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河西区电视剧爱好组

满眼一片红

集轩阁 2022-01-11 10:14:28

红釉的出现可以追溯到北宋初年,但真正纯正、稳定的红釉是明初创烧的鲜红;到嘉靖时,又创烧了以铁为呈色剂的矾红;宣德时烧制出了祭红。鲜红为高温色釉,矾红为低温色釉。红釉的种类很多,除鲜红外,由已浓淡而演变为各种不同的品种。深者有宝石红,朱红、鸡血红、积红、抹红等。抹红带黄色的又叫杏子衫,微黄的又叫珊瑚釉,此外还有桔红和枣红。淡的一般称粉红,带灰色的叫豇豆红,灰而又暗的叫乳鼠皮;胭脂红也是粉红的一种。粉红中最艳丽的叫作美人醉。


红釉是一个泛称,大家熟知的郎窑红、胭脂红、豇豆红、珊瑚红等都是。小编整理了些清三代的代表性红釉瓷器给大家欣赏。

清康熙 郎窑红釉刻乾隆御题诗胆瓶 


始烧自明初,臻善于永宣。红釉发色极艰,即便巧匠难成,窑出多有瑕疵,色正佳器寥寥,是以景德镇御器厂明代遗址出土大量废品破片。宣德以后,几乎尽弃铜红,红釉器之烧造,至康熙才告大规模复兴。郎廷极(1663-1715),康熙四十四(1705)至五十一(1712)年间,出任江西巡抚,督理景德镇御窑厂事务,尝命重调明初釉色,复烧铜红,浓若牛血殷妍者,谓之「郎窑红」,亮泽均润,正如此瓶绝色;且有淡如朝霞欲上时,谓之「豇豆红」。


清康熙 郎窑红苹果尊


来源:
Koger夫妇旧藏
佛罗里达州Ringling博物馆旧藏
Ralph M. Chait Gallery旧藏

展览:CHINESE CERAMICS:The Koger Collection,1985
说明:此尊造型饱满,小巧怡人,口沿内凹,丰肩圆硕,鼓腹,卧足。通体施高温铜红釉,釉层肥厚莹润,底部红釉凝聚处釉色浓重,圈足内施白釉。并无落款识,为典型康熙郎窑红制作技法。
此尊源于美国南加州Ira.Koger和Nancy.Koger夫妇旧藏,其后经由美国The Ralph M. Chait Galleries收藏并售出,来源清晰,传承有序。
郎窑红釉为康熙时仿明宣德宝石红釉的品种,红釉发色极艰,即便巧匠难成,窑出多有瑕疵,色正佳器寥寥,故宣德以后几乎尽弃红釉器烧造,郎廷极于康熙四十四年出任江西巡抚,督理景德镇御窑厂事务,尝命重调明初釉色,复烧铜红,浓若牛血殷妍者以其姓氏命名,谓之“郎窑红”,亮泽均润,正如此尊。以苹果尊为形者存世极少,与著名伦敦古董商Eskenazi收的康熙豇豆红釉苹果尊形制一致,仅釉色、尺寸不同,可资比较。
参阅:《Chinese Porcelain from the 15th to the 18th Century》,埃斯卡纳齐,伦敦,2006年,页32,编号5


清康熙 郎窑红釉琵琶尊


参阅:1.《故宫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大系·颜色釉》,故宫博物院,商务印书馆(香港)、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99年,第18页,图15。
2.《清代单色釉瓷器特展目录》,台北故宫博物院,1982年,第63页,图22。
此尊撇口、束颈、鼓腹,近足处外撇。尊外壁满施郎窑红釉,釉色从口部到足部由浅至深变化,尊口呈米黄色,至腹部逐深,底部则如初凝牛血般猩红艳丽,渐变自然,釉质莹亮,釉面开片更增加其层次感。此器器型似观音菩萨般庄重典雅,釉色润泽,红艳鲜亮,且釉面具有强烈的玻璃光泽,可谓郞窑红佳品。

清十八世纪 郎窑红釉宝珠钮盖罐 


记录:苏富比纽约,2004年9月22-23日,编号306

说明:此件盖罐于郎窑红釉器之中堪称别致,其形尊贵秀挺,束颈圆腹,高圈足。盖及罐身内外通体满施郎窑红釉,釉色从口部到足部由浅至深变化,口部釉层因垂流而变薄漏出白色胎体,盖内呈郎窑绿色。足底处白釉有细碎开片及泛黄,俗称“米汤底”,足底无款,为典型郎窑红制作技法。

清康熙 郎窑红釉琵琶尊 


备注:1.庆宽家族旧藏,后由北京市文物局退赔(退赔编号00383);
2.日本私人藏家旧藏
此尊撇口,束颈,垂腹,二层台式圈足,通体施郎窑红釉,釉层肥厚莹润,釉面布细碎开片。口部釉层因垂流而变薄漏出白色胎体,底部红釉凝聚,釉色浓重,圈足内施白釉。底部釉色呈现“苹果绿”之特征,并无落款识,为典型康熙郎窑红制作技法。此尊造型挺拔俊秀,胎体厚重,釉色鲜红明亮,为康熙早期郎窑红经典之作。本品出身名门,来自于清宫内务府三院卿庆宽家旧藏。


清康熙 豇豆红釉镗锣洗

清康熙 豇豆红釉暗团龙纹太白尊


如此太白尊,烧制臻绝,红釉发色匀实鲜亮,诚难得佳品。因铜红属性不稳,豇豆红釉丽色难求,为文房八大码专属,乃康熙朝组瓷之经典。
明初以降,铜红色釉便无工匠问津,直至康熙年间方见复烧,并有所成。据林业强等学者近年研究,豇豆红釉器制于康熙初年臧应选督造期间。1681年,臧应选调至景德镇督导窑厂重建并任督陶官。为驾驭铜红呈色,相信艺匠先以透明釉作底,以竹管吹釉,最后再次罩釉烧成。

清雍正 豇豆红釉梅瓶 


备注
H. O. Havemeyer夫妇旧藏,纽约
Adaline Havemeyer Frelinghuysen旧藏,新泽西,及其后世递藏
Peter H.B. Frelinghuysen旧藏
纽约佳士得,2012.09,Lot1546
本品梅瓶小口圆唇,颈短细,丰肩,弧腹修长渐收,近底微撇,器形挺拔俊秀,线条柔美起伏,尽见迤逦之姿。造型俊秀,胎质细腻,施明丽的豇豆红釉,红似朝霞,红中泛有浅色斑块,并有星点绿苔映出,淡恬文静,赏心悦目。底施白釉,正中双圈内落「大清雍正年制」六字三行楷书款。


清雍正 胭脂红釉小碗 (一对)


备注:
1.Bluett & sons Ltd,London,1910;
2.英国贵族Richard Cartwright旧藏;
3.苏富比伦敦,2011.11.9 Lot61
“胭脂红釉”创烧于康熙晚期,配方从欧洲传入,为低温彩釉,因色如胭脂得名。故雍正十三年(1735年)督陶官唐英所撰《陶成纪事碑》中称之为“西洋红色器皿”。其釉中含万分之一、二的金,故又名“金红”。胭脂红釉得到雍正皇帝青睐与关注,并在他的督促下到达烧造顶峰,制品多为小型碗、盘、杯、碟等制品。呈色由深及浅,浅者为“胭脂水”,浓者为“胭脂紫”,皆各具风姿。现藏北京故宫的《胤禛行乐图》之“围炉观书”一开,雍正帝身着汉族文人服饰,手捧书册,专心阅读,身旁茶桌上即置胭脂红茶团一对
,可以此类釉色深得雍正欢心。


清雍正 胭脂红釉暗花「赶珠云纹」纹撇口碗


来源:香港苏富比1997年11月5日,编号1526 
暗花饰瓷,首创于明初洪武年间,宣德后仅见。有别于其他刻画花纹之法,暗花须配合模印,甚至薄陶衣,技巧繁复,罕见珍稀。
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藏碗,无论器形、纹饰、釉色、年款或大小,均与本品相若,见于《故宫清瓷图录•康熙窑雍正窑》,东京,1980年,图版139。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另藏相访,类胭脂红釉碗,器形相仿录于Suzanne G.Valenstein,《A Handbook of Chinese Ceramics》纽约,1989年,图版255。

清雍正 外胭脂红内粉彩梅纹茶碗


雍正胭脂红器如此茶圆内底加饰粉彩花卉纹饰者极为珍稀。可参考胡惠春故藏一对胭脂红釉茶圆,载于《暂得楼清代官窑单色釉瓷器》,香港,2005年,页66-67,图版16。


清雍正 胭脂水釉菊瓣盘 (一对)


来源:
美国新泽西州RANNY SCHOOL旧藏;
纽约佳士得,1989年6月2日lot206

来源清晰,纪录完备。其呈菊花二十四瓣状,造型隽美,内外皆施胭脂红釉,釉光鲜亮,色泽瑰丽,拟取秋菊之形,配以匀净莹润的釉色,彰显出无限清新脱俗之艺术魅力。成对保存,更见可贵!盘底胭脂水釉正中青花双圈内署“大清雍正年制”六字青花楷书款,端庄大气,映衬出胎骨之无比精良。深者为红,浅者为水。胭脂水釉为清宫色釉中最尊贵的品类之一,是瓷胎画珐琅的重要基本彩料,创烧于清康熙晚期,雍正乾隆时期盛行,其以金为着色剂,用吹釉之法施釉,经800℃低温烘烧而成,其色如仕女化妆所用之胭脂,故名。又因其釉色似盛开之玫瑰花、蔷薇花,因此又有“玫瑰红”、“蔷薇红”之称。


清乾隆 胭脂红釉菊瓣盘


参阅:《宫廷珍藏---中国清代官窑瓷器》,上海文化出版社,2003年,页180
《故宫博物院藏清代御窑瓷器》卷一下册,紫禁城出版社,2005年,页414,图194
《故宫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全集---颜色釉》,商务印书馆,1999年,页92,图85
来源:伦敦苏富比2011年秋拍Lot0065,2011年11月9日

此件胭脂红釉菊瓣盘,敞口,盘壁呈菊花瓣状,浅弧壁,圈足。器底双圈“大清乾隆年制”六字双行青花楷书款。盘壁花瓣大小分布均匀,线条优美舒畅。造型秀美端整,胎体细致坚密,胎体细薄,迎光能透,显示了雍干时期制器静雅纤丽的艺术风格以及极为高超的制胎水准。通体施胭脂红釉,釉光鲜亮细润,单色釉之匀净纯美尽显无疑,使人深深陶醉。此盘拟取秋菊之形,造型隽美,配以匀净莹润的釉色,彰显出此器清新脱俗之艺术魅力。


 清雍正 胭脂红釉盘


来源:香港苏富比1979年11月29日,编号338
展览:《Chinese Ceramics from the Meiyintang Collection》, 大英博物馆,伦敦,1994年
《Evolution to Perfection. Chinese Ceramics from the Meiyintang Collection》, Sporting d'Hiver,蒙地卡罗,1996年,编号195 
胭脂红釉,绝色娇艳,甚为罕见。E.T.Hall藏品中有类似小盘一对,先后售于香港苏富比2000年5月2日,编号547及2006年4月10日,编号1625;香港苏富比另于1994年11月1日(编号101)售出一只胭脂红釉盘,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胭脂红釉盘,器型略小,书方款,刊于Suzanne G.Valenstein,《A Handbook of Chinese Ceramics》,纽约,1989年,图版256。

Copyright © 天津河西区电视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