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河西区电视剧爱好组

赏花记31 | 凌霄

雨吟宸唱 2020-06-28 10:36:27


凌  霄





如果说在藤蔓类的植物中,哪种花的花期最长,那一定是凌霄了。

如果再问哪种花儿历经风雨的韧性最强,那无疑也是凌霄了。

 

初见凌霄花是在市委老党校的办公楼前,那时几株凌霄依偎在树旁,花开正艳,被其风姿吸引却不知其名。第一眼看到它时,就牢牢记住了它。

后来识其名,来自朋友博客里的摄影图文介绍。看朋友们的文章,知道其名字叫凌霄。查阅资料,知道其也叫紫葳、红花倒水莲、上树龙、吊墙花、藤萝花,为落叶攀援藤本植物。看朋友拍摄的那些照片,有全景,有特写,其独特的风姿和神韵,让我只此一眼即喜欢上了它。

 

再识凌霄花,与其由初识到熟悉,是在2010年10月初搬到报社家属院后。搬家时正逢国庆节,在院子里漫步时,第一次看到了这满架的凌霄花。

时值秋天,花儿依然在盛开,第一次近距离地观赏其叶、其形、其特征,此后有了无数次和它对视的时间。住在这里,邂逅了这院落里许多的花花草草,凌霄在这些花草中独树一帜。一连八年,我与它们朝夕相伴,彼此对视,彼此凝望,彼此心惜,与它们早已成为神交已久的朋友。

 


家属院西侧铁栅栏墙上,栽培的花儿共有两种:蔷薇和凌霄,都是攀援类的花儿,都是王叔栽植的。五月末蔷薇花凋谢后,凌霄花紧接着开放,两种花儿,交叉开放,这里是这一条街上美丽的一处风景,吸引了无数行人停驻观赏。


每年五月末六月初,栅栏上的凌霄花笑傲枝头,橘红色的花朵在清风中飞舞,近观其翡翠娉婷,暗香漫盈。每个清晨,每个黄昏,每个周末的闲暇时间,抑或每个细雨蒙蒙的日子,多少次,我在它们面前驻足,凝眸观赏,与其默默地对语。每年看着它们从花开到花谢,从叶生到叶落,从暮春开到深秋,年年岁岁在栅栏边笑度时光。在我的心里,这是精神上无比明亮的一种花儿。花美,名字美,寓意更美。


因为凌霄,因为这里的一片小花园,这里也成为我心灵上、精神上休憩的家园。在这里,虽然是身置红尘,却宛若世外桃源。站在它们面前,世间所有的纷扰和不快都可以放下、都可以远遁而去。

 



“春来秋至陵苕艳,暮短期长绮萼青。三季花期红烂漫,凌霄曳锦满园庭。”这是凌霄花盛开的地方,呈现出的一种诗意的美景,也是对凌霄的花期、花颜、生长习性一种较为形象的描述。


在干部联系群众帮扶村、第一书记帮扶村、精准扶贫帮扶村,在这些地方走访的时候,我都见到过盛开的凌霄花。


周末和家人一起到山里旅行,一个人开车出去散心的时候,在沿途的路上也见到过许多的凌霄花。


在与它们邂逅的每一个地方,它们或攀援在高墙、石头上,或攀援在木质的长廊上,或与大树相依相偎,也有的就那样匍匐在地上、瓦砾上,橙红色的花儿,袅袅立娉婷,漏斗花钟格外馨,与阳光颜色相同,与蓝天白云互望,入目处就是一副副明亮的风景画,既惊艳了时光,也温暖了岁月。

 


凌霄,名字很美。历史悠远,早在《诗经》里就有记载,当时人们称其为陵苕,“苕之华,芸其贵亦。”说的就是凌霄。


历史上,凌霄花一直被喻为志存高远。宋代贾昌期赋诗赞曰:披云似有凌云志,向日宁无捧日心。珍重青松好依托,直从平地起千寻。”清代李笠翁评价凌霄花说:“藤花之可敬者,莫若凌霄。”自识凌霄花后,敬其“直从平地起千寻”、志存高远、敢与太阳比鲜妍的精神,在我的心里,这是一种精神上无比明亮的一种花儿,可以与松、菊、兰相媲美。

 

与凌霄相识已久、相交已久。在我的眼里,凌霄执拗、清绝,翠蔓葳蕤藏劲骨,不教媚妩对闲身,是绚丽的生命之花,在沧桑岁月里用枯枝老藤诉说着一生的美妙,其品格无愧笠翁对其“天际真人”的封号了。

此生,有缘与凌霄花邂逅相遇,谁说不是缘分呢?

 


前年小弟在老家大门口也种植了一株凌霄,刚开始植株比较小。现在它的藤蔓已经爬满了大门东墙,上次回老家的时候也已开始开花。从春天一直到夏天,每次回去的时候,都仔细地观察它生长的样子。抱着彤宝在它面前站站,向小不点隆重地介绍凌霄的知识,小家伙用小手拽着凌霄的叶子不放手,她虽然不会说话,但是满脸的笑意已经告诉我答案,她喜欢凌霄,也喜欢和姑姑待在一起。

 

凌霄花的花语是“敬佩、声誉”,寓意为慈母之爱,难怪其花都是明亮的颜色。无数个日子,它就这样妖娆着,芬芳着,在你的身边,安静地陪伴着你,温暖了过往流年,嫣然花开朵朵心语,令人格外珍惜平淡流年里的幸福,知足满怀。

 

 






Copyright © 天津河西区电视剧爱好组@2017