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河西区电视剧爱好组

《人生若如初相见》未删减版剧本 第二十六集

纸堡 2020-09-15 07:43:21

场1


景时:易连恺母亲故宅 / 内 / 清晨

人:秦桑、易连恺

△易连恺在织锦下沉沉睡着,像依偎在母亲的怀抱。秦桑的手轻轻抚摸着他的脸,易连恺毫无察觉。


△秦桑拿着一床毯子坐在易连恺身边,轻轻给他盖上。秦桑凝视着易连恺安详的脸。


△秦桑慢慢靠在身旁的木头柱子,握着易连恺的手,闭上眼睛,睡着了。


△三姨太画像的织锦挂在原处。


场2


景时:符远火车站进站口 / 外 / 傍晚 重

人:闵红玉、易连慎、潘箭迟、士兵若干

△易连慎把皮箱关上交给闵红玉。


易连慎:闵小姐,要去什么地方?


闵红玉:芝山。


△易连慎狐疑地看着她。


易连慎:去芝山干什么?


闵红玉:二少爷是我什么人?要这么在意我的行踪?


△闵红玉笑起来。


易连慎:你笑什么?


闵红玉:你不是我的杨雄,也不是我的石秀,更不是我的裴如海。你堂堂代理符州军政长官,问我一个小女子到哪里去干什么,不可笑吗?


易连慎:闵小姐好像忘了,以前闵小姐说过,我成不了大器。如今闵小姐还这么看吗?


闵红玉:以前有个人喜欢我,我瞧不上他。有一天他突然成了聚星楼的掌勺,他把菜亲自端上桌那天,也是这么跟我说的。

△易连慎哈哈大笑。


易连慎:原来符远军政长官在闵小姐眼里,也就是个厨子。


闵红玉:二少你可曾听过,治大国如烹小鲜,甭管是什么地方什么官,可不就是个厨子吗?


易连慎:(肃然)受教了。


△闵红玉见他突然这样,也严肃起来。


闵红玉:能时时警惕自己,二少爷名不虚传,当得起名字里那个慎字。


易连慎:上次我和舅舅去见你,你说过我易连慎不行,现在符远军政已经握在我的手里,请问闵小姐,我不行在哪里?


闵红玉:与三少爷相比,二少爷差了一点风流。


易连慎:(不屑)我一心国事,何须风流?风流只会耽误时间。


闵红玉:我所说的风流,不是情场里的风流,是理学中的风流。理学中的风流,是不滞于物,不着于心。就是斩无明断执着。二少,做人要风流,不能太执着。


△火车声响起。


△闵红玉看向站内的方向。


闵红玉:二少爷,我该进站了。


易连慎:你还没回答我,去芝山干什么?


闵红玉:我的异母哥哥程允之现在身在芝山,是他发来电报邀我去山上小聚。


△闵红玉与易连慎对视,易连慎迟疑了一下,看向潘箭迟。


易连慎:送闵小姐上车。


△潘箭迟把闵红玉的皮箱拎在手里,笑着对闵红玉打了个请的手势。


潘箭迟:闵小姐,请。


场3


景时:车站台 / 甬道至车厢门前 / 傍晚 / 外

人:潘箭迟、闵红玉

△闵红玉和潘箭迟一前一后向火车车厢走去。两人仅差半步距离,开始时两个人都不讲话,各自的表情都很严肃,二人走到车厢门前时。


△潘箭迟把手里拎着皮箱递给闵红玉。


△闵红玉接过皮箱。


闵红玉:今天的潘先生格外安静啊。


△火车车厢前,潘箭迟把皮箱递给闵红玉。


潘箭迟:今天的闵小姐,也一样很神秘啊。


闵红玉:侯门一入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潘先生您多珍重!


潘箭迟:闵小姐也一样,去那风云际会的芝山,也要珍重。


△闵红玉接过皮箱走上火车。


△火车的汽笛声响起,火车开动。


场4


景时:易连恺母亲故宅 / 内 / 日

人:易连恺、秦桑

△易连恺母亲的织锦旁,秦桑和易连恺两个人躺在人像的怀里相拥而眠。


△易连恺睁开眼睛,手动了动,碰到秦桑,秦桑立刻也醒了。秦桑手要挪开,易连恺一把抓住秦桑的手,握在自己手里。


易连恺:你怎么会在这里?


秦桑:这么久不见你回来,我放心不下,过来找你。一进屋就看见你睡着了,不想把你吵醒。我从来没见过你睡得这么甜美。


易连恺:(有点凄凉)甜美么?我梦见了我妈妈。

秦桑:今后不要再作践自己了,否则你母亲在天上也不会开心的。


△秦桑刚要起身,易连恺突然从后面抱住她。


秦桑:怎么了?


△秦桑要转过来看易连恺。易连恺加了力道,把秦桑抱得死死的,动弹不得。


易连恺:别动,就一会儿,就这样让我抱一会儿,可以么?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秦桑有些紧张,一动不动,控制着呼吸。易连恺把头埋在秦桑发间。


△过了一会,易连恺抬起头来,眼圈红红的。


△易连恺吻向秦桑。


易连恺:我想去见二哥。


秦桑(惭愧):当然要去。你失踪了这么久,我以为你抛弃了我独自一个走了,但我更怕是二哥反悔,又对你下了杀手,还跑到二嫂那里去闹,是应该过去给二嫂赔个不是。


易连恺(笑):我还要做一件事。


△秦桑一脸疑惑地看着易连恺。


易连恺:要把我娘留在这里,把她留在这里,我才安心。


△易连恺的脸上带着秦桑读不懂的严肃,仿佛是做了个一无反顾的决定。


△易连恺看着身旁三姨太的织锦像。


△两人郑重地把三姨太的织锦挂上去,许久地望着。


△易连恺和秦桑一起看着三姨太的织锦,两个人默契地对视一眼。


场5


景时:火车包厢内 / 内 / 日

人:闵红玉、列车员

△汽笛声。火车开动。


△车窗,闵红玉往站台上抛了一个飞吻。


场6


景时:芝山别墅议事厅 / 内 / 日

人:易继培、慕容宸、李重年、易连怡、傅荣才、慕容沣、幕僚们、侍从

△宽敞的议事厅里中间摆了一张椭圆形会议桌。主位和两旁的位置空着六把椅子,其余的椅子不仅围满了会议桌一周,周围的空地也一排排地摆满了。程允之和众幕僚列坐其中。


△众幕僚屏住呼吸,望着门口。


易继培(OS):慕容老兄,请!


李重年:慕容大帅,易大帅,请!


△易继培、慕容宸、李重年三人走进议事厅,易连怡、傅荣才、慕容沣紧随其后。


△六个人走进屋,却都不落座。


慕容宸:易老弟就别再客套了,我早先跟你说过了要不是你家老三,也不会有这一次芝山相聚,这是你的地方,你坐主位。


△易继培不推脱,坐到中间的位置,易连怡被侍从推进来,停靠在易继培身边。侍从撤走了易继培身旁的椅子,易连怡自己调整好位置。


△李重年和慕容宸带着傅荣才也慕容沣各坐在两侧的首位。


易继培:仙桥,你先说。


易连怡:江左在全国的位置,当南北要冲,为西南门户,自古以来都是各方势力争夺的焦点。江左形势稳定的这些年,是托了在座各位的福,如今天盟会已经异军突起,不甘于虎视眈眈。


慕容宸:易公子说了这么多,难道是有了铲除天盟会的良计?


易连怡:是否良计我并不敢这么肯定,但是总会比现在的形势要好一些。


李重年:什么办法?


易连怡:诸位可知道美国的联邦政制?


李重年:不止美国,欧美还有不少这样的。


慕容宸:易帅是打算在江左搞联省?这恐怕有些困难吧?


△傅荣才对李重年耳语几句。


李重年:承军兵强马壮,军队人数远非我所及,反对易帅提及的联省自治是在担心以后施展不开拳脚么?


慕容宸:李帅虽然这么说,也未必就能同意易帅联省的提议吧?


△李重年不否认。


李重年:一旦联省,该由谁治?真要还政于民?


慕容宸:这两天江左的天气变得实在突然,我这身体有些不适应。


慕容沣:父亲身体不适?


易继培:刀已出鞘,剑已上弦,这变天的趋势怕是收不住了。


△傅荣才轻轻叹了口气。


易继培:这屋子里是有些闷,不如下午请各位移驾户外,也不枉这山上的风景。


场7


景时:符远火车站 / 外 / 日

人:易连慎、潘箭迟

△站台上,易连慎和潘箭迟看着闵红玉坐的火车驶出站台。


潘箭迟:这个女人,真不简单。


易连慎:我们回去吧。燕云肯定早就睡下了,今天怕是又要把她吵醒了。


场8


景时:易府客厅 / 内 / 日

人:易连慎、潘箭迟、范燕云

△易连慎带着潘箭迟回到易府,走到客厅门口。潘箭迟向易连慎告别。


潘箭迟:二少爷好好休息,我就不打扰了。


范燕云(OS):潘先生请留步。


△房间里传出范燕云的声音。易连慎和潘箭迟走进客厅,看到范燕云穿戴整齐站在窗边。


△易连慎惊讶地上前。


易连慎:燕云?这天都要亮了,你这是一夜没睡?


△范燕云点点头。


△易连慎心疼地扶住燕云。


易连慎:你怎么就不知道好好休息呢?


范燕云:我一直在忙着安排给潘先生准备住所的事,总不能让他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啊。


△易连慎恍然。


易连慎:是我疏忽了,还是夫人想得周到。夫人把潘先生的住处安排在哪里?


△范燕云冷冷地看着潘箭迟。


范燕云:范宅。


△易连慎和潘箭迟都微微一怔。


范燕云:那是我父亲范知衡的房子,希望潘先生不要嫌弃。


潘箭迟:这不太合适吧?


范燕云:没有什么不合适的,想必潘先生也多少有所耳闻,我父亲范知衡是以前的江左文胆,幕府智囊。眼下,潘先生是今后的江左文胆,幕府智囊。身份与地位都符合,住在范宅再合适不过了。


潘箭迟:多谢二少夫人抬爱,只是我才疏学浅,怎么能与范先生相提并论?更何况,那里是二少夫人父亲的故宅,潘某怎么敢……


范燕云:怎么?潘先生是怕我父亲灵魂不灭,夙夜与先生梦中论道吗?


△易连慎察觉出不对,语气变得有些严厉。


易连慎:燕云,你在胡说什么?


△范燕云冷笑。


范燕云:果然是都忘了,你们全都忘了。


△范燕云快步走到帘幕旁,一把扯开帘幕。

△范先生的灵位。


△范燕云苦笑着指着父亲的灵位。


范燕云:爹啊爹。枉我爹自负聪明一世,为易家呕心沥血。(苦笑)可死了才短短几月,你的兄弟,你的徒弟,你的女婿就都把你给忘了,把你的仇人也忘了。


易连慎:岳父的大仇我没忘。


范燕云:(讥讽)没忘?那你告诉我这是为什么?为什么仇人就在眼前,你还和他称兄道弟?


△易连慎大吃一惊。潘箭迟佯装受到惊吓。


易连慎:这话可不能乱说!


△易连慎说着,一只手却按在了枪上。


潘箭迟:二少夫人,这话从何说起?


范燕云:怎么?潘箭迟你敢做不敢当么?


△潘箭迟注意到了易连慎摸枪的手。


潘箭迟:我初到符州的时候,范先生就已经不在了,不知道怎么忽然就成了二少夫人口中的杀人凶手。


范燕云:你还等什么?还要亲眼看着杀父亲的凶手跑了不成?


△易连慎迟疑。


△潘箭迟忽然向易连慎迈出了一步。


潘箭迟:如果二少爷信不过我,就请把我就地处决!


△易连慎看着潘箭迟,潘箭迟目不转睛地对上易连慎的视线。


△易连慎松开了握着枪的手。


易连慎:潘先生言重了,现在的证据还不足以说明什么。只是,要委屈你几日,暂时不能让你离开易府了。来人,送潘先生回房间休息。


△有士兵上来把潘先生带出门外。


范燕云:云溪!


易连慎:等证据确凿,再处置他也不迟。


场9


景时:易府大门口 / 外 / 日

人:易连恺、秦桑、侍从

△易连恺和秦桑走进院子,易连恺皱着眉在太阳穴上捶了捶,秦桑看在眼里。


秦桑:(关切)头疼?


易连恺:没事。


△秦桑挽住易连恺。


秦桑:你昨晚睡得时间短,一定是没休息好,先回房去再睡个回笼觉吧。我让朱妈给你炖碗安神汤。


△秦桑挽着易连恺往回卧室的方向走。易连恺忽然拉住秦桑。


易连恺:不急,小桑,还是先跟我去见见二哥吧。


场10


景时:易府易连慎房 / 内 / 日

人:易连恺、易连慎、范燕云、秦桑

范燕云:杀人凶手已经在我面前,为什么不杀他?


△易连恺带着秦桑进来,撞见范燕云正因为跟易连慎没有立即杀掉潘先生而沉着脸。


易连慎:三弟!


△易连恺和秦桑看到两人的状态,察觉出气氛有些严肃。


易连恺:二哥,二嫂,我带秦桑来向你们赔个不是的,我们夫妻俩吵闹,让你们担心了。


易连慎:坐下说话。


易连恺:不坐了。


易连慎:又不是现在就走,急什么?喝杯茶。


秦桑:谢二哥好意,不坐了,我们还有些东西要回去收拾。


△范燕云一直沉着脸不说话,秦桑看了范燕云的肚子一眼着着二嫂不开心的样子,走上前。


秦桑:二嫂,之前是我太莽撞,说了些胡思乱想的话,看在我和兰坡就要离开符远的份儿上,您别放在心上。我给您赔个不是,您身体要紧,别太劳累了。


△燕云没有抬头,继续喝汤。


燕云:我倒是无所谓,只是你到了国外再这般行事,就未免有失国体,太没规矩了,你也好自为之吧。


易连恺:告辞。


△易连恺和秦桑转身欲离开。易连恺一只手自然地搭在秦桑腰上。


范燕云:三弟,像三妹妹这般厉害的女人还真是不多了,装起可怜来,能骗人掉眼泪,狠下心来,杀人放火都敢做。


易连恺:二嫂,秦桑已然给您赔了不是,您身体要紧,过去的事就不要放在心上。


△易连恺拉着秦桑转身离开。


范燕云:慢着,三弟,你等等再走,还有件事,我想让你得知道。


△易连恺仍搂挽着秦桑没转身,却停住脚步。


易连恺:易家的事,符远的事,江左的事,今后都跟我易连恺没有半分关系了。


范燕云(厉声):那我爹的事呢?


△易连恺惊讶,手从秦桑腰间拿开,转回身去。


易连恺:范先生的事?


易连慎:凶手已经找到了。


易连恺:(急切)是谁?


△范燕云咬牙切齿地说出名字。


范燕云:潘箭迟。


△秦桑面容一动,谨慎地看向燕云。


秦桑:潘副官杀了范先生?这是怎么回事?


范燕云:(对秦桑)请你回避一下。


易连恺:小桑不是外人,范先生和潘副官各自的情况她又不是不知道,二嫂何必要她离开?


△易连恺不悦,秦桑却笑得温婉。


秦桑:没事的,我出去等你。


△秦桑独自出屋。


场11


景时:易府易连慎房门外 / 外 / 日

人:秦桑、朱妈

△秦桑一个人从易连慎的屋子里走出来,刚跨出房门,门就被范燕云从身后轻轻关上。秦桑的脸立刻沉下来。


△候在门外的朱妈赶紧上前。


朱妈:小姐是有什么事?


秦桑:(低声)你快去打听打听,二少奶奶这段时间跟什么人来往得最多,有没有形迹可疑的时候。


△朱妈点点头,转身。


朱妈:是。


秦桑:等一下,烧一壶开水倒在盆里,端到我卧室去。


△朱妈离开。


△秦桑走到院子中央,回头向门内看了一眼,凝神站了一会儿,离开了。


场12


景时:易府易连慎房 / 内 / 日

人:易连恺、易连慎、范燕云、秦桑

易连恺: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潘箭迟就是杀害师父的人。


△易连恺、范燕云坐着,易连慎在房间内边说话边踱步。


易连慎:不管怎么说,潘箭迟心思缜密,办事沉稳,虑事周全,带兵打仗也不含糊,是个难得的人才。


易连恺:他的才学武略确实不在你我之下。我走之后,若真能为二哥所用,总比落到别人手里好得多。


范燕云:他这么有本事,难道你就从来没有怀疑过他吗?怎么就刚好在我父亲被害的时候上了芝山,又成了易家三少爷的副官,如今还一步一步地离江左文胆的位置越来越近?他在东洋留学,可不仅了解江左的格局,对易家也并不陌生。


△易连恺懒散地靠在椅背上。


易连慎:虽然确实有些可疑,但要想治他的罪,必须先查实清楚。不管怎么说,潘箭迟心思缜密,办事沉稳,虑事周全,带兵打仗也不含糊,是个难得的人才。


易连恺:他的才学武略确实不在你我之下。我走之后,若真能为二哥所用,总比落到别人手里好得多。


燕云:怎么你们都不相信我说的话?!


易连慎:潘箭迟的来路不简单,如果仅仅是他个人觊觎范先生的位置,杀掉即可;如果背后牵扯到其他的利益关系,那是关系易家和江左的安危!真正的幕后黑手才最可怕。我一定会彻查清楚,替岳父报仇!


范燕云:你能怎么查?


易连慎:就从他的来路查起,我这就去查查他的过去。


△易连慎匆忙走了。


△易连恺也站起来要走。范燕云看着他的眼神有些哀怨。


范燕云:(幽幽地)你就这样走了,和你二哥一样也要考虑什么大局为重不肯杀了潘箭迟吗?不再想着为爹报仇吗?我却觉得,你该为师父报仇。


△易连恺伸着懒腰打了个哈欠。


易连恺:我是个即将离去的人,实在不该在符远留下什么痕迹。


△易连恺走向门口,范燕云激动地站起来。


范燕云:可在我爹心里,你就像他的儿子。


△易连恺回头认真地看着范燕云。


易连恺:二哥才是范先生的半子。


范燕云:兰坡,爹爹真心待你如何,你心里难道不清楚?他被害的时候还是在去芝山的路上!我就不信你是这样没有良心的人。


易连恺:良心?二嫂如何认为我易三少爷还是有心的人?


△易连恺推门离开。


留下范燕云一个人站在屋里,气得面色发白。


场13


景时:易府易连慎院 / 外 / 日

人:易连恺

△易连恺走出易连慎房门外。


易连恺:小桑……


△易连恺刚开口要喊秦桑,却看到院子里空无一人。


△易连恺独自离开。


场14


景时:潘箭迟房间 / 内 / 日

人:秦桑、潘箭迟

△潘箭迟在房间里一个人对着围棋盘。


△棋盘中白子已经被围成死局。


△房门被推开,秦桑进来。潘箭迟没有抬头,思索着棋局。


△秦桑关上房门。


秦桑:做不出两个眼,有气也没有用了。


潘箭迟:你不该来。


秦桑:范先生殒命当日,在火车上我若有若无地看见个背影,我还以为是自己看错了,没想到真的是你。

潘箭迟:这都不重要了。我已经暴露,他们会翻查我的所有过去,我们的事恐怕也会被很快揭发出来迟早也会被人知道。小桑,你尽快和易连恺离开江左,千万不要让他们牵涉到你。


秦桑:你现在身陷危机,自己能不能活着离开江左都不一定呢,为什么还要想着我的死活?


△潘箭迟注视秦桑。


潘箭迟:小桑,你的生命一直都比我的生命更重要,重要几百倍。


△秦桑眼圈有些泛红。


秦桑:我来,只问你一件事,当初你随我来到符远,说是为了我。现在我想让你亲口告诉我,你究竟是为了天盟会还是为了我?


潘箭迟:我说不清。我最初的确以为自己是为了革命使命,但在雍南等你的时候,我才觉得知道是为了你。


△潘箭迟有些犹豫,眼神有一丝慌乱,又对回秦桑的视线。


△听潘箭迟提到雍南,秦桑的眼神也有些黯然。

潘箭迟:看到你和易连恺在一起,我就别的什么都不想,只想打碎这个世界了。


△秦桑移开视线。


秦桑:其实还是我先背弃了你。


潘箭迟:不,邓毓琳骂我骂得没错,当初是我先负了你。小桑,尽快和他离开,就当我是春风里的一出梦,梦里头的一声钟。


△潘箭迟毫不犹豫地打开房门下了逐客令。


△秦桑凄然一笑。


秦桑:现在说什么都来不及了。


潘箭迟:我们也不该再见面了。现在正是你和易连恺可以躲开江左的是是非非去重新开始好好过日子的时候,何况无论是你还是我,都还在易连慎的刀俎之间。现在若是有什么闪失,你就什么都没有了。


秦桑:我会和易连恺走的,但不是现在。


潘箭迟:小桑,尽快和他离开,忘掉我。就当我是春风里的一出梦,梦里头的一声钟。


△潘箭迟毫不犹豫地打开房门。


场15


景时:易府厨房 / 内 / 日

人:秦桑、易府大厨、朱妈

△灶台下烧着明火,秦桑整个人蹲在火堆旁,伸出手去烤火。脸色也被炭火映得通红。


△厨师走进厨房,看到秦桑有些惊讶。


厨师:三少奶奶,您怎么到这儿来了?


秦桑: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有点发烧,想喝粥了。


厨师:有什么吩咐您让朱妈来传个话就行。


秦桑:朱妈在那边帮我烧热水呢。我说自己过来看看。


△秦桑边说边装出晕乎乎的样子,歪向一边。


△厨师吓了一跳,赶紧上前搀扶,大声喊起来。


厨师:朱妈,朱妈!您快来看看三少奶奶这是怎么了!


朱妈:三少奶奶!


△朱妈慌忙跑过来。


朱妈:快快快,赶紧帮我把三少奶奶扶回屋去。


△秦桑被大厨和朱妈架起来送出厨房。


场16


景时:易府燕云卧室 / 内 / 日

人:易连恺、秦桑、范燕云

△秦桑站在燕云卧室门口,用手帕捂着嘴咳嗽了两声。


△范燕云正在房间里绣着婴儿鞋,抬头看见秦桑站在门口。


范燕云:三妹妹?进来说话。


△秦桑站着没动,还用手帕遮着嘴。


△范燕云看着秦桑躲躲闪闪的样子有些疑惑,放下手里的针线活,走向门口。


范燕云:三妹妹真是奇怪,明明是你来找我,为什么又避我如蛇蝎一般不肯进来?


秦桑:二嫂身子也不大好,现在正是该多加小心的时候,我只怕过了病气给你。


△秦桑边说边看着燕云的肚子努努嘴,还重重地咳嗽了几声。


△范燕云果然紧张得捂住小腹离秦桑也远一些,走回屋里。


范燕云:不碍的,三妹妹既然生病了,还是坐下说话吧。


△范燕云自己坐到床边,指了指门口一进来的椅子让秦桑坐下,秦桑这才进屋。


易连恺(OS):小桑!


△易连恺急匆匆地冲进屋来。


易连恺:听府里下人们说你发烧了,生病了怎么还不好好歇着?


范燕云:(嘲讽)三弟弟今天早上不是已经道过别了么?


△易连恺像没看见燕云一样,摸着秦桑额头。


易连恺:怎么这么烫?要不要请大夫看看?


△秦桑靠在易连恺怀里,虚弱地摇摇头。


秦桑:没什么,一会儿我回去睡一觉就好了。


易连恺:是不是昨天在老宅,你只给我盖了毯子就守着我睡着了,自己什么都没盖,才冻病了?


范燕云:妹妹还是赶紧回去休息吧,看你把三弟吓的。在我这儿耽搁太久,病情加重了,我可担待不起。


△易连恺把秦桑抱在怀里,握着秦桑的手。


△秦桑把手抽了出来,向燕云抱歉地微笑。看着身边的易连恺。


秦桑:江左已经渐渐入冬,一天比一天冷起来了。


易连恺:听说欧洲的温度和关外相仿。我们又坐船又坐飞机的,你这样的身体状况,在家里坐一夜都能生病发烧,这一路……


秦桑:我这个样子,这样的气候出门是断然受不了的。


△秦桑看向范燕云。


秦桑:我想多待几天,置办几件寒衣。不知道二嫂同意吗?


△秦桑说着又咳嗽起来,范燕云看着她的样子,有些不耐烦。


△范燕云:我马上就请淮秀过府,帮你们量尺寸添几件御寒的衣裳。


△范燕云似笑非笑地看着易连恺。


范燕云:这才真叫天意留人。


△易连恺蹲低身体摸着秦桑的额头。


易连恺:晚几天动身也好,至少要等你把身体调养好了。


△秦桑又咳嗽起来。易连恺忽然一个公主抱,抱着秦桑站了起来,走向屋外。


△范燕云隐约觉得有些不适,轻轻按住了自己的肚子。


△秦桑也没有想到,有点意外地看着易连恺,正对上易连恺温柔的眼神,秦桑一时心情复杂,双手不由自主地圈在易连恺脖子上。


场17


景时:易府走廊 / 外 / 日

人:范燕云、朱妈

△范燕云拿着绣到一半的婴儿鞋走在走廊。


△朱妈在院子里倒热水,手不小心碰到热水,盆被扔到地上,发出声响。


△范燕云转过转角,迎面遇到朱妈,发现朱妈两只手被烫得通红,范燕云恍然大悟自己被秦桑骗了。


朱妈:二少奶奶,刚才没吓着您吧?上了岁数,手越来越不听使唤了。


范燕云:朱妈,要我说,您现在的手艺才真是越来越好了呢。


△范燕云似笑非笑地看着朱妈 。


△朱妈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一脸疑惑。


朱妈:这笨手笨脚地,倒个水都能烫了手,哪儿还有什么手艺呀。


范燕云:您可得好好照顾秦桑,三妹妹如今弱得连我都不如,一阵风就能发起烧了。


朱妈:是,二少奶奶您放心,我一定照顾好三少奶奶。


场18


景时:易府大门口 / 外 / 日

人:淮秀、易府佣人

△淮秀跟着易府下人身后进院,一进门就问。


淮秀:府上出了什么事吗?二少奶奶今天怎么这么急着叫我过来?


下人:什么事倒是没听说,今天请您过府来的,是二少奶奶,可是需要量尺寸的,好像是三少奶奶呢。


淮秀:(疑惑)是给三少奶奶做衣裳?


场19


景时:易府秦桑卧室 / 内 / 日

人:秦桑、淮秀

秦桑:真是麻烦您了,这次和兰坡去欧洲走得太急,唐突地叫了您。


淮秀:不打紧的,我来易府走动,已经成为了习惯。二少奶奶已有身孕,前几天也叫我过来赶制了几件宽松的衣服。


△秦桑站着的侧面。淮秀在离她几步远的地方细细打量着。


淮秀:三少奶奶,请您再转过去一点。


△秦桑转过身去。


淮秀:请您把两只手抬起来。


△秦桑忽然转过身来。


秦桑:虽说你有我以前的尺寸,可这也有些日子没量过了,我自己都觉得身形有些走样了,你真的不用尺子?


△淮秀笑了。


淮秀:您这身材哪里走形了,不过是刚从雍南回来的时候,腰间瘦了几分显得有些消瘦,眼下又恢复了风韵而已。想必是易三少爷回来,您心宽了呢。可不管怎么说,您这身材,就是个活衣架,没有什么缺陷,搭什么款式的衣服都很好看呢。


△秦桑低头看着自己腰间。


秦桑:不用尺量,你就能看得这么准?

淮秀:我是靠手艺吃饭的人,熟练而已。您若不信,我也可以给您量量看。


△淮秀说着拿出了量衣尺,给秦桑量尺寸。秦桑一边配合着抬手,一边借机发问。


秦桑:二少奶奶找你做过军服?


淮秀:是,有段时间了。


秦桑:你也是这样看着就知道了尺寸?


淮秀:那次不是,我看尺寸的时候没见到人。二少奶奶当时是拿了件承军的军服出来给我看尺寸,我是直接照着衣裳裁剪了一身。


△淮秀给秦桑看量衣尺上的数据。


秦桑:(惊讶)你真的能每次都做到没有一分偏差?


淮秀:(笑)偏差自不能说一分没有,但是我的手艺也绝不会出纰漏,拿不准的地方,我自由办法留出修改调试的余地。更何况,有很多主顾希望喜欢的衣裳能多穿些时日,可自己的身材尺寸又很难保持不变。经验多了,我在最初剪裁的时候,就在保证美观的前提下,给自己留足调整的量就是了,日后改起来也能容易些。


秦桑:你的手艺竟然可以这么好?我偏不信你有这等本事,我要好好考考你。


△淮秀平静地看了秦桑一眼。


场20


景时:易府秦桑卧室 / 内 / 日

人:秦桑、朱妈

△(淮秀离开后)秦桑把一叠东西(实为一些照片,后文闪回,此处模糊处理)装回木匣子,朱妈进来。


朱妈:小姐?


秦桑:朱妈,高少爷还在符远吗?


△朱妈乐开了花。


朱妈:他当然在,三少奶奶就要出远门了,高少爷那么精明的公子,自然明白现在是看一眼少一眼,你们不走,他肯定不走啊。


秦桑:你去通知高少爷,还有平日里常和三少爷一起玩的那些狐朋狗友。


朱妈:(奇怪)请他们干嘛?


秦桑:就说让他们来家里给三少践行。眼下也只能用这一招藏木于林了。

朱妈:少奶奶要藏什么?交给我,一定给您收好了。


场21


景时:易府 花园 / 外 / 日

人:范燕云、淮秀、易连慎

△范燕云把淮秀送出房间。淮秀从秦桑处离开,在花园里,碰到了正在走动的燕云。


淮秀:二少奶奶放心吧,我会让三少爷和三少夫人满意的。


范燕云:淮秀姑娘,三少爷和三少奶奶要去欧洲,急急地喊你过来量量身量。赶做几套冬衣。有劳你了。


淮秀:二少奶奶不用客气,这是手艺人的本分。您不用送我出来的。那,淮秀告辞。


△范燕云站在门口,看着淮秀离开,忽然想起了什么。


范燕云:淮秀姑娘。


△淮秀被范燕云叫住。范燕云走到院子里。


淮秀:二少奶奶还有什么吩咐吗?


范燕云:你去量尺寸的时候,三少奶奶,说了什么吗?


淮秀:三少奶奶倒是没说什么,就问了个问题。


范燕云:她问了什么?


淮秀:问我手艺为什么能这么好。


范燕云:三妹妹也真是的,你的手艺要是不好,我们家老爷怎么会只认你?


淮秀:二少奶奶过奖了,要是没什么别的事,我就先告辞了。


范燕云:不耽误你做活了。


淮秀离开院子,范燕云也转身回屋。


场22


景时:易府燕云卧室 / 门口 / 日

人:易连慎、范燕云

△燕云走到屋子门口。易连慎从后面三步并两步地进来,一把抓住范燕云,拽进屋。范燕云挣扎着在门口站住。


范燕云:你急匆匆地是要干什么?


易连慎:(低声)我查到了,进来说!


△易连慎把范燕云拉进屋里。


△易连慎进屋端起桌上的杯子一口喝下去,表情凝重地坐下。


范燕云:你查到什么了?


易连慎:查到潘箭迟的过去了。


范燕云:他究竟是什么人?


易连慎:潘箭迟以前的名字是郦望平,他和我们的三妹妹可是老相识了。


△范燕云吃惊,易连慎看着她吃惊的表情,忙扶着她。


范燕云:郦望平?和三妹妹相识?


△易连慎点头。


易连慎:郦望平以前和三妹妹曾经相好过。


△范燕云跌坐在床上,惨笑冷笑。


范燕云:他们瞒得倒是真好啊,这么多年了,把所有人都蒙在鼓里。


△范燕云随手拿起一根簪子,高举着,易连慎紧张,怕燕云伤及自己。


范燕云:好你个秦桑!那日在火车站,都是你非要上那趟火车,爹把亲兵派去保护你,才丢了性命!现在,竟然敢把相好带进我们易家!当易家是摆设吗?


△燕云冲动,想冲出去。


△易连慎赶紧护住燕云。


易连慎:燕云,我知道你为岳父报仇心切,但是你不能不顾自己的身子啊。三妹的事只是一个巧合,你答应过,不再纠缠这些的,我不想你痛苦,伤了自己身子。


△易连慎去摸范燕云的脸,燕云下意识地躲开。


范燕云:我挺好的,自己的身子自己清楚。现在那么多事情呢……


易连慎:不管怎么说,外头的事情有我呢,你就好好在房间里歇歇吧。


△范燕云推开易连慎。


范燕云:(有些歇斯底里)杀父仇人如今都在眼前了,你这个当女婿的,和易连恺那个当学生的,都视若无睹,还让这个仇人在眼前大摇大摆地晃了这么久!若不是我硬把他指出来,他现在还在易府来去自如!如今,你反倒叫我歇歇?我哪里还歇得住!


△易连慎换作一脸苦楚,拉过范燕云的手,不让燕云挣脱,拉到嘴边轻轻吻着。


易连慎:(温柔)我不是不想为岳父报仇,让你歇歇也没有任何别的意思。我只是担心,怕你有个三长两短。


△范燕云稍微平静下来,不再挣扎,委屈地要说什么。


范燕云:我……


△易连慎不给她说话的机会。


易连慎:若你和孩子有个什么闪失,叫我怎么办?


范燕云:(柔和下来)你说的这些,我都清楚得很,那你就答应我尽快把事情了结,只要你能早点把这事解决,我就听你的,好好养身子。


△范燕云眼神坚定地看着易连慎。


场23


景时:芝山山顶亭 / 外 / 日

人:慕容宸、易继培、李重年

△芝山山顶的亭子里,易继培、慕容宸、李重年三人眺望永江。


易继培:年光流不尽,东去水声长。我南征北战多少也算见过些市面,可走过这么多路,看过千里河山,还是最喜欢永江。但愿今生能常住永江,乘一叶扁舟顺水漂流,一览两岸风光。


慕容宸:易老弟你这想法还真是应了那句青山看不厌,流水趣何长。


李重年:这么一说,我倒是徒有羡鱼情了。我也喜欢永江,但青山流水的看多了难免乏味,相比之下,我更爱永江北岸的新鲜刀鱼,十分味美。


△李重年一脸品过美味的沉醉表情。


易继培:永江富饶,自然鱼味鲜美。但若鱼无活水,味道就不好了。刀鱼肉味鲜美,肥而不腻,兼有微香,清明前的刀鱼是最好吃的。但也不用只为了吃鱼就住在江畔,毕竟江边潮湿寒凉。李帅要是想吃鱼,我可以一年四季都供到你府上。庄子说得鱼忘筌,李帅又何必在意呢?


△李重年笑了。


李重年:一言为定。


场24


景时:易府燕云卧室 / 内 / 日

人:易连慎、燕云

△范燕云的眼圈有些发红。


易连慎: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了,我易连慎对你可有出尔反尔的时候?


△范燕云摇摇头。


易连慎:每次上前线我都答应你会好好的回来,是不是都说到做到了?


△范燕云点头。


易连慎:那我现在不仅要告诉你,还要对天发誓,我易连慎一定会为岳父报仇。


△范燕云叹了口气,卸下女强人的伪装,露出疲惫不堪的样子。


范燕云:不瞒你说,从父亲遇害的那天起,我一直想的都是亲手为父报仇。可是现在……


△范燕云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肚子。


范燕云:彼得,如今,我只能把手刃仇人的全部希望都寄托在你身上了。这件事,可千万不要出什么岔子。


△易连慎爱怜地抱住燕云,燕云靠在易连慎肩头。燕云的神情忽然变得冷漠强硬,流露出并不信任易连慎的样子。


场25


景时:芝山山顶亭 / 外 / 日

人:慕容宸、易继培、李重年

慕容宸:你们都爱吃永江刀鱼,我却不喜欢,刀鱼虽然肉质鲜美,肉里骨刺却多如细毛,稍有不慎就会扎得流血,真是一口都不愿意吃。我只爱黑水的鳇鱼。不知两位可曾尝过?


△李重年和易继培都不接话,等慕容宸继续说。


△慕容宸微微一笑。


慕容宸:北方的鱼肉质更紧密,昔日乾隆皇帝盛赞蝗鱼“倍胜椎牛飨众人”,两位老弟就不想尝尝鲜?


△易继培摆摆手。


易继培:都说南人食米,北人食面。南人喜欢米粉入口即化,北人偏爱面食有嚼劲。我反正是吃惯了米,北地的鱼,我是吃不惯的。


李重年:我吃鱼爱鲜。不过北方做鱼汤头重,酱味弄,鱼,我就不吃了,汤却很想尝尝。


易继培:我却是连汤都没兴趣呢。


慕容宸:好好,一言为定。


△三人大笑起来。


场26


景时:芝山山顶亭外 / 外 / 日

人:慕容沣、易连怡、傅荣才

△亭外不远,慕容沣、易连怡、傅荣才三人在猜测三人谈判的内容。那三人论水谈鱼,每句都在这三人处起了巨大的反应。


慕容宸(OS):北方的鱼肉质更紧密,昔日乾隆皇帝盛赞蝗鱼“倍胜椎牛飨众人”,两位老弟就不想尝尝鲜?


△易连怡和傅荣才都凝神听着。慕容沣年纪最轻,不懂其中关窍。


慕容沣:(小声地)这蝗鱼……


△易连怡忙做手势让慕容沣噤声,自己仍聚精会神地听着。慕容沣不敢再出声,却看着易连怡和傅荣才凝神的样子一脸疑惑。


易继培(OS):都说南人食米,北人食面。南人喜欢米粉入口即化,北人偏爱面食有嚼劲。我反正是吃惯了米,北地的鱼,我是吃不惯的。


△傅荣才望着远处微笑。


李重年(OS):我吃鱼爱鲜。不过北方做鱼汤头重,酱味弄,鱼,我就不吃了,汤却很想尝尝。


△傅荣才点头笑着,易连怡轻轻一笑,摇摇头。


△易继培(OS):我却是连汤都没兴趣呢。


△慕容沣忍不住了,靠近易连怡。


慕容沣:(小声)姐夫,他们这又是江又是鱼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易连怡:(笑了)还是让傅老师给你讲解吧。


△傅荣才这才收神回来,转向慕容沣。


傅荣才:这可不是论水论鱼,而是论政。


慕容沣:论政?可刚刚除了永江和鱼,他们一句政治,经纪都没提到呀。


△傅荣才笑了。


傅荣才:他们刚才的对话里,什么都说了。易帅要整个江左,李帅则想保留一省,易帅不肯,但他答应李帅可以享受江左的部分赋税,实际上是谈和了。


△慕容沣没有想到,有些吃惊。


傅荣才:你父亲则提出要永据北方,让易帅和李帅两家不许过江。易帅答应他划江而治,而李帅则希望能在北方政府有一席之地。


△慕容沣恍然大悟。


慕容沣:原来如此!


傅荣才:如此一来,江左是要搞联省自治了。


△傅荣才向易连怡一拱手。


傅荣才:恭喜大公子,当年你我在军学上争锋,如今不打仗了,我这本事可就成了古董了。而你这十年来弃军习政,从此就能一展长才了。江左的政局,今后要按你的棋谱走了。


△易连怡微笑。


易连怡:可惜,青山绿水已成残山剩水,再不休养生息,真要变成穷山恶水了。


傅荣才:我终于明白了,当时易连恺为什么要把我从江左赶走。因为我若人在讲左,必定会和政见相近的二公子联手,让江左建幕,控制内阁,以军为本。而你和三公子,则是要江左联省。


△易连怡不置可否地笑了。


傅荣才:可我得问一句,如今江左联省,那军队就势必缩减。那二公子,你们要如何安放呢?


△易连怡深深望着傅荣才,良久才长叹一口气。


易连怡:傅老师高明。当时赶走你,果然是对的。


场27


景时:易府 易连慎房间 / 内 / 日

人:易连慎、秦桑、燕云

△范燕云坐在椅子上绣婴儿鞋。


易连慎:夫人不是答应我要好好歇歇么,怎么还做针线活?这些事,让下人去做不就好了?


范燕云:你看看再说。


△范燕云咬断最后的线头,把做好的婴儿鞋递给易连慎。


易连慎:这是?还是夫人有心。


△易连慎笑了,把婴儿鞋拿在自己手里仔细端详。


易连慎:只是……这未免也太小了点。


△燕云噗嗤笑了,拉过易连慎的一只手,放到自己肚子上。


范燕云:你看看我这肚子才多大,他的脚要是有你想的那么大,这里怎么装得下?


△范燕云自己说着,脸上一阵泛红。


△易连慎把燕云轻轻拉近,低头要吻。


△忽然传来敲门声。燕云借机躲闪到一边。


△秦桑站在门口轻轻咳嗽了两声。


易连慎:三妹妹。


范燕云:三妹妹今天是怎么了?一趟一趟的往这儿跑?


△易连慎抱着燕云的手轻轻地用了下力,燕云不再多说。


△秦桑不好意思地笑了。


秦桑:打扰二哥二嫂了,是我大意了,本该早些通知大家的。可这些天忙着收拾行李,就给疏忽了。


易连慎:三妹妹说的,是什么事?


秦桑:兰坡素来贪玩,也喜欢结交朋友。是我这个做妻子的没考虑周全,这才想起来该为他办个派对,也好让他跟符州的朋友们有个道别的机会。


△范燕云狐疑地看着秦桑。


范燕云:三妹妹才发了烧,怕是不适合这种场合吧?


秦桑:不过是一时受了风寒,也不是什么大事。


易连慎:送别派对?这么突然的决定,怕是来不及发请柬了吧?


秦桑:本来也没打算要搞多大的场面,就电话通知了平时和兰坡走得近一些的朋友。没有那么多宾客,还想热闹点,化妆舞会最合适了。至于地点嘛,就在咱们府里的舞会大厅。我也是怕准备得不够,特意来请二哥帮忙。


易连慎:我能帮上什么忙?


秦桑:我是怕到时候照顾不周,对宾客失了礼就不好了。


易连慎:知道了,我们一定到场。


秦桑:谢谢二哥二嫂,我这就去看看冷餐和酒水备得怎么样了。


△秦桑离开。


△范燕云甩开易连慎,负气坐在床上。


范燕云:我们为什么要去?


△易连慎叹了口气。


易连慎:我和兰坡好歹兄弟一场,总不能让外人看了笑话。


范燕云:如今谁不知道你才是易家的继承人?又有谁不懂这继承人是怎么得来的?


易连慎:兄弟相争本就不是什么好事,也不知道整个江左已经传出了什么花样。越是继承人明确的时候,越要照顾到整个易家的脸面,父亲心里才能舒服一些。三妹这送行派对办得正是时候,让他们看看我们兄弟依然和睦,也能稳住人心。


范燕云:你真的相信她是为了三弟办派对?难道你看不出来秦桑这是旧情复燃,想制造个机会去救潘箭迟吗?


△易连慎冷笑。


易连慎:证据都在我们手里,也不怕她再怎么折腾。索性就让我们看看,她现在还有什么花样。


场28


景时:易府舞会大厅 / 内 / 夜

人:易连恺、秦桑、高绍轩、张麟趾、男女宾客

△派对即将开始,舞会大厅乐声大作。符远的公子、千金们戴着面具举着红酒杯有说有笑,地走进大厅,看不出一点送别的伤感。


△易连慎和范燕云站在入口处,手里拿着面具招呼客人。


高绍轩:听说二少奶奶怀了身孕,恭喜少帅!


男宾乙:恭喜二少爷,恭喜二少夫人!


△高绍轩和身边的男宾乙向易连慎道喜后走进舞会大厅。


△易连慎喜上眉梢。


易连慎:多谢!多谢!


△易连慎看向范燕云的肚子,范燕云有些不好意思。


范燕云:行了,这么多人呢。


△范燕云忽然向一个方向点点头。


△不远处,两个女宾客向范燕云举杯致意。


女宾甲:看来这易三少爷是真的要离开符远了?


女宾乙:那还有假?现在易家的军政大权已经落到二少爷手里,他留在符远也什么都不是了,落不着什么好处。


△女宾乙边说边看向走来的易连慎夫妇。


男宾甲:这都是易老爷子布下的棋局,你们女人懂什么?


△女宾甲和女宾乙白了他一眼各自走开。站在一旁的男宾乙这才凑过来。


男宾乙:只怕易大帅也不是下棋的人呢。


△站在一旁的张麟趾看不下去插了话。


张麟趾:观棋不语真君子。


△两位男宾有些尴尬,忙客套起来。张麟趾拿起一杯酒,走向高绍轩。


张麟趾:高公子。


△高绍轩正看着一个方向出神,完全没有注意到张麟趾。


△大厅的灯光忽然暗下来。


△高绍轩注视的方向,一束光打下来。秦桑穿着一身孔雀蓝的晚礼服拿着手包,挽着一身白色西装的易连恺出现。


易连恺:(低声对秦桑)没想到符远有这么多人愿意为我送行呢,这还真得多谢你。


秦桑:别管真的假的,你们玩在一起那么长时间,临走前也该再聚一起热闹热闹。


△易连恺似笑非笑。


易连恺:好,就听你的。


△易连恺放开秦桑,走上前,击掌三次。


△男宾甲马上提高声音。


男宾甲:静一静!都静一静!易三少爷有话要对大家说!


△秦桑站在易连恺身后,攥紧了手包,将孔雀翎点缀的面具当众戴在头上。


易连恺:今天特别感谢我的夫人秦桑,能让易某人在远行之前和朋友再次相聚!


△易连恺边说边把秦桑搂进怀里,秦桑笑得有些僵硬,易连恺没有看到。


△高绍轩看到易连恺的动作,眼神有些黯然,转身去拿酒杯。


△易连慎和燕云正冷冷地盯着秦桑。


易连恺:感谢符远的各位朋友今日前来相送,我就不跟大家废话了,免得扫了大家的兴致。今晚大家一定要吃好玩好,不醉不归!


△宾客们纷纷鼓掌。


男宾乙:敬三少爷!


宾客们:敬三少爷!


易连恺:今天可是化妆舞会,还不扮上?


△易连恺戴上面具,侍者端上一杯酒,易连恺向嘉宾们举杯,一饮而尽。宾客们也纷纷戴上面具 。


△音乐响起,舞池中央的一男一女翩然起舞,正是易连慎和范燕云。


△女宾甲跑到易连恺面前。


女宾甲:三少爷,我想请您跳支舞。


△易连恺看了秦桑一眼。


女宾甲:三少爷就要离开符远了,我还从没跟您跳过舞呢,我再不主动以后就没机会了,三少奶奶不会介意吧?


△秦桑笑着摇摇头。


秦桑:当然不会。


△易连恺对秦桑抱歉地一笑,被女宾甲拉进舞池。


△秦桑慢慢穿过人群走向大厅角落。男宾甲走上前邀请秦桑。


△易连慎看到秦桑与易连恺各自有人相邀,放了心。


△角落里,秦桑打开手包,捏住看着手包里一个小纸包,抿了下嘴唇。


△易连恺和女宾甲开心跳舞。一曲终了,易连恺匆匆开舞池。


场29


景时:易府舞会大厅外休息室 / 内 / 夜

人:易连恺、秦桑、高绍轩、张麟趾、男女宾客

△易连恺看到秦桑怔怔地坐在休息室的沙发上,易连恺捡起扔在地上的孔雀翎面具。


易连恺:小桑,怎么了?


△秦桑一脸委屈,娇嗔起来。


秦桑:刚还当着嘉宾的面说感谢我,可你一上来就和别人跳舞。


易连恺:你不是说了不介意。


秦桑:你就是故意的,平日里那么风流,你还不懂女人说不是最不可信的?


△易连恺看着秦桑娇嗔的样子笑了。


易连恺:好好好,是我不对,我向夫人赔罪。


△秦桑仍旧嘟着嘴。


易连恺:夫人,要打要罚,全听夫人的!


△秦桑递上手里的酒。


秦桑:先罚酒一杯。


△易连恺满脸笑意地接过酒。


易连恺:好,只要夫人发话,罚酒十杯我也绝不犹豫。


△易连恺举起酒杯,大口喝了下去。


易连恺:怎么样?我够听话的吧?夫人……夫人……


△易连恺话没说完就昏了过去。


△秦桑一手拿过他手里的就杯,一手把瘫倒的易连恺抱住,扶着他坐进身旁的沙发里。


△秦桑看周围没人,拿起易连恺用过的酒杯,和他手里自己的面具。


△秦桑戴上面具看着沉睡的易连恺。


秦桑:对不起,我不想让你看见我今晚丑陋的样子。


△秦桑一个人决绝离开。


场30


景时:易府舞会大厅 / 内 / 日

人:易连慎、秦桑、燕云、张麟趾、男女宾客

△易连慎与范燕云在舞池共舞,范燕云有意向周围看着。


范燕云:秦桑去哪儿了?


△音乐戛然而止。


△秦桑重新出现在舞会上。


秦桑:兰坡说了,今天的第一支舞不是同我跳的,他要补偿我,让我自己选一位舞伴。


△宾客中一阵骚动。


女宾甲:这种场合她不是从不邀人跳舞的么?今天这是怎么了?


女宾乙:大概正是如此才怕留下遗憾吧?


男宾乙:(提高声音)少夫人,我可是今天第一个向您发出邀请的。


△秦桑神秘一笑。


秦桑:我已经在休息室里备好了衣服,想邀请我跳舞的人,不管是谁,只要穿着合身,我就和他跳一支舞。


△高绍轩皱起眉头,不解地看着秦桑。


△范燕云惊讶地捂住了自己的嘴。易连慎也一脸震惊。


△宾客们交头接耳。不少男宾涌向了休息室。


男宾甲:有趣,没想到易三少爷爱玩,这三少奶奶更会玩!


男宾乙:还不去试试?


场31


景时:易府秦桑卧室 / 内 / 夜

人:秦桑、淮秀

(闪回)


△淮秀拿着量衣尺平静地看着秦桑。


△秦桑从柜子里翻出一打照片,给淮秀看。


△第一张是易连恺和几位富家公子的合影。


秦桑:你看看,这些人里,哪个人的身量尺寸和你给二少奶奶做得那套军服相仿?


△淮秀向照片上看了一眼。


淮秀:(果断)没有。


△秦桑换到第二张。


秦桑:这张呢?


△淮秀摇摇头。


△秦桑又换了一张。


△淮秀迟疑了一下,秦桑盯着她的表情。


△淮秀摇头,秦桑又换了一张,看着她的反应。


淮秀:都不是。


△淮秀又摇头,秦桑神色中有些焦急。


△秦桑翻到最后一张照片,是自己和高绍轩在芝山的合影。


△淮秀指着照片中的高绍轩。


淮秀:这人的身量倒是差不多。


△秦桑眼神一亮。


秦桑:你可看仔细了?


△淮秀拿过照片,仔细地看,坚定地点头。


淮秀:没错,这人的身量几乎一模一样,左右差不了一分。


(闪回结束)


场32


景时:易府舞会大厅 / 内 / 夜

人:高绍轩、秦桑、易连慎、燕云、张麟趾、男女宾客

△男宾客戴着各自的面具垂头丧气地从休息室走出来。人群之中只有一人身穿军装,身姿挺拔,昂首阔步。


△宾客中一片哗然。


女宾甲:军装?


女宾乙:这是谁呀?还真是合适呢!


女宾丙:可不是,袖长和肩都是刚刚好!


△易连慎和范燕云非常惊讶,范燕云大口喘着气。


范燕云:是谁?谁把他放出来的?


易连慎:燕云,你没事吧?我送你回房休息。


△易连慎扶着燕云就往舞厅外走。


△范燕云抓住易连慎的手,目光还停在那个身穿军装的人高绍轩身上。


范燕云:不,你留在这儿。


△易连慎看了眼秦桑,又看着燕云。


易连慎:什么都没有你重要,我们走。


△宾客们一时掌声雷动。


△范燕云不肯走。


张麟趾:表哥,表嫂怎么了?


△易连慎咬咬牙。


易连慎:你表嫂不舒服,我还得在这照顾客人,你先送她回房休息吧。


张麟趾:是。


范燕云:等等!去看潘箭迟在不在房里!


△易连慎点点头。


张麟趾:是。


△范燕云在张麟趾的搀扶下离开舞会大厅。


△宾客们纷纷拍着手呼喊起来。


众宾客:来一个!来一个!


场33


景时:易府秦桑卧室 / 内 / 日

人:秦桑、淮秀

(闪回)


淮秀:容淮秀多句嘴,三少夫人这是有何用意?


秦桑:淮秀姑娘可曾喜欢过我家老帅?


△淮秀哑然失色,看到秦桑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


△秦桑轻轻一笑。


秦桑:果然,这就是最好的回答了。


淮秀:不是的……


秦桑:姑娘不必解释,今天的谈话,秦桑绝不会对外吐露一个字。我只想问你一个问题。如果我家老帅有难,你会不会不顾一切地站出来保护他?


△淮秀恢复镇定,眼神里闪着坚毅的目光。


淮秀:同那些无关紧要的世人对我的看法相比,自然是易帅更为重要。


△秦桑舒了口气。


秦桑:我从前欠下了一个人的债,如今是该还的时候了。


淮秀:可人情债往往是刚还一笔又欠下一笔,三少奶奶真的想清楚了吗?


△秦桑迟疑了一会儿,无奈地看着淮秀。


秦桑:那,也只能以后慢慢地还了……


(闪回结束)


场34


景时:易府舞池旁 / 内 / 夜

人:男女宾客

△舞池外的宾客喝酒聊天。有的醉意阑珊,有的大笑,有的窃窃私语。


男宾甲:怪了,今天明明是三少爷的送别派对,怎么三少露了个脸人就不见了?


男宾乙:三公子一向风流,谁知道呢?要不,你看看少了哪位千金?


男宾甲:这话可不能乱说!


女宾甲:你不想活了?二少爷就在那边呢!小心他一枪崩了你!


男宾乙:本来嘛……


△女宾乙走上前挽住男宾乙就往舞池里拽。


女宾乙:走走走,在这儿傻站着干嘛?去跳舞了。


男宾乙:走,咱们也从近处欣赏欣赏三少夫人的曼妙身姿。


场35


景时:易府舞会大厅 / 内 / 夜

人:高绍轩、秦桑、易连慎、男女宾客

△秦桑挽住高绍轩舞伴走到舞池中央。


△高绍轩面对秦桑紧张得很,两只手不敢往秦桑身上放。


△秦桑对着他微微一笑,主动把手搭上对方的肩膀。


△易连慎远远看着舞池中的两人。


△音乐响起。


△迈开舞步,高绍轩从容了很多,眼神温柔地看着秦桑。


高绍轩:芝山一见,只觉得秦小姐聪慧美丽,气质不凡,没想到你还有这么古灵精怪的一面。


秦桑:(故作疑惑)高公子?


高绍轩:正是。


秦桑:我这人一向死板得很,灵在哪?怪在哪?


高绍轩:秦小姐选舞伴的方式都这么与众不同。


△秦桑笑了。高绍轩也放大胆子提问。


高绍轩:秦小姐,为什么要这样选舞伴?


秦桑:哪有那么多为什么?一时心血来潮,想怎么选就怎么选了。


高绍轩:我们总共也没见过几次,秦小姐备下的衣服竟然这么合身,是不是缘分?


△秦桑笑而不语。


高绍轩:秦小姐喜欢军装?


△秦桑点点头。


△高绍轩神色忧伤起来。


高绍轩:没想到你突然要走,这一去欧洲恐怕再要想见不知道得何年何月了。秦小姐可有计划什么时候回来?


△秦桑看着高绍轩的眼睛,意味深长地笑了。


秦桑:有缘之人总会再见面的。


△一曲终了。


秦桑:高公子,失陪了。


△秦桑转身离开,易连慎穿过人群,跟上高绍轩。


△高绍轩走到休息室门口,休息室的门突然打开。


△燕云出现在高绍轩门口,一把揭开他的面具。


△一时间,高绍轩、易连慎、范燕云三人僵在原地。


范燕云:对不起,我,认错人了……


△范燕云脸色惨白,转身离开。


易连慎:燕云……


△易连慎急忙去追燕云。


△高绍轩懵在原地。


场36


景时:易府舞会大厅 / 内 / 夜

人:易连慎、秦桑、高绍轩、张麟趾、男女宾客

△宴会结束,宾客们纷纷离场。


△易连慎站在门口代表易家送客。


易连慎:慢走慢走!


女宾乙:多谢少帅款待!


男宾甲:少帅,改日再聚!


易连慎:周公子慢走!


女宾甲:少帅,拜拜!


易连慎:多谢莉莎小姐大驾光临!


△宾客走得所剩无几。舞厅会场杯盘狼藉。


张麟趾:表哥,时候也不早了,这里有我呢,你先回去陪嫂子吧。


△提到燕云,易连慎露出一丝担忧的神情。


易连慎:你也回去休息吧。


△秦桑送高绍轩到舞厅门口。


高绍轩:三少夫人请留步。多谢二公子盛情款待!


易连慎:高公子慢走。


秦桑:多谢高公子来为我们送行。


△看着高绍轩的背影,易连慎眉毛一挑。


易连慎:(对秦桑)三弟呢?大家都是来送他的,他怎么不见了?


秦桑:他空着肚子喝了几杯酒,说是不太舒服,才开始没多久就躲到休息室去睡觉了。


△易连慎不说话看着秦桑。


秦桑:都怪兰坡不懂事,劳烦二哥在这里招待客人,我去里头看看他们收拾得怎么样了。


场37


景时:易府走廊 / 内 / 夜

人:秦桑、燕云、易府下人

△秦桑从大厅出来顺着走廊,指挥下人们收拾东西。


秦桑:慢点,别一路走一路洒的。


△拿酒的下人小心地扶正了酒瓶。


秦桑:那边的地毯先卷起来吧,彻底清扫过,弄干净了再铺上。


△范燕云快步走来,拉住秦桑往舞会大厅走。


秦桑:二嫂慢点,这来来往往的人多,小心别撞着。


场38


景时:易府会舞会大厅 / 内 / 夜

人:秦桑、燕云

△范燕云将秦桑推进会客厅,猛地关上门。


范燕云:(冷笑)秦桑啊秦桑,我算是看明白你当初是怎么勾搭老三的了。真没想到啊,你居然能做到这一步!


秦桑:二嫂说得过分了,我并没有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范燕云:堂堂的易家三少奶奶,为了一个杀人凶手,不惜把这么多人骗得云里雾里,你居然还怕人说?


秦桑:潘箭迟是无辜的,我只是想救他。


范燕云:他是无辜的,我死去的父亲就不无辜吗?


秦桑:二嫂,一件衣服合身而已,今天当着那么多宾客的面,你也看到了,这并不能说明什么。


△范燕云摇头。


范燕云:不会错的!


秦桑:二哥现在应该已经怀疑,是你搞错了。


范燕云:就算你有手段,可你别想让我善罢甘休,我会继续挖下去,一定会找到证据,证明潘箭迟就是杀害我父亲的凶手。


△秦桑摇摇头。


秦桑:听我一句劝吧,你不要再挖了,现在停手,我只当你之前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否则,再这样挖下去,受伤的人也是你。

范燕云:我范燕云是为父报仇,天经地义。苍天有眼,我能受什么伤?


△秦桑微笑。


秦桑:我会告诉二哥,你是为了杀人灭口。


△范燕云诧异。


范燕云:你把话说清楚了,杀什么人,灭什么口?


秦桑:你不要忘了,之前你和易连恺一起被人绑架,是潘箭迟先找到你们的,这件事情,除了二哥的人,父帅和大哥大嫂他们都一清二楚。


范燕云:你想要怎么样?


秦桑:我并不想伤害二嫂,可是如果你不肯让步,还是这样咄咄相逼,那我也只能去告诉二哥,你千方百计要置潘箭迟于死地,只是因为潘箭迟知道你那晚的事情。你是怕他早晚会告诉二哥,所以才想先下手为强,借刀杀人。你听听这个故事,是不是比你讲的,更容易让二哥相信呢?


△范燕云愕然,气得发抖。


范燕云:你居然要利用那件事情来救你的老相好?秦桑,我万万没有想到,你的心如此丑陋,你根本不配跟易连恺在一起!


秦桑:我当然不配。只可惜,不是我选择了易连恺,而是易连恺他选了我。


△范燕云盯着秦桑,眼睛红红的。


△两人都没有注意到,会客厅的窗外有个人影。


场39


景时:易府舞会大厅窗外 / 外 / 夜

人:易连恺、侍从

△易连恺虚弱地站在会客厅窗外,看着里面的一举一动,神情复杂。


△侍从追上来,手里拿着水杯和药丸。


侍从:三……


△侍从刚一开口就被易连恺的手势阻止了。


△易连恺摆摆手,深深地吸了口气,扶着侍从离开了大厅。

微信公众号:纸堡

微博:纸堡影视文化

识别二维码

关注我们

Copyright © 天津河西区电视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