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河西区电视剧爱好组

春晚上火了的太平绅士许荣茂,捐款早已超10亿,除了捐国宝,还干了啥?

《中国慈善家》 2020-09-15 08:14:08


左:许荣茂(世茂集团董事局主席)  

右:单霁翔(故宫博物院院长)


年三十晚,世茂集团董事局主席许荣茂携国宝《丝路山水地图》登上央视狗年春晚。



2017年,许荣茂将斥资1.33亿元购回明代的《丝路山水地图》,无偿捐赠给故宫博物院。这幅在海外及民间“漂泊”多年的国宝终于“回家”。



“保护和弘扬中华文化,是我多年来的愿望。去年是香港回归祖国20周年,我把流落在海外多年的国宝《丝路山水地图》带回家,这是我的荣幸,更是责任!”

——许荣茂



以下为《中国慈善家》于2015年2月刊对许荣茂的封面专访:


《中国慈善家》2015年2月刊封面


许荣茂出生于医学世家,弃医从商,成为一代商业巨子。做慈善,他期待像医生那样,助力社会改良。


“医者”许荣茂


撰文:肖泊   题图摄影:傅杰


 


“不是说一笔钱捐出去就完了,我希望它们能很好地运营下去。”香港世茂集团董事局主席许荣茂说。


在与《中国慈善家》记者见面前,他刚刚和他的同事谈及请专家对逾百所“世茂爱心医院”进行评估一事。这些医院由世茂集团捐赠1亿元,于2008年汶川地震后在西部地区贫困乡镇陆续捐建。


“评估现在这些医院最缺的是什么,缺什么设备,缺哪一类人才,我们怎么再去捐助,怎么去培训人才。”


同事递给他一本很厚的计划书,内容关于如何给香港“新家园协会”的会员提供更多福利。该协会由许荣茂联合香港工商界人士于2010年成立,为内地赴港新移民及少数族裔人士提供生活、培训、工作、助学一条龙服务,助其更快融入香港社会。


慈善,在64岁的许荣茂那里,占据着越来越多的时间。


许荣茂生于中医家庭,早年曾学医。他擅长“诊脉”,诊社会与经济发展之脉,因其下手精准,世茂集团得以扶摇直上;做慈善,他观腠理见肠胃之疾,看得远,做得深,更倾向于治本。


“医者”许荣茂,有“术”,术中见“道”。



新生之啼


2011年,许荣茂来到大凉山。山路崎岖泥泞,三四个小时,一路颠簸。他是来“行医”的。


大凉山位处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内,自古便是通往边陲的要道,自上世纪90年代起,毒品经铁路成昆线入侵此地,即便这里有“可通神鬼”的彝族“毕摩”,那些通灵长者还是无力让这座贫困落后的大山免遭毒害。大凉山染上了艾滋顽疾。根据凉山州政府的公开数据,1995年凉山地区发现第一例艾滋病,截至2010年底,累计报告艾滋病感染者2万多例,艾滋病致孤儿童超过6000人,除了毒品注射,性传播及母婴传染也是重要传染渠道。


新生的啼哭往往代表希望,在大凉山那些被毒魔纠缠的家庭中,婴啼更可能是对命运不公的控诉—他们大多会成为孤儿,或因艾滋病的母婴传播而死去,即便幸存,也会有很多孩子四处游荡,终被毒魔虏获。


10年前,时任全国政协副主席、全国工商联主席的黄孟复向许荣茂提及大凉山的情况,许荣茂受到触动。2005年4月,全国工商联包括许荣茂在内的20余名企业家联合发起“中华红丝带基金”(简称“红丝带基金”),推动艾滋病防治事业。黄孟复任名誉理事长,全国工商联副主席谢经荣任理事长,许荣茂任执行理事长。


在大凉山腹地四川昭觉县,许荣茂遇到了彝族妇女阿莫。阿莫二十多岁,背上有襁褓婴儿,腹中还有另一条将要承受不公的生命。将艾滋病传染给她的,是站在她一旁的“瘾君子”丈夫。


“他们不觉得得了艾滋病是什么了不起的事,因为艾滋病有潜伏期,而且有的潜伏长达十几年,所以他们觉得它就是一个慢性病。”许荣茂说。


“许先生把我们党和政府的政策、国家的政策也去跟阿莫讲,把我们支持项目、服务内容也跟她讲,她也听不懂,需要当地的人去翻译成彝语。”红丝带基金专职副秘书长叶大伟说。


许荣茂再三叮嘱阿莫,一定要加入红丝带基金的“母婴阻断计划”。这个计划“就是说一发现母亲是艾滋病感染者,就一定要说服她到医院去分娩,不能土法接生,而且一定要用我们提供的奶粉,不能再用母乳喂养”。


第二年,许荣茂再一次探访大凉山,他找到阿莫。“她背上背了一个,手里抱了一个,很高兴,说两个孩子都健康,都没有被传染。”许荣茂很开心。“如果她不是听我们的母婴阻断计划,很有可能就把孩子传染到了,像这样的例子很多。”


为能治本,许荣茂推动红丝带基金在大凉山设立村卫生室,如今已有53所。红丝带基金还在当地培训妇幼保健员和乡村医生,走村入户为艾滋病家庭提供服务。


叶大伟介绍,十年来,红丝带基金的项目已广涉全国各地,在新疆伊犁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四师,对120所村卫生室进行了配套升级。自2011年“母婴阻断计划”开展以来,“母婴健康包”已发放了53万份,范围覆盖除黑龙江和西藏的所有省份和地区。而对红丝带基金来说,更多的工作是宣传,“艾滋病预防比治疗更为重要,一旦被传染,治疗是很困难的。”因此,每年红丝带基金都会组织100所大学的大学生和世茂集团的志愿者团队,到城市的工地、工厂、车间里去做宣传。



2011年7月,许荣茂太平绅士获香港特区政府颁发金紫荆星章。


缓解“新移民”之痛


许荣茂祖籍福建,是香港的“老移民”。他普通话不算标准,语调低而轻,口音算是“闽普”还是“港普”已分不太清楚。


上世纪七十年代,许荣茂赴港创业,对他来说,那是“一段难忘的回忆”。因对香港社会的杰出贡献,如今他早已是受港人尊敬的太平绅士。2011年7月1日,香港特区政府向其颁发了象征至高荣誉的金紫荆星章。这位“老移民”成为港人之光。


随着香港“新移民”日趋增多,很多人因为教育程度、社会背景以及文化、语言差异等问题,难以融入香港社会。


“我希望用自己的经验、自己的积累的资源去帮助更多的人,让社会稳定与经济繁荣二者相辅相成。”


2010年,许荣茂在港与众多企业家联合发起“香港新家园协会”,为“新移民”及在港的少数族裔提供生活、培训、工作、助学等一条龙服务,协助新来港人士适应和融入香港,并推动其积极投入和参与香港的建设。


香港新家园协会成立,许荣茂捐款6000万港币,任会长。凭借其在政商两界的影响力,时任香港特别行政区长官曾荫权、时任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特区联络办主任彭清华担任该协会荣誉赞助人;他还邀请恒基地产副董事长李家杰、恒大地产集团董事局主席许家印、广州富力地产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思廉等20多名名企业家作为副会长共同出资支持香港新家园协会的发展。如今,副会长的人数仍在增加。


“新家园协会本着同根同心、四海一家、和谐互助和平等参与的精神,促进香港各阶层人士与新来港人士的沟通了解和团结合作,从而共建一个关怀和平等的社会。”在新家园协会的成立仪式上,许荣茂如是题词。


为拓展在内地的服务,该协会出资在民政部注册了全国性民非企业“新家园社会服务中心”,总部设在广州。“他们没过海关之前,我们就想办法跟他联络,我们在罗湖桥就有接待中心,他们到香港,我们就提供语言的培训、心理预期的培训,还有其他的就业技能相关的培训,提供职业中介的转介。他们碰到困难了,我们还有紧急的援助基金,我们还成立了一个‘新家园世茂教育基金’,每年向新移民的孩子发放助学金、奖学金。”许荣茂介绍。


如今,新家园协会已在香港5个大区设立地区服务处,并在16个不同的小区设立指定服务点,服务网络遍布全港,并拥有8万会员。2014年,协会向所有会员增加一项新的福利——人生意外保险,会员碰到伤亡住院等灾难,都能得到中银保险公司的赔付,而所有保费由新家园协会承担,“对于香港来说,这是一个庞大的数字,可以号称香港最大的慈善机构之一。我们希望能确确实实给我们的会员带来更多的帮助,包括福利,或者让他们看到希望。”许荣茂说。


2014年,香港新家园协会的一次活动中,一位小女孩画了一幅画送给她的许爷爷,她觉得许荣茂就像画中那把遮风挡雨的伞,她说以后也要去帮助别人。“那么小的孩子,得到我们的帮助,她现在就说她长大要去帮别人,这种精神,很让我们感动。”许荣茂说,人心向善,安居乐业,这是他所希望的。



2012年8月,许荣茂考察中华红丝带基金凉山州项目。


“医道”


医病,是医者天职,医社会人心,是许荣茂的“医道”。


许荣茂为“新移民”打造了“新家园”,他也出力为艾滋病致孤儿童打造了“新家园”。


大凉山阿莫的孩子有着不幸之幸。然而,很多孩子也成了孤儿,他们失去双亲,流离失所。由此,红丝带基金在学校中设立“红丝带栋梁班”,将那些游荡街头的艾滋病致孤儿童接回校园,为他们提供生活上的帮助和平等的教育机会,每一个班级都配有专业辅导员跟生活老师,承诺会资助及培养他们到大学毕业直至踏入社会。


2010年12月1日,时任国家总理的温家宝来到大凉山一个红丝带栋梁班,面对那些艾滋病致孤儿童,他说,“你们虽然失去了父母,但如今生活在一个大家庭……”


因“血浆生意”,河南上蔡县成为众所周知的艾滋病重灾区。在那里,红丝带基金也建立起“红丝带家园”,招收艾滋病致孤儿童,同样为他们提供生活和学习所需。


接受《中国慈善家》专访几天前,许荣茂又收到了阿日的来信,阿日是一名艾滋病致孤儿童,是“红丝带基金”的受助者。作为红丝带基金执行理事长,许荣茂成了那些孩子身在远方的亲人,他们一直保持通信,他要跟这些孩子多些心灵上的交流。“让他们能敞开心扉啊,和一般的小孩子一样能过上幸福的童年。”许荣茂说。


2010年上海世博会期间,许荣茂亲自带着100多个红丝带基金资助的艾滋病致孤儿童做了一次夏令营,历时一个多星期,绝大多数孩子得以第一次走出大山。


随团的还有一些企业家。“刚开始他们中有些人可能会有些避讳,不敢碰这些孩子。”当时参加活动的志愿者回忆说,“他(许荣茂)也不说,他就默默拉着孩子的手,身体力行。”


大热天,四十几度,许荣茂带着孩子们游北京欢乐谷、逛长城,再到上海参观世博会。他们可以进入各个场馆,走VIP绿色通道,这是上海市委特批的。



新来港大使计划嘉许礼。


心怀桑梓


采访当天下午,许荣茂要先后出席上海福建商会和上海侨商会的两场活动,一场千人规模,另一场有五百人参会。“这两个会我都是会长,我是想团结更多的人,联络各方面的力量,共同来推动社会发展和进步。”


许荣茂是华侨界领袖级人物,在国际政商界及华人华侨中颇具威望。


上海申办2010世博会期间,许荣茂不仅出资1500万元支持,还曾用一年多时间专为此事奔走于美洲、欧洲、东南亚等地各国,为上海拉票。


“当时知道上海申博的过程很艰辛,因为有韩国这样强大的对手,很多国家已经答应把票给韩国,有很多国家和我们是没有建交的。”许荣茂回忆说。


上海申博,一共88张选票,无论人口多少,一国一票。许荣茂所说的“很多地方”,包括人口两万的帕劳共和国在内。他亲赴帕劳,邀请总统及总统夫人赴港到自己家中做客,说服总统支持上海申博。


“瑙鲁,不到一万人,就在澳大利亚边上一个小岛,在礁石上,也有一张票。这些都是我亲自陪他们的投票人到现场去投票。” 许荣茂告诉《中国慈善家》。


经其参与推动,上海赢得了菲律宾、印度尼西亚、瑙鲁、帕劳、多米尼克、哥斯达黎加等国的支持。


“为了说服他们(菲律宾官方)支持上海这一票,我当时就答应,帮他们在当地建20多所农村小学,当然我也兑现了。”


许荣茂还在海外、上海等地,多次组织侨商声援上海申博。


上海申博成功,许荣茂参与邀请更多华侨华商回国参展参观。他是中华全国归国华侨联合会副主席、中国侨商联合会会长,一直致力于凝聚华侨华商回国投资、定居。2003年,经由许荣茂多年努力推动,上海市侨商会正式成立,许荣茂被推选为侨商会首任会长,连任至今。该会拥有会员企业三百多家,这些会员企业在中国内地的累计投资总额已超千亿。


我现在有这个平台,或者说我能起一个比较好的作用,就是号召面比较广一些,大家在一起才能把事情做大、做好,靠一己之力,那毕竟是有限的。”许荣茂说。


作为侨商,许荣茂的慈善捐助早在十多年前便已开始,并以捐资助教为发端。他在北京、福建、江苏等地捐资启动了多个高校助学项目,先后在全国各地的贫困乡镇建设了几十所侨心小学、希望小学、光彩小学。


2013年,许荣茂捐赠1.4亿元,将闽南名校厦门外国语学校引入家乡石狮,还为石狮接洽引进北大幼儿园和北大小学,为石狮打造优质教育环境。这是石狮建市以来最大一笔慈善捐赠。


“企业的成功,与社会方方面面的认同和支持分不开,所以在取得成功的时候,有责任和义务回报社会。”许荣茂不认为这种回报是馈赠,“馈赠的感觉是高人一等,说我给你多少。事实上,这是我们的责任,更是义务,我们必须要去做好。”



香港新家园受助小女孩向许荣茂增送绘画。


“三年III班辅导员”


许荣茂开创了世茂集团,但“王者”的威风八面与他无“一面之缘”,他谦逊,似乎没什么差别心,如一味中药,味淡、性温。他热衷公益慈善,并将此融入企业。


2002年,许荣茂向上海慈善基金会捐款人民币1000万元,设立“世茂慈善基金”。除了教育、公共卫生方面的基础投入,世茂集团在一些自然灾害中也屡捐善款。


每次大的灾害发生,企业员工也会自发捐款。“我觉得这个很重要,因为慈善是重在参与,不在大小,人的能力是有限的,有高有低,只要你尽心了,就是对社会进步的贡献,就是对慈善事业的贡献。”许荣茂说。


世茂集团是一家综合性的投资集团,致力于房地产、旅游、酒店、商业及文化产业等多个领域,在世茂集团建设的社区中,许荣茂也倡导业主参与慈善捐助。“当然这个金额不一定都很大,但大家参与,意义很大。”许荣茂说。


在世茂集团内部,有个名为“三年III班”的志愿者组织,所谓三年III班,即世茂“世”字的拆解—三横三竖,代表“一点一滴一世界”的公益理念。


许荣茂要求三年III班要专业做公益。三年III班的志愿者,来自世茂集团的各个职能岗位,各有专长,这当中也包括世茂集团诸多中高层管理人员。登记成为世茂集团志愿者后,须先学习组织章程,每人还会领到一本公益日记,用以记录个人参与的每次公益活动。


三年III班组织生活多样,有新同学入班仪式,有派对,有颁奖礼。如2014年的“双十一”,三年III班组织了一次单身派对,有很多单身的志愿者参加。“有人说想找靠谱男朋友就来三年III班,因为是我们的志愿者,基本都靠谱。” 三年III班一位资深的志愿者打趣说。


如今,三年III班有“同学”千余人,随着集团的发展,在全国各地均建立了分站。 而许荣茂不仅会参加志愿者活动,甚至给志愿者上分享课。



香港新家园协会第二届董事会就职典礼。


重效果不重形式


2008年汶川发生“5·12”特大地震,许荣茂个人捐资1000万元,同时,代表世茂集团捐资1亿元,在四川、甘肃、陕西、云南等地的中国西部贫困乡镇捐建百家“世茂爱心医院”。“项目覆盖面很广,我们做了一个初步统计,覆盖人群可能将近2000万,这是一个很大的数字,如果能真的帮上他们,那我们会感到很宽慰了。”许荣茂告诉《中国慈善家》。


早在2008年之前,许荣茂已在筹划这一针对乡镇医疗的公益计划。他曾考察了很多边远地区。“有的地方,一个镇管辖方圆几十公里,村与村之间的距离,走路需要几个小时,让他们到县城(就医)很困难。”他决定做百家爱心医院,补充一些贫困乡村的医疗资源,汶川地震加速了这一计划实施。


2009年5月,许荣茂与儿子许世坛到汶川探访,详细了解当地的灾情及捐赠的学校和医院的建设情况。


许世坛正在逐步接班,目前担任世茂集团董事局副主席兼执行董事。对于世茂集团的公益事业,许荣茂谋划布局,许世坛全力相助,父子俩相互沟通,步调一致,颇为默契。


许世坛自身亦关注公益。一次,许世坛去南京出差,想起2013年曾经关注并捐助的南京“彩虹中心”(重症儿童养护和临终儿童关怀中心),那里收治一些被遗弃的重症儿童,他当即驱车前往探访,并决定再次捐资100万元。


“他没跟任何人说,后期才让公司相关负责部门做调研,做一套比较全面的捐赠援助方案,并进行一些持续的支持。”世茂集团的工作人员说。


世茂集团每年会组织一些医疗专家下乡助诊,并对世茂爱心医院医生进行专业培训。有一年,活动方案报给许荣茂,“董事长得知还请了媒体,就说‘媒体不要邀请了,把请媒体的路费用来多资助几个医生’,他不愿意宣传,他说别本末倒置。”


当下,很多企业纷纷设立慈善基金会,大举拓展业务规模,高调打造公益品牌,但许荣茂依然按兵不动。多年来,他持续推动他的慈善事业,截至目前捐款总额已超10亿元。他的同事早已将申请材料准备妥当,他却要求再等等,最好等到他的公益慈善项目360度完美。


“我把慈善当成我终生的事业来做。”许荣茂说。


对话许荣茂:帮助他人的同时,也是在营造良好的经商环境



“搞一个私立医院,当然更能赚到钱和知名度,但我们更想帮助当地改善医疗设施”


《中国慈善家》:2008年,世茂斥资1亿多元建爱心医院,捐给当地政府,为何不做私营医院?

许荣茂:我走了很多边远地区,了解了很多信息。中国西部偏远地区看病难,特别是乡镇这一级的医疗情况,特别让人担忧。所以当时我就想,建立爱心医院,去补充当地的医疗设施,让当地人受益。


花一个亿,搞一个私立医院,可能在某个城市你能赚到钱,你能赚到社会的知名度,但是我们更想帮助当地改善他们的医疗设施。医院盖好几年了,我年年和我的同事在评估。有时候我们是把他们请到上海来培训,有时候我们就带着我们的专家队到下面去,提高他们的运营水平,提升他们的医疗能力。


接受采访之前我跟我的同事还在说这个事,我们请国内最权威的专家,对百家世茂医院进行评估,真正了解这些医院最缺的是什么,缺什么设备,缺哪一类人才,我们怎么再去捐助,怎么去培训人才。


《中国慈善家》:汶川地震发生半个月后,就开始实施这么大规模的项目,反应如此迅速,是否在之前就对中国的乡村医疗有过一些了解和思考?

许荣茂:其实对乡村教育和乡村医疗,我们一直都比较关注,一直都在考虑。通过汶川地震,实际上加快了进程。看见他们,哎呀,确实很多人在受苦,所以觉得如果能把基层医疗送到位,可能对他们帮助是最大的,所以加快了我们推动的过程。


《中国慈善家》:关于这些医院,有没有一个发展蓝图?

许荣茂:我们除了要给它增添设备、培养人才,还要不断地来提高它的运营水平。只要有好的项目,我们都会积极去支持、推动。


“这个群体能和谐,那也是做了贡献”


《中国慈善家》:上世纪70年代,你初到香港时,境况如何?

许荣茂:当时整个香港的经济不像现在这么好,找工作也比较困难,所以也没有像现在这样一个新家园协会可以帮忙,都是靠自己在那里拼搏来的,也是一个艰辛的历程吧。但是,不管怎么样总算走过来了,所以我们也希望用自己的经验,用自己积累的资源去帮助更多的人。


《中国慈善家》:新家园协会的副会长包括李家杰先生、许家印先生,这些人都是你找来的?能不能回忆一下当时倡导成立“新家园协会”的过程?

许荣茂:随着香港“新移民”的增加,老的香港人,有的人很反感,说我们的就业、医疗、教育资源都被抢走了,加上他们(“新移民”) 中有许多人找工作不容易,或找好的工作不易,收入较低,成为社会的弱势群体,贫富差距加大,对社会和谐发展造成很大的影响。所以我就找了很多社会上的知名人士,想大家共同出钱出力,来帮助他们。


我现在商界的朋友比较多,就组织号召他们共同把新家园做大做好。靠一己之力,那毕竟是有限的。


《中国慈善家》:青少年是社会发展的主要动力和未来,不知新家园协会是否有对这个群体关注?

许荣茂:当然有。新家园协会一向重视青年培养计划,尤其希望帮助到新到港及少数族裔贫困家庭的青年,因此设立了各种奖/助学金、紧急救助基金,帮助他们更好地完成学业。


另外,新家园协会还有一个“动力789”组织,主要是在香港各大专院校的70后、80后和90后内地学生、学者及已毕业在港工作未满7年的青年,让这些受助人群成为志愿者,提升他们的社会参与能力与适应能力,更是让香港社会对他们产生认同感,促进社会和谐共融。


《中国慈善家》:你对新家园协会的工作还满意吗?

许荣茂:我们确确实实能给我们的会员带来很多帮助,包括福利,让他们看到希望。因为这个关系,我们“新家园”受到社会各界和香港政府重视。如果说“新移民”这个群体能和谐地融入社会,那也是对社会做了贡献。



中心组织少数族裔家参观游览昂坪。


“他没家,他今后靠谁?”


《中国慈善家》:艾滋病的救助需要耗费大量人力物力,需要长期持续投入,收效又不显著,为什么考虑投入这个领域?

许荣茂:因为我几次到乡村去看这些孩子,他们真的很可怜。我们红丝带基金办了几个栋梁班,(孩子们)都是父母双亡,小孩子的心态,看人的眼神都不一样,他没家,他今后靠谁?所以我们要帮助他们关心他们,这些孩子们就会感觉特别亲切。


《中国慈善家》:除了大凉山和上蔡,红丝带基金的项目主要还涉及哪些省份或地区?

许荣茂:之前有个阶段在云南,前两年我们的注意力在四川,现在又把重心移到新疆的伊犁,那里发病的也是特别多。有些农村很缺乏教育和医疗常识,让人看了真的很心痛,也觉得非常可惜。


《中国慈善家》:红丝带基金由20多家知名企业联合设立,这么大的规模,当时怎么做到的?

许荣茂:也是一批一批地加入。我身份比较特别,因为我曾经做过全国工商联副主席,在工商界的朋友特别多,红丝带主要就是工商界的这些朋友,香港(新家园协会)现在主要是香港商界的一些朋友。个人力量毕竟是有限的,我希望以己之力,尽量地去号召或者是呼吁更多人参与慈善事业。



2011年4月,世茂爱心医院--送医下乡活动。


“希望一条脉络一直传承”


《中国慈善家》:关于将公益慈善文化融入世茂企业文化中,你都做了哪些推动?

许荣茂:其实我们一直都在推动,比如,每逢重大灾难的时候,除了企业捐一笔款以外,我们还呼吁同事来共同做这件事,甚至我们把这种理念推动到世茂社区,让各地世茂业主也来参与。


社区的慈善文化建设,我们也在推动,等于说,从我到企业,到我们开发的社区,希望这条脉络一直传承、推动下去。收到了比较好的效果。


《中国慈善家》:做公益慈善对于企业的成长有怎样的帮助?

许荣茂:我本人认为,企业的发展,首先得依赖社会的和谐和进步,否则经商也会不容易。所以我们在帮助他人的同时,实际上也在给自己营造一个良好的经商环境。助人自助,我觉得这两方面是互相的依赖,互相依托。


所以,在做这些工作时,我们除了捐钱以外,也要投入精力。也就是说,把参与的过程,当成我自己工作的一部分,才能实现我想把慈善当成我终生事业来看这一想法。不是说我拿出多少钱,我就不管了,要参与。当然,从这个过程中能分享到很多快乐,你帮到人了,自己心里也会很高兴。


《中国慈善家》:也就是送人玫瑰,手有余香。

许荣茂:是是,您说得很好。


《中国慈善家》:能否谈谈关于慈善理念在企业内部的传承?

许荣茂:在这几年的实践过程中,公司上下都默默参与其中。世茂集团,包括世茂房地产和世茂股份在内,除了红丝带、新家园、世茂爱心医院,这几年还参与了临终儿童关怀项目,我们有三年III班,还有“蔷薇计划”。我也一直鼓励世茂的高管和员工们尽自己所能更多地参与公益事业,其实公益慈善不是一个人的事,应该是号召带动所有我们能影响到的人参与其中。

来源:《中国慈善家》2015年2月刊,原文标题《“医者”许荣茂》


本文选自《中国慈善家》2015年2月刊

如需转载,请后台回复“转载授权”

《中国慈善家》近期热文推荐

Copyright © 天津河西区电视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