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河西区电视剧爱好组

大选半年后,终于被拯救的默克尔?

自由的眼 2021-04-04 11:59:32

2018年3月4日,社民党(SPD)全国党员投票结束。463,722名社民党党员以66.02%的通过率,高票确认与默克尔所在的联盟党(Union=CDU+CSU)组成大联合政府,携手再襄四年盛举。做了将近半年临时总理的默克尔终于可以举起菱形迎接她的4.0时代,但是什么都没有改变吗?


先来简单回顾一下历史剧情,手中的爆米花准备好了吗?


1. 大选结果昭然,极右党派现世

2017年9月24日,德国联邦议院选举结果揭晓,默克尔所在的联盟党(Union)创造历史新低的票选率,慨当以慷地扑向默克尔4.0,当时在镁光灯前失落的默婶,还不知道未来半年将遭受的八十一难。社民党(SPD)同样经历着阵痛下的新低得票率,昔日党首舒尔茨第一时间激昂地对全世界放狠话:我们这次绝对不再与默克尔组阁!


此次大选原本便被解读为选民对默克尔难民政策的信任投票,而“反对接收难民”为政治纲领的极右选择党获得12.6%的高投票率,雄赳气昂的进入议会成最大赢家。


具体细节剧情回顾,请戳?:

德国大选结果揭晓,默克尔迎来第四季“菱形的权力”

 

2. 牙买加谈判失败,蓦然回首大联合

既然老兄弟社民党(SPD)放话不愿再续前缘,为避免重新大选或组成少数派政府的默克尔只能求助于另两朵姐妹花,绿党(Grüne)与自由民主党(FDP)。谈判虽艰辛,但似乎曙光已悄现,勤快的媒体们纷纷写好了腹稿只等“牙买加”组阁成功,却不料在2017年11月20日迎来一场绝妙的罗生门。这边厢自由民主党(FDP)表示“宁愿不执政,也不愿错误执政”,那边厢绿党对其的猝然退阁口诛笔伐,痛惜自己的一腔热血成狗血,唯留下疲倦的默克尔在风中凌乱。


牙买加谈判失败后,再次成功上位在镁光灯下的便是老兄弟社民党(SPD),舒尔茨大叔痛诉自己才不做别人的替代品,全党一心坚定不再组阁。

Bildquelle: Tagesschau


凡此一锅粥,却也让初期对牙买加组阁持怀疑态度的大安感到一丝“原来是真的在谈判,不是走过场呀“的惊异。首先绿党(Grüne)由高学历和城市人口组成,尤其在难民政策上与其他两派意见极其相左,如若就此组阁成功,必然妥协了无数的纲领矛盾,将选民的愿景碾成了一滩烂泥。

详情请戳?:

默克尔组阁“牙买加”失败,再来一次德国大选?

 

3. 欲携手再度四年,奈何Jusos难越,谁唱失路之国

德国总统Steinmeier在与默克尔进行数小时闭门会谈后,深锁眉头地对外公开表示,希望各党不要忘记自身对人民的责任,积极投身于组建一个稳定的政府,不要把重新选举的乱粥洒回给选民。疲惫的Steinmeier就差指名道姓地说:社民党快别犟了,坐下来再次携手吧。


Bildquelle: SPIEGEL


那刚刚放出豪言壮语的舒尔茨如何表现?他在经过与默克尔的一番紧急会谈后,表示愿意改变初衷,重新组阁,一时之间“川剧变脸大师”的名头在舒尔茨的头上闪着硕大金光。但舒尔茨虽是主席,随意变换纲领也不是弹指间便能完成的事,毕竟其党内有诸多货真价实的反对者,其中尤以Jusos为激进代表。

作为一个社民党旗下的子党,Jusos是青年社民党Die Arbeitsgemeinschaft der Jungsozialistinnen und Jungsozialisten in der SPD的缩写,如何做它的党员?最重要的条件是年纪。36岁以下的社民党党员便自动入党,37岁的老党员们只能叹息一声岁月不饶人的年龄歧视。


这边厢舒尔茨与默克尔等人进行了数周会谈,从谈判结果而言,舒尔茨确为社民党争取了几个24K纯金职位,例如联邦财政部长这个泛着五花油光的权力职位。

那边厢,Jusos28岁的年轻主席坚定地抵抗着联合政府的可能性,满眼深情地诉说着那些大联合政府的岁月里,社民党是如何一步步萎缩成为了联盟党的附属品。对双方的谈判结果他也表示毫不满意,例如对10万欧元的高收入者增收3%富豪税的要求并未得到实现。

 

4. 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舒尔茨戏精本人

川剧变脸大师舒尔茨有一个经典小说起承转合的人生故事,他曾酗酒,辍学,但他仍是政治好青年。自1994年担任欧洲议会议员,2012年当选欧洲议会议长以来,作为欧盟的坚定拥趸可说是政绩斐然,政治生涯高潮便是在17年全票通过任职社民党主席,成为了一颗众人眼中冉冉升起的希望之星,故事说到这儿,该到了转的部分了。


曾在大选前后坚决放话拒绝组阁的舒尔茨快速变脸,支持者认为他出于大局考虑,避免德国因重新大选而陷入四分五裂之难堪境地,失望者认为其变化莫测的身影让人捉摸不透毫无安全感。

在谈判结束后,他认为自己卓越的谈判技巧,已经将社民党的执政地位带上了历史小高峰,对接下来三周深入民间劝服党员同意大联合的活动有些意兴阑珊的他,是时候去追寻自己事业的另一个高峰了。于是在2018年2月7日,他通过Facebook突然官宣了将让位党主席于纳勒斯,其本人迁任德国外交部长,力争创造几个外交小盛举。


还在家里吃瓜的记者们按耐不住,一篇篇以“爱恨情仇,忘恩负义”等标签的通告迅速现世。现任德国副总理及外交部长的加布里尔是一手将舒尔茨送上主席之位的人,他于2017年主动退出总理竞选,为舒尔茨的政治抱负铺下一条康庄大道。 谁知加布里尔正在外交部长的职位上得心应手之际,却从Facebook得知自己被半路截胡?不敢相信事实的他颤抖着点开Facebook,发现确是昔日贴面好友舒尔茨的那颗闪亮光头。

昔日浓情不再


加布里尔反应迅速,同样通过Facebook官宣了自己的痛惜之情,言辞中嘲弄了一番舒尔茨两面三刀之行为,昨日豪言不组阁,今日啪啪打脸声,昔日浓浓贴面情,今日薄情夺我位?加布里尔的小女儿公开发推安慰爸爸:爸爸别难过,这样你有更多的时间和我们待在一起,而不是和那个脸上长头发的男人。


官宣事件后,舒尔茨在党大会中被批评莽撞野心重,曾经对希望之星的柔情蜜意转而成了群起而攻之。迫于压力,距上条官宣不到20个小时,舒尔茨再次官宣决定放弃外交部长一职。尴尬的局面却是,外交部长一职舒尔茨无法认领,昔日党主席的位置也在昨日的宣告中拱手给了他人。舒尔茨大叔成就了第二个大联合的历史,却让自己也不小心迅速成为了一段历史。


一个分析小视频?:

http://www.spiegel.de/politik/deutschland/spd-nach-martin-schulz-rueckzug-nur-noch-entsetzen-a-1192685.html

 

5. 谁被谁拯救,路叠路何方

第一步:任命总理。总统Steinmeier于3月5日根据宪法提名总理候选人,他表示,谁的青春不迷茫,热烈祝贺我们在经历一段阵痛期后重新获得了稳固的政治基础,让我们日后携手共进,勇闯天涯。

 “Es ist (...) gut für unser Land, dass diese Phase der Unsicherheit und Verunsicherung vorbei ist. Ich werde meiner Aufgabe nach dem Grundgesetz nachkommen und morgen offiziell dem Bundestag einen Vorschlag unterbreiten für die Wahl zum Bundeskanzler, der Bundeskanzlerin und das wird - das wird niemanden überraschen - Frau Angela Merkel sein".


第二步:在接下来的这周,社民党将陆续选出本党的各个部长,以进行新一轮的政治角逐,较为扣人心弦的便是前头提到的加布里尔是否将继续留任外交部长一职。

第三步:何去何从的社民党?

首先,过去四年默克尔执政时变幻莫测迅速掉头的执政方式间接接盘了许多社民党的政治主张,而努力配合其演出的社民党始终处于老好人的鸡肋状态,使得其政治纲领愈发向中间靠拢且模糊不清。是继续奋力减小社会贫富差距?亦或者致力于昨日黄花的煤炭政策与长久不衰的环境话题?偏左翼选民们投向绿党大怀抱,偏右翼的选民们一气之下从了选择党,使得社民党落了个凄凄惨惨戚戚的尴尬下场。

其次,党内分裂严重。以Jusos为代表的年轻社民党人们期待一个回左的政治趋势,几乎声泪俱下地痛诉着联合执政,而极有可能上任的社民党新主席却表明了自己尊重默克尔愿意一如既往合作的态度,混合着舒尔茨大叔为选民上演的卓越变脸技巧,党内的凝聚力如一盘十级飓风下的散沙。


第四步:被拯救的默克尔?

大联合政府成功组阁,默克尔确实在一定程度上被拯救,至少她不需要拖着随时陷入昏厥的疲惫身躯重新准备大选,也避免领导一个少数派政府时,会出现的以下局面:

默克尔:针对这一现象,我们政府希望…

反对党们:不行。

默克尔:针对这一…

反对党们:不行

默克尔:???


但毫无疑问的是,一场名叫默克尔的漫长告别已经开始了。德国总理的历史书上,默克尔必能占据一块显眼的风水宝地。迄今为止十二年半的任期,第一位女总统,来自东德,促使德国经济稳定发展,放弃核能,废除兵役,2015年的秋天难民危机时打开边防。 她的绝对统治地位在难民危机达到顶峰时便开始逐渐瓦解,“欧洲罪人”还是“德国母亲”的争论自那时起便从不休止。


过去的半年里,牙买加失败,与SPD的协议中分配职位斗争的失败,党内党外对其口诛笔伐,一个默克尔时代的消逝变得清晰可见起来。在一些会议期间,一如在课堂上睡觉的高中生,她也忍不住在众议员前打起了盹,头一低垂突然惊醒,紧接着又睡了过去。而德媒的10万+爆款文章的关键字已经从默克尔慢慢转变为“默克尔的继承人”“默克尔何时主动卸任”“谁能得到默克尔的遗产”。德国的默克尔时代慢慢擦着脸上的汗水,拖着日渐老去的身影,一步一挪地开始退到舞台后头,在可期的日子里,等着她正式谢幕的那一天。



有意思的还有?

德国另类「天堂」,色与罪的人间百态


德国大选结果揭晓,默克尔迎来第四季“菱形的权力”


AfD | 治大国若烹小鲜,是谁投下了这堆巴豆?

默克尔组阁“牙买加”失败,再来一次德国大选?



欢迎?阅读原文,开心?分享文章至朋友圈,共享一个好玩的世界 Ihr seid meine

Augensterne


自由的眼

关于德国,关于语言,关于生活,一起成为一个有趣的人呀

微信公众号ID : dubistfrei

文/编辑  by 大安

 校对    by 大陌

Copyright © 天津河西区电视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