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河西区电视剧爱好组

雨夜花

沂水蒙山 2020-12-03 08:52:35


《雨夜花》是台湾日治时期的台语流行歌曲兼民谣,由周添旺作词、邓雨贤作曲。

《雨夜花》这首歌曲最初叫《春天》,原本是日治时期的台湾新文学健将廖汉臣在1933年为台湾儿童所写的一首儿歌,交由邓雨贤谱曲。

周添旺于1976年10月25日出席当时台北县新庄镇的一场亲友晚宴时,曾经表示:当年邓雨贤原曲初创的时候,曲子开头的旋律是5653 21165,但是歌曲流传市井之后,常被唱成5653 32165,词曲作者当年为了推广歌曲,亦随众人而乐见其成。优雅伤情的前奏曲短而有韵味的带出全曲,亦堪称神来之笔。

《春天》歌词节录如下:

春天到、百花开,红蔷薇、白茉莉;这屏几欉、那屏几枝,开得真济、真正媠。

凄凉情歌

1934年,当时在古伦美亚唱片掌理文艺部的周添旺,由于工作上应酬的需要,有一次在酒家听到一位沦落风尘的酒家女诉说她的悲惨故事。她原本是一位纯洁质朴的乡下女孩,离开故乡来到台北工作并爱上一位男孩,而且双方已论及婚嫁。但是没想到后来那男孩却是变成一个薄情郎,爱上别的女孩而遗弃她,她自觉没脸回家见故乡的父老,于是一时心碎失意竟流落在台北的酒家……虽然在当时日治时代,男尊女卑的社会传统下,这种令人哀叹的小故事,是许多女子共同的心声,令人说不完、也诉不尽…但是周添旺感觉得这位可怜的酒家女就亲像一朵在黑夜里被无情风雨吹落的花朵,她“离叶离枝”(离开亲人与爱人)掉落“受难池”受人践踏的遭遇,谁不感到心酸及惋惜呢?

所以,周添旺就将《春天》的旋律,改填悲凉的歌词《雨夜花》,也许是因为与时代背景、人民心声相对映吧?这首歌谣竟然影响后来台语歌曲以无奈、哀怨为主体的创作方向。感人肺腑扣人心弦的《雨夜花》,歌词中所描述的“雨”、“夜”、“花”后来也变成台语流行歌曲重要的主题意象,影响台语歌词的创作方向。通常台语歌曲都有三段,但是这首歌曲却是罕见的四段词。而且前三句是三、三、六的词句,后三句是四、四、七的词句,每段运用不同的韵脚。这首歌曲是邓雨贤和周添旺合作的第一首曲子,由当时名歌手纯纯(刘清香)所演唱。

此曲后来被多名歌手重唱,例如1963年由王秀如重唱,1977年由凤飞飞重唱,1981年由邓丽君重唱,另外齐秦亦有重唱此曲。2009年,洪亿展改编成摇摆的曲风。

《雨夜花》歌词开头如下(用台语正字表示):


HAN: 雨夜花,雨夜花,受风雨吹落地;无人看见,每日怨戚,花谢落涂不再回。
POJ: Ú iā hoe, ú iā hoe, siū hong-ú chhoe lo̍h tōe; bô lâng khòaⁿ-kìⁿ, múi-ji̍t oàn-chheh, hoe siā lo̍h-thô͘ put-chài hôe.
TL: Ú iā hue, ú iā hue, siū hong-ú tshue lo̍h tuē; bô lâng khuànn-kìnn, muí-ji̍t uàn-tsheh, hue siā lo̍h-thôo put-tsài huê.



(一)雨夜花,雨夜花,受風雨,吹落地;無人看見,每日怨嗟,花謝落土不再回。(二)花落土,花落土,有誰人,可看顧,無情風雨,誤阮前途,花蕊凋落要如何。
(三)雨無情,雨無情,無想阮的前程,並無看護,軟弱心性,乎阮前途失光明。(四)雨水滴,雨水滴,引阮入受難池,怎樣乎阮,離葉離枝,永遠沒人可看見。


Copyright © 天津河西区电视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