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河西区电视剧爱好组

| 随记 | 立夏 | 蔷薇满架

木思黑 2022-01-09 12:01:37


昨日立夏。古人将每个节气分为三个物候,五天为一候,现在正是一候。

 

按照古人的说法,立夏一候蝼蝈鸣,二候蚯蚓出,三候王瓜生。但是物候这个东西,与地域关系太密切,千百年前观察并记录这种现象的人,曾经郑重地作为权威发布。但是读到的我们,多半是连蝼蝈是什么都不得而知的。在每一处,都自有其不同的物候景象,这也是观察的必要。

 

在北京,这个时节去公园,是可以听到浑厚而拖长的“呱呱”声的,在刚刚生出芦苇的池塘,容易让人想起“青草池塘处处蛙”。然而并不是蛙,这是蛤蟆的叫声。

 

我曾经停下来仔细聆听它们此起彼伏地鸣唱,先是一个,两个,相互应和,然后三五个、更多的加入进来,一起将合唱推入高潮,慢慢地又渐渐如潮水般退去。稍停片刻,又重新开始。与旁边广场舞的音乐相安无事,互不打扰。

 

相比之下,青蛙的声音要短促明快得多,有比较就有辨别,真是不一样的。五一回老家,听到池塘中青蛙的叫声就要更多。




这时也是蔷薇开花的时节。老家的野蔷薇是我从小认识的一种花,山野中到处都是。喜欢它,不是因为花,而是因为那刚长出来的嫩茎,折下一段,避开尖刺,轻轻撕开外皮,里面是半透明的,吃起来清爽微甜,可与茶片、乌花子并列为童年难忘的美味,而因为时空的距离与记忆的渲染,这种味道又尤其特别。




北京也有蔷薇,多是各种培植的品种,色彩更加鲜艳,有的还有甜美的香味。有一架开满繁花的蔷薇,真是很美的事情。“水晶帘动微风起,满架蔷薇一院香”。

 

也很爱金银花,尤其是那清淡的香气。但是,北京的金银花不像南方那么随处可见,它的亲戚金银木倒是多得是,可惜不香。金银之名,是因为花先开时是白色,慢慢再变成黄色。多数时候金银二色并存一枝,相互辉映。


金银木

金银花

 

北京的立夏,野花渐渐进入繁盛的时节,缤纷一地。二月兰还在开,开成一片紫色的海洋。而苦荬菜家族,以其标志性的菊科黄花占领了大片的草地和山坡。让人很奇怪,前一周还空空的草地,哪里突然钻出来这么多野孩子?它们那烂漫天真的姿态,让你早就从心里露出微笑来。



以前想我要有院子,就一定让它爬满一墙的蔷薇,一架子的金银花,然后坐在下面读书喝茶。但是,即使是有村中小院可以种下一棵金银花,每天忙忙碌碌,其实也是没有多少时间去看的。这个想法,大约要等退休去实现了。

 

经常会有遗憾,没有时间走遍天涯,也没有功夫岁月静好。不过,一个朋友讲过,当时间太多,反而感觉不到它的珍贵了。忙里偷出来的闲,才是最值得珍惜的。

 

因此,在立夏一候,为这个节气看到的蔷薇,听到的蛙声,写下短短的文字,也是珍重的。


关于野花的模样,前几年写过一篇

天涯何处无芳草 ——这位姑娘,请问姓名?





随意写写,图文均为原创



Copyright © 天津河西区电视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