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河西区电视剧爱好组

你不知道的历史细节:鉴真和尚去日本,带了近千斤各种香料,这是要挣出国经费吗?

古今史话 2020-09-15 16:36:47

有史以来 迄今为止 古今中外


有品位 有品质 有品格


有深度 有厚度 有温度

古今史话


丝绸之路全史


           第十四章 隋唐时的海上丝绸之路

        海上丝绸之路的香料贸易


早在汉代乃至南北朝时,就从西域进口了多种香料,成为中国上层社会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内容。自唐以后,在海外贸易中,香料是进口的大宗货物。特别是通过海上丝绸之路的贸易,往来的商船都把向中国输送香料作为主要的商品。到了宋代,进口香料更是海上丝绸之路贸易的最大宗商品。


香料是热带芬芳类植物和动物分泌的香胶,有多个品种,其中有的香料具有止痒杀菌、祛腥除臭、清洁环境的作用,作为药用功效更多,所以有时候“香药”并称。大食和波斯商人输人中国的香药,大多产自东非和阿拉伯地区。据《宋史》卷四九〇载,至道元年(995),大食“舶主蒲押黎资蒲希密表来献白龙脑一百两,眼助脐五十对,龙盐一银合,眼药二十小琉璃瓶,白沙糖三琉璃瓮,千年枣,舶上五味子各六琉璃瓶,舶上蝙桃一琉璃瓶,蔷薇水二十琉璃瓶,乳香山子一座”。

有许多商胡专门从事东西方间的香料贸易。长庆四年(824),波斯大商李苏沙向朝廷进贡沈香亭子材,此波斯大商是以兴贩香材为业的胡商。又据记载,番禺牙侩徐审与舶主何罗吉是朋友,这位何罗吉也是从事香料贸易的胡商。他们临别时,何罗吉赠3枚鹰嘴香给徐审,据称可避时疫。后来番禺遭遇大疫,徐审全家焚香得以幸免,后来这种香就被称为罗吉香。武后永昌元年(689),洛阳北市香行社造像记中,记录了社官、录事及社人等20余人的姓名,其中有安僧达、史玄策、康惠登、何难迪、康静智等,这些人的姓氏都为粟特胡姓,很可能就是来自中亚的商胡或他们的后裔。

唐朝进口或使用的香料主要有沉香、紫藤香、榄香、樟脑、苏合香、安息香与哇爪香、乳香、没药、丁香、青木香、广藿香、茉莉油、玫瑰香水、阿末香、甲香等许多品种。“在唐代,广州港成了世界上香料和药品的最大港口,藏红花经印度和布哈拉传入中国(迦湿弥罗变成了其最大的藏红花出口地);水仙花被认为是来自罗马帝国,但它很可能是原产于波斯;神香阿魏是一种树的树胶、树脂,它生长在伊朗省份拉雷斯坦和坎大哈地区;……液体苏合脂出自东南亚的一种芳香性植物;‘安息香’一词在指bdelium(没药)之后,又用于称印度支那和印度尼西亚的遗址香脂钓樟属或山胡椒属植物。”鉴真在广州见到江中有婆罗门、昆仑等地来的海舶,装满了香药珍宝,积载如山。丁谓《天香传》说:


占城所产沉至多,彼方贸迁,或入番禺,或入大食。贵重沉香与黄金同价。乡耆云:比岁有大食番舶,为飓所逆,寓此属邑,首领以富有,自大肆筵设席,极其夸诧。州人私相顾曰:以赀较胜,诚不敌矣,然视其炉烟蓊郁不举、干而轻、瘠而焦,非妙也。遂以海北岸者,即席而焚之,其烟杳杳,若引东溟,浓腴湒湒,如练凝漆,芳馨之气,特久益佳。大舶之徒,由是披靡。


诗人王建树有诗描述广州繁忙的香药生意:


戍头龙脑铺,关口象牙堆。

救设薰炉出,蜜辞咒节开。

市喧山贼破,金贱海船来。


扬州香药市场十分兴隆,鉴真由扬州东渡日本时,曾在扬州采购了麝香、沉香、甲香、甘松香、龙脑香、胆唐香、安息香、栈香、零陵香、青水香、熏陆香、毕钵、诃梨勒、胡椒、阿魏等近千斤香料。而此类由“波斯舶”贩运而来的香药,又多购自这里的“胡店”。唐时日本多次派人来中国求香药,在正仓院珍藏的香药物品中,有相当大的部分产自阿拉伯地区,有从扬州购买去的,或经由扬州转运到日本的。唐代诗人皎然在《买药送杨山人》中有“江南药少淮南有”、“扬州喧喧卖药市”之句,描述了当时扬州香药市场的繁荣。魏郡也有同样的香药市场,据《太平广记》记载,当时贩卖香药者,在“其药有难求未备者,日月于市邸偏胡商觅之”。香药是当时非常名贵的药物,“龙涎香每两与金等”。《新纂香谱》有一则记载:“海贾窝真龙涎二钱,云三十万贯可咨,胃时明节皇后许酬以二十万贯,不售。”可见香药属物贵价昂之物,以至连皇后欲买都不予削价。


香料或香材也是外国政府向唐朝进贡的重要物品,据史书不完全统计,天竺、乌苌、耨陀洹、伽毗、林邑、诃陵等国都曾向唐朝贡献香料,涉及的种类主要有郁金香、龙脑香、婆律膏、沉香、黑沉香等等。有时将外国贡献的香料径称作异香,即在唐朝境内稀见的香料,而外来的香料也被赋予了种种神密的特性。

香料在唐人生活中具有重要的作用,皇室和贵族对香料或香材的使用几乎达到了奢侈无度的程度。在唐代,香料制作更加精细和考究,品类更为丰富,用香成了无处不在的礼制使用。据称唐朝皇帝宫中每欲行幸,即先以龙脑、郁金藉地(《旧唐书》本纪第十八下)五代花蕊夫人《宫词》写道:“青锦地衣红绣毯,尽铺龙脑郁金香。”明皇杂录》载唐玄宗在宫中置长汤屋数十间,即大型室内温泉,银镂漆船及白香木船置其中,楫橹皆饰以珠玉,汤中以绿宝石和丁香,堆叠成瀛洲、方丈(传说中的海上仙山)的模样。宋人陶谷《清异录》卷下载,唐敬宗用龙脑香、麝香粉末造纸箭,与嫔妃们在宫中戏乐:“宝历中,帝(唐敬宗) 造纸箭、竹皮弓,纸间密贮龙麝末香,每宫嫔群集,帝躬射之。中者,浓香触体,了无痛楚。宫中名‘风流箭’,为之语曰:‘风流箭中的人人愿’”。宁王每与人谈话,先将沉香、麝香嚼在口中,方启口发谈,香气喷于席上每逢腊日,君王还要赏赐臣下各种香药、香脂等,张九龄《谢赐香药面脂表》中说:“某至宣敕冒赐臣襄衣香、面脂、小通中散等药,捧日月之光,寒移雪海;沐云雨之泽,春入花门……

皇室之外,达官显贵也嗜香成风。杨国忠有四香阁用沉香为阁,檀香为栏,以麝香、乳香和为泥饰壁,甚至比皇宫中的沉香亭更为奢华。长安富商王元宝在床前置木雕矮童二人,捧七宝博山炉,彻夜焚香。柳宗元收到韩愈寄来的诗后,先以蔷薇露灌手,熏以玉蕤香,然后发读。中宗时,宗楚客兄弟、纪处讷、武三思以及皇后韦氏诸亲属等权臣常举办雅会,各携名香,比试优劣,名曰斗香。以上所说都是见于记载的用香的故事。

风流所及,在唐朝社会中,无论男女,都讲求名香熏衣,香汤沐浴。唐代“中国社会的上层阶级,就生活在一种神香和各种香料焚烧的烟雾缭绕之中。香水浴、按摩、香油、呼吸的香气、涂敷、焚烧、消遣、保健、儒释道宗教仪轨……”。《太平广记》引《玉堂闲话》中有一则故事:


唐懿宗用文理天下,海内晏清。多变服私游寺观。民间有奸猾者,闻大安国寺,有江淮进奏官寄吴绫千匹在院。于是暗集其群,就内选一人肖上之状者,衣上私行之服,多以龙脑诸香薰,引二三小仆,潜入寄绫之院。其时有丐者一二人至,假服者遗之而去。逡巡,诸色丐求之人,接迹而至,给之不暇。假服者谓院僧曰:“院中有何物,可借之。”僧未诺间,小仆掷眼向僧。僧惊骇曰:“柜内有人寄绫千匹,唯命是听。”于是启柜,罄而给之。小仆谓僧曰:“来日早,于朝门相见,可奉引入内,所不轻。”假服者遂跨卫而去。僧自是经日访于内门,杳无所见,方知群丐并是奸人之党焉。


当时引进和开发了能用于各种场合的香具,如:镇压地毯一角的重型香炉;帐中熏香的鸭形香炉;悬挂在马车和屋檐上的香球;藏于袖中而动止皆香的香囊等等。其中熏笼更为盛行,覆盖于火炉上供熏香、烘物或取暖。《东宫旧事》记载“太子纳妃,有漆画熏笼二,大被熏笼三,衣熏笼三”。反映此时宫中生活的宫体词也有很多都提到这种用来熏香的熏笼,如“熏笼玉枕无颜色,卧听南宫清漏长。”(唐王昌龄《长信秋词》),“红颜未老思先断,斜倚熏笼坐到明。”(白居易《宫词》)“樱花落尽阶前月,象床愁倚熏笼”(李煜《谢新恩》),“凤帐鸳被徒熏,寂寞花锁千门”(温庭筠《清平乐》)。在西安法门寺出土了大量的金银制品的熏笼,雕金镂银,精雕细镂,非常精致,都是皇家用品。

唐代还出现了数量众多的咏香诗文,其跳动的音韵、馥郁的氤氲融汇着蔚为壮观的盛世景象。王维、杜甫、李白、白居易、李商隐、李贺等都有此类作品。李贺在《贵公子夜阑曲》中,具体而微地说明了沉香的重要作用,诗中描写了一位贵公子在孤寂的房屋中等待黎明的情景:“袅袅沉水香,乌啼夜阑景。曲沼芙蓉波,腰围白玉冷。”李贺其他诗中也有对沉香的描述:“沉香火暖茱萸烟,酒觥绾带新承欢。”“归来无人识,暗上沉香楼。”“沉香熏小像,杨柳伴啼鸦。”王维《谒璇上人》写道:


少年不足言,识道年已长。
事往安可悔,余生幸能养。
誓从断臂血,不复婴世网。
浮名寄缨佩,空性无羁鞅。
夙承大导师,焚香此瞻仰。
颓然居一室,覆载纷万象。
高柳早莺啼,长廊春雨响。
床下阮家屐,窗前筇竹杖。
方将见身云,陋彼示天壤。
一心在法要,愿以无生奖。

据有学者统计,涉及用香的唐诗有102首,其内容可分为皇宫用香、寝中用香、日常用香、军旅用香、释道用香、制香原料、合香种类、香品形式、香具类型、香笼的使用等等内容,其中所直接指出的长安宫殿名称就有红楼院、大明宫、日高殿、华清宫、长安东南角的芙蓉苑和城东的夹城,宫中在除夕夜傩戏逐煞、元旦朝贺、初十五灯节酺宴、妃产子以及值夜、清晨上朝等不同季节与时辰,也都使用不同的香。其他平民百姓在一般日常生活中,无论晨起、更衣、宴饮、观舞、熏衣被也都点香、熏香。

此外还有许多关于外来香料的神奇传说。据称,杨贵妃所佩交趾国贡献的蝉蚕形瑞龙脑香,香气彻十余步,玄宗在暇时与亲王奕棋,贵妃立于旁边观看,乐工贺怀智在侧弹琵琶。风吹贵妃领巾落于怀智幞头上,怀智归家,觉满身香气异常,遂将幞头收藏在了锦囊中,多年之后,仍然香气蓬勃。《酉阳杂俎》记载:


天宝末,交趾贡龙脑,如蝉蚕形。波斯言老龙脑树节方有,禁中呼为瑞龙脑。上唯赐贵妃十枚,香气彻十余步。上夏日尝与亲王棋,令贺怀智独弹琵琶,贵妃立于局前观之。……时风吹贵妃领巾于贺怀智巾上,良久,回身方落。贺怀智归,觉满身香气非常,乃卸幞头贮于锦囊中。及二皇复宫阙,追思贵妃不已,怀智乃进所贮幞头,具奏它日事。上皇发囊,泣曰:“此瑞龙脑香也。” 


《独异志》也记载这则故事:


玄宗偶与宁王博,召太真妃立观,俄而风冒妃帔,覆乐人贺怀智巾帻,香气馥郁不灭。后幸蜀归,怀智以其巾进于上,上执之潸然而泣,曰:“此吾在位时,西国有献香三丸,赐太真,谓之瑞龙脑。”


还有一则故事说,唐懿宗的女儿同昌公主乘坐的七宝步辇,辇的四角缀有五色锦香囊,内装辟邪香、瑞麟香、金凤香,都是外国进献的贡品,其中还杂有龙脑金屑。同昌公主每次乘坐这具步辇出游,都满街流芳。当时有一群权贵子弟到广化旗亭买酒喝,忽然互相询问:“咱们坐在这里,哪来的香气?而且这香气也太奇异了?”桌的一位说:“这不是龙脑香吗?”另一个回答说:“不是,我小时候为嫔妃宫中办事,常闻到这种香。不知道今天是什么缘由在这里闻到了。”于是,他问当垆卖酒的,卖酒人说:“同昌公主的步辇仆夫,在我这里用锦衣换酒喝。”众人让卖酒的将锦衣拿出来看,果然异香是从衣服上发出,众人皆叹稀有。

另一则故事称,咸通年间(860-874),崔安潜至宰相杨收家中,见客厅台盘前置一香炉,烟出成台阁之状,但是别有一种香气,非烟炉及珠翠所有者,崔安潜四下顾望,不明所以。原来气味是由厅东间阁子金案上漆球子内罽宾国香发出的,香气之郁烈可知。《太宗实录》上记载有罽宾国进献拘物头花,它散发的香气数里地内都能闻到,大概这就是杨收说的罽宾国香,拘物头花也是佛教经典中常提到的供佛香花之一。

在佛教和道教的活动中,也把用香作为一项重要的内容。《释氏会要》《华严经》《楞严经》《戒德香经》《大唐西域记》《妙法莲华经》等,都有很多佛教用香的记载。《大方广佛华严经》中具体的谈到了“……一切和香、一切熏香、一切涂香、一切末香……”这四种香的使用方法。佛教也认为用香有助于修行,譬如香严童子即因闻香而悟道,进而证得罗汉果位,所谓:“……香者……不假文字、声音、语言诠表善恶,但闻香气便能入证,即皆获德藏三昧。”(《宗镜录》)因此透过鼻根香尘的修行,也是证道的法门之一。以香“浴佛”是重要的佛教供养。在《浴佛功德经》中提到多种香料混合的浴佛方法:


若浴佛像时,应以牛头、檀、白檀、紫檀、沉水、熏陆、郁金香、龙脑香、零陵、藿香等,于净石上磨作香泥,用为香水,置净器中,于清净处,以好土作坛,或方或圆,随时大小,上置浴床,中安佛像,灌以香汤,净洁洗沐。


这则记载说明佛教寺院用香的品种很多,且也有定制。法门寺出土文物中有各式香炉、香合(盒)、香垒子、香迭子、香案子、香匙、香碗子、羹碗子、香匙香筋、火筋、檀香、丁香、沉香、香囊、手炉、香宝子、波罗子、香笼子等。

(连载中未完待续)

感谢关注古今史话


Copyright © 天津河西区电视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