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河西区电视剧爱好组

桃花树下桃花仙,我来了……

任性看小说 2022-01-11 10:09:28

桃花村委会,一个俊俏的年轻女人坐在办公室中,一脸愁眉。

“全身上下几十块钱,油盐酱醋全都没了,难道这个月要喝西北风了么?”

一张白净的瓜子脸,弯弯的眉毛下一双水灵灵的眼睛。她的眼睛大而有神,似乎眸子里有水波荡漾,仿佛无时不刻在默默倾诉着什么。一头水一样柔美的乌亮长发,流瀑般倾斜下来,恰倒好处的披散在微削的香肩上。

安秀然来到桃花村做村长已经三个月了,不仅工作没有任何起色,连她自己的生活都陷入了困境。

安秀然才貌俱佳,名牌毕业后就考上了公务员,本想在官场做出点成绩的,结果却遭到了父母的强烈反对,想着让她早点嫁人。

  而安秀然却觉得现在就嫁人为时过早,并且父母看重的那个人风评不是很好,在市里声名狼藉,除了有钱之外可以说一无是处。

心高气傲的安秀然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同时也为了远离父母的唠叨,安秀然真的找朋友托关系到了桃花村。全国重点贫困县的贫困乡的贫困村,这里已经好几年没有村长了。

到了这个村之后,安秀然才颓然发现,好歹也是经济强省,怎么会有这么穷的地方?

整个村子的人一直都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交通不便,发展受阻,想要大力经济根本就是奢望。

跟父母保证说的一年做出成绩,但是现在这状况,怕是再过十年也是这个样子。

桃花村,你的出路在哪里呢?

……

“桃花村,我回来了!”

王守旺走到村外的时候,长呼了一口气。

王守旺对桃花村极有感情。他从小没娘,十岁时候老爹也病逝了,他是吃着百家饭长大的。

按照记忆找到自己家的那处院落的时候,王守旺发现自己的家已经成了一片废墟。

八年没住过人的茅草房子,再结实也会腐朽坍塌。

王守旺卸下背包,然后开始收拾房子。折断的木梁,坍塌的墙壁,这些都需要王守旺重新修整。

这是自己的家,以后要长时间住在这里了,没有个像样的房子实在不行。

几个小鬼头探头探脑的在路口看到这一幕,当即转身向村委会跑去。

“村长姐姐,有外人来咱们村儿偷东西了!”

安秀然走出办公室,看着满头大汗的几个小鬼头捂着额头说道:“谁会跋山涉水的到咱们村儿偷东西?是不是那些驴友来了?”

安秀然刚上任的时候,群外来了一群驴友,在村里买了一些吃的之后便随即离开,那些人的阔绰让村里人着实吓了一跳,安秀然很有印象。

好奇归好奇,安秀然还是整理一下衣裙,跟着这群小鬼头向外面走去。

当高跟鞋踏在青石板上那清脆的响声逐渐接近的时候,王守旺眯着眼打量着眼前的这个女人。

身材高挑,凹凸有致,皮肤白皙,面容姣好身材匀称。那短裙下的两条光洁的白腿,没有一丝赘肉,显得性感且有活力。

王守旺在心中一叹:95分!村里居然也有这么高质量的美女了?

想到这里,王守旺继续收拾房子,早一天弄好,他就早一天不用露宿街头。

安秀然看到原本村里没人居住的院落中突然多了个年轻人,在惊讶的同时也不由得紧张起来,难道这人是来寻宝的不成?听说有些歹人喜欢到深山的村子里找古董之类的东西。

她看着王守旺问道:“请问你在找什么?我是桃花村的村长,有什么事情请跟我沟通,不要私自动村里的财产。”

王守旺一听当时就笑了:“我们家的院子什么时候成村里的财产了?我叫王守旺,是这个村里的村民,你可以去打听一下问问。”

安秀然上前一步:“你先住手,我先确定一下你到底是不是桃花村的人。”

王守旺愣住了:“我说,这地方是我从小到大生活的地方,你要确认赶紧去,别耽误我干活儿。”

说完,王守旺继续清理地上的废墟。

安秀然二话不说就要上去阻拦他,结果不小心踩在了一块松动了的砖头上,脚下一空,便摔倒在了地上。

“唉哟!”安秀然发出一声惊呼。

看到安秀然摔倒,王守旺赶紧去扶,结果抓着安秀然的手刚一用力,就听到“嘶”的一声,安秀然的短裙便被扯开了。

眼前两条洁白的大腿叉开着,露出了里面黑色的蕾丝内内。王守旺眼尖,当时就看到了从内内里面窜出来的黑色“线头”。

卧槽!赚大了!

王守旺当时就感觉到了一股燥热从小腹直冲脑门。当兵三年,母猪赛貂蝉,王守旺可是在部队生生憋了八年的人。

安秀然注意到了王守旺灼热的目光,当即就将双腿闭合:“乱看什么?赶紧把我扶起来!”

在安秀然起身的时候,王守旺才看到安秀然的短裙因为挂到下面一根钉子的原因,后面已经全都扯开。

那包裹着黑色蕾丝的翘臀在开裂的裙布中若隐若现。

安秀然双手捂着自己的裙子,脸色羞红。她从没有想到,会在陌生人面前露出自己最私密的地方。

王守旺干咳两声,面露尴尬:“这个……安村长,要不你先去换换衣服?”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远处传来了几个村民的说话声。安秀然捂着翘臀一脸羞红:“这……这让我怎么回去嘛?”

王守旺笑了笑,抬手脱下了自己的T恤递给安秀然:“盖在腰上吧。”

其实他这么做是有目的的,以后就要常住桃花了,跟村里人特别是村长打好关系很有必要。

安秀然被王守旺浑身的肌肉惊住了,天哪,身上的肌肉犹如小山一样,这还是人么?

她面带羞红的将王守旺的T恤围在腰间,然后红着脸就向路上走去,恰好此时几个村里的老汉走到了这里。

“安村长好啊,这么热的天怎么不在屋子里呆着?”

安秀然站在路边,总觉得自己的身子已经被大家看光,她喃喃说道:“村里来了个陌生人,我来看看。”

王守旺看着安秀然害羞的样子心里好笑,当即冲几位老汉说道:“几位大爷,我是王守旺,大家还记得我么?”

那几个老汉面面相觑:“王守旺,那不是夏家那个苦命的娃儿么?小杰子,你回来了?”

说完几个老汉快步走过来,这是村里人共同养大的孩子,他们本以为这孩子出去之后不会再回来,谁知道八年不见,这孩子居然又回来了。

这是心里有桃花村这个地方哇,换成那些薄情寡义之人,怕是一辈子都不会再来这里。

几个老汉脸上的褶子笑开了花,扯着王守旺不住的寒暄着。

趁着这功夫,安秀然逃也似的离开了现场,快步向村委会走去。

这个混蛋,既然是桃花的村民为什么到村里不先找相熟的人去拉家常,害得老娘出丑。

老娘可是正了八经的黄花闺女,居然被这个坏小子占了便宜。有肌肉了不起嘛?长得壮就能乱看嘛?

离家八年的王守旺回来了,整个桃花村一片沸腾。

现在王守旺壮得跟一个牛犊子一样,特别是185的身高,看上去浑身充慢了力量。在桃花村民的认知中,长得壮就代表着有出息,是个种庄稼的好把式。

王守旺根本没法收拾自己的院子了,那些已经叫不出名字的大爷大妈一脸笑的拉着他问长问短,他这会儿已经换上了一件背心,在陪着自己的亲人们闲聊。

直到日已西斜,村里的张大爷才反应过来。

“咱们小杰现在还没住的地方呢?谁家有空房子,让小旺子先凑合几天。”

王守旺摆手说道:“不用这样,我包里有个睡袋,我在外面住就……”

没等他说完,张大爷就急了:“到咱家还让你露宿,你这不是想让外人戳咱们桃花人的脊梁骨嘛。这事儿你不用操心了,等会儿我看看咱们谁家有空房。”

这时候安秀然走了过来,她也很好奇王守旺怎么住。

王大妈一看安秀然,当即笑着说道:“就让小杰子住村委会就行了,反正就安村长一个人住,白瞎那么大的院子了。”

安秀然正要反驳,结果看到村里人全都赞成,便只好应了下来。

王大妈冲王守旺狡黠一笑,那意思不言自明。安秀然这个城里姑娘真叫一个好看,正好王守旺现在没家没口的,和安秀然能凑一对儿。

桃花村假如能娶个城里的媳妇儿,全村儿都跟着光荣。

王守旺倒是没想这么多,他见安秀然同意,便也不推辞,抓着自己的背包便跟着安秀然向村委会走去,能有房子住的话,怎么都比在外面喂蚊子强。

一进院子,王守旺就看到了晾衣绳上挂着的蕾丝罩罩和内内。

原来这个美女村长喜欢蕾丝啊,有情调!

安秀然顺着王守旺的目光一看,当即就懵了,以前村委会就自己一个人住,所以晾晒衣服就随便了点,没想到又被这个王八蛋看到了。

她快步走过去将小衣抓在手中,然后红着脸一指角落里的一间屋子:“你去那屋睡吧,那里有张床,以前是村里代课老师住的地方。你先收拾,我去做饭。”

王守旺点点头,径自向那间屋子走去。

收拾一下床铺之后,他开始从背包里掏自己的东西。五块军功章,八块奖牌,还有厚厚一叠的照片。

这是王守旺在部队八年的浓缩,每一块军功章和奖牌都代表着鲜血和汗水。

最后从包里掏出来的是一张海报,这是一次任务前,几个战友一起出去去影楼拍的一张照片。

几个血气方刚的帅小伙对着镜头炫肌肉,这应该是当兵的人最喜欢的拍照方式。

不过那次任务过后,海报上活着的人,就剩下了王守旺一个。

王守旺抚摸着这张海报,陷入了沉思,像是又回到了那次惨烈的任务之中。

安秀然烧了稀饭,正准备叫王守旺吃饭的时候,她从窗口的外突然看到王守旺在盯着一张海报发呆。

他的眼睛发红,好像还哭了。

安秀然当即就想笑,一个大男人,居然对着海报上的几个男人哭。

这个王八蛋不会是取向有问题吧?

难道他是个GAY

对,应该就是这样。好多动漫上都是这情节,五大三粗的男人往往喜欢另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那句话怎么说来着?英雄吸英雄。

想到这里,安秀然顿时松了口气,这个王八蛋居然喜欢男人,那让他看几眼也没什么嘛,反正人家怪可怜的。

安秀然敲了敲窗户,轻声说道:“王守旺,吃饭了。”

王守旺看着餐桌上摆着的咸菜稀饭,顿时就愣了:“你平时就吃这个?”

安秀然不满的说道:“怎么?嫌不好吃?给你说,现在可是提倡健康饮食的,别整天大鱼大肉……”

她还没说完,王守旺就腾地一下站了起来:“我去抓几只田鸡炖一下,你等我一会儿,一个姑娘家,怎么就吃咸菜了呢?”

说完,王守旺拿着背篓向村外走去。村子南边有个大湖,村里人想改善生活的话都喜欢来这边打渔。

路上遇到张大爷的时候,这老汉一听王守旺要去抓田鸡,当即就阻拦他。

“别去了,前几年不知道哪个王八蛋在湖里放了什么小龙虾,现在那玩意儿泛滥了,湖里面现在连鱼都很难找到。”

王守旺一听顿时就馋了:“你们怎么不吃啊?”

张大爷脑袋摇的拨浪鼓一样:“那玩意儿不好吃,苦!”

王守旺愣了下,看来村里人还没发现小龙虾的价值,随后就背着背篓来到湖边,脱鞋就踩进了湖边的烂泥中。

湖水营养丰富,浮生动植物非常多,这也造就了小龙虾肥美的体格。

这会儿夕阳西下,太阳不再毒热,湖边几乎成了小龙虾的乐园,王守旺一会儿功夫就捉了一篓。这一背篓差不多有六十斤,几乎全都是王守旺双手扒拉到背篓中的。

回到村委会,安秀然正端着碗咽中药一样喝稀饭,王守旺冲她一笑:“村长,别吃了,等会儿我给你做小龙虾吃。”

说完,王守旺就进厨房拿了盆,从篓里面倒出半盆,开始清洗,同时他吩咐端着碗在一边看热闹的安秀然准备大料和葱段、辣椒等物。

曾经在部队因为违反纪律,王守旺被罚到炊事班做了一年的炊事班班长,也就那会儿,王守旺学会了做菜,并且乐不此疲。

当锅里浓郁的香味飘出来的时候,安秀然终于相信,这个五大三粗的GAY居然真的会做菜。

贤惠!

这是安秀然对王守旺的评价。或许他跟他的男朋友在一起的时候,就已经学会了做菜,毕竟想要留住一个男人的心,就得先留住他的胃。

月上枝头,王守旺和安秀然坐在院子中,大快朵颐。安秀然吮着手指上的汤汁赞叹道:“比市里那些专业大厨做的都好吃。”

联想起自己这几个月吃的那些东西,安秀然有点脸红,自己一个女人,居然比不上一个具有少女心的男人。

太讽刺了!

王守旺对安秀然说道:“明天我准备出去一趟,取点钱,把我的房子修建一下。另外就是给这些小龙虾找点销路,毕竟这玩意儿咱们俩吃一辈子都吃不完。”

听了他的话,安秀然忍不住啐了一口。你个死基佬,跟谁说一辈子呢?老娘才不愿意跟你过一辈子呢。

吃过饭后,王守旺打了盆水胡乱冲了冲就回屋躺在了床上,他要细细规划一下以后的打算。

退伍费有好几万,这是他的老婆本,能不动的话就不动。得赶紧找个挣钱的门路,增加收入。

安秀然在王守旺进屋的时候也开始洗澡。农村里没有什么洗澡间,都是夏天晒点水,然后在院子的角落中冲一下就行。

安秀然很怀念自己家里的浴缸,假如这会儿躺在里面舒舒服服的来个泡泡浴该是多好。

脱下衣服,安秀然开始用早已晒热的水清洗自己的身体。不知道为什么,刚触摸到自己身体的时候,安秀然脑子里就闪现出了下午被王守旺看到私密部分的那种感觉。

这种感觉很奇怪,特别是两腿间传来的那种燥热感觉。那个王八蛋,怕是什么都看到了。

想到这里,安秀然的手不自觉的就向下摸去……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


Copyright © 天津河西区电视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