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河西区电视剧爱好组

【声优访谈】《幽游白书》动画化25周年纪念声优访谈公开

腾讯动漫官方 2020-06-27 15:27:58


根据富坚义博创作的知名少年漫画改编的TV动画《幽游白书》最早于1992年10月开播,本月该动画也迎来了播出25周年纪念,为此官方早在今年3月就推出了动画化25周年纪念的官网。日前为动画中四位主要角色配音的声优佐佐木望(浦饭幽助CV)、千叶繁(桑原和真CV)、桧山修之(飞影CV)、绪方惠美(藏马CV)的《幽游白书》动画25周年纪念访谈也得到公开,下面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请各位多多指教


佐佐木望:虽然很久没有进行我们4人在一起的访谈了,但还有哪些我们以前没说过的趣事吗?


桧山修之:以前我们接受过很多采访呢。


佐佐木望:说一些至今为止还没有机会说的事,或者直到现在才敢拿来说的事,如何?


——边回忆边说就好。


千叶繁:要说很详细的事我也不太记得了呢。(笑)


桧山修之:那种狂热的感觉确实很难再找回来了呢。


绪方惠美:多数情况下,我们忘记的事情粉丝反而都还记得。


——那么首先来说说,对于TV动画化25周年这件事,各位在听到25周年这个数字时有什么想法?


千叶繁:我最直接的想法就是“已经过了那么久吗?”就算现在对我说:“下周有《幽游白书》的录音”,我也会说:“好的,我去。”就是这样的感觉。我想大家也不会感觉到过了那么久的时间。


绪方惠美:今天与各位见了面,聊了这个话题,感觉明天我们就能一起去录音室,像以往一样的拿起台本进行录音。


千叶繁:做起来真是完全不会不适应。


桧山修之:普通的生活已经过去了25年,但我并没有过去了很长时间的感慨,25年前的作品还能够如此被大家接受和喜爱,我觉得自己参与了一部非常厉害的作品。


佐佐木望:是的呢。10周年的时候、15周年的时候、20周年的时候,我都会觉得“好厉害啊”,现在经过了25年,我同样还是觉得“好厉害啊”。不过把25年看成是四分之一个世纪的话,我就会忍不住深深地感慨了。我认为《幽游白书》与其说是“现在回顾的以前的作品”,不如说是在这25年来一直被众多粉丝真爱着的“至今也不会褪色的现役的作品”。今年建起了25周年纪念网站,还开办了纪念咖啡厅,我能感受到各位粉丝们的爱意,作为声优我感到非常开心,谢谢你们。还有这次能够得到4人再集合的机会真是太好了。虽然我们完全没有经过了25年才终于能够4人再见面的感觉。


——那么你们隔了多久没有这样4人集合了呢?


桧山修之:蓝光套装发售前的对谈之后到现在吧?


佐佐木望:没错,就是那次对谈之后。那时我们四人是真的时隔很久才再会,我们非常开心。那之后,好像还有手办发售活动呢?


绪方惠美:那次千叶先生没有来吧,在秋叶原的活动……


桧山修之:那次没有千叶先生,是手办发售活动呢。


千叶繁:那次我去参加电视节目了。在这个业界,能见面的时候就会见得很多,所以就算10年不见我也不介意。


绪方惠美:在快到10年之前,我录了2张广播剧CD。那时是担任《幽游白书》的音响导演水本完先生找我演出的。当初也是因为水本先生让我演出,我才能加入到《幽游白书》的各位中,让我感慨颇深。


千叶繁:水本先生,最初给人的印象有点恐怖吧?(笑)


绪方惠美:我那时真的还是新人,《幽游白书》是我的出道作……我也是第一次出演动画,那是我在现场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的时代。就算是有我这样的后辈在,水本先生也能毫不客气地在我面前指出前辈们的不足之处。比如“你就只是自我感觉良好而已吧?”之类的话。连前辈都被这么说,虽然作为新人的我没被他说过,可我还是感到很可怕。


千叶繁:我觉得他是想要让声优们了解戏的本质,所以才会说话很严厉。


桧山修之:基本上,在动画配音的时候,配合角色的口型说台词是大前提,但水本先生会反其道而行之说:“不要配合口型!”(笑)


一同:(笑)


桧山修之:他会说:“你们给我好好演戏。配合口型太无聊了,不要给我演戏!”(笑)


绪方惠美:我对这个印象很深刻呢。因为我那时还是新人,所以他对我说过很多次。比如“绪方酱,我希望你能够不要为演而演。”“不要对口型。你只要从心里去演出没有虚假的戏,画面我会照顾。”我一边听着导演的话,一边在心里不解:“啊?”(笑)


一同:(笑)


绪方惠美:不过多亏了他对我说这些,我学到了表演并不是只靠技术,而是要出于真实的心情去演绎更重要。能跟水本先生一起工作,我真的真的太幸运了。


佐佐木望:在出演《幽游白书》的时候,我已经不是新人了,但也不是老手,某种意义上来说我就是处于不上不下的位置。无论是对老师还是中坚层抑或是新手和年轻人,水本先生对每个人的演出都很严苛,我自己当然也接受了很多他的指导,但我不会有新人的紧张,也不会像老手那样有压力。在我的记忆中我是在水本先生的呵斥下,轻松自由地去演绎的。


要说我觉得水本先生特别严厉的地方就是他说“要演得有趣一点”的地方。在一次试音结束后,水本先生会叫我“幽助”,然后我应一声就走到他身边,他对我说:“你这样配一点也不有趣。必须要配得很有趣,因为是漫画(改编的)。”这样的事发生过好多次。可是水本先生说的“必须要配得很有趣”的话,在我后来配其他角色的时候还经常会想起,现在这句话也是我的演技的指针。


稍微扯远点,其实我的出道作的音响导演就是水本先生。从出道开始,在好几部作品里水本先生都用了我,一开始他一直叫我“望”,但《幽游白书》从开始录音到最后一集的录音,他都会叫我“幽助”。水本先生叫我“幽助”的声音,至今还让我感到又开心又怀念,在我心中留有深刻的印象。不过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在我被骂时叫的。(笑)


千叶繁:虽然是现在才想起的事,有一幕是桑原的背影,然后配上“我要杀了你,你这个混蛋”的台词。我在试音时说这句台词说得又低沉又小声,于是水本先生跑过来对我说:“千叶酱千叶酱!你给我说得再认真一点!”他用强硬的语气大声说:“我要杀了你,你这个混蛋!”而我表示:“请等等。桑原那个时候是认真的呢。我觉得认真的人是不会叫出来的。”水本先生虽然一边说:“可这是绘画作品。”一边又认真地低沉着声音说:“我要杀了你,你这个混蛋……”。然后他对我说“……就这样说”。(笑)


一同:(笑)


——真是可怕呢(笑)。


绪方惠美:他就是这样认真钻研角色感情的导演呢。


桧山修之:登场角色们不是都很帅气吗?所以大家在演的过程中都会耍耍帅。于是就被他说:“你们不要耍帅,真是恶心。”


——咦!


千叶繁:但是“帅”本来就很难定义呢。是内在的帅气呢?还是外在的帅气?比如发型帅气、脸帅气之类……如果是脸帅的话,这不是才能也不是其他。这是父母给的肉体,别人就算想努力也得不到。而幽助的帅气,我觉得是他能够把喜怒哀乐都表现出来。在生气的时候就表现得很愤怒,在觉得奇怪的时候就表现出奇怪的神情。虽然他会表现出很多令人发笑和胡来的部分,但该做的事他都会认真去做。他的一切都很帅气,而不是单单一面的帅气。


佐佐木望:是的呢,幽助的率直非常帅气。所以在演出幽助的时候,我不会拘泥于表演,而是率直地用演技去表达。在演出幽助的时候,我就是幽助。说起直率的帅气,桑原也是同样的。


千叶繁:飞影他们只会说:“哼,真白痴。”(笑)


一同:(笑)


千叶繁:所以反过来说这很难啊。


桧山修之:水本先生对我说的话只有:“悠着点,别耍帅。”


千叶繁:我在想“哼,真白痴。”你是怎么说的来着。


桧山修之:虽然很辛苦,但离开《幽游白书》后,在那之后的录音现场,碰到这样的角色我就会想起水本先生教我的东西。


绪方:一直留在心里呢。


——各位在《幽游白书》中学到了哪些有用的东西?


绪方惠美:从大约10年开始,无论去哪个录音现场,我都是年纪最大的(笑)……虽然这样的录音现场也很快乐,但《幽游白书》的时候才会既有我这样什么都不知道的新人,也有桧山先生这样首次参与大型作品的人,有虽然很年轻但声望已经很高的林原惠、还有在她之上的田中真弓女士、千叶繁先生,甚至还有更高一级的玄田哲章先生、京田尚子女士、纳谷六朗先生……整个班底哪个世代的人都有,从新手到老手。还有对全员都不会客气,有话直说的音响导演。


正因为在那样的现场,所以我可以看到前辈们烦恼和痛苦的样子。对我个人来说就是“能够让一直高高在上的前辈烦恼的事真是太不得了了……”“在其下的前辈烦恼起来就有点……”“可是比我稍微高一级的前辈总会有解决烦恼的办法。”就算对方没有教我,但我看着前辈们的做法,我也可以学到东西,把它们变成自己的血肉。而且我觉得不只是最下层的我,每个世代的人都能从中学到东西。现在这样的录音现场,真的太少了……


千叶繁:当时的音响导演有人是舞台剧出身的,有人曾做过演员,这样的人很多。所以与其说他们是在做剧团的东西,不如说就是在演绎一出戏剧。感觉我们一边在《幽游白书》的大剧团合宿,一边磨练演技。在那个时代遇到的人,对我们来说太幸运了。


佐佐木望:是的呢。那个时代的录音现场,新人和老手齐聚一堂,大家全力以赴地表现出自己的演技,是非常能够让人受惠的环境。


绪方惠美:真的是这样。最近音响技术越来越发达,比如战斗的戏都要进行一个人的个别录音。如果不这样的话,声音会被别人的遮挡,或者不能做成立体声。可是以前只有2个声道,所以战斗戏的时候身边都会很热闹,录音室的空气也会变得紧张起来。演员与演员之间会对对方说的话认真,甚至吵起来,这样你来我往,互相碰撞,感觉这才是“真正”的共有的空间。


千叶繁:录音室的地板都会见血呢。


一同:(笑)


绪方惠美:还不至于(笑)。可是千叶先生叫起来的时候,感觉会因为缺氧而倒下。


桧山修之:千叶先生说不定会脑出血,但录音室不会流血(笑)。请不要太嗨了!


千叶繁:因为我大发雷霆了!(笑)


佐佐木望:战斗戏之类需要叫喊的台词很多,我偶尔会感觉缺氧。他们总是让我用靠近墙壁的话筒,因为在我快要失去意识的时候,可以马上扶住墙壁(笑)。在录音之后,有时我的午饭会吃乌冬面,因为战斗戏里叫得太多之后吃一碗热腾腾的乌冬面能让我的喉咙变得通畅。


绪方惠美:对对!千叶先生在喉咙不行的时候,就会去吃泡菜乌冬面……我问他“你不要紧吧?”千叶先生就说:“这种时候就要吃泡菜乌冬面!”于是我也说:“好的!今后每次到我戏份多的时候,我也要去吃泡菜乌冬面。”(笑)那之后,每次配用喉咙用得很厉害的角色后,我都会去吃泡菜乌冬面。


桧山修之:现在这个时代的话这是欺负人!(笑)


一同:(笑)



——对各位来说《幽游白书》是怎样的作品?


千叶繁:虽然我接过很多作品和各种角色,但每部作品我都会尽全力去演绎,所以没有特别的感觉。无论在哪个世界,是怎样的角色,他们都在拼命地活着。不过能够参与到经过了25年仍被大家所爱的作品中,我感觉很开心。所以我之前也说了,就算再录一次,我也会全力去做好。我现在是LEVEL63(63岁)了呢。


佐佐木望:我也和千叶先生有一样的感觉。在《幽游白书》之前和之后,我都有与很多作品及各种角色相遇,我个人而言在出演幽助之前,我演的角色多是活力少年或者老实的优等生的类型,而幽助是个有野性的坚强的不良少年,他扩展了我的戏路。这个意义来说,《幽游白书》算是我的转折点,又或者说是一个让我晋升到下一个阶段的作品。


而现在在工作上,很多新认识的伙伴会对我说:“我看过《幽游白书》,我非常喜欢,能够见到幽助的佐佐木先生我真是太高兴了。”能够跟这样的伙伴一起工作,我感慨颇深,也非常高兴并感激他们。对我来说《幽游白书》是我的代表作,是无可取代的重要作品。


桧山修之:这部作品毫无疑问是让桧山修之这个声优的知名度上升的作品。我个人对作品的想法、对角色的想法都与千叶先生和望先生一样。可是从外人看来,桧山这名演员的知名度能上升都是因为《幽游白书》。声优的知名度也非常重要,这个意义上来说,这部作品毫无疑问地让我感激不尽。


绪方惠美:这是我的出道作……在我被选定为《幽游白书》的固定班底成员的同时,我所处的环境也发了巨变。事务所的相关人员、作为演员的基础,还有肉体的改造等等,这些都是因为参与了《幽游白书》才有的经历,最初的半年少了哪个都不会有现在的我。这段经历让我在肉体和精神上都更加坚强。这样个意义上来说这部作品对我来说非常重要。


——原来如此。


千叶繁:说起来,我们还唱了很多角色歌。


绪方惠美:也是第一次参加现场活动。


桧山修之:这么说来,我第一次录歌也是因为这部动画呢。(笑)


佐佐木望:每个角色都唱了很多角色歌,还有对高桥宏先生演唱的ED主题曲《不平衡的吻(原名:アンバランスなKISSをして)》和《太阳还在照耀的时候(原名:太陽がまた輝くとき)》进行重新编曲并翻唱,也参加了很多《幽游白书》的CD发售纪念活动,在粉丝面前唱歌真的很开心。



千叶繁:我还唱了类似演歌的歌,之后NHK的歌曲节目组还来邀请我。“在御宅族的事务所是不是有一位名叫千叶繁的演歌歌手?”(笑)


一同:(笑)


千叶繁:我后来郑重地拒绝了。


桧山修之:首先情报就搞错了!


千叶繁:情报错了。不过那时动画歌一发售就能冲上销量榜呢。


绪方惠美:《幽游白书》的专辑经常上榜。


千叶繁:确实很经常上榜。不过第二周通常就不见了……(笑)。业界的人都觉得不可思议。


绪方惠美:不好意思,我想说点私事。前短时间,我办了个人25周年纪念的演唱会,在那个演唱会上播放了当年我录的第一首歌,就是藏马的《黑暗中的红蔷薇(原名:暗闇に紅い薔薇)》。我很担心能否让观众们听得开心,结果前奏刚想起,大家就很激动地“哇”地叫起来……我对自己25年前拙劣的声音爆笑不已(笑)。但这也让我想起了很多事。《幽游白书》也是一部教会了我什么叫录歌,什么叫现场演出的作品。


佐佐木望:我也想说点自己的事,当年给我出个人名义的专辑时,演唱《幽游白书》ED主题曲的高桥宏先生不但给我提供歌曲,而且还会给我指导和帮助,跟我合唱。那张专辑中还收录了我翻唱的《不平衡的吻》《太阳还在照耀的时候》,我永远忘不了对我录歌进行了很多指点的高桥先生竖起大拇指对我说:“佐佐木先生,您真优秀!”这两首歌我在自己的演出中几乎每次都唱,2005年高桥先生过世后,我再次遇到了帮我和高桥先生制作过专辑的制作人,他对我说:“请您一直演唱高桥君的《不平衡的吻》和《太阳还在照耀的时候》吧。”所以这两首歌对我来说很特别,跟幽助的角色歌一样,至今在演出时我都会郑重地去演唱。


千叶繁:说起来有一次呢,在录歌当天,我认识的一个摄影师拜托了我一件事。他的孩子大概读小学三、四年级,却患上了难治之症,正在住院。因为那孩子听说自己只剩下几个月的生命,所以不愿吃药,也不听医生的话,但他似乎是《幽游白书》的忠实粉丝。所以他的母亲给我们写了一封信,信中说:“请各位谅解我的任性要求,我希望大家能够每个人说一句鼓励我家孩子的话。”于是演员和制作人员们商量了一番,尽管跟工作无关,但我们都愿意出力。跟制作人说了之后,他也表示:“请尽管使用录音室。”


“加油,要好好吃药哦。”“治好病之后,就可以跟大家见面了。”大家一句一句地录下来。这些录音送到男孩手中后,他真的开始认真吃药,并逐渐有所恢复了。虽然医生之前说他只能再活1到2个月,但后来他活了半年以上。听说他直到生命的最后还一直在听那盘磁带,他一边说“总有一天我一定能见到幽助、桑原、飞影、藏马”一边喝药。


后来他母亲还有给我们来信,是非常厚的一封信。打开来看,信中到处都是泪痕,墨迹都被晕开了。如果我没有参与这部作品,也不会有这样的体验了。这让我对“这部作品能有如此大的影响”“我在做很厉害的工作”也有了实感。


——各位现在要对陪伴你们25年的角色说一句话的话,你们最想说什么?


绪方惠美:这个好难啊……


佐佐木望:对我来说,角色就是我自己。我就等于幽助,所以想对幽助说的话,就是自己想对自己说的话,真的很难。幽助不是别人,与其说是陪伴,不如说我和另一个我的幽助已经一心同体了。如果硬要说的话那就是“加油!”“不要输!”“拿出精气神来!”之类的。


千叶繁:对于演员来说,如果自己内在没有某种东西的话就很难表现出来。无论演哪个角色都是自己。


桧山修之:硬要说的话,我大概会想说:“坦率点吧。”(笑)


绪方惠美:事到如今才说!?(笑)


一同:(笑)


佐佐木望:感觉幽助好像会说:“你们不要吵架。”(笑)


绪方惠美:如果很长时间都在做一件事,感觉会慢慢发生变化,但今天看到大家,发现大家完全没有变呢。(笑)


千叶繁:你是说我们完全没有长进吗(笑)。



——让我们重新认真地来说说,各位最想说什么呢?


佐佐木望:我没有进行过各种演技和发声的训练就这么出道了,所以在录《幽游白书》的时候,完全是没有任何修饰的演技。这样没有修饰的部分有它的好处,但也会让我觉得不成熟。后来我觉得这样不行,就花了好几年进行训练。所以我想当时的幽助会和现在有所不同,但我在感情上我一直是那个幽助。最近我还有机会出演了游戏合作活动中的幽助,就算在现在的台本中看到幽助的台词,我也会和当年一样,我作为幽助的热血沸腾了起来。虽然现在再做动画的话,我想我也能瞬间找回幽助的感觉。我对于角色的感情完全没有改变。


绪方惠美:因为是很重要的感情,感觉像是“回魂”似的。我们每个人的肉体都在逐渐地一点点改变,心也逐渐地成熟。但灵魂还保持原样,这样真的非常棒呢。发出那样的声音很容易,可重要的是回到那个角色的年龄的心态很难……今天聚集在此的各位是能够做到的人。


我个人而言,刚出道就要演一个被活了几百年的妖怪附身的高中生,这真的是一个要在精神上很老练的角色,但当时我的人生经验非常少……恐怕现在的我反而更像藏马,因为我是个至今仍然长年在演初中生、高中生的妖怪(笑)。所以现在我反而更想再演一次藏马。


——如果能再次录音的话,大家都会想录吗?


千叶繁:我会再录一次。


绪方惠美:想录!


佐佐木望:我会再录一次!!


桧山修之:想录录看呢。


——说不定会有决策者看到这个访谈呢(笑)。


一同:(笑)


绪方惠美:我希望不是重头重做一遍动画,而是之后的故事……变成老爷爷的故事说不定会很有趣!(笑)


千叶繁:啊,大家都进养老院了吧!(笑)


桧山修之:感觉也会很有戏剧性呢!


绪方惠美:“拉面店大爷之后的故事”之类的,如何?(笑)


佐佐木望:可以,拉面店!请一定要做!


千叶繁:作为番外篇来说不错呢!


——直到最后也很让人注目呢。


佐佐木望:各位粉丝长期以来一直爱着幽助、桑原、飞影、藏马,真的非常感谢你们!今后也请一直支持《幽游白书》哦!


——今天谢谢大家。





Copyright © 天津河西区电视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