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河西区电视剧爱好组

中环看世界 | 贸易冲突对盈利前景影响轻微

中環資產 2020-09-26 11:39:10


上周中美贸易冲突继续tit-for-tat(以牙还牙)式升温。美国总统特朗普提前开出500亿美元关税清单,中方毫不犹豫马上以同额的500亿还击,比例上远比美方高,因为每年中国只进口约1500亿美元美国货,出口则高达4000多亿美元。特朗普也不示弱,再恐吓将考虑向另外1000亿美元中国货加关税。其他白宫官员如财政部长努钦和经济顾问库德洛(LarryKudlow)则企图打圆场,争相安抚市场,明示暗示双方仍在谈判,有信心能达成协议。

 

中方学乖了开始争回主动权。周末索性踢爆美方,直接说中美根本没有进行谈判。除此在现今情况下,美国态度恶劣含侮辱性,所以亦不会进行谈判(赞同)。中国官媒更直指美国目的并非平衡贸易那么简单,更是为了全面阻挡中国崛起,但中国已非吴下阿蒙,诡计绝不会得逞!无疑这一点也是真的,但我担心那么快就坦白说出来,未来转圜余地就变少了。

 

沽美债贬人币均不可取

 

如中美继续招来招往地向贸易货品加关税,中方将率先用完1500亿「弹药」,到时怎么办呢?有人就开始建议一些非常规贸易措施,包括大量抛售美债和大幅贬值人民币。我认为这两招互相矛盾,且非常危险,用不得。首先如真的抛售美债,等于卖出美元,人民币将有升值压力,不太可能又同时推低人民币。另外虽然美国联储局确正进行QT(Quantitative Tightening,量化收紧),但全球对美债仍有极大需求,尤其在现今仍算risk-off的市况下。美国10年期国债息率一直在2.7厘至2.9厘窄幅上落,未有如不少人所恐惧的升穿3厘,搞得不好,随时跌穿2.7厘的机会更大。

 

反过来如大幅贬值人民币,就是掀起传统但已过时的货币战。中国需要的是经济转型,从依赖出口和固定资产投资,改为消费拉动,而推动消费是需要较强货币的。从前亦已多次解释美元之所以能成为最重要储备和贸易结算货币地位,其实必须有庞大贸赤,所以如美国真的采取保护主义,有如自毁长城。同样的,若要提升人民币的国际地位,其实必须继续升值,减少贸易顺差,甚至乎变成逆差就更好。

 

除此,亦有人建议中国可以采取针对美国在华企业的措施,例如找借口对货品和服务的素质、安全、私隐等元素诸多挑剔,更或如早前对待南韩般呼吁抵制美国货。这些措施的确可能更有效,但亦跟中国答应今年将更开放内地市场有些矛盾。欧洲和其他地区投资者跟特朗普不同,很重视WTO和其他国际规条,对这类非常规措施必定非常反感,今天针对美国,明天可以是欧洲。

 

其实特朗普的谈判技巧也非常差,一点都不高明。首先疯狂的把全副精神放在愈来愈不重要的传统贸易,就证明他一点都不明白国际关系和经济。10年前,美国的贸赤对比GDP高达6%,的确严重,但现时贸赤只是GDP的2.4%,不算很大。而且贸赤的根本原因是美国人的储蓄率太低,但又喜欢消费,同时外国投资者又乐意以低息贷款给美国。中国依赖贸易的程度更已大大降低,10年前贸易顺差高达7% GDP,2016年底已跌至4.5%。



特朗普也胡乱指控中国每年盗窃超过价值3000亿美元的知识产权。这一招比较厉害,虽然未必有实质证据,但因为中国的山寨形象深入民心,连美国的民主党人,以至欧洲人都普遍认定这是铁一般的事实。而中国亦确在乎高科技交流远多于简单的贸易顺差。但现在特朗普开出的具体条件只是削减中美贸赤1000亿美元,其他针对科技措施极模糊。他对盟国都用同一个充满侮辱性的脸孔,亦对组成抗衡中国的联盟没有帮助。

 

决心转型可弥补GDP损失

 

近月全球市场波动,很大部分担忧来自此中美贸易风波。让我粗略计算一下对实体经济有多大影响。美国每年GDP约20万亿美元,贸易占比只27%,中国已成为第一大贸易伙伴,双边贸易约6000多亿美元(美从华进口约4000多亿,对华出口约1500亿),约3% GDP多一点。中国GDP约12万亿美元,贸易占比是较高的37%但仍在下跌,中美贸易约等于5% GDP。

 

若假设最差的情况出现,全部中美贸易的货品和服务,两边都征收25%关税,然后再假设因此贸易总额将削减25%。那么对中国的影响就是减少GDP约1.25%,的确不少。对美国的表面影响较细,只是GDP的0.75%。但不要忘记中国的GDP增长仍高很多,今年预计6.5%,而美国如有2.5%至3%已非常不错,所以比例上对美国经济增长影响更大。

 

另外中国当然亦不会跷着手不做任何调整。如果减少从美国进口大豆,亦会从巴西等其他地方增加进口,如果不买波音的飞机,也可改买空中巴士。出口较麻烦,如企图转移到其他国家,小心引发多边贸易冲突。如假设转为增加与其他国家的贸易可弥补三分之一的缺口,那么中国的GDP损失就只有约0.83%。

 

再加上如中国真的有决心帮助经济转型,我认为应该启动需求侧改革,从税改出发,大减增值、个人和企业税和各种费用,设立刺激生育的子女免税额,以至派发奖金都是必须的,实在已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如成功,肯定能够完全弥补0.83% GDP那么小的损失,就算较保守的政策都最少减低一半。

 

今年恒指最少升一成

 

美国方面也有事情可以做的。税已减了很多,已有刺激作用,明年基建投资是重头戏,如通过,不止可弥补外贸损失,更可帮助美国经济也转型,增加投资对GDP占比。最后,近日全球股市波动率非常夸张,平均都已从1月高位下跌一成,够未呢?其实暂时各大投行都仍未因贸易冲突而修改中美全年经济和股市盈利和目标预测,大摩美国策略师更呼吁投资者入市,估计第二季将有升幅。

 

港股方面,就算中国GDP减低约0.5%,再假设指数盈利的敏感度高达5倍,那么全年影响就是2.5%,但是看来关税最快都下半年才执行,所以今年盈利影响可能只有1.25%而已。

 

今年恒指盈利增长预计12%-15%,本来这些预测已非exact science(精准科学),所以1.25%绝对是margin of error(误差范围)之内。恒指今年PE已经压缩至11.6倍,个别股票如建行(00939)H股的PB只有0.84倍,派息率高近5%。中石化(00386)PE约11倍,派息率更高达8.5%!只要PE不再压缩,今年恒指仍应上升最少10%以上,如证明经济转型有望成功,更应有PE扩张空间,升幅可以更多一点(息口走势亦是重要的)。

 

近期市场情绪全都受每日有关贸易的头条新闻主宰,但长期表现仍需回归到基本面,今周美企将开始公布第一季业绩,当然重要。本周博鳌论坛亦可能有重要新保护知识产权政策出台,有助纾缓中美局势。在秘鲁举行的美洲峰会亦可能有些北美自由贸易协议(NAFTA)相关的宣布。

 


中环资产持有建行及中石化的财务权益。



本文只提供一般信息。它不构成购买任何证券,投资产品或基金任何权益的邀请。投资者应咨询财务顾问后再作出任何投资决定,而不应仅仅依靠上文而作出投资决定。投资者应验证本文所提及的任何信息的准确性。中环资产可能会也可能不会投资在这篇文章中提到的公司。

 

The End

 

Copyright © 天津河西区电视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