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河西区电视剧爱好组

多一些极致追求,少一点急功近利 | 专访著名影评人尹鸿

影橙Club 2021-06-27 11:07:16



导语

互联网时代,特别是在社交媒体和移动终端崛起之后,电影艺术正在以前所未有的方式渗透到观众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中国电影票房迎来全盛时期。2018年2月,中国电影票房破百亿,打破全球单市场月票房最高纪录。春节档七天总票房破57亿元,同比增长66.94%,创造了新的纪录。

当春节档热潮退去,有哪些现象值得深思?行业发展日新月异,哪些趋势值得期待?电影人砥砺前行,2018能否再创佳绩对于中国电影快速发展过程中面临的诸多现状,中国电影金鸡奖、华表奖评委,著名影评人尹鸿进行了分析解读


春节档电影海报


博尔塔娜

2018年2月票房破百亿,打破全球单市场月票房最高纪录。春节档七天总票房破57亿元,同比增长66.94%,都是创纪录的成绩。您如何看待春节档的电影票房井喷?


尹鸿

春节档的票房井喷有三个重要的原因:第一,由于中国的影院建设非常好,现在中国的城市基本上都有了现代化的电影院。电影的终端覆盖到了中国的大部分地区,使得春节大家返乡之后都有机会看到电影。第二,近几年观众养成了看电影的习惯。“吃饺子、看春晚、打麻将、看电影”,成为我们的新民俗,所以在春节期间看电影成为了一个刚性的需求。第三,今年春节档电影的品质总体上来讲达到了观影观众的需求。刚性的需求,良好的终端和观影习惯的形成,这三个原因促成了中国电影在春节档的爆发。我们都说一年之计在于春,所以春节档也为2018年中国电影票房开了一个好头。

博尔塔娜

2018春节档,电影票房向三四线城市下沉,您认为有哪些因素促成了小城市的影院票房火爆?

尹鸿

票房向三四线城市下沉的原因非常清晰,主要还是因为影院建设。过去中国的电影的主要观影人群都是在大城市,特别是中心城市、一二线城市。现在三四线城市影院建好以后、再将观众习惯形成,这个半径就能大幅度扩展,这相当于一个半径扩展之后,外围的这个圆圈也变大了许多。比如说北京过去能够占到全国电影票房的13%-14%,但现在可能3%-4%都达不到。还有一个原因是春节档比较特殊,因为大量的大城市人群回到了中小城市。

博尔塔娜

在春节档票房最高的三部影片中,《捉妖记2》《唐人街探案2》都是续集,《红海行动》也有《湄公河行动》的影子,您如何看待续集类的电影作品?

尹鸿

其实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都有一个误区。我们总觉得续集、改写、改编似乎没有原创性。但实际在成熟的电影商业市场中,这种系列续集从来都是受观众欢迎的一种样态。因为观众对影片类型和效果已经有了基本的预期,这是现代文化商品一个很重要的特点。文化消费的核心并不是要去看“新”,而是要看电影能不能够换取感情共鸣。比如“怀旧”,就不是“新”,但仍然能够唤起人们的共鸣。所以系列作品,如果第一个作品成功了,做系列往往能够有更好的市场预期和表现。


中国电影现在最大的问题恰恰是能够有机会做系列的IP特别少,大部分一出手就把自己给毁了。有的续集急功近利,只顾着捞热钱。中国现在非常需要这种可以系列化,并且能够一直争取观众信任的IP。我们经常会说电影需要衍生产品,事实上世界上大部分国家电影的衍生产品都依赖于IP系列电影。比如《星球大战》系列和《变形金刚》系列都是这样的,如果没有系列化,就不可能有真正的电影衍生品。所以系列化本身并没错,关键是系列能不能够有创新,能不能够有艺术上的完整性和商业上的完整度。


今年这几部系列影片,像《捉妖记》虽然没有说达到让人特别满意的程度,但是它基本上还是延续了上一个作品的特征;《唐人街探案2》在技术、节奏、影像和故事的讲述上都有进步;《湄公河行动》最后大家也认为并不比其他差,甚至在某些方面有更大的进步。所以电影市场不怕系列作品,就怕“后人比前人长得更矮”。后人必须要站在前人的肩膀上,这个系列才能获得巨大的成功。


《唐人街探案2》剧照

博尔塔娜

《捉妖记2》在春节档首日票房打破多项纪录,但随后持续走低。您认为是什么原因造成《捉妖记2》票房的高开低走?

尹鸿

由于《捉妖记1》有非常良好的口碑,所以观众的预期比较好。它的前期宣发推广做得不错,预售也做得很好,因此首日就破了记录,连续前三天的走势都很好。但是我觉得《捉妖记2》有两个问题没有解决,第一就是是缺乏对一些舆论上的批评的回应。我一直在说《捉妖记2》是整个春节档唯一一个老少咸宜合家欢的电影,但是它没有充分去打这张牌。面对其他电影口碑的上升,没有找到自己的切入点。虽然《捉妖记2》的艺术品质并没有很差,但是它并没有达到理想的程度。


《捉妖记2》给我们一个最大的启发就是必须要做好电影舆论的管理。像《红海行动》就是把舆论管理做的非常好,找到了足够的引爆点,并且让这个引爆点能够延伸和扩展。而我认为《捉妖记2》是一个虎头蛇尾的宣发,这个电影没有能够延续它的在春节档期天时地利人和的优势,春节档开始三天之后,《红海行动》和《唐人街探案2》的各种宣传推广铺天盖地,而《捉妖记2》可以说是销声匿迹了。其实春节档其他几部电影,都有一些少儿不宜的内容,但《捉妖记2》是可以共享的。因此《捉妖记2》宣发的这个教训是值得总结的。

博尔塔娜

春节档是“合家欢”和“大电影”的天下,您认为中小成本类型片该如何选择档期?

尹鸿

节假日档期,往往都有大体量的电影在这个期间排片,对于中小成本来讲,没有剩余的放映空间,是很难挤进去的。中小成本成本类型的片有很多可以发行的渠道,比如在淡季创造一些话题电影,也可以利用一些特殊的假期,比如各种纪念日、过去我们老用的情人节等等。那么我们可以利用这些不同的节假日来创造话题进行新的发行。中小成本电影发行有两种,一种是在热档期当中,如果能够跟大热门电影形成反差,也是可以发行的,这样的例子虽然过去也有一些成功的案例,但是在大部分情况下不太可以。


所以大部分情况之下,中小成本类型片需要去躲这种热门电影,用做对比,做反差,田忌赛马的形式去进行排片,都是可以的。然后,可以借助一些热点和现象来进行推广。现在中小成本类型片,要适应新媒介环境之下的营销,光好不行,一定得有话题。我经常讲一个观点,你必须要创造一个必看的理由。电影是一个高门槛的消费行为,它要花专门的时间和金钱成本,要走很远的路去影院,所以对电影来讲制造必看性是一件重要的事情。


现在中小成本电影,最大的问题是营销的问题。即便有些比较好的类型电影,比如说像《闪光少女》和去年的《缉枪》都是完成度很不错的电影,但是在营销方面没有找到合适的概念,甚至找了错误的概念,让观众产生了畏惧感。所以要创造一个让观众必看的理由,而且要首先针对自己的核心受众。对于中小成本电影来讲,不要想马上收获所有的不同层面的观众,要找到自己的核心观众,由他们为中心点去突破,再扩大你的受众面才能够更好地进行发行,档期的话题度是很重要的。


《捉妖记2》剧照

博尔塔娜

2018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演员冯远征向媒体表示电影应该实行分级制。您如何看待电影分级制度?会给电影市场带来哪些影响?

尹鸿

电影分级在中国应该是一个老话题了,从1989年开始试行到2000年之后我们开始正式研究,但是到现在一直迟迟推不出来。其实在中国现有的体制之下,分级对内容的开放没有太大的影响。因为中国跟世界其他国家不一样,电影即便分级了也是审查制度下的电影分级制度。这次《电影促进法》里面加了一句电影未来可能分级的影子。但因为审查制度没有变,现在电影界本身并不热衷于电影分级了,因为分级之后,会提示观众很多电影不适合未成年人观看,反而会影响到电影消费人群的规模。


所以从现阶段来看,对于电影分级,电影界自身也不那么热衷了。电影分级对观众的影响最大,电影分级不只是在内容上可以更开放,更重要的一个功能是帮助未成年人不去看到不该看的电影。像《红海行动》里面有很多的血腥暴力镜头是不适合未成年人观看的,所以观众也提出了一些分级的想法。《电影促进法》里面规定了一条,如果电影里有不适合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内容,应该加以提示。但是这条规定不是强制性的。可能未来随着中国电影工业更成熟和产品更丰富,保护观众的手段会慢慢实现。


当然,在西方国家所有电影分级制度都提到了审查制度,他们基本上电影分级就是对观众的一个分类引导。而电影其他的相关内容是有法律去进行监控和监督的,事后可以追溯的。在中国可能实现不了这个,因为中国的分级是审查制度之下的分级引导,跟西方的分级体制是完全不一样的。中国电影可能还要经过一段时间的发展来看它的态势。

博尔塔娜

近年来,电影市场中的跨界导演作品越来越多,其中不乏徐峥、黄渤等优秀演员。您怎样看待演员演而优则导的现象?

尹鸿

最近中国电影界这个跨界的导演确实挺多的,不光是演员,还有作家像郭敬明和韩寒、音乐家、相声演员等等。其中可能相对成功的案例最多的还是演员,我觉得有两个因素,第一,大部分演员,他在跟观众沟通过程当中,比如你刚刚举例的徐峥和黄渤,他在和观众沟通的过程中有很好的情商和较好的对观众的情绪心理节奏的判断力。所以你看这些演员转型做导演的大部分都是属于平时沟通能力非常好的人,他对于人的心理有比较好的把握。


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大部分的演员演而优之后,他有较好的人脉关系和汇集资源的能力。比如说,演员的朋友们来友情客串,大家愿意去给他帮忙,是因为他的影响力会带来一定的资源聚集。还有一个原因是,这些成功的跨界导演都有一个特别大的特点,那就是他们都是拼命三郎,在电影创作上面他们可能比一些职业导演还更加的精益求精,更加的身体力行去琢磨每一个镜头。我跟好几位导游都有交流,他们真的是拼命做电影,对每个细节抠得非常认真,我认为这种精神是挺难得的。


再加上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整体上来讲中国现在电影的工业化程度并不高,导演的专业化门槛也没有非常高。在一些演而优的这些演员当中,因为他们长期在电影一线创作,所以对导演经验掌握也比较好。不像在好莱坞各个工种之间,隔行如隔山,有非常高的门槛,在中国,这个门槛相对较低,这样他们转型也比较容易。但话又说回来,在好莱坞也有很多著名的演员转型去做导演,而且做的都非常不错的,比如伊斯特伍德就是非常典型的例子,所以演员还是离电影一线创作最近的。如果他有良好的情商智商和创造能力,是可以做好导演的。


《红海行动》剧照

博尔塔娜

近年来,电影项目制作开始走向国际,比如《红海行动》《唐人街探案2》《机器之血》等影片都是在国外进行拍摄的,您认为目前中国电影制作水平如何?

尹鸿

现在中国的电影电视剧都开始海外去拍摄,比如《谈判官》、《恋爱先生》。这一方面可能是因为想要在体裁上创造更强的新鲜感、现代感,和国际化的风格,体现电影体裁上的开拓,在视觉上也会带来一些新的元素。虽然中国电影去海外拍,但是电影自身却没有走向海外。我们只是把海外的异国风情搬到了中国来。


很多中国电影在海外取经还有一个更复杂的原因是它在体裁上的限制会变少,比如说警匪、黑帮、打斗和城市轰炸等等。在内地城市,这些虚构场景的创作会遇到很多的困难,所以动作片、灾难片甚至警匪片以后都可能去海外拍。像早前的喜剧片《泰囧》都去海外拍,因为海外拍摄会给导演的创作一个更大的社会空间。这些国家也不会像中国人那样动不动就抗议,动不动就觉得我们是大国受了欺负受了侮辱。在大部分国家他们会把电影当成一个娱乐,用宽容的心态来对待电影。


这些并不完全能代表电影的制作水准,但是能走向国际舞台上去拍电影,跟国际同行去交流合作,是提高中国电影制作水准的一步。这对提高中国电影的整体的制作水平、管理水平,包括流程的科学性,都有很大的提高。这次陈思诚就多次讲他出去拍电影,因为他用的各种工种的人都来自美国电影工会,所以他学会了怎么去跟美国电影工会的各个方面去打交道,慢慢可以培养起中国人去拍。以后合拍片可以由过去海外的人来控制国际合拍,转变为中国主导国际合拍。

博尔塔娜

从以阿米尔·汗为代表的印度片,到以《天才枪手》为代表的泰国片、再到以《看不见的客人》为代表的西班牙片,越来越多的非好莱坞影片开始进入国内市场,您认为非好莱坞影片为何获得中国观众的认可?

尹鸿

因为这些年中国主要引进的好莱坞电影还是以暑期档电影为主的大制作电影,这类电影的受众群偏青少年,而且是大城市青少年。反观现在一些亚欧国家的电影,更像传统的中国讲故事的电影,更适合中国大量的非青少年以及非大城市的观众群体。这类电影基本都是简单的故事情节和传统的叙事手段,中国大部分观众还是更适应这样的叙事方法。所以这些年即便是好莱坞的超级大片,在中国的票房市场的规模都是有限的。


中国电影的都市市场能容纳的电影在十亿之内,而这一类非好莱坞电影也在十亿上下票房。因为它赢得的不是天天看《变形金刚》、《蝙蝠侠》和漫威电影的青少年,而是另一类观众,这些观众更愿意去看一些简单的塑造情感塑造人物的这种电影。这一方面说明中国电影在经典叙事方面的是有缺陷的,中国电影受好莱坞的影响,追求过于强烈的商业要素的拼凑,导致中国的经典电影叙事能力下降了。而这一类电影恰恰满足了观众的这种需求。


还有一个值得说的原因,我们经常称美国的电影为后现代电影,美国电影的对象大多是外星人或者虚拟空间,讨论形而上的抽象的全球化话题,这超越了发展中国家人民面对的现实。而印度电影大多是关于女权、女性的自由尊严,人的成长和诚信,这些都是发展中国家面对的问题,跟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的社会问题和社会现状更加的接近,所以这些电影我们会觉得更接地气。这对中国电影的创作,应该也有一些启发。中国电影还没有进入好莱坞那个后现代时代,我们还在一个前现代向现代转型的时期。


《天才枪手》剧照

博尔塔娜

近年来,网络电影、网络剧发展迅速,您怎样看待网络电、网络剧,与院线电影与电视剧相比有哪些优势?未来发展前景如何?

尹鸿

网络影视剧,其实分两类,一类网络剧是像电视剧的网络剧,有在视频平台上跟电视平台争第一窗口的这个权利。这类头部网络剧和电影电视剧之间差异不大,像《白日追凶》拿的都是电视剧许可证。网络剧除了这种和电视剧大同小异的作品之外,还有一类是电视很难播出的那部分剧。比如说警匪片、悬疑片、心理片,还有幻想类型的喜剧,这些在电视上比较难播出的,也是网络剧的重点。网络剧的两大部分,一部分是做比电视剧差一些的内容,一部分是头部网络剧,跟电视剧相似的内容,两部分互相补充发展,所以网络剧空间会比电视剧更大。


第二方面就是网络电影,网络电影并没有像网络剧取得的成功那么突出,是因为网络电影的投入相对比较小。网络电影比大电影更能取巧,在内心的极致性上走得更充分。但是网络电影的体量比较小,因此它比较难达到较高的制作水准,往往都只能走一些比较特殊的体裁,做一些比较特殊的内容。所以网络电影跟大电影之间的竞争不像网络剧跟电视剧竞争那么明显。


因为网络电影的消费成本很低,所以网络电影能满足教育程度较低的、中小城市的观众需求,在体裁类型风格上会更大众化或更庸俗。网络电影还填补了比电影更下端的部分内容,在风格上就更下沉和草根,这是大电影难以下沉的程度。所以网络电影和大电影形成了相互补充,但是这也导致网络电影出好作品的难度会非常的高。


我觉得网络电影分流了一些中小城市的观众不去电影院观看院线电影,在日常情况下,没有大城市的观众回到小城市去带动观众看电影,中小城市的电影院并不像春节档一样火爆,大部分的中小城市观众会选择更廉价方便的网络电影。网络电影是对电影市场的一个补充,同时也在为大电影的创作提供一些人员的培养,像是一个预备学校,为电影培养人才。但是由于工艺上的差异,不见得能拍网络电影的人员就能拍大电影。

博尔塔娜

2017年中国电影票房突破了550亿。在2018年2月票房破百亿的情况下,您认为2018年电影市场有会取得怎样的票房成绩?票房的持续走高,对电影行业发展有怎样的影响?

尹鸿

2018年中国电影还是会保持较高较好的增长速度,百分之十以上的增长速度应该没有问题,因为基本态势在这。我预期2018年或者最迟2019年,中国就会超过北美地区成为世界第一大票房市场。但是我觉得未来中国电影可能会有一些新的变化,中国电影未来值得注意的最大改变在于两个方面:一是圈层化,你会发现大城市的观影人群和中小城市的观影人群所喜好的电影有差异。比如,像《无问西东》和《芳华》,虽然他们在大城市里面有很高的口碑,但是票房都在十亿上下,很难有更大的突破。但是像《战狼》、《红海行动》这种电影,由于它打破了圈层,它是一个跨圈层的电影,所以大都市的观众和中小城市的观众都会认可。这类电影就会创造爆款,就可能会有二十亿、三十亿以上的票房规模。


但是《战狼》又是一个社会现象,它已经不是常规的电影票房规模。就像大部分好莱坞电影都在十亿左右的票房,这是大城市的口味。中小城市,可能还有另外一些口味,比如《羞羞的铁拳》可能在大城市里面评价一般,但是在中小城市有非常好的票房。所以,既会有大城市和中小城市的分化,又会有打破圈层的爆款电影。我觉得电影市场的圈层化,会影响我们电影的受众和我们的创作。所以针对第一个特点,将来我们的电影要面向不同圈层去进行创作。


第二个特点就是观众的观影频次提升以后,电影市场开始分众化,出现五亿以下规模的分众电影。比如说像《冈仁波齐》、《二十二》、《无问西东》、《相亲相爱》、《嘉年华》等等。中国市场去年有五十多部票房过亿的电影,这些大部分都是在五亿以下的票房。即便是一些分众电影,也能够达到一亿到五亿的规模,这样的票房成绩已经相当不错了。所以现在中国电影创作者不用那么着急,不用一定要去追求最高的票房,完全可以通过控制成本去做一个分众电影。所以我认为“圈层化”和“分众化”会成为未来电影市场的特点。


我提出一个观点,就是做“极致”的电影,做你认为能够做得最好的电影。不用一定要去考量最大量的受众群,因为受众已经不一样了。只有很少的电影,能够完全打破所有圈层,成为爆款电影。其实大部分电影如果找准了定位,找准了受众,把电影做到极致,都可以得到属于你的观众人群。这是中国电影特别好的态势,中国观众开始选择多样化的电影,中国观众也开始多样化。这些对提升中国电影的整体品质和中国电影的多元发展,都有着良好的促进作用。


《无问西东》剧照

博尔塔娜

您是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也是著名文艺评论家、影评人,您认为影评人是怎样的一个职业?在近年来中国电影市场快速发展的过程中,您有怎样的感受?

尹鸿

影评在电影产业化过程当中,对市场的影响越来越大和影响到创作者对市场的认知,应该是趋于良性的。我自己也参与了很多影评活动。现在影评也面临着考验,由于资本和利益的介入,导致影评难以真正能够保持自己的客观性和独立性,这是一个很难做的问题。当然现在的媒介越来越多样化,观众读者是能自主选择的。所以,评论者的威信还是靠客观性和独立性以及找到跟自己趣味相同的那部分读者。从这点上,我认为好的评论家对于中国电影是有正面的促进作用的,当然也会有一点负面影响。


结语


对于目前电影市场急功近利谋求高票房的现象,尹鸿表示,现在中国电影创作者不用着急,不用一定要去追求最高的票房,完全可以通过控制成本去做一个分众电影。尹鸿认为“圈层化”和“分众化”会成为未来电影市场的主要特点。




影橙Club·微课堂学员群


往期文章精选

餐议院:

「内容」还是「IP」

宝莱坞市场新机遇 爱奇艺玩转罪案剧

网大的转型与转机 | 走近中影制作基地

专访:

天神娱乐董事长朱晔

《战狼2》编剧董群 | 启泰文化董事长杨硕

吴刚经纪人赵爽 《甄嬛传》制片人曹平

《摔跤吧!爸爸》推手何巍 | 优酷刘开珞

央视六一晚会导演尹永斌 | 华夏影业黄群飞

《白鹿原》制片高金玺 |《猎场》总制片张静





Copyright © 天津河西区电视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