门,直接淘汰,老师们也真够绝的。

小强在台下看的目瞪口呆,转过身对阿龙说:“终于来了一个比你还狷狂的好汉。去年你唱《桑塔露琪亚》忘词,今年这位好汉原创歌曲跑调,你俩如出一辙的勇敢。”

“我呸!”阿龙不屑得邹着眉头说,“雕虫小技焉能与老夫相提并论。”

“那是不能和你比,你是头把交椅,永垂校史。”老翁坏坏地补上一刀。

一旁的小李子娇声娇气的笑着说:“老翁说的对,阿龙第一。”

“哼!老翁,管好你的婆娘。”阿龙忿忿不平地嘟囔着。

虽然这位好汉学弟以失败告终,但小强还是要为他点赞,雏鸟初啼试清音,千里鹏程始足下。虽稚嫩而勇气可嘉,有一股老子天下第一的蛮劲,若是能沉下心来夯实自己,未来或可期亦不可知也。

期间大李来学校玩了一次,他对小强班上女生多于男生的情况很羡慕。他说他班级要举行元旦晚会,欢迎小强届时带女同学去参加,增添欢乐的色彩。

大李是学法律,他所就读的学校男女比例严重失调。一个四十多人的班级,平均只有四五名女生,整一个僧多粥少的局面,这让封闭的校园里充斥着躁动的雄性荷尔蒙,压抑得让少年的青春无处安放。由于是稀缺资源,这里的女生被视若国宝,男生的眼睛都盯着看着,互相忌惮着,反而没人敢主动出击,谁都怕惹众怒被枪打出头鸟。

都说女人如水,可这干涸的月光,如何能抚慰这群少年驿动的心。大李的班级不是没有美女,他班上有一位来自潭城的马姓美女,生得像敦煌壁画里的唐朝女子,丰盈而温婉。她有着一双大大的眼睛,扎着俏丽的马尾辫,走起路时一左一右地晃动着,宛如生出了清风,显得活泼可爱。这让小强印象颇深,头一热随手写了一首小诗,拿给大李看,被大李戏谑不已。 


月光梳妆着她的马尾

月光将她的马尾扎成一朵花

落在他的梦里

他翻身时

月光都是咸的

 

他抓住马尾

天空长出梦的犄角

她的眼睛,她的鼻子,她的嘴唇

 

美则美矣,可惜稀少。所以,大李希望小强能多带些女生去捧场,给他们即将毕业的灰色校园生活,描绘上一抹亮丽的彩色回忆。

小强一口答应,拍着胸口对大李说:“兄,我别的不敢说,这种带女生有吃有喝的顺水人情美差事,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送走大李后,小强着手邀约了阿季、小霞和颖儿。阿季的男友也在那学校,自然没问题。小霞和颖儿一听有如此美事,也都毫不犹豫的愉快答应下来。颖儿提出要带她的好姐妹小樱,小霞也说要带阿维美女一同去。小强巴不得能多带几个美女,面子更有光彩,立即点头说好的好的,有去的都欢迎。

邀约好美女后,小强思量不能空着手去大李那儿,可又拿不出什么礼物来。脑子里一直装着这个难题,他忽然想起了读高中时,和大李一起爬树摘拐枣的经历,眼睛一亮,心想礼物有了。

学校大门口的两边,有三株高大的拐枣树。虽然看似高大,却长得歪歪扭扭的,不是太讨人喜欢。一到冬天,树枝上就长出了一条条扭曲的果柄,凹凸不平的果实酷似楷书“万”字,有万寿果之称,当地人都俗称它“鸡爪梨”。经过霜降后的鸡爪梨,果浆甘甜醇香。可是大多数同学都不认识,所以也就没人采摘。这就便宜了小强他们,小强找了一根竹竿,把竹竿顶部开一个Y字型小口,用来扭断果枝。有了顺手的工具,小强他们不时会去打一些下来解嘴馋。

礼物的问题解决了,就静等日子的到来。老翁和小李子正是最腻歪的时候,恨不能每分每秒都黏在一起,过自己的二人世界去。阿龙则彻底痴迷于龙飞蛇舞的书法墨香之中,没日没夜的临摹与创作,整个人都变得有些癫狂。小强跟他俩都提了一下,看他俩兴味索然的样子,便不再理会。

出发的那天中午,小强吃完午饭后,拿着工具来到校门口的拐枣树下,采摘了一堆鸡爪梨,拿回宿舍精心挑选,并用从传达室讨要来的报纸包裹好,装在背包里。稍事休息后,带上礼物,带着美女们出发赴宴

大李的学校坐落在延平市郊的一个山坳里,原是部队的一个机关营址,,空置了出来,借给他们学校办学使用。这里远离市区,隐于幽静的山谷,环境虽美,但缺少燕语莺啼,寂寞无行路。因此,只要有美女到来,那就像是太阳掉进了深山,把整个山谷都照亮了。

五位美女的到来,就像投向湖心的五颗彩色石子,在看似平静的水面上荡起阵阵涟漪。于是暗香涌动,引得别的班级男生探头探脑,一脸的羡慕不已。大李得意地带着小强和美女们参观他们的校区,介绍了周围的环境,不远处有留守的官兵走过。漫步在这幽静的时空里,暖暖的阳光照在身上,仿佛一切都变得清澈从容。

时间被凉凉的山风吹到了傍晚,热情却不曾改变。大李和他宿舍的同学打来了丰盛的晚餐,小强和美女们品尝了他们学校食堂的饭菜,也许是换了个地方有新鲜感,也许是受他们的热情所感染,只觉得比自己的学校味道要好。

享用过丰盛的晚餐,稍作休息后,来到了大李的班级。走进教室,黑板上写着大大的美术字——欢庆元旦,大字的周围还画上各种颜色的气球、小花做装饰。教室的门上、窗上挂起了五颜六色的彩带,增添了喜庆的色彩。桌椅围成一圈,留出中间一块空地用来表演节目,桌上摆着瓜子和花生,大家有说有笑的坐了下来。大李班上的四位女生坐在一排,小强和美女们被安排坐在她们对面一排,四目相顾,皆矜持的微微一笑。

不一会,大李的班长作为主持人上台宣布晚会开始,并致元旦贺词,同时欢迎小强和美女们的到来,教室里立即响起一片热烈的掌声。

大李班级的同学都参与了节目的表演,有歌曲和朗诵的,有自编相声的,有表演小品的。节目一个接着一个的精彩,表演的同学眉飞色舞,观看的同学兴高采烈,大家都沉浸在欢乐的气氛中。

轮到一位秀气的男生上来表演,只见他抱着吉他自弹自唱起来。几个简单的和弦过门后,他仰起青涩的脸庞,高声的嘶吼:“我曾问个不休,你何时跟我走。可你却总是笑我,一无所有……”

班级里沸腾了,小强和美女们也被感染的沸腾了。

直白的歌词,粗犷的情感,撕心裂肺的呐喊,这种新奇的音乐把小强给震撼了。这是他第一次感受到摇滚的魅力,同时心里也感觉到隐隐扎心——当时的中国人真的是一无所有,无论物质还是精神。后来才知道这是崔健的《一无所有》,它像一把利刃,刺破那些看似高尚实则假大空的伟光正,从此改变了小强的三观。

在一个接一个精彩的表演节目后,进入了猜谜游戏环节。主持人出谜题,然后大家举手抢答。在整个抢答谜底环节中,精彩纷呈也笑料百出,每个人的脸蛋都红扑扑的,洋溢着欢乐的色彩。晚会进入了新的高潮……

不知不觉在大家的欢歌笑语中,这场别开生面的元旦联欢晚会落下了帷幕。但是,教室里仍然回响着掌声、笑声和欢呼声。这是一个令人难忘的夜晚,它飘荡在时光的深处。

百啭无人能解,因风飞过蔷薇。


千里搭长棚,没有个不散的宴席。小强和美女们依依惜别了大李与他的同学们,踏上返回学校的路途。

此刻月光如水,清风温柔,一排排的路灯目送着他们欢乐的身影。六个人一边走一边闲聊着晚会里趣事,小强嘻嘻哈哈地打趣地说:“嘻嘻,你们没看到他们依依不舍的目光吗?如果眼睛会放箭,估计你们衣服上都被扎成刺猬啦。”

五位女孩都不好意思地娇笑着,相互开着玩笑,哪个哪个男生偷瞄人,又哪个哪个男生红着脸不敢直视,说到眉飞色舞处,大家都乐得前俯后仰。这欢乐的嬉笑声,把西风里的寒意吹拂得四散逃逸,同时又让心荡起了更细碎的涟漪。

忽然,小霞轻轻地叹一口气,抬头望着悬挂在九峰山顶的玄月,幽幽地说:“月光斑驳了一地的残迹,泪水浸满了思念的心房,惟留孤独的心在四处流浪,流浪……”

大家心一震,不约而同地看向小霞,不知这鬼精灵的小姑娘怎么就冒出了这么富有诗意的话来。小霞也察觉到自己的失态,随即打起马虎眼来:“嘻嘻,今天玩的真是开心喔。”美女们被她这样一带而过,也齐声附和说今天真开心。

小强心里琢磨着,莫非这小妮子动了春心?不知是那位男生入了她的花眼,让她的小心思里小鹿乱撞,生出这许多的五彩斑斓。一边走着一边胡乱地猜测着,不知不觉中走回到了学校宿舍。这七八千米的路程,走的大家都有些疲乏。小强和美女们在楼道口互相道了声晚安,回到宿舍洗漱一番后,一头倒在床上,眼皮就像一座山沉沉地压了下来。

小强把所有的快乐都带进了梦乡,美美得睡一觉,迎接明天新的一轮太阳升起。




作者简介:汪继强,福建人士,客居上海。行至不惑,乃一平凡之徒,崇尚小资,偶尔会把憋不住的心里话流转成文字,只为心平气和地与时间和解。借文字为床,让往事安眠。

微信:wangjiqiang0219



Copyright © 天津河西区电视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