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河西区电视剧爱好组

汪荣书影记忆34||《捉妖记2》:宝宝们的“番茄电影”

海社科 2021-04-05 10:17:10


汪荣

博士,讲师,男,1987年生,湖南永州人。暨南大学文学博士,现任教于海南大学人文传播学院。


敬请关注“汪荣书影记忆”



在一篇访谈中,导演陈思诚谈到了自己对电影分类的看法,很好玩。


他说:“我认为好的电影,或者大家所谓的文艺片,是‘核桃’电影,它是晦涩的,但打开以后里面的东西是有营养的;有一部分电影是‘番茄’电影,从里面软到外面。我想做‘桃子’电影,里面有一个坚硬的核,但外面又是不晦涩的、顺口的。”


核桃、番茄和桃子的比喻,说的是电影表层和内核的辩证关系。用这种分类方式,我们可以对很多电影做出有意思的判断。

《捉妖记2》肯定是陈思诚定义中的“番茄电影”。一方面,这部电影的观影界面是观众友好型的,有亲和力的。《捉妖记2》没有理解上的难度,不存在“看不懂”的问题,这就说明它的表层是顺口爽滑的。另一方面,这部电影是一部“内核”也很弱的电影,没有一个很有深度很有世界观的设定。这就导致故事没有一个聚焦的点。在看完电影之后,你不会具有这部电影有什么经得起咀嚼和回甘的东西。由此,《捉妖记2》变成了一部从外到内都很“软趴趴”的电影。

这种“软趴趴”首先体现在故事的叙事上。毫无疑问,《捉妖记2》的故事没有讲好。和第一部的单线叙事不同,《捉妖记2》将故事分为两条线索。第一条线索是与胡巴分别之后的宋天荫(井柏然饰)带着小岚(白百何饰)踏上寻父之旅,途中遭遇了天师堂堂主云大哥(杨祐宁饰);第二条线索是重归永宁村的胡巴再度被妖王追杀,流亡时结识了大赌徒屠四谷(梁朝伟饰)和妖怪笨笨,随后因为屠四谷欠下的赌债生出了诸多波折。《捉妖记2》增加了新的人物和新的妖怪,这本来是续集常用的一种叙事策略。但是,由于屠四谷、朱金真和笨笨的出现,冲淡了主线宋天荫和小岚的戏份,导致故事的整体结构出现了紊乱。

相对于第一部,《捉妖记2》的故事东一榔头西一棒槌,支脉众多却失去了戏剧张力,变得十分琐碎。故事失去了必要的突转与发现,以至于最后高潮部分与妖王派出的大将军之间的正邪大对战都略显平淡。


故事内核的“鸡汤化”也是“软趴趴”的体现。看过《捉妖记》第一部的就知道,前部电影的结尾处,宋天荫与小岚决定让胡巴与妖怪们住在一起,因为人妖殊途,既然他们爱胡巴就必须与胡巴分别。而第二部则回应了前部的结尾,认为虽然人妖殊途,但是作为家人却可以克服诸多障碍而在一起,而爱就是要和家人们团聚。毫无疑问,这种结尾是情感宣泄和升华,但无一例外的非常“鸡汤”。第二部的理论较之第一部更为“低龄化”,似乎是要给小朋友说教家族友爱之类的道理。

这种“低龄化”的感觉萦绕着整部电影。导演许诚毅出身于好莱坞的动画片制作,最出名的作品是《怪物史莱克》。他回归华语电影市场,将动画制作与真人表演结合在一起形成了《捉妖记》系列。动画片的游戏规则,自然先是服务于小朋友,但是叙事本身却要有十分强大的“世界观”设定。这种“世界观”来自于导演赋予二次元世界的特殊的理念。事实上,在动画片的领域,这种“世界观”的深刻性甚至超过了很多真人演出的电影。日本的宫崎骏的电影姑且不说,美国好莱坞的《疯狂动物城》(2016)的政治隐喻、《超能陆战队》(2014)的后人类主义以及《寻梦环游记》(2017)中的幽冥世界都是十分有深度的“世界观”设定。而在《捉妖记》系列中,我们似乎很难发现电影中的“妖怪世界”有什么特殊的深度或者寓言性。《捉妖记2》中增加了妖怪的数量和种类,但没有赋予更多的内容。

或许,要求《捉妖记2》的“世界观”的深度是过于苛责了。毕竟,《捉妖记》系列是是商业娱乐片的类型。但是,作为一部“合家欢电影”,《捉妖记2》有必要做得更多。恰如王筱丽在《中国电影,“合家欢刚需”仍未满足》中经过采访得出的结论:合家欢电影,是“全年龄段”的电影,是沟通亲子关系、减少家庭代沟的电影。它既要低龄的孩子们的需要,也要满足成人观众的需要。换言之,它既要有萌萌哒的人设和可口的表层,也需要更加能够让成人观众有反思和回味的内核。《捉妖记2》的问题就是整个故事背后的价值设定过于低龄化了,过于“宝宝们”,没有赋予电影更多的话题和思考空间,没有满足那些自称“宝宝们”的大人的需要。


在好莱坞,续集垮掉是有传统的,很多“超级英雄”电影的续集都是狗尾续貂、不知所云。那些续集当然也能赚钱,只是情节如同嚼蜡罢了。《捉妖记2》温情和噱头有余,但是叙事和深度不足,是一部“续集垮掉”的电影。从《捉妖记2》上映之后票房的起伏就可以看出来:这部电影在大年初一票房最好,是当日票房冠军,占据了半壁江山,但是之后明显后劲不足,输给了《唐人街探案2》和《红海行动》,这无疑是口碑扑街的结果。作为一部“合家欢”电影,《捉妖记2》的内容娱乐性强,遇上春节档,按理说应该是天时地利人和,无奈作品自身的质量出了问题。《捉妖记2》上映前的宣传和营销铺天盖地,吊足了观众的胃口,但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捉妖记2》玩砸了一手好牌。不过,《捉妖记》这个系列肯定还会拍下去,毕竟票房有二十多亿,在商业上已经算是成功了。


编辑:鹦哥岭

【往期回顾】

汪荣书影记忆系列

①电影《秘果》:小鲜肉们的青春“情怀”

②世界旅行者的好奇之眸 ——读村上春树《你说,寮国到底有什么?》

③电影《“吃吃”的爱》:旋转吧,万花筒!

④《中国文化传统的六个面向》:李欧梵的古典与现代

⑤电影《闪光少女》:民乐PK西洋乐,还需要一点儿下跪营销?

⑥《白》: 性冷淡风格的美学源头

⑦温骏轩《谁在世界中心》:地图真的会说话吗?

⑧IP、小鲜肉与粉丝经济

⑨《一只狼在放哨:阿巴斯诗集》:稍纵即逝的意象与诗情

⑩《古都》:我们如何与传统相处?

⑪周保松《小王子的领悟》:如何解决小王子的疑问?

⑫《战狼2》:56.62亿票房打造中国重工业电影神话!

⑬苏枕书《京都如晤》:见字如晤中,有人与人之间的情谊

 ⑭孟晖《古画里的中国》:唤醒沉默的图像

⑮《承诺》:被压抑的终将归来

⑯《酷MA萌的秘密》:如何营销“熊本熊”?

⑰《并蒂:乌镇剧院》:用一本书的体量,把一座建筑写透

⑱高桥哲哉《牺牲的体系》:找回被牺牲的他者

⑲朱利安《淡之颂》:淡乎其至味

⑳季剑青《重写旧京》:古都历史的断裂与连续

21宋乐天《无尽绿》:江南岁时记,美得难以言说

22 隈研吾《小建筑》:重新思考建筑

23千田稔《细腻的文明》:“精致”背后的文化密码,你知道吗?

24《华夷风:华语语系文学读本》:什么是“华语语系文学”?

25陈丹青《陌生的经验》:“逸笔草草”的美术史

26《妖猫传》:一部“来料加工”的电影

27电视剧为什么越来越长?

28《无问西东》:穿越时空的“真实”

29《前任3》:“快消品”电影的成功

30《马戏之王》:大娱乐家,娱乐大家

31 桃花满满剧与少女经济学

32《谈判官》:中二少年恋爱记

33《唐人街探案2》:当类型成为风格

Copyright © 天津河西区电视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