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河西区电视剧爱好组

四月里遍地蔷薇

清汤不要辣 2020-08-01 13:53:20

照例每个月发一篇用林白《过程》里的句子命名的推送。

打出“四月里遍地蔷薇”后,第一念头却想到了Siegfried Sassoon(西格夫里·萨松)的那句:“In me the tiger sniffs the rose。”

也就是被余光中神级翻译而闻名的:“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可回顾四月开头的这段时间,好像“四月里遍地狼藉”才更符合我的状况。具体怎样的“狼藉”就不絮叨了,毕竟不能像祥林嫂一样逢人便把自己以为的酸楚放大几倍,向每一个人倾诉。


我有一个叫桃子的朋友,是那种我认为有很多共通的事情可以聊的朋友。是一个会对生活多一点思考的人,所以会发现有很多共同读过的书,很多相差不远的想法。

昨天她说看了几期《十三邀》,可能因为她刚看的缘故吧!所以一下子会有很多“想法”,甚至会有一种旁人难以简单理解的“郁结”,我能一下子理解那种感觉是因为我年前就看了很多期《十三邀》,当时看过其中几期我也是这样的感觉,来源于一些人的一些话。


其实我们应该为身处于当下的时代感到高兴,因为我们拥有了融于生活的网络,相比于过去几个时代的同龄人,我们有了超越他们的先知和成熟。

但其实我们也应该憎恶这个时代,正是因为我们提前知道了太多关于生活的真相和太多关于外面的世界的模样,我们有了更多的无法实现的想法和越来越孤独的思想。


就像许知远和刘畅聊到这个时代的我们和以前有哪些不一样时,刘畅说了一段她妈妈说过的一段话:

“我们那个年代,虽然说穷,但大家都穷,所以我们再辛苦,大家都是高高兴兴地辛苦,因为差距不大。你看你们这代人,环境和条件完全不一样,你们的竞争多厉害呀!你们的内心该多痛苦……。”


是呀!可能我们要是不了解这么多东西,视野没有拓展这么多就会轻松许多吧!


身处工人家庭,就带着一段工厂大院的童年记忆,长大了可能就接替父母的岗位,做一个稳定可以做到退休的工作;


身处农村就带着有河水、蓝天和草地味道的记忆,长大后接过父辈的劳动,享受文学家们自己都没经历过却一遍遍赞美的“田园生活”;


身处知识分子家庭,就带着那份知识分子的傲然而自视清高的姿态或教书育人或改变世界或伤春悲秋……。


仿佛那个时代的人们,从开始就被指引了一个方向,告诉你往前走下去就行了,所以少了很多彷徨和想跨越阶层的冲动。


可我们好像知道了太多,或者自以为知道了太多。没有人给我们固定方向了,即使有,我们也不再傻傻地相信,我们知道人与人应该平等,我们知道自己是一个独立的个体,是这个世界独一无二的存在,我们觉得只要自己想干,可以做到任何事。


但随之我们慢慢地发现世界好像还是那样,我们之前只是被自由、平等、文明的美好社会外表给晃昏了眼,我们开始不断地突破一层层的粉饰,找到彩蛋般存在的人与人的不平等、社会的阶级分化,各种奇葩的人性邪恶的暴露;开始不断地觉得自己的无力感,想要跨越身份背景是多么艰难和小概率的事……


就像李诞憋不住吐槽自己为何变成现在的时候,说以前在“南方都市报”,快过年了,自己排了很长时间的队买回老家的火车票,回来坐电梯时听到身边两个人对话:“

A:‘这春运票好难买呀!’

B:‘那还不简单,我找跑车站口的同事帮你留几张就是了……。’”

听李诞形容的那意思,他当时听到这话,心里觉得正直不屈的大媒体“南方都市报”怎么能这样呢?于是他觉得他好像窥探到了生活的某些真相……于是飞也似地逃离开去。

或许和我刚开始上班,碰见霍金去世,正准备写一篇新闻却被经理叫住一样:

“你干什么?谁让你自己写了?你一天能写多少条出来?复制、粘贴改个标题你懂不懂?你不是知道SEO嘛!我只能收起那份“幼稚”开始按照规则办事……。


其实两季《十三邀》里,能像李诞这样在遮着掩着的情况下能说了这么多的嘉宾也不多。

敷衍了事者如李安、冯小刚和诺兰导演那几期,我想那几期节目仅仅是当时他们的电影在上映,顺带宣传和碍于介绍人的面子接受了许知远的访问,也是因为许知远的访谈技巧实在不行,也是因为那几位又凭什么随便就吐露真心话而大谈特谈呢?


恐怕像西川那样和许知远从白天聊到天黑,坦率对话的人不多了吧!


犹记得蔡澜面对许知远的老一套发问,什么时代的焦虑,当下科技与文化发展的不对称……的时候,他一直笑而不语,那种看透世故地笑总让人觉得超脱又心生寒意。再想起之前鲁豫对蔡澜的访问,才佩服鲁豫的访问能力。


我不知道“心有猛虎,细嗅蔷薇”真正的含义是什么,我却很向往一种状态:内心无比强大,历经繁芜,最后还能怀有最温柔的一面对待值得对待的人。

恐怕和以前向往的《菜根谭》里的那句:“知世故而不世故,才是最善良。”有些许相同之处吧!

(对了,名字换了,“清汤不要辣”没什么特殊含义,不要解释成“温润而不锋利,淡然等等之类的意思”,只是我不爱吃辣,吃火锅时只要清汤不要辣而已。)

Copyright © 天津河西区电视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