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河西区电视剧爱好组

我知道你一直都在,我却也不曾用心去眷恋过你的美

夜半聊情 2020-06-28 06:32:06

本文编辑:明明

这里是夜半聊情

陪你在半夜

       在理性的范围内,我做不到一个强者,这是有目共睹的。在感性的世界里,我比什么都要来得那样的彻底,这是我自己的认知。天生的幼稚,后生的天真,显然渲染不了我善良泛滥的心神。幼稚后的黯淡,天真过的彷徨,便是我多年来积攒的措手不及。停顿,呆目,好像已不是我的风格了。继续,忘我,全然不知这是不是最好的解脱办法。面对你微笑,我能做到的,拉着你的手,狂笑,我也能做到,摆头,匆忙,眼泪在笑声中四处洒落。你若不见我,我也不必琐碎得太多。信念常在,我说,不要再嫌弃我善感的性格了。我百分百信任你的存在,你又何必要去牵强的寻找那些伤感的字眼呢。凡事,凡人,我们有心,今天,明天,我们珍惜。过了中秋的月光,你该对我温柔了吧。
  我知道你一直都在,我也却也不曾用心去眷恋过你的美。你陪伴在我最多,我也只当是夏去秋来而已。多少个昼夜缠绵,我竟一直都不见清醒的抬头去望见你渐变冰凉的衣裳。对不起,我太忙碌了。忙碌的让我什么都给抛在黑夜的迷糊中了。你是知道的,最近,多少个凌晨我们都还没安然入睡,有多少个三更夜我们都还在聚众欢唱,有多少个清晨起床才闻到酒气熏天,是啊,酒量上去了,烟也抽疯了,身体也垮了。你都能知道是吗?那晚,坐在天台,我才听到了你的呼唤,我抬头,你渐变清晰了很多,我知道,你便是要告诉我,这些都不是想看到的。此时呢,我还在萌笑,只想说,可能你我都清楚了我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心了。
  一双人字拖伴随了整个夏季,即使铺满了沧桑,我还是习惯脚踏着你那种舒服。散步,搭公交,打的,骑单车,我都没摒弃你的存在。只因为,有你,我更感到踏实。厦门的海,看不到日出的灿烂美,也看不到月出的宁静美,但是,厦门的海却一直让我感受到心灵深处的向往美。两个脚趾头夹着你,坐着,蹲着,站着,躺着,好像都能触感到你不同凡响的渴望。你承受的我都懂,你碰到的我也在努力的去感知,我们没有距离,我们有的只是那不为人知的亲密。总之,谢谢你的陪伴。最近,好像冬天快要来了,你是否担心我会丢你而去?你是否也伤感了生活的节奏有点过之不及?不过,不要悲伤,不要心急,忧郁的日子里需要镇静……而那过去了的,都将会成为亲切的怀念。我不常有,但是月光常有!

  一首歌,我不会唱,听了几遍,没感觉,听了十几遍才萌生了蔷薇。我不会唱,可我相信我终将会唱好。所以,我忠实了你,在哪里我都愿意呼喊你的名字。为什么领悟,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那一句歌词,那一段旋律,渗透了我的心怀。所以,我也是冲动的去感悟你的内涵。唱着,想着,念着,安静着,久藏的晶莹总经不住煽动。多久没来的这种痛彻,如果这首歌可以让我渐变着失忆,我必愿意更努力更用心的去凝唱。后来,不去理会旁听者的评语,我只求我唱的内容,多情的宇宙精灵可以借此给我想不到的惊喜。闭目,张嘴,无所谓伴奏,跟着心走就行!
  我们擦肩而过了几次,你是否有留意我手腕上戴着的彩色圈。所有人都问我为什么这么搭配?我只说,这样我会感觉很踏实!红橙黄绿青蓝紫,两元店买的,而非别人送的,七种颜色的交织,有时候会是一种无言无语强烈的方向感。我信奉了这种暗示,我喜欢路人以奇怪的心情去探知那是什么意思?而我也总是微笑着回答:“踏实”。
  来来往往路过的人多了,也就不再爱去感慨那些所以的人间爱了。倾听的人多了,也就成了一种累赘,也算是一种可悲吧。我也只是在写日志的时候才把语气调在这么低沉的分贝,从来不怕别人说我多愁善感的,唯想辩证一下,我们都一样,只是生活态度的方式不一样而已。积极上进的人,难道真要每天高吼什么远大的理想,你懂的。兄弟,朋友,姐妹,至此我还是没丢。我的支点,大多来源于你们的存在。我的理想,我不说,无所谓你们知不知道。反正,我将打算陪伴着尽享这风华年纪的无穷美味。

  九月,我来晚了!可我一直都在!我还是踏着一双人字拖,戴着一串七彩手圈,唱着那首只有自己知道内容的歌,走着,走着。如果不够悲伤。就无法飞翔。可没有梦想。何必远方。我没有悲伤,我也没有止步,即使月光偶尔残酷,我还是在信奉这个青春年华,定会一路桃花盛开。
  我也悄悄的记住了:“我不常在,但月光常在“!

林宥嘉唱:“我一直都在流浪,可我不曾见过海洋,我以为的遗忘,不过躺在你手上。我努力微笑坚强,寂寞筑成一道围墙,也敌不过夜里,最温柔的月光。”
  我是在心情相当复杂的情况下写下这篇文字,今天你对我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进行了彻底的考量,我从不认为我的观念有何不同,你说我这样注定一个人一生,和我沟通很困难。我觉得是不是我们思想上的维度不同,还是我自己真的是不正常?
  无法接受你所说的观念,我认为你都已经不在乎了,那我为什么还要在乎年?挽留是不是也没有太多必要?何必牵强的将两个人绑在一起?我觉得我自己应该做一个感性一点的人,但很多事确实理性。可以说思想上理性,行为上感性吗?
  对待爱情上面,我有很多缺陷,来自于我自己所依附的思想,你要我对这么多年来我依赖的东西放开,接受全新的思想,这对于我来说会不会是真的太难了?我接受不了。
  我做出的反应是来自于我接收到的信号而做出来的,有些话说出来真的难以启齿,我也不能做到你所说的正常。在做事的时候就应该好好做事,而不是时刻想着对方在做什么?弄得自己无法安生。
  难道是我真的做错了?
  我宁愿自己痛苦多一些,也不愿意别人多一点。他人不应该因为我而痛苦,给不了就不要出手去拿。我不是一个挑剔的人,我也没有那个能力去挑剔谁谁谁,我能做的就是按照自己的标准。
  放低自己标准,那是否代表遇到一个与自己而言可以放低标准,甚至放弃标准的人。这很不容易,但是谁又不想遇到一个符号标准的呢?我觉得自己有时候需要的仅仅是一台笔记本它可以记载心情,有时候仅仅需要一只小动物和它们讲讲话,人生真的可以很简单。我可能就是一台笔记本。
  我的标准只有一个:找到属于我的陪伴。我没有看到的月光,不代表别人没有看到,可是有一道月光只有两个人看的见。而我们维度不同,看到的月光是不是也不一样?

  我想把我的月光分给你,可是我感受到的是你不想将你的月光给我分享,而是对我筑成了一道墙,月光跨不过的墙。可是我真的没有办法跨过或者推倒这座柏林墙。

一纸墨香,谁许我一纸情伤?夜未央,情未央,墨香依旧,想念依旧,思念在心空歇斯底里的回旋着,掬一捧月光,裹住心伤。距离遥远,对月无语,想你无奈,只有深情凝望。月光下,誓言那般脆弱,仿佛你我的情意在誓言面前那般虚伪,那般不堪一击。你说,蓦然回首,你就在灯火阑珊处,然而,阑珊处,我回首,空无人。记忆深处潸然泪下,拥有你只是一瞬间。
  仰望夜空,不禁长叹,誓言易逝,情何以堪?残酷月光,你究竟冷落了谁心中的渴盼,残酷了谁心中的思念。假如你我不曾相遇,又会是谁泪染我的青春。过客般的你我,不曾留下脚印。假如注定是过客,当初又何必招惹彼此。思念遥远,梦在咫尺,多少次,醉梦不醒,在梦的旋律中,为你低声吟唱,吟唱我的思念,吟唱我的忧伤。
  此刻我在想你,手指在键盘上放肆的敲打着,屏幕上,跳跃的文字却那般沧桑无力,突然懂得,想你,我无能为力,想你,我无法言说。唯有月光下,独自凝视,思念泛滥成殇。

Copyright © 天津河西区电视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